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没有互联网巨头,但有世界首富

人物

01-20 15:23

贝索斯失去了自己的「世界首富」称号,虽然他依旧是那个一分钟能买一辆兰博基尼的富豪。但如果要用自己的全副身家全买兰博基尼的话,他买到的要比「新世界首富」伯纳德·阿诺特少那么几辆。

造成这一切的是亚马逊小跌 0.7% 和 LVMH 的大涨 1.66%。这让贝索斯的净资产减少了 7.61 亿美元,而伯纳德·阿诺特上位成了新的世界首富。虽然市场变幻莫测,谁都不知道这个世界首富的位置能坐多久。但看看阿诺特身后的贝佐斯、盖茨、扎克伯格……你就会对这个非金融也非互联网圈的阿诺特好奇不已。

这也是欧洲造富和美国造富的不同。

▲ 世界上最富的五个人之四(都是美国人),现在第一是个欧洲人

这是女性的胜利吗?

很多人说,这是女性的胜利。

因为 LVMH 集团的总裁,管着数十个奢侈品品牌。一个个包、一双双鞋、一串串手链……奢侈品的主要消费者挥舞着钞票,用真金白银为阿诺特助力,让他的集团在大环境下不退反进,市值一年涨了 60%。

去年一年,大部分行业都过得不大好,但奢侈品行业不是如此。LVMH、历峰、开云这三大奢侈品集团的成绩都非常好,LVMH 的股票甚至在过去一年暴涨了 60%。

LVMH 旗下 Dior、LV 等品牌表现强劲,LV 的男装系列在 48 小时内的快闪销量甚至远超其和 Supreme 的联名系列;Dior 经典的马鞍包也推出了男士款;Celine 也推出了品牌首个男装系列。就是这些新生血液的加入,让 LVMH 集团的时尚和皮具部门获得了再次获得两位数的增长。

RBC Capital Markets 的分析师 Rogerio Fujimori 就曾表示,尽管男装只是 LV 业绩组成中的一小部分,但并不可小觑,对于品牌门店流量以及手袋、鞋履等高利润的核心配饰产品销量有很大刺激作用。

与其说这是女性的胜利,不如说是品牌出现了新的增长点,带动全局。

当然,对 LVMH 大涨最明显的推动因素还是涨价。在去年的富豪榜中,伯纳德·阿诺特首次排名进入前五。或许是为了庆祝一下,全球专柜涨价就这么来了,全球 1200 种产品都加入了涨价行列,涨了 10%。

品牌涨价推新产品线,消费者乐意买单。我要是坐在世界首富位置上的伯纳德·阿诺特,我一定笑得愉快,都是双赢嘛。

伯纳德·阿诺特是怎么富起来的?

和白手起家的贝索斯、马斯克、扎克伯格不同,伯纳德·阿诺特更像盖茨,祖上阔过,家族的人脉和资源让他们走得更顺畅。

我们知道盖茨曾经一周在宾馆里疯狂写代码,扎克伯格大学期间做出了远近闻名的社交应用,可以说是用双手敲出了自己光明的未来。而伯纳德·阿诺特就不一样了,他靠的或许是自己的眼光和反应。

他 22 岁回到家族企业时,就说服父亲用四千万法郎的价格卖掉了公司的建筑业务,转而从事房地产经营业务。32 岁的时候,他还去了美国,想搞出一番大事业。他在弗罗里达搞家族本身擅长的建筑业,但这段经历,在他的一生中,远远称不上成功。

所以他回到了法国,瞄准了连美国人都知道的品牌 Dior。

当时迪奥的母公司 Boussac 已经破产,法国政府正在寻求社会买家。阿诺特破釜成舟,抵押了价值 1500 万美元的家族资产,在合伙人的帮助下,他将人生的第一个奢侈品牌收入囊中。

Dior 是开始,但 1987 年的黑色星期一,才给了阿诺特拥有 LVMH 的机会。

他和 LVMH 的家族继承人 Henri Racamier 进行合作,帮助他赢得了「胜利」。在 LVMH 中,多个百年品牌,数个家族股东,意见不同的争夺者……一个集团的乱局都在这对合作伙伴的合作中消弭无形。他们赢了,但最残酷的宫斗戏份才刚刚开始。在和「最亲密的合作伙伴」长达数年的庭审和口水仗后,胜利者是阿诺特。

