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可能短期内找不到工作了…..

公司

02-20 10:3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沈丹阳,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年前裸辞的大神们,现在恐慌了吧。疫情当前,车贷房贷,彩礼嫁妆恐怕不会打折,我们聊聊吧。」

「年前年后接触 XX 项目的候选人们注意了,企业后续流程还未恢复,需要再等待几天,感谢理解。」

「蹲守春招的 20 届毕业生们,多数企业大规模缩招,有些甚至取消招聘了。快来参加线上直播课,看看如何在疫情下找到满意的工作。」

「现有一大厂高级管理岗急聘,百万年薪加期权,有跳槽意愿的大佬请私戳。」

复工第一周,各大企业 HR 与猎头们所发的消息,慢慢拼凑出了一个疫情影响下的春季招聘市场:

各大企业延迟复工时间、暂缓大规模招聘、整体流程被拉长、缩减或取消部分岗位……本该在年后热闹起来的招聘市场,似乎也随着疫情被按下了「慢放键」。

一眨眼就到了 2 月下旬,但线下实地复工的企业为数不多。在如此大环境下,「金三银四」的春招季,还会如期而至吗?

疫情下的求职「众生相」

形势不容乐观。

复工十日后,BOSS 直聘发布了《2020 年春节后 10 天人才趋势观察》,数据显示在 2 月 3 日至 2 月 12 日期间,就业市场新增的招聘需求比 2019 年同期减半,平台上活跃的求职人数也同比下降了 30%。

这十天中,处于「生死边缘」的小微企业(100 人以下)对于新增人才的需求骤减 61%,却依旧占据整个招聘市场需求的 44%,千人以上的企业虽然对人才的整体需求由 2019 年的 18.9%,上升到了 2020 年的 26.4%,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多数新增岗位并未开放,放出的岗位对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34.4%。

看似在疫情中受到冲击最小的互联网行业,也在春招中采取了保守打法。

「职位明显变少了。倒不是说各大招聘平台上的职位都删除了,只是 HR 在线时长、职位更新速度、还有消息的回复率都很低。」一位正在找工作的互联网人士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很多新增的岗位更像是远程办公期间,企业布置给 HR 的「硬性任务」。

▲ 图源:拉勾

近期,由互联网招聘平台拉勾发起的一个线上调研显示,近 2000 受访者中,60% 的人处于离职状态,90% 的人表示求职遇到了阻碍。对于有换工作计划的受访者来说,「害怕找不到工作」、「发现职位明显变少」、「跳槽的公司可能受疫情影响而裁员」,是他们共同的担忧。

与挣扎在求职一线的人相比,陆双双是个幸运儿。

在年前疫情还未大规模爆发时,她便拿到了一家互联网大厂的 offer,并口头与直属上级提了离职。她原本打算春节后的第一个复工日办理离职手续,可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打乱了她的计划。好在 2 月 3 日开始,公司全员开启了线上办公,陆双双也体会了一把「云离职」。

「线上的离职手续很好办,只要跟着钉钉走审批流程就行,各个部门的负责人会快速地在线确认,最后会有 IT 同事帮我注销账号。」陆双双说,年前她已将公司发的笔记本电脑等硬件留在了工位上,也带走了自己的私人物品。

「唯一要等线下复工后才能解决的便是诚信问题了。这些硬件设施我承诺已归还,但是还需要公司实地复工后检验一下。」老东家知道她急着入职新公司,让行政快速地将离职证明邮寄给了她。

比顺利离职更让陆双双欣慰的,是正常入职。

因为疫情,她曾与另一个 offer 失之交臂。

除了新入职的这家公司,她年前还在面试另一家互联网巨头。1 月 23 日那天,陆双双已过关斩将到了终面,也就是行业内被称为「heart talk」的谈心环节,一般由行政主导,难度并不大。

「因为受疫情的影响,他们暂时就不开放这个环节了。本来谈心环节后,走流程至少会给我一个口头 offer,但是 heart talk 被锁了,机会也没有了。」行政向陆双双解释说,包括总监在内的所有面试官都很认可她的业务能力,但公司决定短期内不再发放 offer。

