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马斯克发布脑机接口新产品!三只小猪现场演示

公司

08-29 10:34

还记得去年马斯克的 Neuralink 公司发布的脑机接口吗?

一台像缝纫机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一排植入大脑传递数据的细线,一块读取大脑信号的电子芯片,就能让你用意识改变现实。

就在今天上午,这台传说中的 Neuralink 脑机交互设备首次面世了。

马斯克还现场展示了他们最新的脑机实验——「三只小猪」。

新一代 Neuralink 脑机设备有什么亮点?

如果你还不太了解「脑机接口」的话,简单来说,它就是在人类大脑、机器、互联网之间建一道桥,让大脑直接与虚拟世界沟通。

马斯克的 Neuralink 系统,就是通过手术机器人,向大脑植入不到头发 1/10 细的细线,然后通过细线传输脑电波信息,实现大脑与外界的人机交互。

发布会一开始,马斯克身旁已经有一台最新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了。

它由温哥华工业设计公司沃克工作室设计,比起去年硬核的机械外观,现在这台机器已经经过再度设计,看起来洁白、圆润、光滑,给人一种柔和的抚慰感。

功能上,今年它已经能实现全自动,创新之处就在于,不仅每分钟能自动往大脑植入 6 根线(192 个电极),还能自动避开大脑血管,做到不伤害大脑神经元。

视频演示中,机器平行移动到植入位置,咻地一道绿光闪过,手术就完成了。

马斯克希望以后它就像做 Lasik 眼科手术一样,快速植入脑机接口芯片,安全又无痛。上午做手术,下午就上班。

第二个重要成果,就是新一代可植入脑部的 Neuralink 设备。

第一眼看到演示图上的人脑被挖了个圆孔,恍惚间还以为在看科幻电影。

这就是最新的 Neuralink 设备 LINK V0.9。

比起去年耳戴设备的突兀感,今年它已经只有硬币大小,而且更薄了。

重点是,它的隐蔽性很好——把脑袋切开一个小块,植入设备,然后盖上头皮,仿佛无事发生。

性能上,LINK V0.9 集成了各种传感器,束线和无线通讯等功能,单个设备配备 1024 个通道,能通过蓝牙无线传输到手机 app 上。

而且,它还可以支持无线充电。充电一夜,续航一天。连接手机,你就能让与头上的设备「交流」。

不仅如此,一个大脑中还可以放置多个 Neuralink,对应不同的大脑区域,实现不同的功能。

去年最大的亮点——扎在脑内直径 4-6 微米的「细线」就没什么升级了,毕竟它是整套系统的内核。

现在,这套 Neuralink 脑机交互设备就已经初步成型了。

马斯克表示,现在的目的是让它能舒适放置在你的脑袋里,解决脑部和脊椎损伤问题,还可以监控你的健康,警告你是否有心脏病发作、中风或其他风险。

而关于此前马斯克在 Twitter 上表示新产品将能「直接通过芯片听音乐」,现场他也直接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不止如此,还能「模拟催产素、血清素等化学物质的释放」,通过控制激素水平,就能减轻焦虑,缓解抑郁。

也就是说,你将可以选择你的心情了。

不过马斯克并未给到具体的操作方案和实现路径。

现场还有人问:未来有没有可能通过意识叫来特斯拉?马斯克:「可以」。

能否用意识玩《星际穿越》或其他游戏?马斯克:「有可能」。

那能不能储存记忆呢?马斯克:「你这是科幻片看太多了」。

当然,马斯克也表示,未来我们可以存储自己的记忆做备份,再通过信号传输来下载。

按此前的目标,他希望 Neuralink 将来能解决视障、听障、阿尔茨海默症、帕金森氏症等与脑部损伤密切相关的疾病,让患者重获对世界的感知。

放长远来看,他认为 Neuralink 最终能实现人脑与 AI 之间的「共生」,以防止接下来人工智能造反,灭了人类。

不过回到现实,对于这场发布会,大家更期待的,恐怕是去年发布会上所说的:

2020 年第二季度完成人体实验。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Neuralink 最终请来的嘉宾,是三只小猪。

首次脑机接口现场演示——三只小猪

为什么没有直接用人体来展示呢?

我们并不知道内情。可能因为疫情耽误了实验,可能因为舆论风险太高,可能单纯因为 FDA 批准这一关太难过……

但是实验的现场依然很欢乐。

讲完产品,镜头一转,三只活蹦乱跳的小猪登上舞台。

此刻 15 万人在线观看直播,工作人员守护在一旁,猪猪们已经做好了惊艳全场的准备。

第一只小猪没有植入任何脑机接口设备,它表现得非常快乐。

第二只小猪是曾经植入过脑机接口设备,后来取出来了,它同样也很快乐。

第三只小猪正佩戴着植入的脑机接口设备,它将在现场拆除设备,这也是最关键的一只小猪。

工作人员给它喂了很多零食,然后送他进入了一个小黑屋,出来等了几分钟,当这只猪扑腾扑腾跑出来时,它看起来就像中了一辆特斯拉一样欢天喜地。

当然我们只是从它的动作推断如此,马斯克直接现场展示了这只猪是不是真正的快乐。

只见画面出现这只猪的脑电波状态,信号立刻开始快速地波动,并且响起了叮叮咚咚的声音,那频率和节奏,就像是幼儿园的下课铃声一样喜庆。

不知道马斯克是不是和猪进行了脑机联动,他也屡次笑出猪声:

