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公司

03-17 16:50

古今七律第一的竞争中,公认的两位种子选手分别是杜甫的《登高》和崔颢的《黄鹤楼》,这里不论谁能最后争冠,但字字凝炼的这两篇七律作品,都有鲜明的「色彩」来烘托主题。渚清沙白与霜鬂,衬出苍凉;而黄鹤一去与白云千载,则显辽阔。

抽象到文字层面的色彩铺陈,是诗意在纵横。

具体到手机机身的色彩选取,是设计在流淌。

如同诗人在诗句里借颜色来抒发胸臆,设计师也要在智能手机上用颜色表达意象。

这就是新配色往往能够让一款发布过的手机再次新生的秘密,新颜色,就是新鲜感。

时尚设计师碰撞工业设计

自智能手机告别黑白世界,绽放出万紫千红之后,它就离时尚更近了,例如每年潘通的流行色总是指引着当年时装设计和智能手机设计的风向。

众多华裔设计师在时尚圈备受瞩目,而 Alexander Wang 更是可以在时尚史上留名的那一位,即便他如此年轻。

他是 CFDA 提名的最佳女装设计师,奢侈品牌 Balenciaga 前任创意总监,时尚杂志《GQ》颁布的最佳男装设计师,HypeBeast 公布的最具影响力的百位时尚人士之一。

当然,Alexander Wang 也并非高不可攀,他和麦当劳联合设计的 M 手包,仅售 99 元,只需隔壁一个全家桶的价格,便能拥有 Alexander Wang 设计的时尚单品。

时尚这个词,看似斥力很大,其实也可以说自带引力。

本来工业设计并非完全和时尚设计绝缘,设计的巧思也就在这里,本来是大众化工业化量产化的手机,也可能成为时尚单品。vivo X30 系列 alexanderwang 联名限量版,便可以说是智能手机和时尚合体了。

为了实现时尚设计师的灵感,实际上这款有着新配色的联名款手机,更像是时尚设计师和工业设计之间的碰撞。

Alexander Wang 和旗下 alexanderwang 品牌的设计风格偏简洁纯粹,因此,我们可以看到 vivo X30 系列 alexanderwang 联名版有着更为强烈的一体感。

布料大多柔软,能够很好地服从裁剪,但金属和玻璃需要更多的工序,才能让材质达到设计师想要的状态。

为了实现铝合金机身和玻璃表面的融合,原有工艺做不到如此纯粹的镜面效果以及一体融合。因此就需要新的工艺和工序,来实现设计需求。

为此,vivo 用到了玻璃 3D 5 轴立体扫边工艺,在 3D 空间上循迹玻璃曲面的造型,从而得到精准的轮廓。然后通过立体扫光工艺,集成了复杂的抛光工序,循环不断,直到去除瑕疵,使玻璃光洁如镜。

而在玻璃的保护层上,vivo 用到了 2 种特殊的金属材料和 1 种半导体材料,利用熔融蒸发的物理原理,使 3 种材料相互精密叠加, 形成 8 层叠层结构膜层,最后便让玻璃脱胎换骨,呈现出和铝合金机身一致的夺目光泽。

最后,便是玻璃和铝合金机身在「形」上连续,在「神」上统一。不过让玻璃和金属达到这种状态不光是需要技术,也还要一些运气,据了解,这一批 vivo X30 系列 alexanderwang 联名版产品的良率相较普通量产版产品要低不少,vivo 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深空流光(下)和琥珀醇(上)配色

一款新色,四个部门

设计,其实一直是 vivo 非常重视的一条产品发展主线,在 X30 系列 alexanderwang 联名限量版出现之前,vivo 还发布了 NEX 3S,这款机型配置上跟进了半导体发展的节奏,视觉上最明显的区别是名为琥珀醇的新配色。

这是一种并不太容易用语言去形容的颜色,琥珀说的是质感和颜色,而醇则是意象。按照 vivo 设计团队的说法,这个新配色是「陈酿被光穿过那一瞬」的感受,瞬间不长,但我们偶尔会在老电影里面有过似曾相识的感觉,与之通感的场景往往是见证了近代史的外滩老房子,悠远的大提琴声,以及剪裁得体面料挺括的洋装…

作为 vivo 旗下最高端系列,NEX 系列到了 NEX 3 和 NEX 3S 时代便有了属于自己的特色:高级感和精英感。

无论是之前的液态天河,还是深空流光,亦或是新的琥珀醇。虽然在外在颜色上或深沉或耀眼,但内在的气质却很类似:富有生命力的流动感,穿透时间和空间的深邃感,纯碎,化繁为简。