特殊时期的企业行事风格,也从侧面给了求职者更为客观、清晰的判断依据。

陆双双很快通过「云入职」,开启了新的职业生涯。

「新入职的公司也是互联网大厂,云入职的线上流程很顺畅,劳动合同也是云签约,没有纸质合同比较环保。新人的培训资料都是线上的,无人引导就能入职。」陆双双在入职当天收到了两条短信,根据信息下载了新公司内部的一个在线工作交流软件,登陆后随着系统的提示很快地走完了整个流程。

同是疫情时期的求职者,陆双双的朋友们则没这么好运。

「我身边两个朋友本来也拿到了 offer,但由于疫情的原因,公司觉得人力成本太高就毁约了。还有一个家在武汉的朋友,年前拿到了武汉一家公司的 offer,打算回乡发展,也被公司毁约了,他现在打算重新在上海找工作。」

陆双双说,朋友们经此一遭心态上很受打击,都变得很焦虑。

应届校招生们还好吗?

同样深受疫情影响的,还有今年即将毕业、等待参加 2020 年春季校园招聘的应届生们。

2 月 12 日,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 年将有 874 万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与 2019 年同比增加 40 万人,从目前的经济压力与疫情叠加的影响来看,上半年应届生的就业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随着小微企业新增岗位的大幅度缩减,招聘市场中应届生新增岗位数量,也同比去年减少 49%,从 BOSS 直聘发布的数据来看,广告传媒、汽车、交通物流等行业对应届生的需求降幅超过 65%,一直广受关注的互联网、金融、电子通信等行业的新增岗位降幅也达到了 38.7%。

从具体应届生岗位的需求变化来看,除了客服专员/助理、地产中介、市场营销等疫情下的「刚需岗位」呈正向增长外,内容编辑、文案策划、设计师助理等职位的需求较往年减少了六成以上,对专业要求较高的互联网算法工程师、数据挖掘等岗位需求平均降幅更是超过了八成。

阿粤是北京一所高校传媒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如果没有疫情,此刻她应该在一家国企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实习考核」,一旦通过便能正式入职。现在,她所在的大学要求学生短期内不得返校,企业也告知实习生们,入职时间将无限期延后。

「具体推迟到什么时候,企业现在也没办法给答复,可能也在观望吧。」阿粤一边等待企业的通知,一边继续向其他公司投递简历。

作为新闻专业的学生,阿粤投递的岗位以两类为主,一类是互联网公司的公关、商务、品牌宣传岗;另一类则是偏向市场调查或研究类岗位。

即便手中握着一家国企的实习考核 offer,阿粤在春招中仍感到阻力重重。

「在校招中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春招相对于秋招来说更像是补录,秋招没招满,通过春招补全,所以一般来说春招的时间非常短,一个月左右就结束了。」阿粤发现以往「速战决绝」的互联网大厂,在 2020 年春季校招中,反而放慢了脚步。

以京东、腾讯、字节跳动为代表的一众互联网公司,仅线上开放的简历投递时间便延长到了三月份,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他们招的人更少了。」阿粤说,与时间线拉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愈加变少的校招岗位及招聘数量。

互联网公司历来就有线上面试的传统,但更多地应用在国内跨城市和海外招聘等场景中。校园招聘全流程线上化,疫情以来是头一次,这对各大互联网公司的人力组织管理、线上策划、以及远程大规模面试所需的技术支持,都提出了挑战。

「校招区别于社招很重要的一个点,是很多企业会走进学校里面举办招聘会,现场面试,现场给 offer,就算没有现场给 offer 的,后续沟通的机会也很多。但现在疫情影响下,这样的招聘会基本都取消了,全国大学生统一通过网络投递简历。对我们传媒院校的学生来说,其实失去了一部分线下招聘的优势。阿粤有些惋惜地说道。

疫情之下,本就处于寒冬的影视行业更是雪上加霜,电影行业持续大范围撤档,综艺剧集纷纷停拍。阿粤在影视公司有过几份实习经历,在她看来,行业在正常运转之时,有很多影视公司来传媒学校开宣讲会,其实是打着招聘的幌子给自身做宣传,大多数影视企业并没有招应届生的需求。

