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DC 发布会结束后,派对才真正开始!| WWDC ①

公司

06-06 19:04

WWDC 不仅仅是一场发布会,更是一个苹果开发者的朝圣之会。值此第 30 届 WWDC,我们将通过两篇文章讲述这个闭门会议的历史,以及它背后庞大的开发者群体的故事。

WWDC 真的不仅只是凌晨的一场发布会。

它是苹果开发者的 Pokemon Go,一年一度「活抓」苹果工程师开聊的机会(每 6 人里就有一个苹果员工);它是苹果开发者的迪士尼乐园,除了好玩的讲座还有必须抢的周边;它还可能是全球最大线下苹果开发者交友现场,无论在会场内、咖啡厅还是酒吧,近乎所有人都懂代码。

▲ 开发者不比心,比「Dub(W)」,图自 WWDC

对于苹果工程师而言,这也是憋了一年,唯一一个和非同事聊产品的机会,因为大家都签了保密协议 —— what happens in WWDC, stays in WWDC。

而对于苹果来说,它曾是为数不多直接了解开发者感受的机会,在今天,它更是苹果留住开发者的一个举措。

始于一场闭门聚会,WWDC 最开始并不热门

第一届WWDC,只是一场闭门活动。

1983 年,苹果邀请了部分开发者前往加州蒙特利县,见证世界上第一款搭载图形使用界面(GUI)的个人电脑 Apple Lisa。

▲ Apple Lisa,图片来自 Mac Stories

因为签订了保密协议,当时参与的开发者只能眼看,连照片都不能拍。

随后,WWDC 逐渐发展成为一周的开发者活动。但在 90 年代,苹果新产品的发布舞台并不是 WWDC。

相比之下,由 IDC 组织的 Macworld Expo 关注度更高,因为 PowerBook、iMac G3 甚至是初代 iPhone 都在 Macworld 上发布。

▲ 从前,Macworld Expo 才是苹果粉丝最向往的盛会,图片来自 Macworld

随着苹果于 2010 年退出 Macworld Expo,活动影响力逐渐减小,并于 2014 年开始 「暂停」。科技编辑 Peter Cohen 曾撰文对 Macworld 表示惋惜

在乔布斯(回归)将公司命运扭转前的黑暗日子里,Macworld Expo 对于我们这些支持 Mac 并依赖其技术的人来说是一道黑暗中的光,尤其当外界越来越多人认为苹果公司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所幸在于,这份社群的归属感,现在已经成为 WWDC 的重要组成部分。

1997 年,在离开苹果后首次回归的乔布斯在 WWDC 的收尾发布会上和开发者进行了一次直接对话,现被称为 「炉边夜话(fireside chat)」

▲ 乔布斯的「炉边夜话」,视频来自腾讯视频

一位开发者走向麦克风,问乔布斯他们应该如何看待媒体。在他看来,媒体并不了解技术或产品,但却提出负面评论。对此,乔布斯表示:

我们能做的,也许就只有尽可能地教育他们,但更重要的,还是朝我们自己的目标前行,做出好的产品,直接和我们的用户沟通,将那些可帮助实现这个愿景的人——就像你们——汇集在一起,同步信息,然后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接下来,媒体和股价自然就会改变。

要知道,那时的苹果正处于非常危险的时候,外界看衰,开发者流失,但乔布斯和开发者的直接对话,为不少在场开发者带来希望。

这种苹果和开发者的直接交流,也是 WWDC 魅力所在。

抓住你的苹果工程师

2008 年对于苹果开发者来说很特别。

这是苹果正式推出 App Store 的年份,是「应用经济」的元年。

这也是 WWDC 门票首次售罄的年份。从这年开始,门票也变得越来越难买,从开票到卖光的时间缩短到 8 天、8 小时、2 小时…… 最后,苹果决定从 2014 年开始启用抽签售票。

当你真的抢到门票,又要怎样才能最好体验这个盛会?

