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扑「沉默」

公司

05-21 18:19

「肖战」已经成为公愤了吗?大概率是的。因为每当路人已经逐渐淡忘与肖战有关的风波时,肖战的粉丝们总会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提醒着人们:「肖战」,并不只是一个停留在文娱板块上的流量明星。

仅以 5 月为例。5 月 7 日,佛山电视台的一则报道登上了热搜,报道称一名初中生为了追星打榜一边像同学借钱,一边威胁母亲:你不给我钱我就恨你一辈子——据称这位明星就是在 4 月 29 日刚刚发行新歌的肖战。

5 月 10 日,大量幼儿园和小学的老师带领学生给肖战应援的视频,开始出现在社交网络上,并快速引发争议——同一天,肖战在北京卫视的晚会上演唱了《竹石》,但结果是收视率的断崖式下跌。

5 月 14 日,《解放军报》公众号《军报记者》报道了红色文物被写上「流量明星名字」的新闻——微博戏称这是要「集齐 8 大党报」的节奏。

这样的热点密集程度,让几乎所有打上社交、内容标签的平台,都参与到了这场这场空前的「公共热点当中争议」。无论是官媒还是一向追逐视角深刻的南方系,从小众的亚文化论坛再到短视频社区,都在这个过程中默契地完成了细分化的产业分工,比如微博成为各方展示及收集例证的平台,而知乎则完成加工论证。

但是相较于其他舆论场强烈的价值割裂,但有一个平台,他们曾经是对抗流量明星的桥头堡,曾经是小鲜肉的狙击手,但在这次事件中,却突然佛系了起来。

它,就是虎扑。

虎扑失声

很难说清体育论坛发家的虎扑,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直男」这个群像的代名词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形象的深入人心,与近些年 JRs 与多位流量明星及其粉丝的「轮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比如最著名的「大碗宽面」事件。2018 年 7 月一段据说是「吴亦凡说唱干音」的视频出现在了虎扑步行街上,并因为唱功实在抱歉很快被虎扑用户群嘲,从而引发了吴亦凡的粉丝们与虎扑用户的正面交锋。后来的热词「skr」正是诞生于这场争论当中。

「鸡你太美」事件发展的脉络也大致相同。2019 年 1 月底 NBA 官方宣布蔡徐坤成为首位 NBA 新春贺岁形象大使,这被虎扑 JRs 们眼里认为是一种「侮辱」:这么一位风格阴谋、打球浮夸、创作能力不咋样的流量明星,根本没资格和科比姚明们并列——粉丝们显然不赞同这个观点。

华晨宇虽然没有标志性事件,但影响更加「绵远流长」。作为步行街「总统山讨论」中的常客,JRs 总结出来的那套充满嘲讽意味的「华晨宇公式」,如今几乎出现在所有关于华晨宇唱作能力的讨论当中。

总之几轮事件下来,「虎扑用户」的形象在复杂的社交网络世界里变得异常鲜明:

-他们似乎本能地讨厌商业化的包装,拒绝迎合任何商业化运作后产生的「人造议题」;

-他们似乎拒绝任何停留在感官层面的讨好(比如颜值、身材、声音),更愿意对现象背后的成因产生「过度较真」;

-他们很愿意强调自己的原则或者底线,但不在乎这些原则和底线是否被别人所接受;

-他们崇尚语言上的直接交流,并且乐意将争议变成素材,完成一次抖机灵或者炫技……

而这些特质,很容易让人们产生一个下意识的判断:即使不是 227 事件中的主力军,「虎扑直男们」也一定是这场争议中最活跃的群体之一,毕竟他们的气质太天然契合与这场以「小众文化」为主线的争议了。

▲ 在虎扑你很容易见到这样的「理智」贴

但这也正是最吊诡的地方:预期中活跃的虎扑直男不仅并没与出现,甚至与此前几次轮战相比,虎扑直男的表现几乎可以算做是「失声」

以响应时间为例,根据虎扑步行街内置的搜索引擎显示,爆发于 2 月 27 日的全网大事件,直到 3 月 1 日-2 日左右才开始形成有规模的讨论。考虑到「227」也仅仅是一个矛盾引爆的导火索,潜在矛盾早已有苗头,这显然是标准意义上的后知后觉。

讨论热度也不在一个量级上。下面三张图分别是蔡徐坤当选 NBA 新春贺岁大使,吴亦凡与虎扑微博开撕,以及 227 事件后全网讨论肖战时期,虎扑相关的帖子。不难看出,与蔡徐坤吴亦凡动辄几百上千(甚至七千多)的回复量、单独开贴量相比,肖战的「关注度」少得有点可怜——甚至不及华晨宇在虎扑的单独开贴量(2000 以上,而肖战则刚刚越过 1000)。

