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华强北不能造的?山寨 AirPods Pro 来了

产品

11-07 17:08

本文来自界面,作者伍洋宇、孙文豪,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小心观察未来几天内朋友圈里晒 AirPods Pro 的照片,也许其中有一副的生产地就叫做「华强北」。

据一位数码产品供应商的消息,第一批山寨 AirPods Pro 最快可于 11 月 5 日发货,分为带降噪和不带降噪两款,报价分别为每台 400 元和 330 元。

事实上,这距离苹果的正版 AirPods Pro 面世仅仅过去了一周。

美国当地时间 10 月 28 日,苹果最新无线耳机 AirPods Pro 跟消费者初次见面,功能上加入了主动降噪、通透模式、IPX4 级别抗水抗汗,外型则变为更加小巧的「豌豆射手」,并且装上了可替换硅胶耳塞。

一次内外兼备的升级也拉高了它的价格 ——1999 元 / 台,比 AirPods 二代贵了近四分之一。

这大概是苹果产品在年内掀起的又一次小高潮。科技媒体的评测视频纷纷为其定调「真香」,好些刚刚入手 AirPods 二代的用户叫苦不迭。而常年潜伏在科技圈伺机而动的黄牛们,则悄悄把 AirPods Pro 的现货标价 2200 元 ——「姐,这都是雇人去现场排队买的。」

但这一切的热度,似乎都追赶不上此刻发生在深圳华强北的一场如火如荼的山寨赛事。

仿真品进化史:从形似到神似

「已经开好模具了,正在测试。」AirPods Pro 发布的第二天,华强北的数码产品经销商们就把山寨版提上了推销日程。

但当时他们都还在等候厂家的进一步消息:产品的发售时间五花八门,说「几天」、「半个月」、「一个月」的都有;定价也是个未知数,只有其中一位代理给出 300 元上下的估价。

从界面新闻记者最新得到发货时间来看,这样的速度的确太快了。有数码博主分析称,背后原因是原版的 3D 图纸早在今年 8 月就被对外兜售,这款仿品实则已经蛰伏两三个月。

▲由经销商提供的 AirPods Pro 仿制品

山寨 AirPods 由来已久,其进化史像是一场不断陪跑的马拉松。

北京时间 2016 年 9 月 8 日,初代 AirPods 正品在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同 iPhone 7 一起发布。大致于十个月后的 2017 年年中,第一代山寨 AirPods 在华强北出现,同时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也可以买到。

此时,耳机售价仅为几十元,还停留在对 AirPods 外观的简单模仿,一眼就可识别出为山寨产品。功能上,其也只能通过蓝牙功能与 iPhone 7 手动连接,兼具接听、挂断、暂停等初代 AirPods 不具备的功能。

又约一年后的 2018 年 8 月,高仿 AirPods 陆续出现,开始在淘宝店铺、微商平台和二手平台等多处销售。这时除了在做工、lighting 充电线等细节方面还有差距,其外形已经与正品 AirPods 几乎无异,需要仔细甄别才能分辨真假。

虽然其连接方式还和普通蓝牙耳机一样,也没有自动弹窗,但价格已经提升到 100-200 元之间。

2019 年年初,市场迎来精仿 AirPods,媒体不得不发表大量甄别 AirPods 真假的文章。除了外观已极度逼真(外壳包装还是有所区别),开盖弹窗、查看电量等功能均已被复制,价格又有数十元的小幅上升。

而随着苹果于 2019 年 3 月 20 日正式发售 AirPods 2 代,其高仿制品在短短三个月后便登陆市场。除了原有功能,语音唤醒 Siri 的功能也被破解,部分高仿还做到了耳机显示图标与正品一致。淘宝上的最高售价来到 250-300 元,微商价格则保持在 400-500 元。

在此期间,华强北也遭遇过滑铁卢,但很快逆转了局势。前段时间 iPhone11 面世,iOS13 紧随其后,一份紧急通知却在华强北的耳机商之间传开 —— 大批山寨 AirPods 无法开盒弹窗以及查看电量。

