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教材出版商说,以后美国教材都「电子版优先」

商业

07-17 19:57

从前,再不看书的人,至少在校园中还是能从教科书获得纸质书的阅读体验,但在未来,这个场景也可能会消失。

当地时间 7 月 16 日,全球最大教材出版公司培生教育(Pearson Education)宣布,从现在开始,其于美国市场出版的教科书将全部以「电子版先行」的形式推出。

我们现在已经越了数字(教材)的临界点。

培生 CEO John Fallon 在接受 BBC 采访时说道。如果对「培生」这个名字感到陌生,那集团旗下的朗文、企鹅兰登出版社、哈珀·柯林斯、普伦蒂斯·霍尔等品牌名字也许会带来更多印象。

▲ 经典的《新概念英语》也是培生的产品,图片来自家长帮

对于还是想要实体教科书的人,培生会提供教科书租赁服务,每本租用价约为 60 美元,高于数字订阅版均价的 40 美元/本。对于电子版教材,培生会根据学科研究的发展和内部审核持续更新教材内容。

在过去 40 年来,培生一直以「三年一更」的节奏更新纸质教科书内容,这更新周期也将随着「电子版先行」的推行而延长,纸质书的内容会愈加滞后。

我们年度营收中,超过一半的收入都是来自数字内容的销售,因此,我们认为,像报纸、音乐和广播这些行业一样,现在是时候要按下改变我们生产和创造产品方式的按钮。

对于 Netflix 和 Spotify 一代来说,他们更偏好租而非拥有。

正如 Fallon 所言,不少美国学生都已经选择了电子教材,这个改变只是大势所趋。在这个趋势背后,是美国教科书价格居高不下的困况。

美国的大学教材,巨贵

▲ 图片来自 VOX

你是否曾感到好奇,为什么外国大部分大学生上课都捧着电脑或平板?

事实是,买纸质教科书比买电子产品贵多多了。

▲ 图片来自 Macworld

在美国,大学教科书并不由学校统一订购,学生需要自行购买,而且非常贵。全新的教材单本从数十美元到数百美元不等,一个学年下来费用可高达上千美元

因此,吃不消的学生自主建立了越来越完善和方便的二级市场,在书店买二手书或在使用电子书成了更多人的选择。从这个角度来看,记笔记友好的 Apple Pencil 和 iPad 搭配是颇有广泛实用价值的。

▲ 二手教材小市集,图片来自 Varsity Book Match

问题是,这样一来,能给出版社带来收入的教科书消费就越来越少了。

为了抑制二手市场,很多出版社开始推出带独立二维码的教科书,学生可用这个账号上网获取其它辅助学习资料和功课,想买二手书或者「众筹共用」一套教材都不行。

RIPG 高等教育负责人 Kaitlyn Vitez 表示,她曾遇到不少买不起带独立账号的课本的学生。有的人最后不得不放弃做该门课网上功课部分,并仔细核算自己要在其它科目获得多少分才能弥补上差距:

更根本的是,你不应该要付费了才能去做一门学科的功课,而且那门学科的学费你也已经付了。你不应该要额外付费才能去参与。

▲ 图片来自 Credible

一直以来,出版商都因高价教科书受到诟病。

为应对,他们于近年开始推出各种类型的「订阅」套餐,或是销售价格比纸质书更低的电子书,声称可帮助学生减轻负担。

但真的是这样吗?

大学教材电子化意味着什么?

▲ 图片来自 Macrumors

等我终于能和其中一个最大教育出版商麦格劳·希尔(McGraw-Hill Education)公司的 CEO 坐下来聊课本的时候,我一直都在问关于书的问题,但他却一直给我谈软件。

NPR 播客《Planet Money》主持人 David Kestenbaum 在节目中说道

现在我们每天都有 500 名工程师全职在为这个项目服务,每年会生产价值 1.5 亿美元的产品。

麦格劳·希尔公司 CEO 说道,而且,他也很直接地说,我们真没兴趣聊纸质课本。

现在,培生、麦格劳·希尔等大教材出版商和大学合作推出了一种名为「全包权限(inclusive access)」的产品,一种结合了「批发+订阅」的电子书服务模式。

只要学校保证有特定数量学生使用这个服务,出版商就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向他们集体提供整个学年的电子版教材。

虽然嘴上说这是为了减低学生用书成本,但对于出版商而言,这更能稳定市场份额,并建立了更强的议价和控制能力。

▲ 图片来自 Odyssey

今年 2 月,培生和南加州最大的理工学院 Trident Technical College 的合作就爆出了丑闻。

报道,培生和学校约定,如果没有 1.2 万学生参加 2019 学年的「全包权限」项目,培生就有权利要求学生按教材原价购买。似乎,学校为了获得足够参与的人数,涉嫌「诈骗」学生,阻止他们从其它途径获得教材。

另外,我们在此前文章中也曾讨论,在购买电子书书时,我们只是拥有了特定时间内单纯的阅读权利。

所以在使用电子书后,学生也无法在学年结束时出售旧课本来补贴开支。而对于订阅类用户而言,在一个学期后连阅读权可能都没有了。

▲「买教材换钱啦」, 图片来自 Varsity Book Match

除了在消费上的影响,《卫报》的一篇评论则专注于纸质教科书消失带来的感性上缺失。

如果你不再拥有实体的教科书,不仅你当下的体验被糟蹋了,你还剥夺了自己未来的童年回忆。旧课本上的笔记就像一台时间机器,一个备忘录,一根将不同代学生串联起来的丝线。

只有当培生能将写笔记和涂鸦变得和用实体书一样方便和持久,而且还得通过云服务带来「书香」和旧书的折痕,它的到来才值得欢迎。

事实是,订阅制下的美国大学生,很可能在一个学期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些教材内容了。

题图来自 Tools & Toys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