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公司

08-21 17:30

本文来自公众号脑极体(ID:unity007),作者藏狐,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过去半年时间,苹果的人事变动令人应接不暇。

与能影响苹果股价的灵魂人物乔纳森,Siri 业务负责人 Bill Stasior,首席芯片架构设计师 Gerard Williams III 等等职级相比,健康项目负责人安德鲁·特里斯特(Andrew Trister)博士的离开,并没能在海内外科技媒体上掀起大水花。

一方面围绕 iPhone 开展的业务依然是苹果的核心,自然更受关注。而且,苹果健康业务近几年一直是铁打的项目、流水的高管,负责人的离开大家也习以为常了。

离任者对项目内部细节的讳莫如深,加上苹果一贯神神秘秘的信息策略,媒体和外界也很难推断出人事动荡的真实原因。实话说,我们也不打算挑战这种「诛心」的任务。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近些年苹果在健康领域的谋划,除了高层动荡这样的磕磕绊绊,也有着不少高光时刻。最典型的代表,苹果的健康硬件目前已经是智能厂商中最接近医疗应用的存在了。

从各个方面来说,苹果都是一个极为特殊,也极为重要的科技健康变量。

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也试图切入健康赛道,它们能从苹果健康项目草蛇灰线般的种种细节里学习到什么,或许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极其重要的事。

苹果健康前传

将钟表拨回到 2016 年,那时几乎头部科技公司,苹果、谷歌、IBM、Facebook,甚至是 Uber,都宣称要进军数字医疗领域。

其中,苹果的态度尤其坚决。

苹果首席运营官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在台湾的一场活动中公开表示,医疗健康将是苹果未来的发展方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产品比它更重要。」

早在那年之前,苹果已经以 AppleWatch 为契机积累了一定规模的健康团队。比如 2013 年任命健康科技公司 Masimo 公司的首席医疗官迈克尔·奥赖利 (MichcalO’Reilly) 出任医学研究和相关技术副总裁,随后又将著名健身教练、Nike 公司顾问杰伊·伯拉尼克 (Jay Blahnik) 收入麾下。这些人才的加入都为后来苹果表问世时推出的的健康应用埋下了良好的伏笔。

而正式进军数字医疗之后,苹果在招兵买马这件事上更是不遗余力。

2016 年初,就挖来了公共医学研究组织 Sage Bionetworks 的创始人史蒂芬·弗兰德 (Stephen Friend)。5 月,智能家居公司 Nest Labs technology 前技术主管松冈容子 (Yoky Matsuoka) 也加盟了苹果健康项目。

其他招揽的高端医学人才还有斯坦福大学从事儿童健康研究的库马尔(Rajiv Kumar)博士,前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 Ricky Bloomfield 博士等等。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资本市场上的动作也屡见不鲜。2016 年第 3 季度收购了个人健康记录初创公司 Gliimpse,2017 年又将睡眠监测设备制造商 Beddit 纳入麾下。2018 年还收购了一家小型初创公司 Tueo Health,该企业开发的一款移动应用可以与商用呼吸传感器配合,帮助管理儿童的哮喘症状。

如今,距离各大科技巨头提出「数字医疗」战略,两年多时间过去了。

对比 IBM Watson Health 深陷舆论漩涡,相继被爆出大规模裁员、诊断错误、负责人离职等负面;Google health 商业化路漫漫,业务重组后多个子项目高管流失;Facebook 和 Uber Health 移动医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小打小闹……总体来说,苹果在健康领域的收获,似乎要饱满许多。

接地气的苹果健康,核心是「铁三角」

数据分析公司 Thinknum 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1 月,苹果公司放出的与健康相关的工作岗位数量,从 2017 年 10 月的 15 个增加到了 75 个。

至此,苹果在医疗健康人才储备上可谓是兵强马壮,其核心的业务逻辑也更容易被一窥究竟。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今天来看,苹果健康业务已经形成了一个由个人数据、科研服务、消费市场组成的「铁三角」。

