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线下业务可能只有结婚与买房,数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不是中国是它?

生活

09-15 09:16

如果问你世界上数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是哪个,你会怎么回答呢?

是美国,日本,亦或是移动支付最为普及的中国吗?答案可能让你大吃一惊,是爱沙尼亚。

在波罗的海的东边,有一个被海洋拥抱的国家,那就是爱沙尼亚。如果你最近有关注诺兰的新电影你可能会知道,「信条」的主要取景地之一就是爱沙尼亚。

国土面积仅有 45000 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 130 余万,无论从国土面积还是人口量上来说,爱沙尼亚都不是一个大国。尽管在 1991 年爱沙尼亚才宣布脱离苏联正式独立,经过近 30 年的发展后,它却成为了世界上数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

▲ 颜色越深代表数字化程度越高

根据联合国的 2020 年电子政务调查报告显示,在公民数字参与指数中,爱沙尼亚排名世界第一。

如果在此之前你对爱沙尼亚的互联网技术一无所知,那么在这个欧洲小国诞生的聊天软件 Skype 应该可以引起你对爱沙尼亚的兴趣。在 2011 年微软以 85 亿美元的价格购入 Skype 。

微软 Skype 部门总部位于卢森堡,不过部门中大部分开发团队和部门内的 44% 雇员仍然在爱沙尼亚的塔林和塔尔图工作。

短短数十年的建国历史爱沙尼亚怎么变成了世界上政务数字化的典范优等生?

除了婚姻与房产,其他都可以在网上办理

爱沙尼亚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内阁会议没有书面记录的国家。部长们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或 iPad 签署决议,甚至可以在汽车后座上使用数字签名通过一件国家大事的审批。

公民们不需要去银行应付各种财务问题,这可以在家里完成。事实上,很少有日常事务需要爱沙尼亚人离开家:无论是提交税务申报,安排看医生,检查孩子有什么作业,签署合同,甚至选举国会议员,更多的事情可以在家里在几分钟内完成。

天气也不会影响爱沙尼亚的选举结果,因为爱沙尼亚支持电子投票选举,听起来就像为宝宝投小区之星一样轻松。

▲ 爱沙尼亚公民一年可以节省出 240 小时的工作时间

在爱沙尼亚,公民可以在网络上完成 99% 的政府业务,这意味着请假一天在几个机构来回奔波,重复填数张信息表格只为了证明「我是我」的荒诞场景,在爱沙尼亚已经是过去式。在爱沙尼亚,这会被称为电子石器时代。

不过如果公民需要办理结婚登记或者想要离婚的话,为了避免电子化将神圣的婚姻变得儿戏,这些事务都需要公民严肃地去线下办理。

这一切都离不开爱沙尼亚为为公民建立的信息整理系统 X-Road ,借助这个信息整合系统,各个政府部门都可以很方便地调用公民的个人信息,而公民们也能够清晰的了解和控制个人信息的授权和被使用情况。从 2007 年起爱沙尼亚就将 X-Road 技术应用于身份验证等工作。

▲ X-Road 是一个开源项目,你甚至可以在 GitHub 找到它

X-Road 是在奉行「Once Only」的理念下诞生的,公民们只需要提交一次自己的个人资料在 X-Road 系统中,任何时候需要使用到个人信息时都可以随时调用。

事实上,爱沙尼亚在 1996 年就已经开始布局数字化公民服务,经过这些年的不断完善,即使一个爱沙尼亚的新生宝宝,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体验数字化生活。

当新生婴儿出生,他/她的个人信息将同步地从医院传送到卫生处,即刻完成新公民的登记,不需要再让父母为了各种证明忙得手忙脚乱。

X-Road 在公民信息系统上的成功运用收到了许多其他国家的关注,这其中包括芬兰,冰岛,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而爱沙尼亚也乐于将这种高效的区块链整合信息模式分享给其他国家。

目前芬兰与冰岛等国家已经接入了 X-Road 系统,可以说北欧国家的数据化水平都给爱沙尼亚提高了。

世界唯一的「电子居民」

爱沙尼亚仅有 130 万的人口一直是束约其国力的重要因素,如果想要让国家迅速壮大起来,仅凭 130 万人的自然繁衍是不切实际的。爱沙尼亚结合自身的数字化优势,想出了一个破天荒的想法:既然爱沙尼亚已经逐渐转变成一个数字国家,那居民也应该可以数字化!

