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对电子产品和 WiFi 过敏的人,整个人生被「隔离」

人物

02-06 18:01

在疫情的影响下,不少互联网从业者已经开启了在家办公室模式,而延迟开学的莘莘学子也已经通过网络直播上课了,有人说这是一场大型「家里蹲」社会实验

比起 17 年前的非典,移动互联网服务的发展让重大疫情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大大降低。除了可以远程上班上学,生鲜蔬菜和各种生活必需品也能在手机下单当天送到。

可是世界上有一群人,几乎与互联网服务和智能手机无缘,不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基础设施落后偏远地区,而是他们患上了一种对电磁场过敏的病,一旦靠近电子产品或者处于 WiFi 的环境,就会出现严重的生理不适。

那些对电子产品和 WiFi 过敏的人,只能把自己「隔离」起来

这种症状被称为 「电磁辐射超敏反应」(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EHS),看过美剧《风骚律师》的朋友对这个症状一定有印象。

男主角的哥哥 Chuck 某天突然患上了这种病,只要一靠近电子设备,就会感到皮肤被灼烧,同时骨头里冷得刺骨,还伴随着肌肉酸痛、心悸、视线模糊、耳鸣、眩晕、恶心、呼吸急促等症状。

Chuck 也无法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只能放弃一手创立的律师事务所,将自己隔离在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房子里,惶惶不可终日。

这并非只是虚构的情节,Chuck 的表现正是 EHS 患者常见的症状,甚至有人因为无法忍受 WiFi 带来的折磨而自杀。

外媒报道,在 2015 年曾有一名 15 岁的英国少女 Jenny Fry 因为对 WiFi 过敏而自杀,在自杀前的两年里,Jenny 一直头痛和失眠,到医院多次就诊都无法改善,最后父母认为 Jenny 是患上了「电磁辐射超敏反应」。

Jenny 的母亲 Debra 拆除了家里的 WiFi 装置, Jenny 的症状果然出现好转。然而 Jenny 在学校依然无法集中精神, Debra 请求 Jenny 所在的中学也关闭 WiFi 信号,但学校认为 WiFi 和 Jenny 的不适没有关系,拒绝了这一请求。

▲Jenny Fry .

到了 2015 年 6 月 11 日,Jenny 被发现在家附近的树林上吊自杀,当天早上她还给同学发短信称不来上学了,虽然没有任何医学上的证据,但 Jenny 坚信是 WiFi 杀死了他们的女儿。

像 Jenny 这样自杀的 EHS 患者并不多,但如果被这种症状缠上,生活的确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英国《每日邮报》曾报道过一位声称患上 EHS 的 50 岁妇女 Jackie Lindsey,她在几年前发现自己无法再使用任何电子产品,接触电磁信号甚至会让她产生过敏性休克。

▲ Jackie Lindsey 用来测量电磁信号的设备. 图片来自:DailyMail.

Jackie Lindsey 不得不处理掉家里所有电器,用蜡烛来取代灯泡,用煤气炉来烧菜,为了躲避邻居家的电磁辐射,她索性搬到了人烟稀少的乡下,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 Jackie Lindsey「全副武装」出门. 图片来自:DailyMail.

即便如此, Jackie Lindsey 出门时也会穿上可以反射电磁信号的保护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还随身携带电磁场测试仪,以检查周围的环境是否会让她感到不适。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 WHO 的数据,每一百万人里才有几个 EHS 患者。然而很多国家调查的 EHS 患病率却远远超过这一数字,英国 2007 年一项调查显示,英国 4% 的人口受到「电磁超敏反应」困扰,德国的这一数字更达到 10%。

▲. 图片来自:wired

很多电磁辐射过敏者都会像 Jackie Lindsey 一样,想找到一个与电磁信号隔绝的地方居住,然而在这个时代要找到一个完全不用手机和网络的地方并不容易。

因此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小镇 Green Bank,就成为了很多 EHS 患者的世外桃源,因为这里是美国的国家无线电安静区。

▲. 图片来自:washingtonian

Green Bank 附近的阿勒格尼山脉上,坐落着美国国家射电天文台(National Radio Astronomy Observatory),任何细微的电磁信号都会对射电望远镜造成干扰,方圆 16 公里内都禁止使用手机和 WiFi ,连微波炉、电热毯和自动门这样的设备也不能用。

Diane Schou 是第一个搬到这个小镇的电磁辐射过敏者,Diane 原本和丈夫生活在爱荷华州,但一天家里附近新建的信号塔让她身体持续疼痛,「如果把疼痛分为 10 级,我已经到了 8 级。」在确认自己患上 EHS 后,她在 2007 年搬到了 Green Bank。