这是一个植入 Neuralink 设备两个月的,健康快乐的,热爱生活的猪猪。

去年他们表示已经在老鼠和猴子身上成功试验,对于为什么今年选择了猪,研究人员在采访中表示,猪的胸部和人的肋骨很相似,而且猪很容易高兴,给它一点吃的就很快乐,这也让它的脑电波反馈十分明显,利于他们收集信息进行研究。

如果我们忘掉自己是人的话,做猪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马斯克开玩笑说。

▲跑步机上展示猪的脑波动

事实上,这次的实验,应该就是为了证明脑机接口设备和系统的安全性。

毕竟对于侵入式设备来说,要刺破大脑皮层,很多人都会对它的安全和健康影响存在顾虑。

这次的成果,展示了他们未来商业化和大规模普及的可能性。

在采访中,马斯克也表示他们刚开始做设备会比较昂贵,但是未来会把设备成本压缩到仅几千美元,让更多人使用。

此前,Neuralink 计划在 2023 年左右将这样的设备推向市场。

Neuralink 想要的未来,离我们近吗?

当你把一个人的大脑握在手里时,你不会想到,这个果冻般的东西,隐藏着人类最难破解的秘密。

同样也就是这样一个大脑,背负了 Neuralink 以及无数家脑机接口公司的宏大理想,以及关于人类生命的终极命题。

我们先来看看马斯克针对 Neuralink 定下的时间表:

今年年底:把脑机接口植入人脑,首先在四肢瘫痪的病人身上开始人体实验。

10 年内:在健康人之间实现「传心」(telepathy),即让两个植入脑机接口的人无需讲话,也能直接用脑信号沟通。这时,人类的语言可能将被淘汰。

25 年内:打造出「全脑接口」(whole-brain interface)的终极目标,即脑中几乎所有的神经元都能够与外界顺畅沟通。

此时,与人工智能「共生」的超人时代也就来了。

那么,它会不会真的实现呢?

其实,在过去 30 年里,脑机接口技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从 1924 年德国精神科医生汉斯·贝格尔发现脑电波以来,针对 BCI 技术的研究陆陆续续出现,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末,爆发期来了。

1998 年,一位因脑干中风造成锁闭综合症的病人 Johnny Ray 通过脑机接口,控制了电脑光标,相关技术标准和方向也逐渐明朗。

2005 年,Cyberkinetics 公司获得美国 FDA 批准,在九位病人进行了第一期运动皮层脑机接口临床试验,脑机接口企业开始增长。

2014 年巴西世界杯上,佩戴外骨骼的截肢残疾者,凭借脑机接口从轮椅上站起来踢了第一脚球。脑机接口市场热度逐渐飞升。

2016 年 9 月,斯坦福大学神经修复植入体实验室里,一只猴子用大脑控制计算机,1 分钟内打出了莎士比亚的经典台词: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同年 10 月,瘫痪男子 Nathan Copeland 用意念控制的机械手和奥巴马「握手」,意味着瘫痪病人首次恢复了知觉。

而后,多家公司都实现了「意念打字」「意念取物」等项目,将脑机接口技术从实验室带入了家庭环境,科研成果纷至沓来。

2018 年美国军事研究机构——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表明他们已经可以让大脑下达命令控制三种飞机。

到去年马斯克宣布 Neuralink 创新的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时,脑机接口也似乎从科幻片越来越走近普通人的现实视野之中。

半个月后,Facebook 资助的脑机接口技术研究团队就用非侵入式的穿戴设备,首次证明可以从大脑提取人类说某个词汇的深层含义,并将信息快速解码成句子。

好的一面是,我们看到了脑机接口技术正在一步步快速前进,并在医疗被残障人士小范围应用,它也呈现出更多商业化的可能。

硅谷大佬们陆续进入战队,Paradromics、Kernel、Ctrl-labs 等公司也在脑机接口领域不断进行研发,联合市场研究公司(Allied Market Research)的数据显示,今年脑机接口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14.6 亿美元。

去年 Neuralink 就已经完成了接近 2 亿元的融资,Facebook 收购的脑机接口创企 CTRL-Labs 也花了约 10 亿美元高价,而国内的科研、医疗、消费领域更是有着千亿级市场。

毫无疑问,脑机接口是科技界备受瞩目,成为最具潜力的方向之一。

但这依然是一场持久战。

首先因为人脑太过复杂,里面宇宙银河般的 1000 亿个神经元细胞,必须同时测量才能完全理解人脑,科学家能突破的研究远不及九牛一毛。

从脑机接口技术本身来看,需要与大脑兼容的生物材料,并保证其能够长期使用,同时在降低价格成本上,都遍布着问题悬而未决。

更何况还有技术监管、道德伦理争议、商业化模式探索等等挑战。

有学者指出,即使到了下个世纪,脑科学也依然是前沿科学。

所以,马斯克希望在 25 年内实现的终极目标,其实是无比困难的,毕竟那种情况下,人都可能在死亡后储存大脑,成为在线幽灵,也就是科幻片里的「数字永生」。

▲《上载新生》里数字永生的世界

现在忧虑脑机接口技术把人变成机器的傀儡,更是为时尚早。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教授 Bill Newsome 认为,现在还是人脑研究的初级阶段,操纵人类思想这事儿,Facebook 和 Twitter 这些社交媒体在行得多,还不用做手术。

而好的一面就在于,科学家们正在用现实追赶人们过去的幻想。

他们正用实际成果一步步告诉我们,「黑客帝国」并非咫尺之遥,脑机接口也不是天方夜谭。

一场势不可挡的「智能人机核爆」已经开始了。

不过对于脑机接口,我们在想象它的无限可能和毁灭风险时,首先需要确保的应当是,它易于使用、且超级安全。

毕竟大脑是最终定义人类的器官,普惠大众才是最重要的事啊。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