在 2014 年 12 月 1 日,爱沙尼亚面向全世界推出了一个极具创意的计划,电子居民计划(E-Residency)。

电子居民计划并非是一个鼓励移民政策,电子居民是一种政府颁发的数字身份和地位,凭借它可以使用爱沙尼亚的包括 X-Road 等电子服务并进入其独特的透明商业环境。

爱沙尼亚拥有一个透明和值得信赖的在线商业环境,事实上,爱沙尼亚也是世界上商业环境透明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因为在爱沙尼亚建立的公司信息都需要被相关的部门开展调查,这些信息既要经过核实,又必须向公众公开。

通过成为爱沙尼亚的电子居民,人们可以自由地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无纸化地建立和管理一间欧盟公司。

人们只需要在自己的电脑在线填写申请,很快就能获得爱沙尼亚电子居民的身份,并且能够利用电子居民的身份享受爱沙尼亚电子服务。

例如你可以在爱沙尼亚成立一间立足于欧盟的公司,享受多种跨境合作的商业便利,而这仅仅需要 18 分钟,不可思议。

▲ 爱沙尼亚还推出了 VR 旅游,不过你可能会看到奇怪的东西

迄今为止,来自 170 多个国家的 70000 多人申请了电子居留权,建立了 12000 多家爱沙尼亚公司。

而爱沙尼亚也想凭借着着独特的「数字人口」增长成为「全球人口最大的国家」,目前电子居民计划的年增长数已超过爱沙尼亚自然人口的出生率了。

数字化的背后,是一个小国辛酸史

爱沙尼亚在独立前的日子从未试过太平。在历史上爱沙尼亚曾经被沙俄割让给德国,在一战中与俄国为敌,后来在二战中又被苏联收回。爱沙尼亚的命运就像棋盘上的棋子,被苏联与德国来回掌控。

终于在 1991 年,受够了颠沛流离的爱沙尼亚与同在波罗的海的拉脱维亚与立陶宛一起,相继宣布脱离已经分崩离析的苏联。而此时爱沙尼亚除了最宝贵的自由,其他一无所有。

曾经的苏联老大留给爱沙尼亚的遗产,除了腐朽的官僚主义制度以外只剩下一片狼藉。一贫如洗的爱沙尼亚想要重新建立起新的国家机器时,甚至面临着纸张不够的问题。时任爱沙尼亚的总理 Mart Laar 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爱沙尼亚的巨大挑战的同时,也是一个全新机会。

Mart Laar 面对自然资源匮乏的爱沙尼亚,毅然决然的做出决定,带领平均年龄只有 35 岁的政府团队把爱沙尼亚「搬」到互联网上去。

他将数字化的重点放在教育和电子财务上,并在 1996 年作出了努力进入数字化的重要决定,启动 Tiger’s Leap(虎跃)教育政策。

Tiger’s Leap 政策目的在于大力培养年轻的技术人才。几乎动用了整个国家力量来进行计算机和网络基础设施以及信息技术扫盲,爱沙尼亚对于互联网的教育是上至成年人下至学龄期儿童,让公民们都拥抱上互联网,给爱沙尼沙实现其宏远目标打下了结实的基础。

▲ 世界第一是中国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地区

Tiger‘s Leap 的教育政策并没有随着网络建设的完善而停止,目前爱沙尼亚已经成为了教育大国,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8 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中,爱沙尼亚位于欧洲第一。

该评估是针对 15 岁儿童在 79 个国家和地区(包括 36 个经合组织成员国)的阅读,数学和科学成绩,排名是每 3 年公布一次。

爱沙尼亚的上云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 2007 年爱沙尼亚遭遇了一次来自黑客的网络袭击,攻击爆发后,在当地引起巨大震动。一些网站原本每月只有 1000 人浏览,但遇袭期间,每秒就有 2000 人登录。高度依赖网络进行日常运作的爱沙尼亚几乎瘫痪,只能紧急关闭对外通信进行应对。

事后爱沙尼亚发表《爱沙尼亚共和国网络安全战略》,对其网络缺陷进行了改善。爱沙尼亚非但没有将这次的惨痛经历当作是耻辱,反而将它当成了一次宝贵的教训,将自己的经验与世界分享。在爱沙尼亚政府的官网上,你便可以看到爱沙尼亚分享如何应对网络安全问题的建议。

「科技其实很廉价,任何国家都可以数字化。但是很多国家对科技没有政治意识,制定法律执行数字化。」爱沙尼亚的前总统 Toomas Hendrik Ilves 在一次分享会上提到。科技不是国家数字化的主体,数字化的推进需要法律,道德等层面齐头并进。

爱沙尼亚的数字化让复杂的生活变得简单起来,但是要复制它的成功并不简单。与以美国为代表的「个性化,信息私有化和效率竞赛」数字化方向不同,爱沙尼亚认为提供一个普遍且安全的平台,才是这个国家的数字未来。

让这样一个平台能够走进全体公民的生活需要离不开公民的信任,而这种信任需要建立在有国家背书的政策上,这显然是追求利润的大科技公司所不能提供的。

爱沙尼亚的国家数字顾问 Marten Kaevats 认为美国对于公民数据的保护观念是落后的,美国人民必须要自己牢记自己各种社会账号,这种数据架构的过于集中造成了社区信任的丧失。

爱沙尼亚的公民们对个人信息的清晰掌控让他们对数字平台有很强的信任感,而这种需要强有力的政策建立起来的信任,正是很多需要推进数字化的国家所缺失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