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公司

06-20 10:4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脑极体(ID:unity007),作者为我堂堂一个熊猫,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微博作为中国流量最大的开放型社交媒体平台,通常也是很多奇葩广告的发源地。从接到不是大 V 的电动牙刷推广,到剧情狗血的淘宝抵价券小剧场,再到评论下经常出没的「卖片姐姐」,几乎能比肩朋友圈里上天入地的微商团队。

相信最近很多人又看到了一种新型的广告,这些广告以「兼职」为主题,配合着九宫格支付宝转账截图,文案大概是「动动手指刷新闻就能赚钱」或是「每个月 3500 工资还能买买买」这些刺激性的文字。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乍一看这些话术,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一些 app 为了下载量在微博做推广,此前类似于「趣头条」这类 app,也曾有过根据阅读时长发红包的推广策略。

可我们很快就发现,一旦点击这一广告,很快微博的机器学习算法就会源源不断地向用户推荐类似的广告。其数量之巨大,和现如今的科技互联网寒冬状态并不相符。要有哪家产品能拿出如此大的手笔做推广,作为科技媒体我们应该早有耳闻。即使是淘宝刷单,也不应该有如此之高的成本。

为了弄明白你在微博上经常见到的兼职广告究竟是什么,脑极体组织了一场卧底行动,以一位兼职者的身份,看看这些广告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她再也不骂我是废物了」

这些微博广告的共同点,是博文中都拥有一条外链到「兼职主管」的链接,点进链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粗制滥造的网页,里面写着一个个「励志故事」。其中有在乡镇开饭店的老板,因为加了客服微信,每个月能多挣几万元,「再也不被老婆骂废物了」;还有四十岁的主妇,因为没钱没办法打扮自己,老公对她越来越不好了,但当做了兼职之后,每天能挣六百多元,拿着钱去美容院,「老公对我也越来越好了」。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其实看到这些狗血故事,我们已经能初步进行判断,这些所谓的兼职多半是骗局。所谓「兼职骗局」由来已久,例如要求缴纳「押金」,或要求购买高额点卡等物品刷单后又以「系统故障」为由不退还欠款。

但深入了解微博的兼职广告后,我们会发现其背后的骗局要远比上述情况更加恶毒。

「法人住所:澳门威尼斯人度假村」

在外链网页中通常都会有一个微信号,加上微信号,兼职者就可以「领取任务」。我们分别添加了两个微信号,这些微信号无一不是用低像素的女生自拍作为头像,三天可见的朋友圈里偶尔有几句「今天努力也不迟」一类的励志发言。

乍一看,这些小姐姐和那些微商代理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她们售卖的并不是劣质面膜或假包假鞋,而是一种叫「福彩导师」的服务。

加上了「莹莹」(化名)的微信后,对方很快主动问我们,是不是看到了兼职广告想来做兼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对方再次询问我们之前有没有做过「网赚项目」,得知我们是「网赚小白」后,便告诉我们兼职方式是购买「福利彩票」。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当我们提及现在网上禁止购买彩票、询问对方这是否是正规平台时,莹莹告诉我们这是「腾讯担保」的平台。并且告诉我们,在彩票导师的指导下,十次投注有七八次是赢的。至于我们问到这样操作「公司」靠什么盈利时,莹莹和另外一位名为「S」(化名)都语焉不详地强调,只要缴纳几十元的押金作为本金,就能跟着导师一起赚钱。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其中一家平台向我们提供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上面的住所写着「澳门威尼斯人度假村」。

「会封群」

为了进一步进行调查,我们分别缴纳了 10 元和 38 元的「本金」,从莹莹和 S 那里换来了购买彩票的网址和导师的 QQ 号。等我们注册完账号后,莹莹和 S 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此后的几天里,他们除了每天发一句「今天没玩两把吗?」、「还不快抓紧赚钱」一类明显的群发问候以外,对于我们的问题也再没有响应。

在他们提供的彩票网站上,我们能看到押大小、快三等等多种玩法。屏幕的侧边,滚动显示着来自 XX 地区的 X 先生中了 XX 元,不断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在彩票导师的「指导」下,我们按照对方每次指导的「押大小」,在五六把「彩票」中赢多输少。在学会了基本流程之后,QQ 上的彩票导师让我们去下载一款「在应用商店就能找到的」吹牛 app,在这款 app 中再添加另外一位导师为好友,对方会为我们拉群。

