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Daniel Kottke:硅谷、乔布斯、印度之行和迷幻药

公司

2012-08-11 22:23

Daniel Kottke,苹果第 12 号员工,曾和两位史蒂夫一起组装电脑,和乔布斯一起背包穿越印度,参与过 Apple III 和 Mac 的设计,做过 Palo Alto 电视节目 The Next Step 的主持人。他是业界的一个传奇人物。最近,Boingboing 网站采访了 Daniel Kottke,谈到不少有趣的事情。

硅谷的聚会

在谈到硅谷的创新时,Daniel Kottke 认为各种聚会非常重要,就好像巴黎咖啡馆曾推动了文学运动。在过去的一些年里,这里形成了非常健康的创新文化。硅谷成为一个人们聚会的中心地,在 Bay 地区基本每天都有聚会,谈论的话题可能是生物科技、神经科技或者社交网络。

Daniel Kottke 说他前些天去过一个叫做 “硅谷创新学院” 的聚会地,创始人 Howard Lieberman 是他的朋友。虽然 Howard 提供的聚会地点是收费的,但仍然有许多人来到那里。

这种聚会的风气可以追溯到家酿计算机俱乐部。按照家酿俱乐部的形式,有人建立了 The Hacker Dojo,一个很有趣的聚会,甚至扩展到了其它城市,除此之外,NoisebridgeHacker Space 已经成为一种人们广泛参与的活动,Quantified Self 则是关注于生物监测和健康,发展的也很快。

乔布斯对苹果的独特贡献

Daniel Kottke 认为 Woz 是一个创新者和发明家,乔布斯是一个营销家。不过,乔布斯有眼光和设计感。回顾 Apple II 的历史,乔布斯已经展现了产品设计上的才能。当时的计算机都是比较重的金属壳,而在设计 Apple II 的时候,乔布斯找到了 Rod Holt,制作了轻量的电源,然后加上了塑料壳。因此,Apple II 的便携性增强了,虽然在广告中没有宣传这一点,但这是它吸引力的一部分。

从早期的 Macintosh 也可以苹果对便携性的重视,它甚至带着一个把手。乔布斯从 Frog Design 的创始人 Hartmut Esslinger 那里获得不少灵感。Lisa 的鼠标是 Frog Design 设计的,1982 年的时候,Frog Design 为 Macintosh 设计过外壳。乔布斯离开之后,苹果的产品就失去了设计感,直到他再次回归,与 Jony Ive 一起做出了 iMac。

印度之行

这次旅行与一本叫做 “Be Here Now” 的书籍有关。Daniel Kottke 和乔布斯同时得到了 “Be Here Now” 的复制本。这是一本震撼人的书。在此之前,Daniel Kottke 从未接触过东方文学,对于佛教、哲学之类一无所知。他们在 Reed 大学的书店里发现了这本书,同时着了迷,然后又看了大量的类似书籍。在学生会主席 Robert Friedland 的鼓励和指导下,两个人决定去印度,而且当时正是大壶节,更加激励了他们出行的愿望。

由于 Daniel Kottke 当时没有钱,乔布斯借给他钱买了票。那时候乔布斯已经从里德退学,并且在 Atari 工作了。

旅行还是比较愉快的,不过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Daniel Kottke 说他有些失望,因为没有发现什么通灵能力相关的东西。这就好像是童年时代的结束,不再有圣人的奇迹故事了。不过,现代科技实现了奇迹,iPhone、互联网、WiFi、Google,无论你在哪里,整个世界的知识都在你的手上。“这是一个完全的奇迹。这个奇迹正在发生,它就是科技。如果你错过了过去 20 年的事情,现在人们能用 iPhone 做的事情就是魔法。”

迷幻药

在 60 年代,迷幻药影响人的世界观。乔布斯曾经坦言过 LSD 对他思想进化的价值。有趣的是,Woz 从来没有用过迷幻药,他可能没有吸过大麻,可以说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例子。

Daniel Kottke 说他曾认为自己会长期从事硬件,但现实并非如此,因为科技变化太快,将硬件抛在在后头。这几年来, Daniel Kottke 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科技生涯,开始参加一些迷幻文化聚会。他曾经关注于科技大会,经常考虑自己的下一个工作,不过现在他发现迷幻文化聚会让人活跃。参加会议的人都对意识感兴趣。

科技其实就是交流,如果你观察它的意义,从电报、电话到电视,都是关于交流。科技是为人类交流服务的。现在的社交网络都是关于交流的。

找到能和自己一起玩乐的人,这非常重要。

迷幻药和疾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的退伍军人事务部现在也开始用迷幻药来治疗 PTSD(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Daniel Kottke 说退伍军人事务部曾给志愿者发过迷幻药,《飞跃疯人院》的作者 Ken Kesey 就是因此得到的迷幻药,对文化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不过,我们现在应该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待迷幻药。现在,针对癌症的战争是个巨大的失败,针对毒品的战争也是一个巨大的失败。Daniel Kottke 认为迷幻药能够提升晚期癌症病人生活质量。他认为,人的免疫系统对潜意识非常有反应,如果你心理压抑,免疫系统就会关闭。而迷幻药可以帮人学会放松,促进免疫系统的正常运转。对于他的这个看法可以存疑,不过,美国 Johns Hopkins 大学的确有一个裸盖菇碱癌症计划,用于研究致幻药对病人心理的影响。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