你甚至还可以从上图看到「表达」层面上的吊诡。与同时期关于蔡徐坤和吴亦凡的「diss back」相比,JRs 们关于肖战的讨论更多选择在「提出疑问」、「给出不同角度」上,这显然和之前一向头铁的虎扑直男们形象不符,甚至是违和的。

理论上,227 事件引发的社会影响,远大于此前因业务能力和篮球技艺引发的争议,部分粉丝为了党同伐异而采取的政治运动式的举报,道德绑架+洗脑式的逼购专辑,到以教师身份让学生们为肖战应援,都已经侵犯了很多人的生活边界。

就像「围攻光明顶」的事件中,武功最高、情绪最高涨的峨眉派决定不再出手,JRs 们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参战意愿,而是选择「作壁上观」……

或许是你可以说虎扑本来就不是饭圈必争的平台,但步行街也并不自认自己是个体育论坛。这不合理啊。

从战士到远离是非

从时间线复盘来看,「227」及其之后发展脉络中过于复杂的要素涉及,可能是虎扑直男们「失声」的最重要原因

根据「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那篇著名的《肖战粉丝偷袭 AO3 始末》记录,事件最核心的导火索,是同人爱好者(以及后来的所有 227 参与者)认为「举报」功能被饭圈改造成为一个党同伐异的武器,不仅会导致自己无法正常地满足爱好,也存在着进一步危害创作自由、兴趣自由的可能。

在 JRs 眼里,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同情并站队的理由。

但问题是社交网络时代爆发的群体式舆论争议,尤其是跨圈层的舆论争议,背后的战线基础往往是相关利益的重合——比如「227」支持者们的日常生活半径中至少涉及一个带有地下色彩的小众地带——而虎扑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焦虑,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自认「灰色」

虎扑从 D8 文化中完整移植的语言体系,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心态的投射。

比如「懂不懂规矩」、「贝弗利」,指的就是发帖者应该自觉附赠足够刺激荷尔蒙、又不至于违规(当然自愿违规也无所谓)的福利图片。更直言不讳地说法是「步行街就像一盏灯,很黄,但很暖」。

这种充满青春期男孩色彩、「享受擦边球戏谑」的心态,显然是无法让 JRs 对 227 事件产生深刻共情,也就没有下场的必要理由。更何况 227 最核心的受众群体,几乎都受到过「直男原则性极强」的 JRs 的直接冒犯,比如豆瓣鹅组。

在她们眼中虎扑 JRs 们津津乐道的「前途光明专升本」、「万幸香蕉很好吃」、「家教很严非处女」,并不是所谓的「真性情」、「率真」,而是一种类似于圈地自萌下的群体恶意。

没有被真正动过奶酪,难以区分 CP 粉、唯粉,反装忠、披皮黑等等复杂圈层,无法定位自身在这场争议中的角色,你可以将这样的尴尬现状,理解为虎扑步行街「伪平台、真垂类」的定位混乱,但对于每个普通的 JRs 来说,这就是一个他们无法改变只能承受的结果。

虎扑直男们几轮轮战中鲜明的「防守反击」色彩,以及「防守反击」后得到的积极结果,则是「失声」最有可能的诱因

在所有能够形成记忆点的「227 后续事件」里,「对抗」是通用的主旋律。比如肖战粉丝与剑网三玩家产生的对抗,就有清晰的「对抗主线」在其中:

玩剑网三的肖战粉丝在游戏频道发言力挺肖战粉丝——其他剑三玩家们与他对线——肖战粉丝哭麦+举报了直播间——剑网三制作人郭炜炜在玩家的推动下「被出道」,抢占了微博闪耀榜的第一位。

从起点上来看,虎扑 JRs 们所经历的几次「轮战」也有着类似的开头——吴亦凡事件的引爆点在于粉丝们的恶意爆破举报,蔡徐坤事件的引爆点则在于他当选了 NBA 的新春贺岁形象大使——基本上都可以理解为「圈子不同别硬融」的群体意志对抗。

但区别在于,由「227」所引发的所有后续事件,其对抗的背后都有一个外向型的诉求,即通过一系列直观的方式对于对方的行为进行矫正。而这种诉求是虎扑 JRs 所经历的几次「轮战」所不具备的。

以吴亦凡事件为例。

即使在战况最激烈的阶段(即 2018 年 7 月 24 日「干音视频被转发到虎扑」到 7 月 31 日「步行街爆料工作室控评」之间),虎扑进行的许多所谓的反击行为,基本都停留在虎扑自有的语言体系中。比如有人模仿旭哥格式,号召将虎扑第一喷子旭哥从小黑屋里放出来,用以保卫步行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致敬蒸汽波。

