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线上首映的国产电影基本都是烂片?

文娱

02-14 11:24

前几天奥斯卡颁奖典礼刚刚落下帷幕,今年是公认的奥斯卡大年,高分影片云集。如果不是因为疫情,中国的观众已经能在大银幕上看到这些电影了。

受疫情的影响,继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之后,原定在情人节上映的 12 部影片也全军覆没。当中包括《婚姻故事》、《小妇人》、《乔乔的异想世界》等多部入围今年奥斯卡的电影。

据悉爱奇艺已经买下了包括《寄生虫》在内等多部奥斯卡获奖影片的内地流媒体版权,人们纷纷猜测这些影片会不会像《囧妈》一样,绕过电影院直接在线上首映。

其实在《囧妈》之后,甄子丹主演的《肥龙过江》就成为又一部已经定档院线,却临时改为网络发行的电影。

从《囧妈》到《肥龙过江》,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烂片。这并不是偶然。

《囧妈》线上免费播背后,是一场利益的博弈

虽然字节跳动豪掷 6.3 亿免费请全国人民免费看《囧妈》获得了一片好评,《囧妈》上线 3 天播放量超过 6 亿,总观看人次 1.8 亿,但观众没因此给影片加分多少,豆瓣 5.9 的评分已经说明了一切。

无独有偶,原计划在情人节上映的《肥龙过江》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上线后,这部由甄子丹主演 、王晶编剧的影片,豆瓣评分只有 4.7 分。与《囧妈》不同的是,《肥龙过江》采用付费观看的方式,并且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两个平台上线。

《囧妈》在线上发行后,关于流媒体是否会取代电影院的讨论又多了起来。但从最近在线上发行影片看来,网络发行最终可能只是沦为烂片的接盘侠,要想观看口碑不错、制作精良的的新电影,还是离不开电影院。

电影毕竟不是慈善事业,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商业行为。无论是在院线或是网络上发行,能赚钱才是硬道理。

《囧妈》和《肥龙过江》选择在网上发行,除了因为疫情的影响,其实也是对电影质量有自知之明,知道在没有春节档和情人节档的加持后,不太可能取得预期的票房,于是选择通过网络发行的模式收回成本。

以《囧妈》为例,原本签订了 24 亿保底发行协议,而 6.3 亿的版权收入虽然能收回成本,但是远低于原来的收益预期,难道有钱不赚吗?

出品方不是傻子也不是慈善家,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钱根本赚不了。

可供对比的是去年春节档的《新喜剧之王》,豆瓣 5.7 的评分与《囧妈》相当。由于口碑滑坡,这部周星驰导演的电影最终票房仅有 6.2 亿,而且上映一个月就在视频网站上线,成为去年窗口期最短的春节档电影。

从现在的口碑来看,如果正常上映,《囧妈》的票房表现可能也大抵如此。更别说在春节多部影片的竞争中取得 24 亿票房。哪怕是以出品方获得的 6.3 亿计算,按照票房的分账比例,也需要 16.5 亿元的票房才能回本。

在线上首发的总是烂片,这不是偶然

为什么在率先在线上发行的总是烂片?这并不是偶然,而是整个电影产业的制作和发行模式决定的。

一部电影从立项到上映,至少要经过筹备、拍摄、后期、审核、宣发、上映等阶段,其中演员片酬和后期制作往往特别花钱,据悉国内一线男演员的片酬基本在 2000 万以上,而一线女演员的价格也在 1200 万到 2500 万不等。

对于很多特效大片来说,后期制作的投入可能是无底洞。去年春节档的票房冠军《流浪地球》,整部电影的成本 4.2 亿,其中花在后期特效的成本也高达 3.5 亿。

而且这还是采用了「成本适中」的拍摄方式,最初片方曾考虑聘请好莱坞的特效团队,按照好莱坞的报价,一个 7-15 秒的高难度镜头,报价就高达 12 万-28 万美元之间,那么整部电影的成本将飙升至 3 亿美元,最终只能放弃。

▲ 流浪地球中使用的机械外骨骼,一件就要 45 万.

而在电影上映后,票房的收益还要由投资方、制片方、发行方、院线和电影院几方共同分成,最终制片方和发行方能拿到手的票房收入一般在 40%-42%,因此票房收入要达到制作成本近 3 倍出品方才能回本。

正如电影人张小北所说,电影的制作成本基本都是根据市场收益预期反推回来的,想要在拥有超过 6 万块银幕的中国电影市场上取得尽可能大的收益,制作成本也势必水涨船高,因此近年在电影院上映中的中小成本电影也越来越少。

比如原定春节档上映的《唐人街探案 3》,制作成本就高达 13 亿,如果只在视频网站发行几乎不可能收回成本,国内也没有哪家流媒体公司愿意投入这么大笔钱来购买一部电影的版权,而《囧妈》的案例具有太多偶然性,不太可能规模复制。