而现在,即便企业大规模线下复工,学生集体返校,这些企业也不会走进学校。

「他们可能连面子上的宣传也不做了,在网络上,以往那些影视公司摆样子的招聘信息,现在都看不到了。」

居家隔离状态下,阿粤表示同学们求职的心态平和了许多。相比大家都在学校里频繁地投简历、出去参加面试笔试、不断地交换各类信息所造成的对比压力,疫情期间各自在家中通过网络求职,信息同步上反而慢了很多,焦虑感也大大减少。

招聘市场的马太效应

虽然复工后的社招与校招需求都有所减少,但相关数据统计自 2 月 3 日以来,市场平均社招薪资高达 9212 元,与 2019 年同比增长 19.8%,薪资中位数 6866 元,比往年同期增长 10.2%;给应届生的平均薪资也同比增加 12.8%,达到了 6202 元。

这一现象背后,是特殊时期下,企业招聘结构的变化。

「对很多公司来说,业务的突破反而集中在疫情这几个月,大多数员工都在远程办公,而能从根本上帮助公司提升利益的,是一些比较核心的中高层职位。」互联网资深人才顾问 Una 说,她近期工作中接触到的一些中小企业,都在紧急招聘高管职位,基层岗位的招聘大多被延后,对公司战略部署有影响的职位是招聘的当务之急。

对于互联网大厂来说,每年的招聘需求在上个年末就已盘点完毕,企业如果没有受到重大的影响,基本不会更改招聘计划。

「虽然互联网旅游平台受疫情冲击很大,但更多的是暂时性的利益受损。对于这些公司,当下会把运营岗的招聘延后,而公关、市场类岗位的招聘需求并没有受到影响。」Una 说对于中高端公关、市场岗的需求,目前大厂更倾向于有政府、医疗资源的候选人。

▲ 图源:猎聘

疫情风口之下,也有部分互联网行业的招聘需求与日俱增。

据猎聘发布的大数据报告显示,互联网医疗、在线教育、远程办公、以及生活服务类互联网产品的人才需求,自 2 月初以来得到了迅猛增长,四个行业的新增岗位数比 2019 年同期,均超过 78%。

短时间内行业的急剧增长,催生了「新物种」,也翻新了「老物件」。

来势汹汹的疫情在短时间内击溃了无数餐饮企业,却也极大地促进了「宅经济」增长,一边是互联网电商、新零售、以及生活服务类平台的崛起,一边是线下餐饮公司大规模裁员。共享员工计划便是在冰与火之中诞生的新物种,配送人力告缺的互联网平台租用现阶段待岗的餐饮企业员工,完美地解决了双方的燃眉之急。

同样在「宅经济」下爆发的,还有内容平台。快看漫画相关负责人告诉刺猬公社,目前疫情对招聘基本没有影响,各业务部门的岗位需求并未缩减,反而因为平台数据的增长拉动了招聘需求。

▲ 图源:拉勾

「老物件」在线教育也在此次疫情中,再次翻红。在教育部要求下,全国各级院校开始了「学生停课不停学」,线下课堂转移到线上直播课,无论是新东方、好未来在内的一线教育平台;还是被教育部钦点为中小学线上课堂的钉钉;亦或是抖音、快手、千聊等直播软件,都迎来了飞速增长。

「我一个做线上教育的朋友,他这个月已经超额完成了 6 万的计划。因为大家都没事儿干,在线学习也是一种杀时间的方式。」陆双双说道,各大招聘平台也放出很多线上讲师岗位。

还有些「本不受宠」的行业,突然「真香」。

「我们通过一些数据分析,能敏锐地感受到互联网医疗行业近期的发展。在前几年,其实这个行业并不吃香,不过疫情时期医疗资源紧张,线上的医疗平台也能给大众提供很多有价值的信息。」Una 解释道,国家越来越多地给予互联网医疗行业政策支持,疫情结束后,这个行业的招聘需求可能会继续增长。

