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自行车爱好者,竟被 Google 出卖定位信息成了「嫌疑人」

公司

03-09 11:3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郭一璞,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在全球互联网界占据统治地位的 Google,这次因为它的「统治地位」卷入了一起冤假错案。

一个普通的骑行爱好者,突然就变成了疑犯,蒙受不白之冤,花了一大笔钱找律师自证清白。

这一切,只是因为 Google 的地理定位服务,表明他多次路过一起偷窃案的现场。

而 Google,将这个信息给了警察。

莫名成为嫌疑人

扎卡里 · 麦考伊(Zachary McCoy),一个 30 岁的男人,家住佛罗里达的盖恩斯维尔 (Gainesville),从事餐饮业,爱好骑行。

他的生活本来平平无奇,直到 2020 年 1 月,他正准备去饭店工作的时候,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

这封邮件莫名其妙,但对他有足够的威慑。邮件的内容是:

他,扎卡里 · 麦考伊,惹上了一起违法犯罪事件,警察已经盯上了他。

发件人是 Google 的法律调查支持团队。

Google 在邮件中告诉麦考伊,警察要求 Google 提供麦考伊的 Google 账户相关信息,因此 Google 发邮件告诉他一声,如果 7 天之内麦考伊不能通过法律手段阻止的话,Google 就会把他的账户信息给警方。

这个 30 岁的男人吓懵了。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 Google 用户,用 Google 的安卓手机,登录 Google 的 Gmail,刷 Google 的油管视频,就跟亿万中国人用腾讯的 QQ 号微信号、用阿里系账号上淘宝用支付宝一样,离不开这些账户,而这些账户里存了海量关于自己的信息。

一想到 Google 账户牵连着自己的一连串生活,麦考伊感到生怕自己会蒙受不白之冤,「我感到十分恐惧,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可能警察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不知道自己会被安上什么罪名。」

自救之路

但是,Google 只给了他 7 天时间。

为了防止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扔进监狱,麦考伊必须得行动起来了。

先从 Google 发来的邮件本身入手。

好在,除了预警账户信息要被透露给警方,这封邮件里还写了他的「涉案」编号。

靠着这个编号,麦考伊在本地警察局的网站找到了一起案件。

原来,在 2019 年的 3 月,有个老太太,家里被偷了。

老太太已经 97 岁了,住的和麦考伊家很近,距离不到一英里(1.6 公里)。被偷的东西是几件珠宝,包括老太太 2000 多美元的订婚戒指。

查明白了是什么案子,麦考伊还得找律师。律师还是很贵的,他只好去找父母要了一些钱来当律师费,雇佣了律师凯勒布 · 凯尼恩 (Caleb Kenyon)。

「罪证」来自 Google

这位律师也不一般,他是佛罗里达大学莱文法学院的博士,处理过医疗欺诈案、谋杀案等各种复杂的案子。

他发现,原来 Google 有个叫「地理信息授权(geofence warrant)」的工具,可以配合警方监控,获取犯罪现场附近所有人的 Google 定位数据,只要用户开了 GPS、蓝牙、wifi,他们的地理位置信息都可以被警方获取,而且可以精确到几个小时、几公里之内,凡是经过附近的人都会被查出来。

▲ 图片来自 MPR News

这个「地理信息授权」已经可以被全美国的警察使用。

根据 Google 的信息,美国各州和美国联邦执法机构对该工具越来越依赖了,2018 年,警察们请求使用这个工具的次数比前一年增加了 15 倍,而 2019 年也增加了 5 倍,不少警察都对这个工具赞不绝口,借助这个工具,他们侦破了许多杀人、枪击、抢劫、绑架、性侵案件,并把罪犯关进了监狱。

而且,「地理信息授权」工具是个秘密工具,被送上被告席的犯罪嫌疑人和辩护律师并不知道该工具的存在。

但能干的凯尼恩律师发现了这一点,他和麦考伊合作后,发现了蒙受冤屈的原因。

谬误的由来

原来,麦考伊被列入「犯罪嫌疑人」的过程是这样的:

老太太发现东西丢了,报案之后,当地警察为了寻找线索,就找县法院批准了对 Google 的搜查令。

拿到搜查令,警察找 Google 要老太太家附近活跃的设备记录。就好像你手机一直会开着微信一样,美国人民的安卓手机会一直开着 Google 服务,所以,只要照 Google 要数据,就知道有谁活跃在老太太家附近。

而在麦考伊手机的地理位置记录里,案发当天,他在一个小时内 3 次经过老太太的家。

麦考伊喜欢骑行,所以在手机上装了一个叫 RunKeeper 的软件,就像微信运动一样,这个软件可以获取地理位置信息,记录他骑行运动的情况。

然而这个软件也会把他的运动信息传给 Google,因此虽然麦考伊只是在自己家附近走动,但恰好和老太太家的坐标紧密结合在了一起,警察就不得不怀疑他了。

警察初步看了一些设备的记录后,觉得麦考伊的手机特别可疑,在老太太家附近活动特别频繁。

当然,Google 的数据里只有手机的活动记录,没有主人的名字,因此锁定了嫌疑对象后,警察就去找 Google 要这个手机主人的信息。

这才有了开头的那封邮件。

证明清白

最终,搞清了这一切之后,凯尼恩律师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他们找错了人。

之后,这位律师又找到了当初批准警察搜查令的县法院,要求宣布搜查令无效,阻止了 Google 向警察公布麦考伊的账户信息。

凯尼恩律师还给警察看了麦考伊 RunKeeper 的数据,以证明麦考伊是清白的。

最终,这份搜查令被撤回,麦考伊清白了,不再被警察当做犯罪嫌疑人。

技术的暴政

尽管自证清白,麦考伊不会被警察抓起来,凯尼恩律师也结了案,但他们还觉得,这件事儿有哪里不对劲。

凯尼恩律师认为,这个搜查令是违宪的,因为有了这个搜查令,警察为了找一个嫌疑人,就可以搜查无数人的手机数据。

但常规操作应该是警察锁定一个嫌疑人之后再申请搜查令,查这一个嫌疑人。

而 Google 的「地理信息授权」功能,将无数无辜的人视为可疑,在凯尼恩律师眼里,几乎是「电影里法西斯政府的行为」。

凯尼恩律师说,在麦考伊事件背后,还有更大的争端。

正如 2018 年发生在亚利桑那的一起案件,一名男子被当成了杀人凶手,蒙冤入狱,而判他谋杀罪的关键证据,就是 Google 的「地理信息授权」。

而对麦考伊来说,要不是爸妈给了几千美元帮他雇佣律师,他估计自己也要经历和这个亚利桑那人一样的命运了。

他总觉得,自己花了几千块,证明自己没有偷东西,这笔钱花的不合理。

也有人评论认为,这是美国司法系统的 bug,当一个人被误认为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必须自掏腰包请律师证明自己清白,但弄错的警察却不用自己个人掏钱请律师起诉,这是不对等的。

而且忙活了差不多一年,偷老太太珠宝的贼也还没有抓到。

技术,有时候能起到关键作用,但有时候也在创造「假阳性」,给一个又一个的「麦考伊」制造麻烦。

此外,技术应用和信息,什么可以分享给执法部门,什么不能配合,也始终备受争议。

比如 Google 的「地理信息授权」,是否分享给执法部门应该由谁说了算?而更早之前,苹果还有过抗住压力不替 FBI 解锁嫌疑人 iPhone 的知名案例……

或许在 Google 这次案例中,早在用户条例中就有过「隐私换便利」的让渡。

但谁又能想到,「隐私让渡」,就这样遭来一场无妄之灾呢?

题图来自:NBC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追踪人工智能产品和技术新趋势,我们只专注报道 AI。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