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充满噱头的「双屏」设计因何走向穷途

公司

04-22 16:36

在智能手机领域,有一项古老的设计正在逐渐被人「遗忘」,而这项设计的发起者之一 Yota Devices 公司如今也早已宣布破产,它便是「双屏」。

不同于行业内循序渐进的常规硬件升级,以 Yota Phone 为首的双面屏手机似乎一出现便希望弯道超车,成为智能手机领域的搅局者和改写者。

然而事与愿违,由于应用场景缺失、卖点过于单一、软硬件体验不佳、设计感缺乏、以及价格昂贵等诸多因素,Yota Phone 系列产品在经历了「国礼」级的巅峰时刻之后,便逐渐淡出大众视野,这款曾经企图改变行业的产品也终究成为了智能手机发展历史上的一位过客。

如今,已经无法掀起大浪的双屏手机正在以另一种全新的方式(折叠屏)重新迈入大众视野。同时,在笔记本电脑和智能电视领域,双屏设计也正在引领新一轮的设计风潮,双屏似乎欲借着当下「黑科技」产品的东风卷土重来,海信 8K Pro 双屏电视、华硕 ROG Zephyrus Duo 15 双屏游戏本电脑等产品的相继发布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当下品牌厂商对于双屏设计的理解。

品牌厂商既希望通过双屏产品来探索新一轮的市场需求和消费升级,又可以借此来展现其背后强悍的研发实力,可谓一举两得。然而从消费者角度来看,双屏产品巨大的价格上浮能否换来「对等」的体验升级,或许才是其能否得以普及的关键。而目前来看,这一切尚不明朗。

从功能机到智能机,双屏手机失败收场

事实上,双屏手机的雏形由来已久,早在以诺基亚为王的功能机时代便已比比皆是。

2001 年,三星推出全球首款翻盖式双屏手机 SGH-A288,在那个功能机刚刚起步的 2G 时代,双面屏的出现让原本略显单调乏味的手机设计变得有趣起来,而随着双屏手机受到市场的逐步认可,双屏正式成为功能机的主流设计方向。

彼时,双屏手机主要包含两种设计方式,一种是以三星 SGH-A288 和摩托罗拉经典机型 RAZR V3 为主的翻盖设计,其外屏(副屏)的主要功能是用以显示时间、短信等内容,这与目前采用竖向折叠设计的折叠屏手机(如三星 Galaxy Z Flip)的外屏功能如出一辙。

▲ 摩托罗拉 RAZR V3

而另一种则是以诺基亚 9300i 为代表的侧翻盖设计,合上是一款小巧的功能机,而打开之后则会形成犹如一款小型笔记本电脑般的大屏手机,其内外屏的设计理念有些类似三星第一代折叠屏手机 Galaxy Fold。

有人说当下智能手机摄影系统的设计很多都是诺基亚玩剩下的,但如果你仔细对比现今折叠屏手机与曾经翻盖手机的设计模式,你会惊奇的发现其实这些在诺基亚时代也已存在。

▲ 诺基亚 9300i

在那个以实体键作为主交互方式、以翻盖手机引领流行风潮的年代,双屏设计变得理所当然,而外屏的存在也为用户日常使用提供了便利条件,无论是看时间,还是短信提示。

然而,随着触控屏智能手机的兴起,直板手机取代翻盖手机成为了主流的设计模式,双屏也随之「消失」,唯一保留下来的或许也只有三星 W 系列。

2012 年底,Yota Phone 率先推出了正面为 LCD 屏幕、背面为电子墨水屏的原型机,智能手机时代的双面屏手机由此诞生,尽管目前的 Yota Devices 已经破产,但是这种设计却被各个厂商沿用下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国产家电品牌——海信,海信双屏手机产品至今仍在销售。

▲ Yota Phone 3

然而无论 Yota Devices 或者后进品牌有多努力,双屏手机始终无法成为主流。

一方面,对于绝大多数消费者而言,常规手机屏幕已经足以满足其日常阅读需求,双屏便显得毫无用处;另一方面,对于真正的电子书爱好者,双屏手机所搭载的电子水墨屏阅读体验是远远不如亚马逊 Kindle 等主流电子阅读器的,他们宁愿购买一款普通手机和一部 Kindle,也不愿意购买一款「四不像」的双屏手机。此外,缺乏设计感也是原因之一。

当然,除了这种正反两块屏幕的设计模式,在智能手机兴起初期,很多品牌针对双屏设计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但无论是富士通的可旋转内合双屏手机,还是索尼 Xperia Tablet P 双屏平板,都终究上不了台面。

▲ 索尼 Xperia Tablet P 双屏平板

究其原因,主要包含两方面。首先便是应用场景的缺失,双屏手机的应用场景是非常有限的,无法从根本上效仿 PC 产品的双屏应用场景。

其次则是应用生态的匮乏,软件厂商不愿花费巨额研发成本为尚未形成气候的双屏手机单独适配软件,这对于双屏手机的打击是致命的,这便形成了应用生态与场景间的「恶性循环」。