利用了 LVMH 的股票颓势,阿诺特的投资公司和私人投资一起上,最终掌握的股权多过了本身的家族继承人。从一个协助者,阿诺特成为了一个主导者,并驾驶着这艘巨轮开始将世界上华贵而美丽的品牌收入囊中。

Kenzo、Céline、Marc Jacobs、Loewe,Givenchy、娇兰、Chaumet、RIMOWA……除了珠宝华服,还有丝芙兰和 DFS 这样的零售店也被纳入了版图。

当然也不是没啃到过硬骨头,LVMH 的强势让 Hermès 家族齐心协力打起了股权保卫战,Gucci 在遇到收购后激进发新股,即使闹上了法庭,最终还是被逃离了 LVMH,被开云集团收入囊中。

▲ 阿诺特的新目标 Tiffany

在阿诺特主导下的 LVMH,其收购过程既充满「趁你病,要你命」的狠绝,也有在遭遇 Hermès、Gucci 这样的顽强抵抗后迅速退场。时任 Hermès 行政总裁的 Patrick Thomas 甚至在公开声明中喊话 LVMH:「如果你想勾引一个漂亮的女人,你不应该从背后强奸她开始。」

阿诺特眼光好,反应快,最擅长的就是在别家股票大跌之时入主。他的收购剧情之精彩,甚至可能在中国风靡的宫斗剧集之上。

美国联网,欧洲扎底

伯纳德·阿诺特的发家路可以说是传统的发家路。不只是他所在的是行业传统,用的方法传统,连它收购的公司也都是颇有底蕴的公司,随便拿出一个可能就有百年品牌史。这都是欧洲多年的文化审美和工艺技术滋养出来的品牌。

从箱包手表到服装饰品,他们是你日常生活中的都会用到的商品。这些手工匠人的传承,从一家买手店开始延伸,最终成为传承百年的知名品牌。他们的渗透速度或许不像互联网那样快,但润物细无声的品牌宣传却让他们成为了用户最想拥有、最离不开的产品。

▲ 明星代言也是 LVMH 常用的营销手段

事实上,欧洲各国市值最高的公司走的都是这个路子。在欧洲市值最高的雀巢承包了你的奶粉、麦片、糖果、饮品等等,与吃有关的一切,就和雀巢相关。

英国市值最高的企业则是汇丰银行,而欧洲也确实是现代银行的起源地。

荷兰市值最高的则是荷兰皇家壳牌,再往后是联合利华,一个是「海上马车夫」的遗产,一个则是你生活中的日用品。

这些品牌大多是欧洲历史的余晖,历史悠久,来自传统行业。这是欧洲发展多年的手工艺制作和工业制作实力的证明。但另一方面,这也是欧洲新型企业孱弱的证明,就像德国某汽车集团的部门主管雅克布·维海尔恩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也表示「欧洲在世界科技竞赛中确实落后了」。

1 月 20 日,伯纳德·阿诺特依然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等新的交易日截止,谁知道他会不会变成世界第二还是第三呢?毕竟财富比他少的那些人,是贝索斯和盖茨,如果贝索斯不离婚,盖茨没为慈善花掉几百亿,那这个位置,离他还有一段距离。

在接受福布斯采访的时候,阿诺特自己也表示:「如果将我们和微软进行比较,我们的规模还很小。这仅仅只是个开端。」

相对上万亿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市值千亿的 LVMH 确实「还小」,拥有七十多个奢侈品牌的 LVMH 确实还仅仅是个「开端」。

但美国的互联网虽然搞得轰轰烈烈,排行榜上的富豪还不是得穿 LVMH 集团旗下品牌的服装,日用品和食品也有很大可能是个欧洲品牌。

虽然在 2010s 年代,互联网和柴米油盐一样都成了生活必需品,人人都得用,人人都离不开。但在迅猛发展的互联网外,和衣食住行相关的老牌巨头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不管是利用品牌优势拥抱互联网,还是抱团协同作战,他们也有自己的造富之路。

就算接下来可能很快会从世界首富的位置上跌下来也没关系。毕竟科技巨头要是在欧洲被罚重税,股票市值也会有波动,到时候阿诺特说不定又是第一了。

但对我们而言,一切也就是和贝索斯差多一名还是少一名的区别而已。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