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产品

05-14 16:03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为栗子,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新鲜合体的跑男,跑去了杭州的垃圾处理场。带着口罩,也不能避免恶臭扑面而来,渗入肺腑。

有阿姨笑着说,来一个礼拜就好了。

是啊,如果不是每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大概也很难适应。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厨余垃圾里,发现了雨伞和菜刀

除了气味,还有锋利的垃圾如菜刀、如玻璃,有害的垃圾如重金属、如油漆,都可能对工作人员造成伤害。

这样艰辛的工作,有机器人来分担就好了。

MAX-AI 便是一只垃圾分拣机器人,迅速判断哪是塑料瓶、哪是易拉罐、哪是纸,把它们送到该去的地方: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和从前那些大块头不一样,5 月刚刚发布的新版本,小到可以进入分拣室,进入狭窄的走道,可以和人类工作在一起。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它是第一只专职负责垃圾分拣的协作机器人。

不怕恶臭,不会生病,不用休息。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人类的好朋友

新生的机器人,代号叫 MAX-AI AQC-C。

安静的时候,它长这样: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左边,是个识别工具,架在传送带上。所有经过的物体,都要被它犀利的眼神计算机视觉算法瞬间看清材质。

右边,就是机器人本人。刚刚得出的识别结果,立刻便转化成它的动作。吸起垃圾、瞄准目的地、发射: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传送带跑起来分秒必争,两条机械手臂也不示弱。

重点是,只要有条传送带搬运垃圾,机器人就可以工作了。它对场地没有特殊的要求,各种狭窄的空间都不排斥,也不需要为它去改造其他设备的结构。

如果是一条拥挤的传送带,上面的垃圾眼花缭乱,人类也可以和机器人并肩战斗:充气机械臂柔软细腻,是为了人类的安全定制的。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机智的你,可能已经发现了:就算四周成了垃圾桶,目标变小,机器人也能命中,不会把铝管扔进盛塑料瓶的桶,也不会扔到外面去。

一呼一吸之间,每个动作都毫不费力。不由得相信,它就是为了分拣而生。

然而,这看似与生俱来的天分,也不是一天成就的。

看机器人的代号 (MAX-AI AQC-C) ,也想象得到,它曾经有过不少的先辈了。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整个 MAX-AI 家族,都来自一间名叫 BHS (Bulk Handling System) 的垃圾处理公司,总部在俄勒冈州的尤金。

那里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给了机器人修炼技能的养分。

垃圾从入厂到出厂的每个环节,都是团队熟悉的日常。比如,分拣除了靠视觉,还有用密度来判别材质的 NIHOT 空气分离系统 (Air Separation System) 。

当然,MAX-AI 一族向来拥有强大的视觉基因,快速扫过也看得清。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家族里的大前辈 MAX-AI AQC,已经在 2017 离开家,去宾夕法尼亚州的垃圾回收公司 Penn Waste 工作了。

它主要负责二次分拣,比如从已经筛过一次的「塑料瓶」当中,把乱入的塑料袋、易拉罐扔出去。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前辈在宾州上班

只是,那时的机器人很高很壮,很难和人类协作,工厂也需要为了它而改造流水线。

与工程师的身材对比一下,就知道它有多大: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来到 2019 年,它的后辈依然火眼金睛,依然拥有轻快的操作;但已经不那么咄咄逼人,变得娇小又柔软。堪称人类的好朋友。

一人顶 24 人

走出美国,看看外面的世界。就会发现这个家族并不孤单。

2013 年,来自芬兰的 ZenRobotics,孕育了世界上第一台垃圾分拣机器人,叫 ZRR。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那时,受到机器人支配的主要是建筑废料。

「单单是欧盟,每年就会产生 9 亿吨建筑垃圾。把体积换算成汽车,可以绕地球 45 圈。」

2016 年,日本垃圾处理公司 Shitara Kousan 引进了两台 ZenRobotics 的 ZRR2 机器人。他们说,两只机器人四只手臂,24 小时不停转,每天处理 2000 吨垃圾,相当于 48 人的工作量。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回到我国,生活垃圾才是更严酷的挑战。分类不足,导致许多垃圾得不到更恰当的处理,只得以填埋收场。

在跑男的大本营杭州,不到 12 年已有超过 1700 万吨垃圾被填埋,占满了原本预计 24 年才能用完的空间。以现在的速度,每三到四年就能填满一个西湖。

除此之外,有工作人员在处理「其他垃圾」的时候,被喷溅的化学品灼伤,留下印记。而化学品,本是属于「有害垃圾」的类别。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如果真的能把环卫垃圾交给分拣机器人,工作人员的压力可能减轻不少,受到伤害的机会也一并减少;同时,垃圾还能得到更妥善的处理,减轻填埋的压力。

2017 年,航天一院用深度学习开发了国内第一台环卫垃圾分拣机器人,准确率超过 96%。只是还不知道,它能不能适应传送带上堆满的垃圾。

不过,在机器人能帮上人类之前,完善城市里的垃圾分类设施,也完善人们的分类意识,可能才是更重要的。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比如,一种分法是可回收/不可回收,另一种是把可回收物再细分成铝罐/胶樽/废纸等等。

第二种分类,不论是为了强化居民的意识,还是为了减轻工作人员的负担,或许都是更加科学的方式:

这种反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追踪人工智能产品和技术新趋势,我们只专注报道 AI。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