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学校丢饭卡吗?东莞这个高中用上了不会丢的「饭卡」

产品

09-21 16:24

你有多少张卡?

作为一个办卡大户,我曾经的卡片多到数不清。学生卡一卡通、公交卡、地铁卡、银行卡、就诊卡,还有各种各样的店面会员卡,塞满三个钱包都很轻松。当然,随着越来越多会员卡转线上,地铁卡变成乘车码,我的钱包也终于可以从鼓鼓囊囊变为极简风格。

在这些卡片中,学生卡有着浓浓的「青春限定」感。毕竟离开校园,你就无法再使用。所以这些年我们把更多卡片数字化,用小程序和 app 来承载,却不知道很多学校已经把自己的校园一卡通和学生的脸结合完成可数字化。

在东莞市第五高级中学(以下简称东莞五中),我们就感受到了这种校园支付方式的转变。

「靠脸吃饭」在这个学校成为现实

你记忆中的校园一卡通消费是怎样的?

丢卡,圈存和排队是我记忆中的痛。好好的饭卡说丢就丢了,整个高中我一共丢失了 3 张校园一卡通,对我这样粗心大意的人来说,一张卡 15 元的工本费我付了很多次。而排队和圈存都是必要的,那时候同学互相调侃「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最后一节课下课铃一响就开始朝食堂狂奔。但到了食堂还需要排队,排队+吃饭,午休时间被严重挤压。

但在东莞五中,丢卡的学生现在基本没有了。因为在去年,学校就在食堂新增了一个微信刷脸支付的渠道,让学生们可以用脸刷卡,「靠脸吃饭」。

新的支付方式普及来得比想象中快。食堂工作人员习惯了新支付方式一两天就全部上手;而学生则是在学校的安排下使用系统拍照统一录入了人脸数据,将人脸数据和学校的班级姓名对应起来;家长则是在手机里使用「袋鼠校园」的小程序,就能看到孩子的在校消费情况。

此前,这个有 2200 名学生的学校平均每周就会有 50 个人补办一卡通,但在引入微信刷脸支付的设备后,刷脸卡的同学都没了圈存的烦恼。

在学生「刷脸卡」之后,一卡通需要定时储值的问题也解决了。原先学生需要定时在圈存机或人工窗口充值一卡通的现象几乎一去不复返了。在微信钱包和亲属卡的配合下,学生家长微信钱包的余额就是学生的饭卡余额,钱不够,直接往微信钱包存钱就好。

而排队的现象也被这种刷脸支付用春风化雨的方式所缓解。原先打饭的排队现象严重,因为学生需要用手指明自己想要的菜品,食堂阿姨在确认后才会为学生计算菜品价格、打饭,整个流程下来,耗时长,错误率也高。

但在学校微信支付的刷脸设备里,学生的食堂点餐流程改变了。他们在食堂前的屏幕一端刷脸识别 ID,之后在屏幕上自行选择自己想要的菜品。而在食堂屏幕的另一端,食堂阿姨只需要看着屏幕上学生的选择就好,不需要计算价格并确认菜品的食堂阿姨可以最快为学生打饭。

效率提升了,排队自然也少了。

食堂的经理卢伟青对这个功能赞不绝口,他表示原先的刷卡虽然很简单,「但阿姨她要把学生点的几个菜算好。再加上阿姨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有时候不一定算得准。一旦有错的,有的学生要投诉,到时候学校就要找原因。」

用上了微信刷脸支付,食堂效率高了,出错少了,评价更好了。

▲ 食堂阿姨欧衬好和食堂经理卢伟青在接受爱范儿采访

而对家长来说,亲属卡加微信刷脸支付的功能让他们更放心了。因为在「袋鼠校园」这个小程序里,他们可以知道孩子在学校住校的日子有没有好好吃饭,还能知道孩子刷脸后吃了什么。甚至当微信钱包余额不足导致扣款失败时,这个小程序都能及时地送上提醒,而家长也能在「袋鼠校园」查询每月账单。

不过新支付方式试用后,也有一些家长表示很担心,因为孩子消费变高了。孩子的刷脸支付绑定的是爸妈的微信钱包,刷脸支付的学生就可以想花多少花多少,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计算饭卡的花费。这导致学校食堂在刚试行刷脸支付的前两个月,营收出现了意外的增长曲线。

▲  家长使用的小程序和学校使用的刷脸设备

当然,在部分家长反映情况后,学校和技术提供方一起给家长提供了一个消费限额功能。家长可以给孩子的单次消费和单日消费制定一个上限,让孩子能继续有计划的消费。

不丢卡、不圈存、排队少,让学生「靠脸吃饭」的东莞五中食堂很智慧。

除了不能借书,脸就是这个学校的万用 ID

除了能在食堂「靠脸吃饭」,学生的脸在东莞五中还能做更多。

它能刷开部分会议室的大门,让原先需要经过登记,取钥匙等多个环节的会议室使用变得更简单。

它能一键测温,进入宿舍等区域时刷脸进门,既完成了学生的打卡,也完成了体温测量。

它能出入校园,把原先需要依靠「教务主任-班主任-班长」层层进行收集的到校情况录入电脑,系统就能直接显示学生的出勤情况。

它还能在小卖部、医务室买东西,一次刷脸就能完成支付。

但在某个限定场景中,刷脸还是没有打通,学生依然需要一卡通。东莞五中办公室副主任程庆雷就向我们介绍,学生在学校的图书馆暂时还无法刷脸借书,还需要依靠最初的一卡通。

图书馆不是说用脸借还书的问题,图书管理系统还包括你对自己整个图书馆的藏书的管理。目前图书馆也有人脸识别借还书的解决方案,我们也在往这一块探索,跟这方面的公司做一些对接。但从我们目前的角度来讲,学校还有图书馆这个场景借还书需要用卡。

