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今天生意特别好

公司

04-03 15:2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乾明、李根,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一切如故。

疫情还没退散,外卖小哥还是 7 点上班送外卖 —— 只是今天上午,瑞幸咖啡的订单更多了。

看上去,昨夜震惊太平洋两岸的资本暴雨,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今天已经送了好几趟外卖」,难得有些空隙,刚给瑞幸送完订单的快递小哥,正躺在马路边的电动车上休息。

这是 11 点 40 分左右。

旁边站着他的领导,听到有人打听订单情况,一连插话说了好几遍「不知道」。

最后实在不耐烦,扔下一句:「你去屋里问吧,店长在里面,他都知道」。

旁边瑞幸门店中,取放咖啡的吧台上放满了订单,三名店员正赶着制作咖啡,有些手忙脚乱。

新增订单的提示音,一直在响着,站在店里等待配送咖啡的另一位外卖小哥,时不时帮忙应和店内生意,应答顾客需求。

本身不大的店面中,有几位等着取咖啡的顾客,正聊着股价、做空机构等词汇,她们都知道昨晚的雨疏风骤。

但并没有影响她们购买咖啡的需求。「反正总要买咖啡,能买到便宜的就行了」,有位每天都买瑞幸咖啡的小姐姐说。

也不乏一些过来「挤兑咖啡」的用户 —— 怕便宜咖啡就此没了,赶紧用掉残存的优惠券,于是瑞幸咖啡的门店里,速度比往常慢了许多。

不一会儿就有小姐姐等急了,不耐烦催促,「我都等了好久了」,等到店员递给她咖啡后,因为吸管拿错颜色,还被她抱怨了几句。

上午 10 点 —11 点,是瑞幸门店的高峰期,但今天异常热闹,往常这个时候,订单等待时间通常不超过 10 分钟。

而今天,如果和往常一样下订单,等待的时间会多 10 分钟。

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 10 分钟也很值,不光是「咖啡挤兑」的见证,更重要的是:

「再不薅,羊毛就没了」。

为啥羊毛要没了?

自爆和造假。

事到如今,或许已经人尽皆知。

昨日下午,瑞幸公告:在审计公司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财政年度综合财务报表期间,一些问题引发了董事会的关注,而该特别委员会将对这些问题的内部调查进行监督,公司公布调查显示伪造交易价值大约 22 亿元人民币。

用人话来说,就是「我们瑞幸公司,自查自账,发现造假交易 22 亿。」

进而美国股市尚未开盘,瑞幸股价就狂泄 80%,从 26 美元多,一路跌到了 7 美元多…… 市值也从 66 亿美元,一时蒸发近 50 亿美元。

开盘交易之后,直接触发多次熔断。

截至收盘,瑞幸咖啡下跌 75.57%,报 6.40 美元,市值为 16 亿美元

为啥一个公告,就能蒸发 50 亿美元 —— 折合 350 亿元市值?

一方面自然是造假之严重性,上市公司,诚信就是生命,更何况还是交易造假,数额还如此巨大。

另一方面,是瑞幸的恶劣性。

前面也说了,瑞幸是自己发公告,主动坦白,但别以为瑞幸真的就是拥有自我净化的能力。

因为就在 2 个月前,有人就用证据详实的调查,指出了瑞幸的造假问题。

当时瑞幸可是言之凿凿,铁面回应。

事情回到 1 月 31 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发表了一份匿名报告,指出瑞幸咖啡从 2019 年第三季度开始编造了某些财务业绩指标。

浑水的报告声称引用了「确凿的证据」,其中包括数千小时的门店视频、数千份客户收据以及对公司移动应用指标的严格监控。

据称该报告显示,自 2019 年第 3 季度以来,瑞幸咖啡夸大了其每门店每日的销售额、每件商品的净售价、广告费用以及「其他产品」的收入贡献。

具体结论指出,瑞幸每店每季度的商品销量至少夸大了 69% 和 88%,交易数据中水分太大。

然而万万没想到,就在瑞幸「坚决否认」、「毫无根据的推测」和「对事件恶意解释」后 2 个月。

竟然自己打脸,主动自首了。

半数交易不存在?

当然,就在浑水报告发布后,多家律所就已经行动起来,准备联合瑞幸股东集体诉讼了。

所以即便不自首,可能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因为瑞幸造假窟窿实在太大了。

22 亿,对瑞幸是什么概念?

或许不了解财务的朋友不知道,所谓伪造 22 亿销售数据,就是说这 22 个小目标,原本就是完全不存在的。

并且因为瑞幸自身原因,这个窟窿也不见得能腾挪堵上。

瑞幸造假的所属财季,对应第二、第三季度,对应收入为 9.1 亿元和 15.4 亿元,未发布的第四季度,预期则是 21-22 亿元。

所以加起来该时期总收入在 46 亿元左右,而 22 亿,几乎占到了一半 —— 一半收入都是凭空变出来的。

所以浑水报告可能只是导火索,疫情之下又加剧了变魔术堵窟窿的难度。

现在自爆,或许可能还有一丝余地 —— 总比上了法庭查出来要好。

而且瑞幸自爆,连「背锅侠」都「安排」好了。

不持股的「背锅侠」

瑞幸声明中说,是公司首席运营官(COO)刘剑和向他汇报的几名员工,共同伪造了高达 22 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金额。