▲图片来源:我爱音频网

据我爱音频网从供应链得到的消息,背后原因是 iOS13 更改了部分耳机代码才导致上述失灵现象。

但是,只不过数天之后,市面上的大多数仿品又回归正常,大家以为的「封杀升级」化为乌有。

进化还没有结束。就在近两日,数码博主「马闲鱼」在 B 站发布视频,告诫大家「AirPods 所有功能均已被华强北破解」。

据视频介绍,过去在 iPhone 设置中能直接更改耳机设备的名称,被视为鉴定耳机为真的充要条件,但 10 月 23 日以后这项条件就不再成立了。不仅如此,自定义左右耳双机的快捷操作、语音呼出 Siri 以及定位等功能也均已被华强北据为己有。

不但外形和功能步步逼近原版,仿真 AirPods 的稳定性也在提升。

一名数码零售店老板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他进的第一批货故障率其实偏高,大概在 50% 左右,但厂家都承诺两年内包换。但到第二批、第三批货,故障率就逐渐变得很低,「大概售出 100 个会有 1 个到 2 个有问题,例如有一个耳机连接不上。」

这样的发力程度不得不引来外界对华强北 AirPods Pro 的些许好奇 —— 眼下做到 1:1 的外形已不再是难题,重点在于功能实现。而新秀 AirPods Pro 的最大亮点是主动降噪和抗汗抗水,华强北还能用超低价实现吗?

「要降噪肯定成本高。」坐标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华发南路的小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代理们都普遍认为自动降噪有些「难搞」。从目前 400 元 / 台的价格来看,其成本确实提升了。

便宜,好卖,但不安全

「还是比较好卖。」李姐(化名)对这款耳机评价道。

家在云南的李姐搬到深圳华强北已经有一段时日,她现在主要经营的就是蓝牙耳机,再就是扫地机器人等一系列家用电子产品。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仿真 AirPods 最近三个月特别火。

正式进货之前,李姐也做过多次比较,看产品的质量、功耗以及光感灵敏度,最后确定了以洛达 1536d(主板 + 芯片)方案为主要销售款,同时也代理其他款式。

主要做批发生意的李姐对这些耳机报价 100-150 元 / 台,价格变动来自主板、芯片、壳料,还有不同厂家的拿货价。面向不同的发售地区,订单量可从每月几十台增至上千台。

湖南数码产品零售商李正雨是从华强北进货的人,从今年年初开始卖仿真 AirPods。他第一个月就卖掉 100 台,如今保持在每个月 50 台左右的销售量。情况好的时候,每卖掉一台能赚到近一百块毛利润。

他记得上游供应商在一开始就告诉他,「这个高仿的产品在深圳已经买得很好。」

事实上,不仅是国内,山寨 AirPods 在海外也已小有名气。目前,eBay 等国外电商平台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售价在 40 美元上下,YouTube 上也有大量关于它的评测视频。而李姐家的生意,上千台的大单子也都是销往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

AirPods 深受消费者喜爱是事实。

在苹果刚刚举行的财报会议中,CEO 蒂姆・库克还重点提到了 AirPods 的受欢迎程度,这个全球销量破千万的耳机已经成为了苹果配件历史上销量攀升最快的产品。只是他没有想到,这股热潮很快被山寨厂商蹭上。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仿真 AirPods 在电商平台上的销量十分可观。在淘宝上,销量突破 1000 台的商铺有 30 家以上,其中有至少三家销量突破 1 万台,最高至 1.4 万台。

▲记者所购得 AirPods 二代仿制品

界面新闻记者也在网上购入了一部山寨 AirPods,发现它确实外形酷似正品,一些基本功能也应有尽有,但音质相对廉价,与便宜的绕线耳机相近。

用原价四分之一的钱就能拥有一部低配版 AirPods,外界认为大多数消费者出于这样的心理才接受了山寨品。但回归产品的安全性和正当性,它的背后藏匿着不小的隐患。

劣币驱逐良币?

山寨 AirPods 是如何做到「物美价廉」的?