当问到为什么不直接在 QQ 群中操作时,导师回答:「会封群」。

「要是本金多……」

在吹牛 app 中,随处可见堆积成山的页游广告。吹牛上的导师将我们拉到了群里,群中非常活跃,常常有人欢呼着自己又赢钱了,并不断强调,只要本金够多,就可以赢来更多的钱。群内设置了不可添加群成员为好友的规则,我们很难去判断群里有多少「真人」有多少是机器人。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到这里,我们的卧底也可以告一段落。

彩票导师骗局并不新鲜,通常的套路是在几次小额度尝试后,「导师」或「群友」会诱导你加大投注额度,即使输了,也能在下一把「翻本」。可实际上,翻本永远只在「下一把」。就算掏空口袋,后面还有小额贷款等等一条龙服务等着你,不把你逼到去三和躲债誓不罢休。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 媒体已经报道了大量相关受骗案例

或者相比骗局,这更像是一种诱人参与网赌的温柔陷阱。这种陷阱的恶毒之处在于,很多参与者并不是赌鬼,而可能只是一位想赚点奶茶钱的大学生,或是一位想要补贴家用的主妇。他们在「导师」的引导下逐渐感受到了赌博的快感,最终坠入魔网。

层层批皮,黑五类广告如何躲避监管?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披着兼职皮的网赌平台正一步步地避开大平台,躲到缺少监管的阴暗角落。

在这里我们可以重新梳理一下微博网赌广告的上当过程:微博广告-落地广告页-个人微信号-个人 QQ 号-非正规社交通信产品。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整个过程中,微博是最大、最主要的引流入口,同时我们也发现,有些兼职广告的链接在微博能够打开,但在微信上却被禁封。

我们不禁要提出疑问,福彩类产品属于被明令禁止的「黑五类」广告之一。为什么这种广告能在微博信息流广告中大规模地招摇过市?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我们在一份名为《新浪 FEED 广告审核执行规范》的文件中看到,新浪明明也把彩票和烟草一起列为限制行业,为什么这些广告还能出现在大家眼前?

每个月近五百条举报,为什么不能断绝假兼职?

抛开诛心说,我们可以先换位思考,一条黑五类广告要怎么才能避开平台的审核?

我们知道像微博这样流量巨大的平台,FEED 流广告通常都是由各种广告代理公司进行代理服务。一旦出现这种层层代理的情况,首先在广告的追责上就会进行分散。代理公司将黑五类广告进行包装,打造成无害的模样再提交给上级。

而这种包装的方式,就像我们所经历的那样,将彩票赌博包装成「兼职看新闻赚钱」,并将流量出口跳转到个人客服身上。这样就算遭遇微博平台的审核,只需要「莹莹」、「S」这样的第一层客服改变口径,就能成功闪避。

亲身试验之后,我差点被微博上的兼职广告骗到三和

可同时,我们在微博官方的广告在线审核账号提供的违规营销公示处理上,可以看到有「逃避广告审核」这一条规则,基本每个月都会禁封五百个左右的违规账号。而从这些账号的名字中,不难发现他们也是「兼职广告」的发布者。而这一门类,在微博广告在线审核处理中占比最大,基本每个月处理 600 个违规账号,其中有 100 个都是兼职广告的发布者。

也就是说,微博是知晓有大量账号在逃避审核,发布违规广告并且被用户不断不举报的。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进行处理?要求审核兼职发布者的企业资质,或者禁止在发布广告中跳转添加个人微信号的页面,甚至仅仅是写上一条有关福彩赌博的风险预警,都能帮助到很多不知情的人。

但是微博没有。

结束语

2018 年年底,微博发布了新规「头部账号发广告须经审核备案」,对大 V 和 KOL 的广告发布内容提出监管。

2019 年年中,我们在微博官方的 FEED 流广告中的虚假兼职骗走了共计 48 元的本金。

截至发稿前,我们仍然能在微博上不断刷出同样的兼职广告。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