近乎所有去过的开发者都爱强调——别去研讨会(Session)。

WWDC 会提供大量研讨会,每个时段会有 3-4 个不同主题演讲同时进行,质量很高,但苹果之后会将这些讲座视频放上网,所以大可回家慢慢看。

▲ WWDC 官方 app 上的视频内容

相比之下,能和苹果工程师一对一交流的 Lab 就显得更珍贵了。

▲ 2018 年 Lab 区,图片来自 Medium

首次参加的 WWDC 的 Natasha 报名参加了 Autolayout lab,她回想了下自己在用 Autolayout 时最痛苦的经历,然后把问题抛给了苹果工程师。

结果,没想到工程师最后花了 40 多分钟才解决。Natasha 不得不承认,看着工程师挠头解决问题的确非常有娱乐性,同时,那也是充满启发性的一次体验:「我学到的东西价值绝对超过 1500 美元(门票价格)。」

▲ 2018 WWDC 其中一个 Lab,配着白板和马克笔, 图片来自 Medium

不过,WWDC 上有一系列研讨会还是非常值得去听,因为它们大部分都不会录影,那就是「午餐研讨会(lunch session)」。

▲ 拿上一份午餐去听讲座,图片来自 Medium

在特定午餐时段,开发者可以在讲座厅门口拿上一份午餐,进去听来自不同领域的大咖分享用科技创新的故事,非常走在「科技与人文的交叉口」。

▲ 去年其中一个「午餐研讨会」主题是在太空研究人类学,图片来自 Medium

至于为什么苹果不分享这些讲座,其中可能和保密性有关。

曾多次参加 WWDC 的开发者 Dan Egar 回忆道,他曾在一次午餐研讨会听到主讲人说,「如果不是因为大家都签了保密协议,我公司没可能会让我分享这些内容。」

今年,WWDC 邀请了视障建筑师 Chris Downey、NASA 工程师 Ayanna Howard 和《芝麻街》电视制片人 Brown Johnson 前来分享。

在 WWDC 不务正业

除了这些学习向的活动,WWDC 还为开发者准备了和苹果员工们更娱乐的「交流方式」——冷知识问答大赛 「Stump The Experts(难倒专家)」

WWDC 从 2000 年初期开始设置这个活动,让一群苹果员工和参与的开发者互相出各种关于苹果的问题,看谁能难倒谁。

▲ 台上等着被挑战的苹果专家们,还有主持人(红帽子),图片来自 Sam Heather

游戏的奖励是一件印着树桩的 T 恤(因为「stump」也有「树桩」的意思),对于多年参加的开发者来说,它们比一般周边更有战利品的意义。遗憾的是,这个活动现在已经取消了。

▲ 每年都长得不一样「树桩」T 恤,图片来自 Twitter

说起 T 恤,就不能不提每年必排长龙的 WWDC 特别周边店

▲ 今年的周边店

WWDC 期间,大批开发者会一大早就到周边店排队,抢限量 T 恤,基本稍微晚点到,常规码数的都会断货。不过,据前方消息,这些 20 美元一件的 T 恤质量真的很一般。

每年 WWDC 都会在周四于场馆附近举行官方派对 The Bash,邀请乐队表演,提供食物和饮品,让大家放松一下。

WWDC,不止 WWDC

毫不夸张地说,WWDC 期间,整个圣何塞都会变成苹果开发者的大派对。

有个说法是,即使你没买到 WWDC 的门票,你还是可以参加 WWDC,因为在 WWDC 外,还有许多为苹果开发者而设的精彩活动。

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可能是 AltCon,它每年都会和 WWDC 同期同城开启,免票参与,有不同讲座和实验室活动。

