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脱裤子放屁」的设计骗了你半辈子,但就算知道了真相你仍然喜欢用它

生活

04-08 11:2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ME 科技故事」(ID:SMELab),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你是否有留意过人行道前的「行人过街按钮」呢?有的时候即使按下了那个按钮,我们仍然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够通行。这就给我们一种「按钮无用」的感觉,就好像当上班快迟到的时候,公司电梯的关门键「突然失灵」,似乎怎么按都没用。

很多情况下这是我们的焦急心理在作祟。不过在欧美一些国家,有些行人过街按钮与电梯关门键确实起不到实际的作用。纽约市交通局发言人曾表示在纽约市的 1000 个人行横道按钮中,只有约 100 个真正地起到控制红绿灯的作用。

▲ 行人过街按钮

那么为什么不拆除这些没有实际作用的按钮呢?事实上这些按钮并不多余,对行人来说,有的时候它们更像是一个来消除内心焦躁的「善意的谎言」。

1

人们常常对按钮抱有一定的期望,比如按下门铃按钮之后会听到铃声响起,按下自动贩卖机的按钮后对应的物品会滑落。

相应地当行人按下过街按钮的时候,他们更愿意等待接下来行为的发生,最后往往会将「红灯消失」归功于按钮,造成自己控制了红绿灯的感觉。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艾伦·兰格(Ellen Langer)提出了「控制错觉(illusion of control)」的概念。她认为这些按钮会让人们感到对当前形势的掌控感,而不是仅仅做一个被动的旁观者。

这些按钮就充当了类似于安慰剂的作用,现在我们用「安慰剂按钮(placebo button)」来指代表面上似乎具备某种功能,但按下后却没有效果的按钮。这样的按钮可以给人一种控制感,从而在心理上产生好感。

比如在面对红灯时,焦躁的情绪有时会迫使行人做出闯红灯等影响交通规则的行为,而过街按钮的存在给他们提供了更好的选择,行人会更倾向于不断按下按钮直到红灯消失。

同时疯狂按压按钮会给人带来「只要这样红绿灯就会转换得快一些」的想法,从而得到一丝的安慰。

但其实这些按钮存在的初衷并非是为了「安慰」行人,它们是老式的、不太高科技的交通管理系统的遗留物。早期行人过马路前确实要按下这个按钮转变信号,而现在它们的功能被更先进的系统所取代,比如自动信号灯或交通传感器。

除此之外,交通复杂化也是早期行人过街按钮被取代的原因。这些信号灯通常是在交通拥堵达到现今水平之前安装的,如果现在仍然采取原来的红绿灯系统,相当于行人可以直接影响当前的交通。

大多数红绿灯不是孤立的,它们是整个交通网络的一部分。如果在一条街上改变了信号灯,下一条街的交通必然会受到影响。所以在车流量与人流量都比较大的路段,行人过街按钮往往是不会有实际作用的。

以纽约市为例,20 世纪 70 年代以前,这座城市的交通较为轻松,不需要超级计算机就可以进行管理。20 世纪 80 年代之后,这些按钮的实际作用被逐步取消,但拆除这些按钮是一项耗费巨大财力物力的工程,于是得到了保留。

其他城市如波士顿、达拉斯和西雅图,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同样留下了它们的「安慰剂按钮」。在波士顿市中心,大多数繁忙路口的按钮都没有实际作用。交通工程师认为总会有人等着过马路,所以设置了特定的红绿灯循环时间。

而在人流量比较少的路口,这些按钮还是会起作用的。当然它们是根据附近的交通情况以及行人数量来确定行人等待及通行时间,所以很多情况下并不是按下去就马上变灯,而是有一段反应时间。

在行人很少且不集中的路段,红绿灯一般会默认行人灯一直为红色状态,直到按了按钮之后才能够通行。另外在很多地区这些按钮属于「长期性躺尸,间歇性有用」。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有效地提到道路的使用效率和机动车的通行能力。

《悉尼先驱晨报》曾报道,自 1994 年以来在悉尼 CBD 的所有十字路口,周一至周四的早上 7 点至晚上 7 点,以及周五的早上 7 点至晚上 9 点,信号灯都是由系统自动调控的,按钮并不会产生影响。而周六上午 8:30 到晚上 9 点,繁忙十字路口的按钮并不会起作用,但在周日这些按钮就会发挥原本的作用。

现在的按钮还被赋予了新的功能。在华盛顿的很多地方,按下这个按钮就会发出「唧唧」声,提示你什么时候能够过马路,在某种程度上给视觉障碍的人带来了方便,不过它并不会改变等待的时间。

2

美国有些电梯的关门键与行人过街按钮有着类似的「遭遇」,而且这无疑是被戳得最多的按钮之一。

2008 年《纽约客》(the New Yorker) 上的一篇文章指出,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美国大多数电梯里的关门按钮实际上并不会触发电梯的关门动作。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美国残疾人法案要求电梯的门要开得足够长,以便残疾人或行动不便的人(比如拄拐或坐轮椅的人)能够安全地坐上电梯。