不过,随着手游热度的不断升高,双屏手机似乎找到了新的应用场景,然而从目前市场反馈来看,让游戏用户选择购买价格昂贵的双屏手机的可能性亦是极低的,他们更愿意使用传统单屏手机或者任天堂的 Switch。

▲ 任天堂经典游戏《超级马里奥:奥德赛》

如今,能让双屏手机看到一丝希望的或许也只有折叠屏手机,这种集成现代科技的全新品类令双屏设计得以延续,然而未来如何,亦是未知。

笔记本与电视,双屏产品的后继者

相比于双屏手机,双屏笔记本电脑和双屏智能电视似乎已经在双屏设计上初尝了甜头。

目前,笔记本市场主要包含两种双屏设计,一种是华硕、惠普等传统 PC 厂商制造的双屏高性能笔记本,另一种则是以微软 Surface Neo(暂未发售)、联想 YOGA BOOK 2 为代表的轻薄笔记本。

▲ 微软 Surface Neo

前者这类产品主要定位于高性能游戏本,或者游戏笔记本,其最大的特色便是将一块长条触控副屏放置于键盘上方,以带来双屏办公等全新体验,令移动办公也能如桌面办公一般享受双屏带来的高效率。

以华硕 ROG 刚刚发布的 Zephyrus Duo 15 双屏游戏笔记本为例,该机搭载了一块最高分辨率为 4K(60Hz 刷新率)或者最高屏幕刷新率为 300Hz(1080P 分辨率)的主屏幕,以及一块 14.3 英寸 3840 x 1100 分辨率 60Hz 刷新率的长条触控屏幕,后者位于键盘上方,并能够以 13°的偏转角微微抬起,令这块屏幕能够和主屏幕同时出现在用户视野。

▲ 华硕 Zephyrus Duo 15

此前,我曾经体验过华硕的上一代双屏产品 Zenbook Pro Duo。简单来说,这种双屏笔记本最大的优势便是将传统台式主机的双屏办公集成在了笔记本电脑上,当习惯之后,第二块触控屏幕会令 Premiere 等办公软件更加易用好用。此外,这块屏幕还具有主屏幕的画面延伸、复制顶部屏幕等功能。

轻薄笔记本方面,这类产品大多将原本的键盘位改为第二块屏幕,以实现手写板等更多功能,比如联想 YOGA BOOK 2 的第二块屏幕则是一块 10.8 英寸 1080P 分辨率的电子水墨屏,主要包含虚拟键盘、手绘板、智能笔记、阅读、和同屏显示等五大功能。

▲ 联想 YOGA BOOK 2 将第二块屏幕作为手绘板使用

关于这类产品双屏的便利,微软副总裁布兰德·安德森也曾在社交媒体上称赞了其尚未发布的 Surface Duo 的多任务处理功能,「左边的屏幕可以让他来进行办公处理事项,右边的屏幕可以让他来给孩子提供娱乐的体验。」

双屏电视则主要以海信近期刚刚发布的 8K Pro 双屏电视 85U9E、和 TCL 双屏 QLED 电视 C10 为主,相比后者下方的小屏幕,前者的 28 寸长条副屏幕要更大一些,更便于用户日常使用。

▲ 海信 8K Pro 双屏电视 85U9E

不过双屏电视的副屏功能却是基本一致的,能够实现语音控制、购物外卖、实时搜索、新闻推送等功能,并可以如同智能音箱般成为智能家居控制中枢。

相比传统的单屏电视,双屏电视的智能家居控制会变得更加便捷好用,众多智能家居产品均集中在这块副屏上,令语音控制操作不会影响主屏幕画面。

简单来说,双屏电视将此前需要关闭电视节目再打开其他功能的使用场景简化了,让智能电视变得更加智能好用。

然而,无论是哪个品类的双屏产品,目前仍然存在一个共性问题——贵,比如华硕 ROG Zephyrus Duo 15 英国的上市价格为 2999.99 英镑(约合人民币 25472.6 元)起,而海信 8K Pro 双屏电视 85U9E 国内售价更是高达 79999 元,这令其只能成为小众产品,而无法成为主流大众产品。

▲ 华硕 ROG Zephyrus Duo 15

因此,双屏产品向前发展的最大绊脚石则在于其昂贵的价格,倘若未来海信发布一款人人都买得起的双屏电视,那么双屏电视在未来一定会成为主流,这便是我在文章开头所述的「双屏产品巨大的价格上浮能否换来 ‘对等’ 的体验升级」。

此外,应用生态的建立和应用场景的开发也是阻碍的双屏产品向前发展的重要因素,而相比双屏手机,双屏笔记本和电视在这两方面的建设显然会更容易一些。

备注:文中图片均来自互联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ingWest 品玩」(ID:wepingwest),作者 Cao Holmes,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