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传统手表,还是做 Apple Watch?

产品

11-18 17:24

方圆之争,自智能手表这个品类诞生伊始,就势同水火。

最近,方表盘的小米手表就饱受争议。为了给出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小米还在发布会上向用户强调,小米手表是基于屏幕利用率、交互易用性等方面才最终决定采用矩形设计的。

我们在之前的体验文中也评价说,这是一个因软、硬件功能共同驱动的设计选择,自然会和传统认知相违背。然而明眼人也清楚,小米手表真正被质疑的部分,其实与它的形状是方是圆没多大关系。

小米不是唯一一家想要做矩形手表的厂商,更早的时候,OPPO 高管也曾表达对矩形手表的认可。哪怕是圆形设计更符合传统认知,但是单看屏幕的利用效率,前者要比圆形表盘高得多。

类似的表态让人觉得很不寻常。同样的问题放在几年前,大部分做可穿戴设备的厂商都更倾向于淡化「智能硬件」的定位,而是选择做一个外观好看,能吸引你戴上去的正常手表。

「有的男人每天会看 30 次表。」

瑞士资深钟表专家 Michael L.Friedman 曾这样评价道,他说很多人看表不只是为了看时间。

毕竟,高档手表从来就不是纯粹一个功能性产品,而更像是一个用于体现身份、地位象征的首饰,并承载着某些回忆。

在传统认知里,如果一款强调精密机械制造的手表用上了触控屏幕,用数字化的方式来模拟出需要多个工序组装的机芯表盘后,就会失去作为手表的唯一性价值,说白了就是显得「很掉价」。

好比当年的 Withings,或是 Fossil 旗下的一些手表,它们对于智能化功能的引入都十分克制,仅仅是内置了一些能够监测运动、睡眠的传感器,但依旧保留了传统手表的物理指针、刻度等元素。

但如果有一天,手表的功能不再仅限于看时间,而是能衍生出其它强需求,并在用户的日常生活中扎根,我们是否也会用另一种视角去看待这个传统品类?

在 Apple Watch 发展了四年后的今天,人们对手表的态度已然发生了改变。

这其中有各类微型传感器的功劳,它们内置在表体内部,让用户更轻松地察觉到那些平时难以被留意的身体细节。比如说每天行走了多少步、卡路里摄入是否达标,或是心率数据和身体机能的联系,以及跑步和爬山运动能为我带来什么益处。

同时,在智能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的今天,智能手表也开始主动分担起部分轻量级的任务,成为一个「辅助计算中心」。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复杂功能」这一传统腕表术语在两种设备上的定义变化。对于机械表来说,它是指日期、月相、计时码表或三问报时等看时间以外的大部分功能;但在智能手表上,用户完全可以自己对表盘进行定制化,让它只显示那些真正被需要的信息。

广义上说,我们也可以将二维码支付、查阅待办事项或是喝水提醒等第三方应用包括在复杂功能之内。在智能手表的帮助下,这些「复杂功能」与人的距离缩短到抬手即可完成,远比掏口袋或翻挎包里的手机要方便得多。

也因如此,对智能手表而言,看时间或是装饰品已不再是它的主要定位,而是转变成一个能感知人体、管理各类信息的综合数字设备。

这是过去的传统手表从未拥有过的新属性。从这点来说,矩形表盘,更像是一个「本该如此」的选择。

设计师 Matt Birchler 评价初代 Apple Watch 智能手表时就认为,苹果是围绕手表信息展示的方式,而选择了方形轮廓;这也让各类第三方手机应用能更快地展开适配,而非针对圆形屏幕做内容上的切割。

他还强调,关于手表最初被设计成圆形的原因,是因为千百年来展示时间这一数据的载体都是圆形的——从最早的日晷、圆盘和指针,人类将用于显示时间的习惯沿用到后来的挂钟、怀表,而考虑到早期表盘内圆形齿轮密布,圆形外壳的设计也能尽可能紧凑精细地安排空间。

「我不是说圆形表盘的设计不好,根本问题在于,大部分厂商都不知道怎么设计出一个好看又好用的圆形 UI,仅仅只是把屏幕切割成圆形。」

当需求被挖掘出来,且实用主义成为智能手表的核心诉求后,那些平时习惯赤腕外出的用户,也开始将注意力投在了这种融入了新技术的手表产品上,比如说年轻人甚至是千禧一代。

他们不会关心手表内部的机械机芯有多少个组件,或是经过了多少道工序制作,但如果你告诉他,这块手表能帮自己监测身体健康、管理繁琐的手机通知,他们可能也就不会再用看待传统手表的角度,去衡量这些新品类设备的美丑了。

前苹果工程师,被视为 iPod 之父的 Tony Fadell 今年参加日内瓦钟表展时就称:

「数字化革命将对全球各行各业产生影响,你说它不会波及至瑞士手表市场,这是不可能的。」

仍然有很多人痴迷于优雅的传统工艺,比如那些习惯制作该类型手表的高端瑞士手表品牌们。

它们希望在智能化与精密工艺两者间取得一个平衡。比如康斯登推出的 Hybrid,就将机械机芯与电子传感器整合到一起,还为此设计了防磁屏蔽罩,以避免电子元件对机械部件造成磁性影响。

早几年,万宝龙还设计过一种内置了传感器的电子表带,便可以在不破坏机械表体的同时,让传统手表也获得智能化特性。

有的品牌也选择拥抱智能化,比如豪雅推出的一款定价 19 万美元的 Android 智能手表,就用上一整块触控屏,但也在外围镶嵌了一整圈钻石,以确保它奢华的定位。

前苹果高管,现任芝柏和雅典表品牌 CEO 的 Patrick Pruniaux 接受 BBC 采访时就认为,真正优秀的高端手表是「不会过时」的,忠实用户或者说表迷们仍会因情感或工艺等因素购买传统手表,而不会在乎价格,这是电子化产品很难实现的。

「比起关心应该为传统手表加入什么功能,倒不如去倾听自己核心用户群的需求变化。」Patrick Pruniaux 说道。他在苹果公司期间,曾负责过前两代 Apple Watch 上市计划,显然更清楚瑞士表厂们应该如何应对数字化时代的竞争。

▲ 图片来自:Yahoo

大部分瑞士表业人士也认为,Apple Watch 等智能手表的崛起,暂时只会威胁到一些中低端市场,比如说像 Swatch 这类品牌,但对高端以及奢侈品还很难造成压力。

按照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统计数据,2018 年 500 瑞郎(约 3500 元人民币)以下的腕表出口数量同比下降 5%,这个价位也是大部分智能手表的定价天花板,而 500 瑞郎以上的腕表出口金额和数量则实现双增长。

从这几年 Apple Watch 的发展路径也能看到,苹果也已经放弃了早期对其时尚以及奢侈定位的过分追求,每年新品最重要的展示部分,主要还是放在了运动和健康领域。

一些分析师还表示,智能手表的出现,实际上会对传统手表销售产生积极影响。

「更多人开始关注手表这个品类了,这对整个行业终归是一件好事。」

题图来源:FAIRTIQ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