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 700 亿中国大单,诺基亚慌不慌?

公司

04-28 10:02

新基建真的是下一个风口吗?

在这种新概念的诞生初期,或许只有数据最能说明问题。

当大部分人还在对新基建保持谨慎观望态度时,业界新基建首单已尘埃落定。

近日,中国三大运营商 5G SA(独立组网)新建工程无线主设备联合集采结果接连发布,此阶段集采中,中国移动、中国电信联合中国联通要分别采购 25 万个 5G SA(独立组网)基站,这笔订单总计约 700 亿人民币,最终华为、中兴通讯、爱立信和大唐移动中标,其中华为所占份额超一半以上,前两者市场份额分别合计占比超八成。

简单来讲,当下全球 5G 网络部署路线分为 SA(独立组网) 和 NSA(非独立组网)两种,其中独立组网是重新部署 5G 基站,而非独立组网是在 4G 基础设施的基础上部署 5G 网络,前者是我国建网的主要路线,后者是欧美等西方国家建网的选择。

显而易见,部署独立组网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都比较大,不过其后续在 5G 业务上带来的优势也将非常明显。所以长远来看,部署独立组网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与此同时,运营商的集采结果也使得 5G 设备商市场格局发生了悄然变化,可以看到,在三大运营商这两次的集采结果中均没有上海诺基亚贝尔(下称「诺基亚」)的身影。

业内预测,随着 5G 网络后续建设的开展,设备商江湖或将会再起风云。

被忽视的 5G 老二

在多数人眼中,对诺基亚的印象可能还是那个走下神坛的手机厂商。

▲图片来自:Unsplash

然而,放弃手机业务的诺基亚如今已成长为全球第二大通信设备厂商,仅次于排在第一的华为。

咨询机构 DellOro Group 的报告显示,在全球通信设备企业的排名中,华为以 28% 的市场份额稳坐 2019 年全球最大的设备供应商,而诺基亚贝尔则以 16% 占据第二位,爱立信位列第三。

公开资料显示,通讯业务是诺基亚最早开展的业务,从上个世纪 80 年代开始,诺基亚就在通讯领域申请了很多专利,至今累计达到 3 万余项。从 2G 时代到 4G 时代,有关移动通信技术的专利诺基亚占了一大半。

而这些专利也为诺基亚带来巨额的回报,包括苹果在内的手机制造商都要向诺基亚支付专利费用。

此外,4G 时代,诺基亚在全球部署了 46 个商用 TD-LTE 无线网络,占到了全球商用 TD-LTE 网络的一半。同样,诺基亚也是中国移动在 4G 网络部署最大的外资厂商。

可见,在 5G 时代之前,诺基亚在通信设备领域一直是个闷声发大财的存在。

当手机行业不再「眷顾」诺基亚,其通信业务的实力才渐渐显现出来。

据悉,现在的诺基亚主要由两个部门构成,一部分是诺基亚创新科技 (Nokia Technologies),主要是从事新技术研发、专利授权、数字健康等。另一部分则是诺基亚通信技术 (Nokia Solutions and Networks,NSN),主要客户是全球的电信运营商,为他们提供基站、通信设备等产品,进行 5G 网络技术研发,约占公司营收的 90%。

在专利部分,3 月 24 日,诺基亚曾公开宣布,已经向欧洲电信标准协会(ETSI)申报了 3000 多个专利。而这一新数据距离达到 2000 个专利不到 6 个月时间,半年申请 1000 多个 5G 专利,可谓速度惊人。

更早之前,诺基亚也公布了其在 5G 专利费方面的收取标准——每部设备 3 欧元。

据 GSA 和 GSMA 最新的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有近 360 个运营商正在部署或者已经推出 5G 网络,有 120 多个国家正在进行 5G 试验、5G 先行项目或 5G 商业部署。

在全球 5G 商用合同方面,截至今年 2 月份,在全球范围内,华为已获得 91 份 5G 商用合同,而爱立信和诺基亚分别为 81 份和 68 份。

值得一提的是,诺基亚此前宣称,公司是唯一一家 5G 技术被美国所有四大主要运营商、韩国所有三大领先运营商以及日本所有三大全国运营商选中的网络(设备)供应商。

另在去年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诺基亚还与中国三大运营商分别签署了 2020 年合作框架协议,总价值 157 亿元人民币,协议内容包括诺基亚将为三家运营商提供无线网端到端系列、核心网等方面的技术服务。

在此次招标之前,诺基亚可谓是全球四大设备商中唯一一个海外、国内两地齐开花的厂商。

自主选择还是被选择?

按理说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在具体采购中,三大运营商不该把诺基亚排除在外,但让人意外的是,诺基亚却完全缺席了中国 5G 基站建设。

▲ 图片来自:newsweek

关于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业内也是猜测不断,众说纷纭。

虎嗅综合各方说法发现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中国市场方面,诺基亚曾明确表示,由于中国 5G 市场竞争压力较大、竞标价格较低,导致利润水平承压,公司仍将以利润和现金流作为首要考核重点,未来可能将侧重点从 5G 基站移向无线专网、核心网、路由等中高毛利业务领域。

这也就意味着,诺基亚可能最开始并没有对中国 5G 基站市场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态。

其次在价格方面,起初业界分析可能是由于定价问题,即诺基亚设备的高价导致其「败走」集采。

但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诺基亚一位高层否认了这一说法称:「中国的 5G 基站价格是全球最低的,大概是目前全球价格的 1/3,诺基亚在这两个项目的报价都比华为、中兴报价更低。」

第三在技术方面,有一种说法称,诺基亚之所以不能入围,更多还是技术上的原因。

据了解,长期以来诺基亚的研发重点主要在 5G 毫米波和欧美市场,相比来看,在中国 5G 频谱等技术的定制产品上投入较少,表现不如其他厂商。

如此看来,是中国运营商提前给其他设备厂商「透题」了?

