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精子减少,女性不孕案例增多,硅谷为了让你生孩子操碎了心

公司

03-30 20:28

时间是无限的,人的生命是有限。

大部分人估计都听过叔本华的这句名言,但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后面还跟着一句:「人为了用有限的时间去抗衡无限的时间而采取了繁殖这一手段,让自己的生命时间得以延续。这是人类繁殖的本能。」

或许繁殖真的是人类的本能,当人在说活着就得创造点什么时候,绝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创造一个孩子。

高科技公司也发现了这一点,即使在压力较大、物质匮乏的情况下,人类的繁衍本能依旧存在。而当他们繁衍遇到困难的时候,谁能解决这一点,谁就拥有了一把金钥匙。

巨大的商业潜力也让越来越多投资人将目光放到生育行业,想找到下一个独角兽。

▲ 图片来自:Unsplash

精子数量下降明显,有时不是不愿生而是不能生

如果生孩子这件事和以前相比没什么不同,那生育行业也不会突然有如此多的投资进入了。

所以当这么多投资进入生育领域的时候,你就应该思考一个问题了——现在生孩子都这么难了吗?

是的,现在生孩子真的不太容易。不是因为经济压力选择不去生,而是因为生不出来。

二十年前在中国亲戚聚会上总会被私下谈到的不孕不育问题,现在已经成为了全球问题。

专注生育多年的 Fertility IQ Family Builder Index 2017-2018 数据榜单显示,有八分之一的美国人受到了不孕不育的困扰,这是一种隐形的「疾病」,但得了这种「病」的人比患糖尿病,乳腺癌、阿尔茨海默症的人还要多。

▲ 图片来自:medicina-online

事实上,孕育一个孩子从来都不容易。约 1/3 的怀孕过程会自然流产,绝大多数的流产会发生在第一个孕期,女性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在过去十年里,体外受精、试管婴儿成为更大众的生育辅助技术。国外的互联网公司将冻卵、体外受精作为了一项基本的员工福利,以此来吸引更优秀的人才。纽约的新法律甚至要求雇员超过 100 人的公司必须为员工购买保险,为他们支付三次体外受精疗程的费用。

不过体外受精技术的普及反映了一种危险的文化观念——不孕是女性的问题。

不然为什么要体外受精呢?精子既然没有问题,那就是卵子出了问题,那不孕不育就等同于女方出了问题。

这可能是很多人的想法。但事实上,即便是一对夫妇使用了体外受精技术,也不能证明到底是谁出了问题。在这种事情上一定要争个输赢,其实是很没必要的。

我们唯一能够确认的是,不育病例的增加证明当代男女在生孩子一事上,确实遇到了很多问题。更大的心理压力,更多的工作时间,更多的环境污染,还有酒和毒品的消耗等不同因素都在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影响。

图拉大学的教授 Allison P. Boyle 就表示,他们的数据显示,约 24% 的已婚和无子女的妇女被诊断为生育能力受损、怀孕困难或难产。

希伯来大学西奈山医学院的研究则表明,今天的男性生育能力平均只有他们的父辈的一半。他们的精子数量从 1973 年的每次射精 9900 万个下降到了 2011 年的每次 4700 万个。过去 40 年里,他们的精子数量下降了近 60%,且呈现以每年 1% 的速度下降的趋势。

尽管每次射精 4700 万个精子仍处于备孕标准范围,但它离备孕艰难标准的每次射精仅 4000 万精子数量也更近了。

▲ 图片来自:The Verge

为了让你生孩子,硅谷都做了什么?

为了应对日益糟糕的情况,也有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出现。他们在产前监测、生育辅助、产后护理等各个环节,寻找新的机会。

做可穿戴设备的 Ava 是其中一家公司,它将 249 美元(1770 人民币)的生理周期跟踪传感器手环面向女性销售。在他们看来,这会使女性生育能力检测变得「无缝化」。这家医疗技术初创公司会收集 9 种不同生理参数的数据,包括呼吸、睡眠、体温、脉搏率、热量损失和心率等。

2013 年在旧金山成立的 Glow 做的也是类似的生意。由于它的创始人还包括一个 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它在媒体方面获得了更多的关注。作为一个排卵计算器、月经跟踪器和生育日历,Glow 被称为「经期 Fitbit」,目前已经拿到了软银的投资。

而来自柏林的初创公司 Inne 则是在用生物化学和机器学习来帮助女性「跟踪」她们的荷尔蒙,用一个应用程序来帮助女性了解每天的生育能力和她们的生育窗口期。

Prelude Fertility 则是在为产妇家庭提供前瞻性生育护理,目前他们已经拥有一个系统性的生育诊所网络,能为以后提供生育服务,其服务范围包括体外受精、捐卵、冻卵和基因检测。