1. 软硬件支撑的数据收集体系

不夸张地说,个人健康数据是苹果切入医疗的核心支柱,为了将数据优势最大化,苹果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早在 2013 年,苹果就为「健康功能」注册了专利,此后 iOS 8 开始,苹果就将 Health 功能变成系统自带的应用之一,如今的 Apple Health 已经能够记录运动、睡眠、身体营养等健康信息。与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合作,苹果还能追踪到葡萄糖水平以及血液酒精含量等医疗级数据。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除了扩展苹果自身的数据节点之外,还有外部医疗数据的互联互通。

2018 年,苹果推出了 Health Records 应用,与全国的电子健康记录 EMR 系统集成。超过 120 家医疗机构与苹果合作,在获得其许可的情况下,整合患者的电子数据记录,包括 Adventist Health System、Cleveland Clinic、Intermountain Healthcare 等。而这些医院的医生在评估用户健康状况时都会用到 Apple health,这也让 iPhone 及相关可穿戴设备具备了更多产业上的想象力。

2. 数据基座上的医疗产业服务

2015 年,苹果公司发布了医学研究平台 ResearchKit。这是一种开源应用程序开发框架,允许研究者、开发人员和医生在 iPhone 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收集个人数据,以推进医疗科研项目的研发进程。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比如糖尿病诊断是由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研发,心脏病方面由斯坦福大学和牛津大学负责,哮喘疾病由西奈山医院和威尔康乃尔医学院共同合作,帕金森症部分与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及罗切斯特大学共同开发……

海量的数据样本涌入了医疗界,而医疗人员通过 iPhone 与消费者建立的直接关系,又会通过科研成果(如癫痫或哮喘发作时间)反哺回苹果开发生态,帮助相关硬件更准确地捕获相关数据,进而有效地监控并作出诊断。

紧接着 2016 年,苹果又推出了 CareKit,医疗运输公司、医疗用品公司等第三方服务,都可以将自己的应用程序插入 CareKit 后进行分发,这使得医院更容易开展数字化服务。比如如果有医院需要医疗运输,就可以通过 CareKit 接入 Uber Health 的相关服务。

这种「服务即 API」的生态模式,也帮助苹果进一步扩大了在医疗领域的影响力。

3. 个人消费电子的产品生态

不难发现,无论是个人健康数据,还是医疗服务支撑,都离不开苹果在消费市场的品牌效应与用户规模。不过,在众多健康产品(比如 VR、各种智能手表)折戟沉沙的背后,也必须注意到的是,苹果确实在消费电子产品的功能创新及服务上,颇下了一番心血。

尽管苹果的消费硬件最初不是为医疗健康而生的,却合力为医疗应用构建了一个庞大的产品生态系统。

比如 iPhone 每一个升级版本的发布,都可以看到新组件的推出,在终端计算能力、传感器、摄像头等等方面,可以为健康监控和诊断提供动力。

2018 年,AppleWatch 4 成功通过 FDA 批准,这也意味着完成了从通用工具到临床可用设备的关键转变。而其中的重要功能,就是单导联心电图(ECG),以及坠落检测功能,这有助于将手表变成老年人监护的重要环节。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Airpod 则被认为是另一个健康领域的核心硬件。苹果的一项专利显示,利用 Airpod 可以捕获体内温度、心率、VO2(氧气消耗量)等生物识别数据。

HomePod 智能音箱,也可以添加健康监控功能并连接硬件,在家居场景中提升苹果健康生态的价值。

除了苹果自家的产品之外,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医疗器械制造商也开始转向利用苹果提升用户体验和参与度。比如 Butterfly Network(便携式超声波),AliveCor(多导联 ECG)和 Cellscope(iPhone 耳镜)等等,这些合作者与苹果形成了一个健康消费类的价值联合体。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总的来说,与苹果健康版图快速扩张相对应的,是其在消费电子领域足够强的终端优势,换句话说,足够接地气,这是一切故事开始的前提。

月之暗面:高端人才流失的苹果式困境

当然,除了接地气之外,苹果健康业务在许多方面有着先天优势:

