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等来的是 Netflix 拍《三体》?

文娱

09-03 03:23

或许你没有看过《三体》,但十有八九听说过《三体》。

这或许是中国最有名的科幻小说,也是水平最高的科幻小说。有多高?《三体》在 2015 年获得了「世界科幻协会」颁发的雨果奖,这一奖项的份量等于「科幻界的诺贝尔奖」,同年还入围了科幻领域另一重量级奖项星云奖。

所以,当昨晚 Netflix 宣布将拍摄《三体》电视剧消息后,消息一夜间就传遍了互联网。

▲ Netflix 将拍摄《三体》电视剧. 图片来自:My Celebrity Life

但其实《三体》影视剧快来了这一类似的消息起码已经在互联网上传播了五六年。

对于科幻迷们来说,《三体》影视剧已经成了一个类似于「狼来了」了的故事,早已不抱希望。

为什么《三体》影视剧等了这么多年

《三体》火了这么多年,但电影电视剧却一直没能憋出来一部,非常神奇,也颇为遗憾。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版权所有方游族网络一直没有能力把《三体》拍出来。

十多年前原作者刘慈欣尚未像如今这样声名远播,《三体》还只是少部分真正科幻粉丝心头好的时候,《三体》的版权就被卖掉了,虽然并没有直接说当年的买家是谁,但据说是到了一个小导演张番番手里。

根据之前的爆料所说,早在 2009 年时张番番就买下了《三体》的拍摄权,但又不愿意转让版权,开出的条件是资本进行投资,自己做导演拍摄。

张番番也找过一些影视公司合作,最终和游族网络达成了协议。随后游族宣布进军影视行业,在 2014 年 8 月成立了游族影业,并正式对外公布了电影《三体》的拍摄项目。

电影版《三体》曾一度定档 2016 年 7 月,据传一度是拍完了一个版本,主演是冯绍峰和张静初,但最后却连一部预告片都没有。

有报道表示,这部《三体》因为剧情乱改,加上张番番本人水平有限,拍摄的素材几乎不能用。粗剪版本据称被一位《三体》粉丝的大佬看过之后直接压了来下。后来资本市场开始进入寒冬,《三体》电影的项目就这么被搁置了。

在《三体》的影视项目一直被搁置的期间,刘慈溪另一部中篇科幻小说《流浪地球》却在 2019 年被搬上了大荧幕,尽管这篇 2008 年就已经出版的科幻小说十年间都没有大众熟知,但电影版《流浪地球》却大获成功,不仅斩下了 46.55 亿的票房,同时也被称为打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新纪元。

在这之后《流浪地球》已然成为中国科幻影视的标杆,之后在登上大荧幕的科幻影视作品难免要被拉出来比较一番。《上海堡垒》之所以评价跌穿地心除了本身素质确实不高之外,也有《流浪地球》电影实在太过耀眼的原因。

然而作为同一作者刘慈欣的作品,《流浪地球》原著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出圈过,丰富度与内涵也远远比不上获得了中国大众乃至世界认证的《三体》,在这样的情况下,《三体》无论是改编电影还是电视剧,大众期待的高度都是游族力不能及的。

2014 年,在《三体》还没有获得雨果奖的时候,彼时已经准备开拍《三体》的游族影业 CEO 孔祥照(孔二狗)面对大众质疑曾放声表示:「中国几十年、上百年出来的这么一部伟大的科幻小说,一定要中国人自己来拍,要毁也要毁在我们中国人手里。」

这一番带着破罐破摔味道的豪言壮志,终究还是面对重重障碍之下无法实现了。

这其中除了大众市场,资本市场,以及传说中的高层压力,更大的问题是来自游族自身,游族并非家大业大的土豪,《三体》这样热门的 IP 捏在手里自然不能不赚钱。既然影视剧暂时无法上马,游族就开始有了别的想法。

主营游戏业务的游族在前几年还能暂时将《三体》搁置,但在 2019 年游戏业寒冬来临之时,游族的经营状况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在查询往年财报发现,游族网络 在 2017 年-2019 年期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 27.89%、10.68%、-10.0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 7.91%、23.05%、-123.07%。