▲ 今年的 AltConf,图片来自 Twitter

近几年来,AltCon 甚至开始举办「卫星活动」 ,即在 WWDC 期间在伦敦、巴黎、柏林等城市举办苹果开发者活动。

▲ 不少人都是 WWDC 和 AltConf 一起参加,图片来自 Twitter

Layer 则是一个更侧重「科技+设计」的三天活动,今年邀请了可汗学院、Lyft、Dropbox、Adobe 等公司内部的设计人员前往举办讲座分享。

▲ 更偏设计的 Layers VI 也更活泼,图片来自 Twitter

此外,还有针对 Swift(苹果编程语言)开源社区的 try! Swift San Jose、Daring Fireball 创始人 John Gruber 的现场清谈节目 The Talk Show、IBM 的 Call for Code Workshop 等等。

你也许会觉得,大费周章去到圣何塞,却只能参加这些非官方活动,这不会很浪费吗?

对于很多开发者来说,WWDC 的价值并不在于讲座和 Lab。发展人脉和业内大咖见面,和苹果工程师闲聊都很有价值。

去参加 WWDC 和其它活动,意味着我有机会和业内「摇滚明星」见面——他们可能是我在 Twitter 上关注的人,我喜欢他们的评论或代码。

创立了「try! Swift」的 Natasha 在 2014 年参加第一次 WWDC 后写道

▲ 今年的「点心之夜」活动,图片来自 Twitter

另一个可体现社交对 WWDC 参与者的重要程度的指标,应该是那一系列为了 WWDC 社交而生的应用。

▲ DubDub+ 和 Coffup 上的活动资讯,不一定要有 WWDC 门票才可参加

ConFriends、Parties、DubDub+、Coffup 等应用都在为开发者搜罗 WWDC 期间各种小聚餐、晚派对和晨跑信息,发掘更多社交场景。

更开放的 WWDC,更好地留住开发者

▲ 图片来自 WWDC

在生态已经成为苹果其中一个最大优势的今天,不断以新产品为这个生态带来活力的开发者,显得尤其重要。

虽然乔布斯「炉边夜话」不再,但 WWDC 依旧是苹果和开发者巩固关系的一大主要活动,苹果也在逐渐优化这场年度大会。

WWDC 自 2010 年后就开始一票难求。不少开发者对此表示不满,并建议苹果找一个更大的场地来办活动,接纳更多观众。

现实是,那么多年下来,WWDC 每年还是保持 5000 人左右的开发者参加名额。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的 WWDC 已经让苹果每年在一周里抽出数百上千名工程师参与,本身已对工作带来不少影响,要再增加人手的话压力会更大。

如果增加观众而不增加苹果工程师,那原本最珍稀的一对一沟通质量又会降低。

▲ 和苹果工程师们一对一交流是 WWDC 最珍贵的体验之一,图片来自 Twitter

虽然现场可能容不下更多人,但苹果近几年来持续在丰富 WWDC 线上讲座资源。不仅讲座举行和视频上传的时间差已经从数月缩减到数天,苹果还为视频推出更多元的字幕甚至配音服务(部分教学视频已经有普通话配音)。

有趣的是,苹果现在还将 AltCon、Layer 等 WWDC 期间非官方活动放到 WWDC 官方页面上,作为「Beyond WWDC」的内容。

几年前,我们意识到 WWDC 并不只是一个活动,在这一周内,还有许多为开发者而设的其它活动。我们从开发者角度出发想了下,问自己,「不应该这一切都是一次美好体验的一部分吗?」

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 Phil Schiller 在 Accidental Podcast 上说道。说到底,这些都是有助提高苹果开发者社区凝聚力的活动。

▲图片来自 WWDC

而在 WWDC 之外,苹果还推出了「人人可编程」「企业家训练营」和针对儿童青少年的编程应用,这些都是在公司吸引新一代开发者的举措。

与此同时,微软、Google 和 Facebook 都推出了自己的开发者大会,同时也在不断增加各类开放平台,如 Google 的 TensorFlow、微软的 CNTK、Facabook 的 FastText,以争夺开发者。

在生态为王的今天,留住开发者,已经是科技公司的重要战略之一。所以说,开发者们,今年的 WWDC 又是否让你满意?

题图来自 WWDC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