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拯救发际线?先把毛囊存起来吧|近未来 ⑮

产品

08-11 10:44

秃头已经成了当代年轻人一大烦恼,而苦脱发久矣的英国人民,干脆想出了储存头发这样看似异想天开实际已付诸行动的主意。

生物技术公司 HairClone 提出了一种用冷冻毛囊治疗秃头的方案,即担心自己秃头的男士们可以选择在自己发际线还未来得及后移的时候,将自己的毛囊冷冻起来,留待之后植发用。

下图可能引起不适:

▲图片来自:《太阳报》

这一治疗方案针对的是雄激素源性脱发,即雄激素不断攻击毛囊,导致头发变细变软,看起来很像是脱落,其实只是可见度不高。雄激素源性脱发也是男女性中脱发最常见的原因。

因此在 HairClone 的方案中,消费者先将自己 100 个健康的毛囊冻结,这些毛囊将被存储在 HairClone 零下 177 摄氏度左右毛囊库中,多年以后,当你意识到自己的头发开始脱落时,专家们会将你原先存储的毛囊解冻,再进行复制或克隆,最后将其注入你的头皮,未受雄激素影响的毛囊长出来的健康头发就将取代那些已经变细变软的头发。

也就是说,实际上你的发量并不会因此增多,治疗前后是一致的,用 HairClone 的话来说,「它们只是移动到了头皮的不同部位」。

恢复发际线的费用并不便宜,仅第一步的存储就要花费约 1700 英镑(约合人民币 1.45 万),还不包括手术费,至于第二、三步的费用,连 HairClone 也还没算清楚。总之,如果想守住发际线,现在就开始攒钱吧。

冻卵: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储存健康的毛囊以备不时之需,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冻卵,如果说 HairClone 的「毛囊银行」是给人一个延缓衰老的机会,那么冻卵技术则被称为「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女性在年轻阶段因各种原因没有生育,可以选择将卵子冷冻,将来哪天有生孩子需求了,即使过了生育年龄也有机会孕育新生命。

▲  图片来自:Origio

冻卵,顾名思义是将卵细胞冷冻,当然,实际操作肯定不是直接卵细胞丢进冷冻室这么简单。由于卵细胞水分较多,冷冻前需要进行脱水才能避免破坏细胞,也就是用冷冻保护剂溶液置换细胞内的水分。卵子冷冻技术主要有慢速冷冻和玻璃化冷冻两种方法,目前更多地采用后者,将脱水后的卵细胞在 -196℃ 的液氮中急速降温并保存,此时卵细胞呈非晶体化固体状态,形似玻璃。需要时,再将卵子解冻,进行体外受精。

2012 年玻璃化冷冻技术成熟后,美国正式将冻卵技术向公众开放,次年 39 岁的女星徐静蕾就在美国冰冻了自己 9 颗卵子,2 年后她将此事公开并称冻卵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引发关注的同时,也让更多国人开始接触到这一概念。

▲图片来自:新浪

此后女明星冻卵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林志玲、阿娇、舒淇都大大方方承认做了冻卵,田馥甄、阿 Sa 等也表露过冻卵的念头,最近几年,冻卵也开始在单身的中产阶级女性当中流行起来。注意到了吗?明星、中产,没错,能做得起冻卵的都是有足够经济实力的,因为要把自己的卵子冷冻起来,价格可比冷冻毛囊贵多了,根据公开报道,赴美冻卵一次的费用在 12-15 万人民币之间,每年还要交 600 到 700 美金(4230-5000 人民币)的保管费,香港和台湾因为地理位置优势和更低的费用,也受到不少人青睐。

内地的女性不远万里奔赴境外冻卵,其实也是出于无奈,我国内地尽管也有相关技术,但现行的法律不允许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的相关手术」,很多人将其解读为「不允许单身女性冻卵」,但事实上法律对此尚无明确规定,国内生殖医学的权威北医三院是少数允许单身女性冻卵的机构,因为在他们看来,冻卵并未涉及到怀孕,但要求解冻时也对方必须提供结婚证方可使用。