在这样的情况下,游族网络的关联方游族影业在 2018 年底专门内部孵化了一支团队,并成立了一家专门开发《三体》IP 价值的公司——三体宇宙。

在游族和三体宇宙的操作下,《三体》的影视包括动画版权都开始进行了活跃运作,2019 年 6 月宣布与 B 站合作共同开发《三体》动画番剧,2019 年底上线《三体》广播剧,2020 年 6 月,游族公告签订《三体》游戏改编权等等。

当然也包括这次与 Netflix 合作拍摄《三体》电视剧。

交给 Netflix 就万事大吉了吗

Netflix 毫无疑问是一颗影视界冉冉升起的新星。爱范儿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刘姓主编在一年半以前公开表示希望 HBO 或者 Netflix 接手拍摄《三体》。

Netflix 给三体的待遇确实很不错,找来了美剧《权力的游戏》的主创团队,David Benioff 和 D.B.Weiss 担任编剧,还找来了导演 Rian Johnson(代表作:《环形使者》、《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利刃出鞘》)来做监制。原著作者刘慈欣和英文译者刘宇昆共同担任顾问,可谓是阵容豪华。

从整体上说,《三体》交给 Netflix 来做,会是在美国的成熟工业流水线下完成的作品,在投资、视觉特效、科幻设定等方面大体是不用担心的。

有人看到《权游》的编剧 2DB(David Benioff 和 D.B.Weiss)可能会产生劝退的感觉,因为《权游》第八季在没有原作支撑下的原创结局翻车还历历在目。

但是《权游》和《三体》有很大的不同在于,《权游》是一个未完结的作品,原作《冰与火之歌》的作者马丁自 1996 年出版了第一卷之后,到现在为止也只完成了五卷,还剩余两卷没有写完,可见创作难度之大。

▲David Benioff 和 D.B.Weiss. 图片来自:CNBC

而改变成电视剧版的《权游》之后,总要对观众们有一个结局作为交代,所以第八季完全是原创的剧情,口碑的滑坡其实在意料之中,毕竟在原作基础上改编和完全原创剧情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权游》第八季带来的争议却完全没有影响到两位编剧的地位,随后他们还接下了新的《星球大战》三部曲编剧(后退出),以及和 Netflix 签下两亿美元的大单,如今在《三体》项目中担任编剧,在原作已经完结,框架已经完整的情况下,2DB 的水平还是可期的。

但即便是交给 Netflix,关于《三体》电视剧还是需要先打一打预防针。

▲ 刘慈欣谈及为什么好莱坞拍不了《三体》. 图片来自:每日头条

刘慈欣本人在去年曾说过三体为什么不能交给好莱坞拍问题:

好莱坞的科幻片,故事、背景可以复杂可以曲折,但主题不能复杂,必须黑白分明。《三体》违反了这条最根本的原则。

另外刘慈欣还表示,好莱坞的电影一定要符合主流价值观,这一点上三体也违反了,「不是说你不能拍,但是高成本的电影是很困难的」。

Netflix 尽管不能看做和好莱坞一样,但从本质上说依然是一套相同价值观下的。同时 Netflix 版《三体》受众不单单是中国人,还有美国人和美籍华人等很大一部分与中国人价值观并不相同的群体。

不过对于 Netflix 版《三体》刘慈欣还是给出了很积极的回应:

我非常尊重和信任《三体》英文系列剧集的创作团队,相信他们一定会为全球的《三体》爱好者带来一系列精彩的视觉享受。我想讲述的,是一个超越时间、跨越国家、文化和种族边界的故事,一个迫使我们思考人类共同命运的故事,身为一个作家,看到这个独特的科幻概念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大家的喜爱是一项巨大的荣誉,我也期待大家未来能够在 Netflix 上看到这个故事。

就像迪士尼的《花木兰》不只是给中国人看的《花木兰》一样,美国人一贯的刻板印象和政治正确等价值观会不会让《三体》遭到 Netflix 魔改,这其实也是让人担忧的一点。

抱以谨慎乐观的态度,似乎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三体》影视剧这十年的坎坷虽然遗憾,却也庆幸没有真的毁了这部雨果奖级别的科幻作品。

实话实说,按照我们目前的电影工业水平来说,拍摄《三体》这样一部着眼于人类乃至宇宙文明的科幻小说,确实有些勉强。三体的主题过于复杂和宏大,对于改编来说也造成了相当的困难。

从张番番买下版权,如今已经超过了十年时间,值得欣慰的是这十年间我们在科幻片上还是进步了。

至于我们自己的《三体》,或许还要再等一个十年。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