为 Facebook 和微软等互联网公司员工提高生育福利的 Progyny 也是其中之一

和 To C 企业不同,它和 Stork Club、Carrot Fertility 这样的 To B 企业将自己的服务卖给那些世界上最有钱的公司,为他们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员工。

他们会帮助员工在面临生育问题时获得匹配的资源,并帮助他们管理成本。他们还为患者提供培训,帮助他们了解各种手术的风险和好处,包括试管婴儿和冻卵。

▲ 图片来自: Progyny 官方宣传

为试管婴儿这类昂贵技术降低门槛的还有 Future Family。他们建立了一个 1 亿美元生育专项基金,向客户提供试管婴儿和冻卵计划,起价 250 美元/月。

当然,在试管婴儿、冻卵这些领域的发力的还有 Extend Fertility、Modern Fertility、Kindbody 和 She’s Well 这些新型创业公司。为客户提供全面的生育服务,这个领域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 图片来自:Well+Good

再加上专注体外受精的自动化、自动化冷冻保存设备商业化的 Overture;提高辅助生殖技术成功率的自动化低温储存平台 TMRW;提供家庭生育测试的 Adia Health;为女性提供预防性药物的 Binto;做含有内分泌支持营养素食物的 Food Period。

总的来说,硅谷的投资已经去到了整个生育行业的方方面面,意图在这个复合年增长率 9.5% 的市场进行提前卡位。

生育力经济的另一面

各个研究公司也都在研究生育行业的情况,想通过这些行业的发展去预测更多的数据。

Grand View Research 的报告显示,到 2027 年时,全球体外受精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 377 亿美元。而 Data Bridge 的预测范围更广,他们认为到 2026 年时,全球生育产业的销售额可能从目前的 250 亿美元飙升至 410 亿美元。

今天,每 60 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是通过体外受精或其他生育辅助技术而出生的。在丹麦、以色列和日本,这一比例超过 25%,甚至还有上升趋势。

▲ 图片来自:Unsplash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生育辅助技术完成繁衍,不过要特别备注,是较为富有的人。鉴于体外受精和冻卵目前的较高成本,它也成为了一个并非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的高额消费。即便这一个行业的成本目前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降低,但要走入平常百姓家还需要一段时间。

另一个问题则是生育产业一直存在的成功率阴影。有不少的初创公司将冻卵、体外受精宣传为一份给未来的保险,但 Vice 的编辑 Katie MacBride 则认为这宣传不符,因为这一切更像是一张「昂贵的彩票」。

关于冻卵,结果都是未知的。受限于年龄、身体状态等种种因素,即使存放十个卵子也有全军覆没的风险。就像英国人类受精与胚胎管理局在 2018 年的一项研究就发现,用户所冻的卵子每个周期只有 18% 的活产率。

▲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另一方面,有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将「为未来留存选择」为概念销售给女性,即便她们并不需要。

Kindbody 会向 25 岁的女孩进行宣传,告诉她们这是一个解放自己,帮助自己专心于事业发展的选择。它们线下的商铺不像一个医疗机构,更像一个美容疗养院,温馨、清新、令人放松。或许这也是一部分生育公司的目的,让冻卵成为更常见的日常消费。

但选择辅助生育技术必然面临高额的支出,大部分患者在这一过程中还会遭受心理健康损伤。即便付出很多,选择生育辅助技术依然有不低的失败率,这都是这个产业一直存在的问题。

尽管生育行业确实存在不少的问题,但我们依旧要肯定它的正面作用。

毕竟对于很多期待孩子的家庭来说,这个技术就是「及时雨」,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如果没有这项技术,他们的成功率可能无限接近于 0。

而人类的生育力技术发展对于整个世界也会有更多的影响。比如科学家就会利用高科技生育诊所的技术发展来创建基因库,保护澳大利亚的珊瑚礁。这项用于帮助人类繁衍的技术,或许在未来也能够帮地球留存更多的多样性。

只是人类的繁衍,向来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科学》杂志刊载新研究表示,2100 年,地球人口数量可能达到 109 亿左右。但其中大部分的人口增长都来自非洲国家,欧洲,北美和拉丁美洲的人口会一直保持在 10 亿以下,而亚洲在 2050 年人口达到 50 亿后也会开始下降。

▲图片来自:NBC

超过百亿的人口会带来的是自然资源的枯竭、儿童死亡率上升、社会性的失业问题、新的贫富不均……这些问题都会成为世界新的关注点。

一方面,人们生孩子太难了,身体过了最适合孕育的时期,自然受孕的可能性变得更小;另一方面,人们生孩子太贵了,过大的社会压力,高额的生育支出让年轻人不敢生;但在地球的另一边,人们生孩子太容易了,闲着没事就造人,生的孩子多了,机会和劳动力也更多了。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复杂,但人们对于繁衍和抚育的热情却一直存在。就像武者小路实笃说的那样:

人类的繁衍就像大海似的,起伏无常,经久不衰。

题图来自 Economist,Till Lauer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