比方说注重商业市场和用户参与度,不像 Deepmind 一样总想搞个大新闻。再比如数据有边界,将分析诊断建议等交给专业医疗机构。还有就是以硬件为统一入口的数据互联,工业设计和隐私保护的完成度都比较好,能够解决医疗数据共享的互操作难题。

不过咱们不搞双标,很明显,和各种 XX health 业务一样,曲折前进时面临的高级人才动荡,苹果也没能避免。

比如 2017 年,Gliimpse 创始人、被苹果收购后任健康团队负责人的 Anil Sethi 因个人原因离职。前面提到 2016 年初加盟苹果的 Sage 创始人弗雷德,也在两年后从移动健康项目离职了。比他更早一点离开的,还有也在 2016 年加入的数字健康创新副主任安德鲁·特里斯特(Andrew Trister)博士。

任期最短的高管则是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专家 Yoky Matsuoka,她 2016 年 5 月加盟苹果,负责 HealthKit、ResearchKit、CareKit 的三大 APP 开发,但仅仅七个月后就选择了回老东家 Alphabet 的 Nest Labs。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前苹果健康负责人 Yoky Matsuoka)

除了主动离开的,苹果还要面对来自医疗机构的挖角。

CNBC 的一份新报告显示,美国健康医疗保险巨头 Anthem 在过去几个月雇用了了六名现任或前任苹果健康业务团队的员工,其中就包括 2002 年至 2007 年间的苹果副总裁特德·戈德斯坦(主要负责人工智能和健康数据业务)。

目前看来,一场高端人才的争夺刚刚启幕。所以正如开篇所说,高管的离职并不能明确地指向某些特定问题。

不过为了保证业务合规,科技企业招聘越来越多的医疗人员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从苹果的人事动荡背后,或许我们能够窥的一二分医疗高端人才在科技项目中可能存在的困境。

首先,是「深医疗」和「泛应用」的矛盾。从 HealthKit 不难看出,苹果希望让 iPhone 成为个人医疗的「一站式商店」,这更多地依赖于工业设计、UI 交互、效率提升等对消费市场的判断与迎合,对于那些过去从事医疗健康领域的高管来说,想要操刀这样跨行业、跨产品的项目恐怕需要比较久的磨合。

苹果健康项目前负责人 Anil Sethi 解释自己的离开,就认为虽然苹果可以帮助超过 10 亿人,但它的发展方式更倾向于广度而非深度,不像他运营自己的项目 Gliimpse 时那样专注。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前苹果健康团队负责人 Anil Sethi(男)为照顾身患癌症的妹妹而离职)

另外一个关键,则是医疗研发与苹果文化的效率冲突。苹果的保密措施是出了名的,在开发新技术这件事上,也喜欢「单打独斗」。苹果的前硬件执行官 Jon Rubinstein 就曾跟媒体形容苹果「就像一个恐怖组织……一切都在须知的基础上。」

但这种内部延伸的保密文化,也降低了健康产品的开发效率。苹果去年招聘的 50 多位医疗人员,就被分拆进入了不同小组内,有些协助研究 Apple Watch 的健康传感器,有些被分配在健康纪录小组,也有许多人根本没有披露自己在苹果公司所做的工作……不知道其他团队在做什么,进展如何,对于健康生态下的产品开发与迭代,无疑是一个极为容易重复的笨重状态。

还在发力期的苹果健康,下一步走向何处?

如今没有人会怀疑,7 万多亿美元的医疗健康市场(接近全球 GDP 的 10%),正在为苹果这样的科技巨头带来巨大的机会。

但海外观察家 Rene Ritchie 则认为,苹果的 DNA 里没有健康服务(Apple doesn’t have health services in its DNA.),尽管苹果也在服务领域做了许多工作,从 appstore,apple music 以及即将推出的流媒体、金融等业务,这些都是它征服更多硬件客户的方式。它总是倾向于卖更多的 iPhone。