国内视频网站收入的天花板,决定了只在网上发行的电影的成本不能太高,否则难以回本。以爱奇艺为例,虽然全年会员收入有望达到近 21 亿美元,但也不足以让一部几亿成本的院线电影回本,毕竟这些会员收入里还包括受众更广的电视剧和综艺。

▲图片来自:蓝鲸财经

这几年专门在网络发行的电影其实也不少,也就是所谓的网络大电影(以下简称网大)。据统计今年春节就有超过 26 部网大在爱优腾上线,但没有一部能像过去院线的春节档电影院一样引起热议。

原因也很简单,网大的制作成本较低,虽然不一定是粗制滥造,但大多也只能达到「电视电影」的水平,往往是通过消费经典影视 IP 来兜售情怀。

根据爱奇艺发布的《2019 网络电影行业报告》,2019 年上线的网络电影总数为 736 部,其中超过一半的网大制作成本不到 300 万,成本超过 1000 万的「大制作」只有 18 部,成本的限制也让网大常常被贴上「山寨」、「烂片」、「特效差」等标签。

据统计去年分账票房每年破千万的网大超过 35 部,最高票房能突破 3000 万,更多的网大票房收入只有百万级别。但这无法和院线电影相提并论,要知道 2019 年中国电影票房过亿影片就多达 90 部,破 10 亿的也有 15 部。

并不是说砸钱就一定能拍出好电影,但是拥有更高的制作成本,请来一线的演员、导演和制作团队,拍出烂片的几率怎么也比网大要低不少。如果在流媒体和电影院都没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之前,流媒体就完全取代电影院,带来的后果可能就是烂片更多了。

想做中国的 Netflix ,没那么容易

字节跳动买下《囧妈》版权后,不少媒体分析字节跳动可能要打造中国 Netflix。这个说法并不新鲜,事实上爱优腾等国内主流视频网站都希望对标 Netflix,也一直顶着亏损的压力,通过疯狂烧钱来争夺版权,但这距离 Netflix 还有很长的距离。

Netflix 模式的一个成功之处在于,通过自制内容动摇了传统的好莱坞电影的制作和发行体系,不再局限为一个播放平台。去年 Netflix 还被美国电影协会(MPAA)接纳,成为继好莱坞「六大」制片厂之外的第七位成员。

去年 Netflix 在内容制作上的投入已经超过百亿美元,并且还在不断增加。通过不惜血本的内容投入,Netflix 四季度全球付费用户数达到 1.67 亿,2019 年收入首次超过 200 亿美元,市值还一度超越迪士尼。

这也让 Netflix 拥有了可以和院线抗衡的的发行体系,越来越多好莱坞制片厂考虑将中小成本的电影直接卖给 Netflix,不在电影院上映。

今年奥斯卡 Netflix 以 24 项提名领跑所有制片方,其中《爱尔兰人》的发行权,就是 Netflix 以 1.05 亿美元从派拉蒙影业手里买来的,随后又追加了 1.25 亿美元的预算,还给了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在传统制片厂无法获得的创作自由。

虽然后来这部电影遭到电影院抵制未能大规模上映,在奥斯卡颁奖礼上也颗粒无收,但作为全球最大流媒体平台之一,Netflix 也不用担心《爱尔兰人》的票房收入。

事实上全球能像 Netflix 能在内容制作上投入这么多的传统制片方也并没有多少,更不说其他流媒体了。

在国内,以爱优腾为首的视频网站也推出过一些自制的影视内容,不过主要以中小成本的影视剧为主。去年爱奇艺宣布推出「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投资的也是 2000 万-5000 万体量的电影,没有纯网发行,还是将首发平台放在了院线,避免和电影院直接竞争。

《囧妈》在网络首映后,就遭到了国内主流院线的联名抵制, Netflix 在国外的遭遇也类似,这也是流媒体和电影院竞争的缩影。不过两者未必就一定水火不容,韩国就是一个值得参考的特例。

在网上下载过电影资源的读者可能都知道,北美电影盗版最先流出的往往是韩版资源。因为按照韩国文化版权的管理规定,电影上映三周后即可在上线网络平台,因此一般电影上映一个月就能在流媒体网站上付费点播,盗版也随之而来。

▲  图片来自:钛媒体

有意思的是,即便是这么短的窗口期,加上盗版的传播。也没有影响这些电影在韩国的票房表现,韩国还是全球人均观影频率最高的国家。2018 年韩国电影市场观影总人次达到 2.16 亿,而韩国总人口才 5100 万,这意味着平均每个人每年至少都会到电影院看 4 次电影。

其实在中国,除了少部分爆款,能在电影院上映超过一个月的电影也并不多。从去年开始中国电影院还面临过度扩张和观影人数下降的危机,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让电影院雪上加霜。

而爱优腾等视频网站也还没摆脱不断烧钱持续亏损的窘境,同时还面临广告收入快速下滑、会员增速下滑、收入潜力进入瓶颈期等问题。

因此电影院和流媒体与其相互对立、剑拔弩张,还不如相互合作、抱团取暖,这对于电影行业,还有观众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题图来自:《囧妈》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