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收购了一家 AI 公司,继续把你拉到线上购物

公司

08-08 09:50

耐克还是一家很勤奋的公司。

除了对鞋类产品持续创新外(我们上周才评测了耐克的最新跑鞋 Joyride Run Flyknit),耐克对消费者看不到的「幕后」技术也在悄悄改进。

▲ Joyride Run Flyknit

近日,耐克宣布收购波士顿创业公司 Celect。这家成立于 2013 年的公司拥有一系列数据科学和软件工程类专利技术,可根据数据为零售商提供库存优化和预测服务,即日起将加入耐克团队工作。

▲ 图片来自耐克

与其「花两三年自主孵化这类平台」,耐克宁愿通过收购来获得相关技术。耐克 COO Eric Sprunk 对 CNBC 说

那真的很难,要预测零售购物的模式。这次收购让我们在这方面的进展快速提速。

我们的目标是批量地为用户提供更个性化的服务。我们必须预测需求。我们没有六个月的时间来准备,我们只有 30 分钟。

近年来,耐克越来越注重直面消费者的网络销售,并通过多项收购来为公司快速建立服务体系

2016 年,耐克收购了数字设计工作室 Virgin MEGA 以帮助建设自家 app SNKRS;2018 年 3 月,耐克收购了消费者数据分析公司 Zodiac 来加速「数字转型」;同年 4 月,耐克宣布收购以色列计算机视觉公司 Invertex,然后我们今年就看到了 Nike Fit app,一款基于计算机视觉的 AR 试鞋软件。

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

在 2019 财年里(截至 2019 年 5 月 31 日),耐克直接面对消费者的网络销售已经超过 118 亿美元。

用移动端来说,耐克拥有两款电商 app:「Nike」是一个类似普通购物商城的 app;而 SNKRS 则是官方发布,让「鞋狗」们抢购限量版球鞋的 app。

▲ SNKRS 应用,图片来自 Highsnobiety

它们同时也代表了耐克的两大不同的消费群体——普通消费者和球鞋狂热爱好者。

创立了「球鞋交易所」Stock X 的 Josh Luber 曾在 TED Talk 上分享二手球鞋市场和普通大众市场间的关系:

如果耐克想杀掉二手球鞋市场,他们明天就能做到,方法很简单,多生产一点鞋就好。

但耐克和苹果不同,他们不靠给所有人卖 200 美元一对的(限量)球鞋赚钱,而是靠向数百万人销售 60 美元一对的球鞋赚钱的。

「鞋头(sneakerhead)」则是那些制造狂热和潮流的人,他们间接帮助耐克销售数百万对 60 美元的球鞋。

▲ Josh Luber  的 Stock X 让二手球鞋交易就像股票交易般透明便利,图片来自雅虎

首发于 2015 年,SNKRS 就是那个帮助耐克保持「鞋狗」们忠诚和狂热的工具。SNKRS 会主动向用户推送限量版球鞋发售的消息,提醒他们准时打开 app 抢购。

客观来说,这个 app 的技术不是特别好。

在发售去年的 Off-White 联名款和今年的 Travis Scott 联名款时,SNKRS 就发生了大型故障,激起网上大型表情包吐槽运动。

与此同时,社交网络上的吐槽运动也侧面反映了 SNKRS 的受欢迎。在财报会议上,耐克 CEO Mark Parker 也表示 SNKRS 在 2019 财年中是所有耐克 app 中新用户增长最快的产品:

SNKRS 的收入翻了一倍,月活翻了一倍,如今已将近占我们数字销售总额的 20%。

据预测,SNKRS 今年的销售额很可能将达到 7.5 亿美元。虽然这对于耐克整体 391 亿美元的销售额来说非常小,但它却非常重要。它的用户代表了耐克最忠诚的用户群体,这些人则在刺激着更多人的消费。

▲ 16 岁的 Benjamin Kickz 也是靠转手二手鞋致富,图片来自混着

未来,耐克希望将 SNKRS 打造成「每天都得看」的高频使用 app,并正在加入更多服饰类产品和女用款式。

无论是专给「鞋狗」设计 SNKRS,还是为大众设计的 Nike app,这些产品上面获得的消费者行为数据,都将成为 Celect 日后判断的信息依据。他们将帮助耐克优化库存,同时,也许还能帮它更好地继续保持用户的「饥饿感」。

题图来自 Sole Collector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