从事耳机设计的钱宁(化名)表示,早期的山寨 AirPods 比原版整整大出一圈,显得十分笨拙,但它体积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令大家都很震惊的 1:1。「我们很诧异他们为什么能做到 1:1?因为苹果的集成度是非常高的,内部空间非常狭小,制造工艺非常困难。」

出于好奇,钱宁购买了一部进行拆解,「我们发现它有一些布局的确有突破常规的思维方式,但整体来说,它可以做得那么小那么便宜,(是因为)他们是不按套路出牌。 」

据音频行业媒体「我爱音频网」对山寨 AirPods 的拆解报告,这些产品的内部有许多做工低劣的地方,例如充电触点是塑料电镀工艺所形成的,而不是利用不锈钢金属制成;内嵌麦克风采用的是廉价的驻极体麦克风;导线焊工粗糙,焊点污迹斑斑。

更关键的是,组件中的锂电池没有配合保护板,这就有可能在不当操作下对用户造成意外伤害。

据了解,可充型的锂电池之所以需要保护,是因为其材料特性决定了它不能被过充、过放、过流、短路及超高温充放电。因此,其组件里总会放有一块保护板来防止意外发生。

「内部该加的不加,该定位的不去定位,然后还不用考虑安全性、品质的可靠性,也不用考虑知识产权。」钱宁认为这是一帮急功近利的人在灰色地带赚快钱。

「这种产品泛滥的话,会有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危险。」钱宁说。

追溯山寨 AirPods 的崛起过程 —— 模仿速度越来越快、工艺越来越像、用户知名度越来越广泛。AirPods 在华强北「被山寨」的过程,不像是一笔「一锤子买卖」,反倒像是一场「日拱一卒」的工艺精进史。

从这个思路出发,山寨 AirPods 威胁到的也许不是远在大洋彼岸的巨头苹果,而是抢入真无线耳机(Ture-Wireless Stereo/TWS)市场的众多品牌 —— 尤其是聚焦在中低端价位的玩家。

这个赛道的规模正在膨胀。据市场研究机构 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 年第一季度全球 TWS 耳机出货量达 1750 万台,环比增长 40%,预计 2020 年全球出货量将达 1.29 亿台。据业内人士估计,TWS 耳机在中国有近 300 亿元的市场,中端价位则占据 20%-30% 份额。

在苹果推出 AirPods 以后,这个行业涌入了不同身份的竞争者。有华为、三星、vivo、小米为代表的手机厂商,B&O、Bose、索尼、JBL、万魔、漫步者等传统音频类厂商,甚至爱奇艺、网易云等互联网公司也参与其中。

身在其中的国产品牌,除去要面对老牌厂商品牌积累的压力,还要应付同为国产品牌的多种竞争策略 —— 音质、电源、降噪、外形,无一不需要推陈出新。

山寨品的出现,更重大的意义也许在于破坏了这场赛事的规则。

像对于一些中低端价位的品牌,它们就几乎很难聚焦在 100 元以下或者 100 元 – 300 元的价格区间,因为它们做不到华强北白牌产品一样的成本压缩能力。

在达到规模效应之前做到低成本只有两条路:亏本销售或是用材廉价,前者会让品牌活不下去,后者则让品牌活得不好看。但仿制品不用考虑这些,也不会形成像做品牌一样如履薄冰的心路历程,其山寨的外壳之下有更广阔的容错空间。

况且,山寨在市场横行期间还有冒名顶替的戏码。一种情形是电商平台上大批仅售 15 块 8、19 块 8 的「原装正品」,涉及大都是知名品牌,销量通常是同品类里最高的;还有一种情形是「狸猫换太子」,直接将仿制品按照正品价格销售,或是包装为二手产品再以稍低的价格交易。无论上述哪一种情形发生在被冒名的品牌身上,都是对其口碑和销量的伤害。

而如果真的要彻底抵制山寨,价格战似乎是避免不了的。极端情况之下,许多品牌长期坚守的原则或将就此倒下,上下游生态也将发生不小的改变,例如零组件供应商的毛利会更加紧张,为了争取订单维持市场份额,其芯片报价可能持续下调。

从这个角度延展下去,山寨的盛行是整个行业在承受风险,而不仅仅是谁驱逐谁的问题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界面是中国新兴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