当然,站在过去与未来的分界点上,我们还是能看到苹果在医疗市场充当颠覆者的一些杀手锏。

比如扩展其他服务产品。iPhone 不再是苹果生态中的绝对主宰,在今年的苹果 WWDC 中,我们就看到 AppleWatch 已经摆脱 iPhone 附属配件的身份,拥有了自己独立的 watchOS 系统和应用商店,一方面能让苹果卖出更多高利润的硬件产品,同时在智能手机饱和的背景下从生态系统层面讲一个全新的增长故事,就再也不用为 iPhone 销量下降而焦头烂额了。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再比如将医疗健康作为一种手段,渗透到低收入人群和老年人群中。按照传统高端智能终端定位来说,这些人群都是很难渗透的。但以健康生态为锚点,苹果可以通过补贴的方式来增加 iPhone 及其他医疗硬件的销量。这并不是在信口开河,事实上 UnitedHealthcare、Aetna、John Hancock 等机构都开始向用户提供 AppleWatch 的标贴,或将其纳入医疗奖励计划。

此外,苹果也在探索传统的实体诊所模式,不过目前这个 AC Wellness 诊所还只针对苹果内部员工开放。从 LinkedIn 上的职位信息来看,苹果的健康诊所包括了营养学家、护理引导员、睡眠和运动专家、护士从业者等等。可以为检测到可能有异常情况的用户提供健康测试、聊天辅导等服务。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总的来说,苹果的下一步发展方向就是继续模糊健康与医疗之间的界限,利用用户身上的智能终端来连接二者,这意味着掌握数据主动权的患者在医疗决策过程中的杠杆作用会越来越大,而苹果也能凭借「以用户为中心」打穿医疗保健市场。

巨头们的健康梦,能从「苹果模式」中学到什么?

和苹果一样,这两年 google、亚马逊、Berkshire-Hathaway、阿里、腾讯等科技巨头,也都想打开通往医疗健康的这扇门。不过,在大众 C 端市场有所斩获的并不常见,IBM 的 Watson Health 甚至不得不裁员来缩减开支。

玩家们固然各有千秋,不过苹果健康的往事,倒是留下了两个值得思考的关键问题:

第一,性命攸关、高度机密的健康数据,如何让用户相信平台是安全可信任的。

到目前为止,苹果为确保数据不被泄露而打造了高水平的安全措施,还将继续在该领域投资数十亿美元,要知道,苹果是《福布斯》品牌价值最高的公司,都难免因偶尔的隐私漏洞遭遇用户压力(比如前不久的 Siri 偷听事件),那么其他巨头需要交出怎样令用户信任的答卷呢?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苹果的用户忠诚度远高于其他健康品牌,来源:CBinsights)

第二,如何将越来越庞大复杂的数据交给医疗专业工作者。

规模庞大的训练数据集和机器学习模型正在被科技巨头们投掷进医疗领域,尽管苹果的人工智能技术水平可能没有其他巨头那么亮眼,但它更懂得如何将硬件和软件捆绑在一起,让数据收集、应用、反馈的一整个环节变得顺畅。比如用 iPhone 面部识别来进行自闭症的早期检测。ResearchKit2.0 更新版也发布了大量智能语音、文本翻译等 NLP 领域的新工具。

苹果高超的工程化能力让 AI 开发与医疗行业的鸿沟显得不那么遥远。但客观来说,苹果并没有推出整体支持 AI 生态开发的平台型产品,无形中阻碍了开发者参与到颠覆性功能的工作中去。这里面是否埋藏着改变战局的彩蛋呢?或许要等待其他巨头为我们揭开谜底。

苹果健康的“人民战争”

当手机市场饱和时,各家也需要寻找下一个留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医疗健康会是吗?也许很遥远,至少巨头们没有一个敢放松警惕。

库克曾经在答记者问中不无情怀地形容苹果健康业务——「我相信,如果你在未来的时间点回顾过去,问这样一个问题:苹果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什么?答案将会是健康。」

尽管健康业务还没有真正帮助苹果开始盈利,但它能帮助苹果占据下一个十年高地并推动其产品进一步发展,虽然长期稳定运营的问题依然困扰,但业务本身的价值才刚刚开始凸显。

从这个角度看,苹果能否保持这种「人民群众汪洋大海」式的领先优势呢?至少在竞争对手们快速行动起来之前,答案是肯定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