▲ Diane Schou

不过 Diane Schou 并没有完全抛弃电子产品,不过在使用时要进行更多限制。比如要将扫地机器人定时到她不在家的时候启动,车窗要贴上防电磁膜,不能使用 GPS 导航。Diane 用的是苹果电脑,但只能使用有线网络,并且要严格限制使用时间,因为屏幕也会释放一些辐射。

▲ 一些电磁辐射会通过这样的盒子来隔绝电脑的辐射. 图片来自:wired

过去十几年来,已经有超过 40 名多个电磁辐射过敏者搬到了 Green Bank,而这座小镇的居民一共才 100 多人,但这几年这里逐渐不再是与电磁辐射隔绝的绿洲了,一些居民和店铺会通过隐藏 SSID 的方式安装无法被他人搜到的 WiFi。

这给 Diane Schou 的生活带了很多不便,因为她钟爱的一家餐厅也装上了 WiFi,而镇上唯一一家日用商店她也无法再踏足,店内荧光灯安定器发出的电磁辐射会让她眩晕头痛。

▲Green Bank 镇上唯一的公关电话亭. 图片来自:端传媒

逐渐被互联网感染的 Green Bank 也让从威斯康辛州慕名前来的一家人十分失望,Dan Kleiber 一家四口都是电磁辐射过敏者,他们把 Green Bank 视作最后的希望,因为这个病,他的两个儿子到了十几岁还没上学,几乎足不出户。

我们也不愿意让他们这样长大,但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长大。

这些电磁辐射过敏者,都身处一个无形的牢笼,或自我囚禁,或自我放逐。

「电磁超敏反应」到底是不是一种病?

虽然关于电磁辐射过敏者的报道不时见诸媒体,但「电磁超敏反应」究竟是否算是一种疾病一直存在争议。WHO 就不认可 EHS 是一种疾病,在 2005 年的一份报告中,WHO 指出 EHS 是一系列非特异性症状,缺乏明显的毒理学或生理学基础或独立的验证。

编者注:非特异性症状(Non-specific symptoms)是指病患提出的症状不一定和特定疾病或是某身体组织有关。

在一项针对 1175 名 EHS 患者的双盲实验显示,绝大多数电磁辐射过敏者在不被提前告知的情况下,都无法判断自己到是否处于电磁辐射的环境中,类似的双盲实验至少有 40 多个,结果都基本一致。

▲ 图片来自:Gizmodo

因此学界有不少的声音认为所谓的「电磁超敏反应」实际上是一种心理疾病,伦敦国王学院的心理医学博士 James Rubin 认为,这些患者的症状是真实存在的,但很可能不是由电磁辐射引起的,而是一种 「反安慰剂效应」(nocebo)

「反安慰剂效应」的意思与安慰剂效应恰好相反,指一些病人没有病或者已经接受有效治疗,但因为对疾病和疗效的负面预期反而加重了病情。也就是说,那些所谓的电磁辐射过敏者,可能是认定电磁辐射会对自己造成负面影响,身体才出现了一系列不适症状。

▲图片来自:《风骚律师》

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健康与环境研究所所长 David Carpenter 也指出,EHS 实际与慢性疲劳综合症、纤维肌痛和海湾战争综合症等症状为同一类,都属于心身疾病,是与心理因素密切相关的躯体疾病。

上文中提到的因为 WiFi 过敏而自杀的英国少女,尽管媒体都把焦点放在「WiFi 过敏」上,但警方在查看她的日记和询问她身边的朋友后发现, Jenny 很可能是患上了抑郁症,但其父母从没有带她看过心理医生。

尽管对「电磁超敏反应」的定性存在争议,但一些国家的确承认这是一种疾病。2002 年瑞典成为首个将 EHS 认定为功能性障碍的国家,2009 年欧洲议会也投票通过将 EHS 患者认定为残疾人,每个月能获得一定的残障补助金。

▲电磁辐射过敏者用锡纸把窗户封起来,防止来自邻居的电磁辐射. 图片来自:wired

在奥地利,关于如何确诊和治疗「电磁超敏反应」引起的疾病,还有一套完整的指南。一些国家也开始为 EHS 患者建立像 Green Bank 这样的无线电隔离区,法国就在一个自然保护区设立了一个「EHS 避难区」,南非的一位 EHS 患者则在当地建立了一个专门为电磁辐射过敏者服务的社区。

也许「电磁超敏反应」真的只是心理作用,EHS 患者也是一个少数群体,可对于大多数活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来说,何尝又不是患上了另一种意义的数字过敏症,只要离开智能手机和网络一段时间,很容易就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和焦虑不安。

WiFi 过敏和数字成瘾,是互联网技术给我们生理和心理上带来的两个极端影响。

题图来自:Change.org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