▲ 深空流光配色

但做设计的往往知道,化繁为简方法论上是四个字,但实现的方法,却需要四个设计部门通力协作。

首先便是 ID 部门(工业设计部门),他们需要对不同消费人群、不同消费价位的需求调研,到设计概念输出,效果图绘制等与产品外观相关的各个领域中均有涉及,一款手机从开始的概念,到最后量产的外观需求都是由这个团队负责。

然后就是本文主要探讨的部分了,CMF 部门(Color、Material & Finishing)主要负责研究和设计手机外观的颜色、材料和工艺。有时候,CMF 设计也会归到工业设计里面,但是随着手机外观颜色材料和工艺的重要性被提到了更高位置,消费者对设计和质感的追求越来越高,CMF 部门的工作也越来越重要。

接着就是 3D 部门,他们负责手机外观形体调整的相关问题。

除此之外,行业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就需要消费者趋势研究创新技术预研团队,他们更多是研究性工作,针对消费者需求趋势、外观趋势进行分析研究,为其他部门输出报告提供参考。

手机行业是现代制造业里面相当有代表性的行业,不光驱动半导体行业向前,也对新材料新工艺有迫切需求,这体现在其稳定而快节奏的迭代速度,以及消费者对行业有着日新月异的期待。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款新配色,实际上却需要四个部门巨大的工作量。

▲ vivo 设计总监萧铭楷与 NEX 双屏版手板

这种工作量在 NEX 双屏版发布前爱范儿采访 vivo 设计总监萧铭楷时就窥见过一次:从设计理念出现,经过一步步的验证,一版版的设计手稿,期间转换成一个又一个的手板模型,到最终定版,一共经历了 286 个手板模型。

▲ NEX 双屏版手机

一场永不结束的战争

多年以前,爱范儿曾写过一篇《手机颜色战争》,综述了手机颜色从何而来,因何而变。

正是因为新配色对销量有着直接的促进作用,并且伴随着智能手机行业的繁荣和渠道,新材料和新工艺也有了资本和动力曲完成,就形成了万紫千红的手机颜色。

如今看来,当初的论述依旧适用在今天和明天,以及昨天。甚至可以说,这场战争,只要这个行业存在一天,便永不结束,不仅不会结束还会扩大。

以最简单的黑色为例,在玻璃和塑料时代,黑色配色手机相当常见,但是手机主流设计进入金属材质时代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黑色却并不常见,这是因为相较于塑料和玻璃,在金属上着色纯粹深邃的黑色并不是一项成熟的工艺,要么颜色不够深邃,要么容易掉漆掉色。

▲ 初代 NEX

而在初代 NEX 机型上,则有了「五彩斑斓的黑」这种神奇的配色,其实就是设计出难题,工艺来搞定的例子。

曾经热弯 3D 玻璃的工艺能在发布会上说上好几分钟,但是现在玻璃加工的工艺又是日新月异了,这个层面,两代 APEX 工程机最有发言权。

▲ APEX 2019

为了达到「水滴」一样的外观视觉,以及照顾内部机身结构,APEX 2019 的玻璃背壳需要保障玻璃厚度,并且采用薄厚不一、连续过渡的曲面设计,传统的热弯成型玻璃处理工艺不能满足要求。所以,vivo 在玻璃材质上进行了全 CNC 一体成型加工,在以往,CNC 一体成型已经在金属材质上有了成熟的运用,不过由于玻璃材质缺乏可延展性,还易碎,想要在玻璃上进行 CNC 一体成型加工难度非常大。

▲ APEX 2020

然后就是 APEX 2020 的 120° 全视一体屏,这是在屏幕弯曲 90° 的「瀑布屏」之上更进一步,让柔性 OLED 屏幕和玻璃面板向内再弯曲 30°,屏幕延伸至手机的背部,从而彻底消灭手机的传统中框,也让屏幕视觉环绕着手机整个侧边。从而实现了观感和手感的双重一体化。

可以看到,单是玻璃加工工艺这块儿,APEX 两代工程机就尝试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全新方案,足以证明手机设计的舞台,是多么广阔。

以上的种种例子,无非是说明,手机工业设计难度到了哪一步,曾经的颜色战争,已经蔓延到了更多的材料和工艺,以及 3D 层面,不光是概念机在工艺前沿试探, 像 vivo X30 系列 alexanderwang 联名限量版这样的市售机型也开始冒着良率低下的风险去实现设计追求。

智能手机行业便是这样,充分的行业竞争和用户教育之下,设计和技术二者不可偏废,同是支撑企业向前的支柱,甚至,设计和技术也并非以往单纯的二元分开,它们正在融合,彼此成就。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