于是外界就更好奇了。

一半收入造假,董事长陆正耀不知道,创始人及 CEO 钱治亚也木有关系。

倒是这位名不见经传的 COO,成了坏事做绝的那个人,并且成功瞒天过海。

并且这位 COO 刘剑,真的很蹊跷。

一方面,刘剑是创始团队和高管中的老干部,是董事长和 CEO 治下久经考验的「神州系」干将。

招股书中披露,刘剑自 2018 年担任担任瑞幸 COO,2019 年成为瑞幸董事。

更早之前则在神州租车任职。

刘剑 2005 年从中央财经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毕业。

3 年后加入刚创办 1 年的神州租车,其后 10 年,忠心耿耿。

2008 年至 2015 年,先后担任汽车管理中心副主任,产量管理负责人。于 2015 年至 2018 年担任神州租车的收益管理主管。

其后就跟随领了董事长陆正耀「圣旨」的神州租车高管钱治亚创业,成为高管团队一员。

更离奇的是,在瑞幸招股书中,董事、COO 刘剑,竟然不持 1 股。他拥有 47408 股期权,行权价 0.1 美元,行权期限 10 年。

按照公众号「资本侦探」的分析,如果按照刘剑在 2019 年仅有 4740 股预算可以行权、瑞幸暴跌前 25 美元左右来计算,刘剑除了薪资,所得也就 12 万美元。

所以这就是造假的理由?

只是造假 22 亿,钱也不会入刘剑口袋,最多就是瑞幸股价高,他的期权更值钱一些。

于是就要付出坐牢监禁的代价?

按照目前分析观点,刘剑如果被以责任人起诉,可能要坐牢 20 年。

谁能想到,一个 80 后,重点大学毕业,3 年后去一家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其后 10 年忠心耿耿,又继续辅佐董事长的爱将创业,最终换来的会是牢狱之灾?

嗯,不能理解。

大跌之前已套现的股东们

当然,瑞幸之殇,并非全无赢家。

一些押注瑞幸的知名投资机构,早已悄然套现。

据第一财经梳理,曾表示「舍不得卖掉一股」的刘二海及愉悦资本正在撤离瑞幸。

据新浪科技报道,愉悦资本称,未出售任何瑞幸股份。

自 2 月 10 日开始,瑞幸连续发布 15 条「超过 5% 披露」重要公告,涉及股东股权事宜。3 月 27 日,瑞幸宣布任命两名新的独立董事,刘二海卸任审计委员会成员。

同样在悄然套现离开的,还有瑞幸另一大机构股东大钲资本。

今年 1 月 8 日,瑞幸向 SEC 提交文件,申请后续发行 1200 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且拟发行 4 亿美元 2025 年到期的可转高级债券。

大钲资本当时减持瑞幸 3840 万股,持股比例从 14.06% 下降至 12.15%,套现 2.3 亿美元。大钲资本方面彼时回应称,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成本。

近期,黎辉与大钲资本再抛售 4400 万股瑞幸股票(ADS),持股比例下降到 8.59%。但剩余仓位此次暴跌仍难逃被埋命运。

此外,一季度减持瑞幸咖啡的还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机构旗下的 GIC PTE,减持了 409 万股。

而截至目前,瑞幸前两大股东,还是持股 23.9% 的陆正耀家庭,以及持股 15.4% 的瑞幸 CEO 钱治亚。

按照持股来算,他们在昨天一夜之间,蒸发了上十亿美元财富。

不过相比 COO 刘剑要面临牢狱之灾的风险,陆正耀和钱治亚,损失的可能不算什么。

而对于更多瑞幸普通员工、店员和顾客,就更不意味着什么。

甚至,瑞幸生意还更热闹了。

今天生意特别好

一边是引发资本市场震动的 22 亿美元造假大案,一边是仍旧热闹的瑞幸线下门店,形成了商业史上令人惊奇的一幕。

瑞幸咖啡门店中,店员早已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他们不太在意。毕竟,在过去的一个月,他们刚刚涨了工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店内所有顾客都感到了一丝丝惊讶。有人低声说:「瑞幸竟然还有钱给员工涨工资?」

不少都紧跟着追问「爆料」的店员,但没有得到回应。

等到我去拿咖啡的时候,店员刚刚受到了不耐烦的顾客埋怨。

我问他:「今天生意怎么样?」

他说:「我们今天特别忙,从早上 7 点到现在,一直都没停过。」

听到他说这句话,另外两名忙碌的店员,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从这家瑞幸门店中离开,我又去了 500 米外的另一家门店。

这里离写字楼稍远,店内除了 3 名店员之外,并没有其他顾客。

我问了他同样的问题:

「今天生意怎么样?」

他把一杯咖啡放在吧台上,淡淡地说:

「比往常好多了。」

到了中午,瑞幸咖啡在北京的小程序,已经被挤爆了:

「系统繁忙,请稍后重试!」

「系统繁忙,请稍后重试!」

「系统繁忙,请稍后重试!」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追踪人工智能产品和技术新趋势,我们只专注报道 AI。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