所以无论是长按、短按或者频繁按下关门键,有些电梯门都不会如你所愿更快地发生关门这一动作。事实上除非已经到了规定的关门时间,按下关门键并不会产生实际作用。

这些被保留下来的无用的电梯关门键在某种程度上也充当了「安慰剂按钮」的作用。按下关门键,过会儿门关上后,会产生一种「控制错觉」,对这一过程多了掌控感。一旦看到所期望的反应,你的大脑里就会迸发出一股小小的快乐,于是按关门键的这一行为就得到了强化。

除此之外这一按钮也有重要的用途,不过主要是为紧急救援人员安装的,他们可以通过钥匙或其他特殊指令来发挥按钮关门的作用。

不过电梯关门键能否提前关门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世界上最大的电梯制造商奥的斯 (Otis) 公司的罗宾·菲亚拉 (Robin Fiala) 曾表示,不管它是否会提前关门,按钮的功能主要是由建筑规范或客户决定的。

有趣的是,早在 1986 年,The Straight Dope 网站直接询问了电梯公司和电梯维修人员,调查了电梯关门键的使用情况。出乎意料的是很多电梯关门键都没有发挥着原本的作用,他们列举的理由包括:按钮从未接通,或设置为延时,或被主人停用,或很久以前就坏了,但是从来没有人抱怨,因为不管你是否按下按钮,门最终都会关上。

这类「安慰剂按钮」往往具有很强的欺骗性,所以也有人故意制造这样的「无用按钮」。你是否有过这样的体验:在一个炎热的夏天,给你一个空调遥控器,即使房间内并没有空调或者安装一个空调模型,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你也会觉得比之前凉快。

美国供暖和空调工程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Heating and Air-Conditioning Engineers)的罗伯特•比恩 (Robert Bean) 表示,当人们感觉到自己所在空间的温度受到控制时,有些人可能会忍受更高程度的不适。

所以即使安装了无效的或功能有限的恒温器,只要有按钮供人们调控,就会以为这台恒温器真的在随着我们的指令运转,从而在感知上产生一定的影响。

美国空调承包商(Air Conditioning Contractors of America)唐纳德·普拉瑟(Donald Prather)说,在办公室里也能找到虚拟恒温器,也就是那些根本没有接入系统的恒温器。

他曾被安排去校准一台恒温器,惊讶地发现这台恒温器并没有连接。有趣的是当雇主知道他并没有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的时候,他们才承认是故意那么做的。

他们企图通过给予员工对「恒温器」的控制权,从而使他们认为恒温器真的在工作。这一行为在减少员工抱怨的同时,也降低了相应的成本。

3

显然安慰剂按钮对我们的生活是有着积极的影响的,相较于干等着,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来缓解我们的焦躁。除了这类按钮,其实在我们身边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安慰性设计」。

曾经不少人通过汽车的关门声来判断车的品质,他们认为关门声砰砰的有厚重感的一定是好车,关门声松散的一定是坏车。甚至有研究者对车的价位、车重与关门声的关系进行了探究,最后得出这两个因素和关门声无关的结论。

事实上,按照目前的造车技术,已经可以做到关门时完全无声。虽然关门声与车的品质没有明显的联系,但是厂家仍然会在「关门声」上下点功夫。

这么做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迎合人们所谓的「安全心理」。比如当关门声不够给力的时候,你八成会重新拉一拉把手,以检查车门是否关好。浑厚有力的关门声显然能够给我们带来更高的安全感。

由此可见一些产品之所以被我们使用,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多样的功能,还因为它们带给我们的感觉。通过给予我们一定的控制感,产品可以改变我们的心情并减轻压力,即使我们根本无法控制它们。

有趣的是,打开微信推送及浏览器加载时的进度条,其实也是「安慰性设计」的一种。事实上因为服务请求程序的独立性与复杂性,进度条并不能完全反应加载的进度。

但是用户却会觉得自己能够实时看到进度,就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从而在心理上得到一点安慰。

虽然这样比直接显示空白页或者转圈等方式使人对其运行进度更加有把握,但是当进度条被卡在最后百分之几的时候,着实会令人十分烦躁。

参考资料

Jacopo Prisco. Illusion of control: Why the world is full of buttons that don’t work. CNN. 2018.9.3.

The pedestrian crossing button doesn’t actually do anything. Yahoo News. 2018.9.4.

Leith Huffadine. Pedestrian crossing buttons might not help you cross the road faster. Stuff. 2017.7.28.

David McRaney. Placebo Buttons. You Are Not So Smart. 2010.2.10.

Laurie Winkless. Does Pushing The Button At A Crossing Actually Do Anything? Forbes. 2017.10.27.

范玮, 孟子厚. 汽车车门的声品质对汽车消费心理的影响 [C]// 2006 年声频工程学术交流会论文集. 2006.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