那张著名的「卸载截图」也没有跳脱出原有的语言体系,大可以理解成是「绿化一条街」的变体。

可以说,直到嘻哈圈下场,AR 刘夫阳发起 battle 吸引了吴亦凡发歌 diss track,整个事件都没有摆脱「小圈子撕逼」的舆论定性。

很难解释以「原则性很强」著称的直男们,为什么会在对抗中意外地显得「保守」。或许虎扑本身被忽视的「饭圈」文化是最有可能的答案,追星族眼中站在一起团结对外的 JRs 们,也会为哪个球星更牛掰吵得不可开交,其步行街著名的「总统山」文化,每天都在排序周星驰、邱淑贞和周杰伦。可以说,JRs 并不是不懂娱乐圈,他们也会没事聊聊八卦。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虎扑 JRs 们不小心契合了公众对于饭圈文化开始逐渐反感的集体情绪,并因此得到了外部舆论的积极反馈,JRs 们也在无形中接受了一种「行为强化训练」,变得「乐于防守反击」了,也正如吴亦凡事件最后@虎扑的步行街在微博上的总结陈词:

我们自娱自乐玩好虎扑一亩三分地就算了,我们一直在被动反击,并不意味着好欺负。

当然从现在来看,这或许已经成为了一种自我保护策略。尤其上个月发生的徐大 Sao 事件,用行业媒体比较流行的话说来形容,完全可以被看做是「虎扑 JRs 群体第一次行使长臂管辖权失败」。

总之在此之后,在 227 事件及其延伸的风波中,面对处于舆论中心的饭圈和同人圈这些 JRs 不擅长的领域,经历了此前误锤徐大 sao,险些引发大规模网络暴力,虎扑对于其他圈子事物,抱以更为谨慎的态度。

是结果还是开始

其实 JRs 的沉默也是有迹可循的。无论是《魔道祖师》被封杀还是当年《陈情令》热播,彼时在虎扑的讨论热度就不高,相比打篮球的吴亦凡、蔡徐坤,频繁登陆综艺的华晨宇,被亚文化圈层层包裹肖战并没有引起直男的太多关注。

但虎扑似乎也很难再回到话题的主舞台了

简单来说,倘若直男们与蔡徐坤、吴亦凡的几次轮战,帮助虎扑完成了在复杂产业中的定位,市场也通过这几次轮战完成了另一场大型试验:以「虎扑」为样本,来看看直男这样的群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答案可能是复杂的:他们不是隔绝于消费主义之外,但同样的广告支出,可能用在女性用户比例多的平台会有更高的回报,而是这些回报又有可能来自 JRs 的腰包。

因此对于资本来说,对于 JRs 们,在「她经济」红利仍在的情况下,保持非敌非友的微妙关系或许更为明智。

也因此饭圈与资本也不再将直男纳入考量。号召购买 105 张专辑时的口号是「不过是一支口红钱」,是口红,而不是游戏、球鞋或者其他直男们喜闻乐见的东西。

▲ 正反方都选择「口红」作为意象

但这也不仅仅是直男们自己的事。

资本的差异化选择,区隔出「少女> 儿童> 少妇> 老人> 狗> 男人」的不等式,在网络讨论中,更是将男性与女性话题进行森严的对立。227 话题的讨论正是当下舆论环境中的一个样本——以女性为代表的饭圈、同人圈的声势浩大,另一面则是男性群体的相对沉默。

以小鲜肉明星、《偶像练习生》、耽改剧等为代表的「男色消费」,无疑是女性经济能力与社会地位提升的体现。而伴随近年来资本对「她经济」的挖掘与刺激,借助于女性强烈消费欲和庞大的购买力,一种裹挟着消费主义的「女权」被引入舆论场。在微博、小红书等网络社交平台,一部分用户利用过度消费堆砌小资生活,又以消费衡量女性崛起,显然有些本末倒置。

这种虚假繁荣造就一种魔幻现实——真实生活中,仍有大量女性尚处在职业歧视,性别困境,而网络社会则好似跑步进入了女权时代

夹杂消费主义的女权与强调女性权力,推脱女性义务的伪女权,更是造成对女权的污名化,这也让部分尚背负房贷、车贷的男性,对于女权话题的态度并不友好。《我是余欢水》中调侃女权的台词,引发两极分化的讨论,一部分人支持其真正反映了当下女权的争议性,还有的人则认为是对女权的误读和抖机灵。

透过女权话题引发的争议,不难看到网络讨论中的性别矛盾。被资本挪用的女权,造就一个个消费奇迹,也将性别对立推上舆论浪尖。女性对直男癌的讽刺,男性厌女情绪的蔓延,当网络争议折射进现实,紧张的两性关系与性别对立,无疑是社会转型期亟需克服的困境。

消费主义的代价终究由所有人买单,届时无论是你购买 1000 张专辑还是我收集一双球鞋,沟通渠道与价值相互区隔的人们,将在如何找寻共识与出路上,投入太多太多的浪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蒋凯西,编辑枕溪、丹尼尔,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互联网解读 专注营销传播

累计已发布 13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