选择冻卵的中产阶级女性越来越多,这也不是中国才有的趋势,BBC 在今年 5 月披露的一份报告中显示 2006 到 2017 年间,要求冻卵的英国女性数量上升了 11%,2017 年的冻卵案例达到了 1463 例,另有 581 起将冻卵解冻使用的案例。

至于冻卵的是否会造成母亲与孩子年龄相差过大,甚至难以抚养孩子长大成人等争议,就是后话了。

精子银行:给孩子订个爹?

卵子可以冷冻储存,精子自然也可以,同样也是储存在零下 196 度的液氮中。不同于女性冻卵多半是为自己将来生育考虑,冷冻精子用的更多的说法是「捐精」,即提供精子主要是帮助其他人「造人」,精子银行的商业化程度也更高,比如伦敦精子银行(London Sperm Bank Donors)就允许客户像普通网购一样,根据种族、眼睛颜色、肤色、身高、头发颜色等挑选合适的捐精者,费用从 850 到 1150 英镑(约合人民币 7300-9800 元)不等。

美国的费尔法克斯精子银行更是号称精子淘汰率高达 97%(也有称是 99%),其捐精者都是相貌英俊、身材高大、智商学历一流的精英,也因此吸引了全球大量女性,但费尔法克斯精子银行这些年受到的质疑也不少,比如基因检测不全面导致客户生出先天缺陷的孩子、同一捐精者的精子卖给太多人留下乱伦隐患等。

既然卵子和精子都可以冷冻,受精卵可以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胚胎冷冻技术的发展比前两者更早,也更加成熟,冷冻的胚胎通常是人工授精的产物,比如尝试试管婴儿时剩下的胚胎,这些冷冻的胚胎一般只能为其生物父母解冻使用,但也有一些国家的胚胎捐赠中心允许无生育能力夫妇领养,2017 年美国一对夫妇就领养并成功分娩了一个已冷冻 25 年的胚胎,「养母」仅比这个胚胎大一岁。

但商业化的胚胎银行争议就比较大了,多年前美国圣安东尼奥的亚伯拉罕生命中心推出的胚胎买卖业务就被指责有把孩子当作商品之嫌。

看起来商业化最没压力的毛囊银行,技术却还没成熟

除了帮助孕育新生命,形形色色的「银行」还能拯救生命,被誉为「生命银行」的干细胞库就是其中之一。干细胞是原始且未充分分化的细胞,在医学治疗中被寄予厚望,我们也经常能看到某某为白血病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新闻,除了骨髓,干细胞还存在于脐带血中,因此随着技术的进步和风险防范意识的提高,很多父母选择将新生儿的脐带血储存到专业机构,以便不时之需。

▲  图片来自:MDEDEGE

不过,目前我国脐带血库市场的监管、认证仍有缺失,仅有的 7 家持牌经营的公共脐带血库由于资金问题,普遍存在外资入侵,「以私养公」的情况,是否能成为真正的「生命银行」尚存疑问。

从上面的例子也可以看出,不管是精子、卵子还是干细胞银行,涉及到生命的技术总免不了面临伦理上的争议,因此很多项目仍属于公益或研究性质,相比之下,只是想拯救发际线的毛囊银行大概是最没道德负担、商业化希望最大的项目,但别高兴得太早,该方案目前只有第一步的冷冻毛囊在英国获批,完整的恢复发际线疗法尚未得到当局批准。HairClone 的 CEO 保罗‧肯普对《太阳报》承认该治疗方案仍处于早期阶段,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它应用于人体。

当然,如果你对科技发展速度有足够信心的话,也完全可以趁着还没秃头先把毛囊冻起来,静待未来毛囊移植方案验证有效并获批。好了,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我缺的是毛囊吗?我缺的明明是那 1700 英镑!

题图来自:The Telegrap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