而远程办公产品的爆发,让互联网中高端的技术人员缺口变得更大。

▲ 图源:BOSS 直聘

「我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候选人就提到,现在远程办公产品的技术人员急缺,但是要求也极高。三天之内上线一个远程办公产品,帮助企业操作在线面试是这类招聘岗位的基本技能要求。」Una 说,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互联网招聘市场也出现了「马太效应」。

强者越强,弱者更弱。

HR 和猎头们,请回答

寒檬是深圳一家中型互联网企业的 HR,远程复工以来,她在家忙得不可开交。
 
以往线下办公时,上下班的界限还算清晰,但自从开始了线上办公,寒檬就变成了 24 小时待命的 “员工客服”。加之疫情期间大家对公司各项规定疑问颇多,她每天都要花费很多时间来为员工答疑。
 
“一些小事如果是线下面谈,很快就能解释清楚,线上花费的时间和沟通成本都会更多。” 寒檬说,也许是因为远程办公模式临时启动,企业及人力资源管理需要相应的调整时间。作为连接企业与员工的 HR 便成了这段时间承受压力最多的人。
 
“我们收到的简历投递也较疫情前少了很多。” 寒檬谈及所在公司的招聘近况表示,虽然公司没有刻意减少招聘的岗位,但是求职者都在观望疫情蔓延的趋势,深圳属于湖北省外的疫情重灾区之一,多数企业还未线下实体复工,面试、入职、培训等都是难点。

▲ 图源:拉勾

同样需要日常触达求职者的 Una 却觉得,互联网中高端求职者近期的活跃度很高。仅开工十几天,简历的投递量峰值基本已经达到了春节前的 80%。

「这些对自己职业有长远规划的求职者们,如果年前已经做好换工作的决定,就基本不会改变。」Una 说,反倒是因为在家线上办公,求职者接听猎头的电话更方便,回复率也有所提升。

专注互联网中高端人才服务的猎头张路,在接受脉脉采访时表示,「对于我们做 P7 及以上职位的猎头,(疫情下)难度较之前而言,没增加多少,但是对于很多做 RPO(招聘流程外包),或者低一点的猎头公司来讲,就是噩梦了。互联网行业的波动,会直接导致互联网猎头行业的洗牌」。

▲ 图源:猎聘

随着线上办公大潮的进行,很多互联网公司也启用了远程视频面试。

寒檬所在的公司便是其一,但一些重要的核心岗位还是需要通过线下的终面,才能确定是否发放 offer。

「互联网行业对于线上面试邀约、结果共享、流程追踪都做得都很完善了,唯一的问题是远程面试不太好判断候选人的性格特点。」寒檬解释道,增加面试前的性格测试类问卷可能是辅助线上面试的一种方法。

▲ 图源:拉勾

谈及面试中最欣赏的候选人特征,寒檬表示仪表得体、语言清晰、态度谦和一定是专业技能外的加分项,而一个安静的环境与流畅的网络信号也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最终的面试得分。

视频面试,相较于线下面试而言,更考验候选人的语言表达能力。疫情期间招聘的企业,较以往顾虑更多,如果在面试中候选人没能通过有效的沟通,表达出足够的专业技能与综合素质,面试官很可能会由于心存疑虑而按下「淘汰键」。

对于疫情爆发前已经发出 offer 的公司来说,若求职者回复接受 offer,公司是无权单方面毁约的,一旦解除约定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特殊时期,没有容易的职场人。HR 与猎头承压很多,求职者也面临着逆行的风险。

「如果你的公司没有倒闭,还有经营能力,建议先观望,维持自己的正常生活水平。」寒檬表示,也可以「骑驴找马」,看看新机会,但千万不要裸辞。

自 2 月 17 日起,包括深圳、杭州、广州、宁波等在内的当地企业终于等来了复工「绿色通道」,政府纷纷推出交通和复工补贴,希望以此吸引第一波复工潮。嘉兴市政府更是包机接 154 名四川员工回市复工。

在各地满满的「复工元气」中,经济引擎开始重新加速。

金三银四的招聘季或许会迟到,但疫情结束后,招聘市场必将迎来触底反弹。

(应受访者要求,陆双双、阿粤、Una、寒檬均为化名)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