事实并非如此,早在 5G 标准确立初期,中国三大运营商就明确了 SA 的建网路线,彼时华为、中兴、爱立信等都积极推出产品备战,而诺基亚对此的重视程度则稍显逊色。

一位参与过中国移动 5G 测试的人称:「不单单这一次,长期来看,诺基亚的历史测试结果并不好,甚至在去年中国移动的测试环节中都没有送测产品,它能拿下标的一般是靠后续服务支持。」

第四在及时供货问题上,韩国媒体此前报道,由于诺基亚 5G 设备在互操作性测试和大规模流量处理方面出现问题,导致供货推迟 3 个月,拖累了韩国 5G 建设进度。

当下,中国 5G 建设正处于加速期,以期在全球 5G 建设中处于先发优势,供货能力显然会成为运营商们评判标准中的重要考量因素。

对于欠缺及时供货能力,诺基亚方面也没有否认,「中国需要的 5G 产品和国外不同,建设进度国内要求今年三季度完工,诺基亚时间赶不及。」

不过,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

近日,美国的两个电信运营商 T-Mobile 和 Sprint 正式合并,成立新 T-Mobile,用户规模在国内排名第二,仅次于 AT&T。

新成立的 T-Mobile 计划未来 3 年内投资 340 亿美元(合计人民币 3040 亿元)建设 5G 网络,并宣布爱立信和诺基亚两家厂商提供 5G 设备和服务,且明确将华为和三星排除出 5G 的供应商范围。

还有一个事实是,华为在海外失去的大部分订单进入了诺基亚的口袋,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地运营商的订单,所以诺基亚在海外 5G 市场还是有前景的。

如此一来,大家可能产生疑问,诺基亚在中国 5G 基站建设中频频出局,是否是因为受到了复杂的国际局势的影响?

其实不然,事实上,在国内参加招标的诺基亚不仅是诺基亚在华独家运营平台,还是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央企中唯一的一家合资企业。其第一大股东是中国华信邮电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为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综上,此次诺基亚的失利很大程度上是其自身实力与自我选择的结果。

错过首单有多悬?

据中国信通院预测,三大运营商对于 5G 的投资将高达 1.2 万亿,基站需求量 (包含小基站) 更是千万级。

到目前为止,今年的建设量只有 60 万个基站,更大的蛋糕还在后面,那是否意味着诺基亚还有后发制人的机会?

很难。

无缘中国 5G 基础设施首单,表面上看,只是少了与其他设备商一同起跑的机会,但从深层次来看,可能将直接影响诺基亚一整年的财报表现,进而导致其在设备商中排位下降。

从这阶段订单本身来讲,在通讯网络设备市场,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事实:」先到先用,跑马圈地」

通俗来说,就是最开始谁先占领了这个市场,以后的网络扩容和升级也会沿用该厂商的设备,这也就决定了后来入局者突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举个例子,在今年的基站建设中,当一个省市选择了华为基站,那么其下属行政单位以及其他场景继续进行 5G 建设时,也同样会选择华为的产品。

这样的部署一节约了时间成本,二也省去了后续运维管理、不同厂商互联互通的麻烦。

还需要指出的是,运营商通信设备采购主要分为四部分:无线网络设备、宽带接入网设备、骨干传输网设备、IT 支撑网设备。

其中,宽带接入网设备和骨干传输网设备基本上是国产设备厂商供应,外资厂商零份额或占极小份额;IT 支撑网设备,是诺基亚未曾涉及的领域。

诺基亚在中国 5G 市场最有可能竞争的领域——无线网络设备(基站),如今也被宣判出局,其在中国市场的情况可谓是深陷泥沼了。

再从诺基亚自身来看。

诺基亚去年的表现不尽人意,一年间市值跌去了 1/3。

特别是在去年 10 月份,诺基亚下调了经营业绩预期,并停止派发股息,主要原因是公司需要加大对 5G 通信技术的投资,而这一消息令其股价当天大跌,一天时间市值缩水超过五分之一。

受 5G 战绩不佳,股价大跌影响,3 月 2 日,诺基亚现任总裁、首席执行官拉杰夫·苏立(Rajeev Suri)辞职。随后,诺基亚任命芬兰能源公司富腾现任总裁兼 CEO 佩卡·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担任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

几天之后,据诺基亚提交的年报显示,其在 2 月份获得了 5 亿欧元(约 40 亿元)的贷款,以帮助其加快 5G 技术的研发,这笔贷款是在 2018 年 8 月与欧洲投资银行(EIB)签订的。

此前诺基亚还宣布,该公司将对除了 5G 开发外的其他业务进行裁员,预计在 2020 年内裁员 148 人。

换 CEO、借钱、裁员以上种种都在说明,不管是新任总裁还是诺基亚本身,在 2020 年都十分需要依靠 5G 订单,提振公司业绩,

另据彭博社报道,诺基亚 2 月时曾对外表示,对比 2019 年,2020 年除中国外的可寻址市场可能会停滞。也就是说,2020 年的中国市场对于诺基亚至关重要,说是救命稻草也丝毫不为过。

但现实是,诺基亚连今年仅存的市场都丢失了,又怎能不慌?2020 年的诺基亚究竟会走向何方,着实让人看不到希望。

题图来自:Nokia

本文来自虎嗅,作者张雪,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