面对最后一个没有攻克的场景,东莞五中也在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让学校的智慧图书馆也能刷脸借阅已经在学校的议程里了。

▲ 东莞五中办公室副主任程庆雷向爱范儿介绍学校的刷脸支付应用场景

放下担心,刷脸支付进校园

但面对一个新的刷脸方式,东莞五中最初也忧心忡忡。

  • 刷脸难道不是遇到断网就歇菜了吗?网络不好怎么办?
  • 刷卡系统几年了,资金安全有保障,刷脸支付能保证学校的资金安全吗?
  • 饭卡有余额显示,刷脸支付却没有,爸妈微信钱包没钱的话,孩子是不是吃不了饭了?

但在实际的应用中,东莞五中担忧的这几个问题都被实际使用情况「答疑」了。

网络对于微信刷脸支付确实很重要,就像刷卡系统遇到电力故障也会受限一样。但刷脸支付最大的不同就是「网络虽然重要,但偶尔没有网络也不是不行」。在系统的设置中,当网络出现故障,系统离线运行时,学生依然可以正常点餐吃饭,只是此时,他们购买的餐食因为系统的离线运营还没有扣款。在网络恢复、系统重新上线时,系统才会将之前尚未到账的款项收齐。

也就是说,即使断网,学生也可以先吃饭。网络恢复,学生家长再付款。这可能就是数字时代的「数字赊账」了。

但东莞五中也希望这种「数字赊账」少一些,所以他们特意给食堂拉了一条网线,就为了保障食堂网络能够支撑食堂的日常使用需求。

而学校资金安全的问题则是由大公司完成了背书。

学校了解到,在整个刷脸支付流程中,为东莞五中提供刷脸设备的公司并不会直接接触学校师生支付的钱,他们只提供工具和服务。资金则是由微信支付在「T+1」天后自动转入学校的对公账户,就像普通的微信支付交易一样,点对点没有中间商会碰钱。

用新的支付工具,钱依然安全,这是让学校更放心地引进刷脸支付的重要原因。

▲ 越来越少人使用的圈存机

在学生使用刷脸支付,绑定家长微信钱包的情况下,带来的一个衍生问题就是家长钱包没钱了,但孩子不知道,这很可能导致学生在吃饭时无钱可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服务提供方给学校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允许学生在刷脸时欠费一次。

这个解决方案保证了家长微信钱包余额不足时,学生也能够正常消费。同时,系统则会将微信钱包余额不足的消息告知家长,提醒家长注意余额。在家长钱包余额充足后,付清欠款,学生就能正常使用这个系统。

智慧校园,不只是刷脸支付

东莞五中是智慧校园的先行者。校园随处可见的智慧图书柜,处处可用的刷脸支付设备,刷脸可以领取的保温消毒饭盒都是智慧校园的一部分。

▲ 学校的智能保温饭盒

但这不代表学校的尝试都是成功的,保温消毒的饭盒柜今天依旧没有打通现有的刷脸系统,被闲置的工具柜也证明了某些尝试的失败。

刷脸支付在学校之所以取得了成功,是因为它真的提升了用户的体验。

对这个有 2200+ 多名学生但每月约有 200 名学生丢饭卡的学校而言,近 10% 的饭卡遗失率远超大部分人的想象。通过引入刷脸支付,丢饭卡的学生大大减少了,不带饭卡出门的同学变多了。

▲ 小卖部刷脸支付

刷脸支付方便了这部分用户,尽管传统的圈存机和一卡通充值窗口依然还在,但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是在学校使用刷脸支付的学生越来越多。

而学校也开始进一步应用这部分的数据,最直接的就是食堂的消费数据,哪些菜品受欢迎程度高,哪些菜品不受欢迎。通过被量化的数据,食堂的管理人也在作出更适合目标人群的决策。而学校也期待未来能从学生吃什么入手,获得更准确的学生摄入的营养数据,与学生的身高、体重等指标建立联系。

▲ 东莞五中校长杨志坚向爱范儿表示:教育信息化的目的是解决问题,为教学、教育提供服务

刷脸支付是学校在课堂外的尝试,而在智慧课堂上,他们还有更多的想法想要实现。2015 年开始做教育信息化尝试的东莞五中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也总结了自己的方法论。

智慧校园建设不能为了某个功能,找一个系统,这样就会有很多套系统。我们要有顶层的规划和设计,用户能在校园体会到便捷的服务。

智慧校园的核心,我们认为是数据的互联互通。最终,我们能够把各个业务系统,各个应用场景的数据,在学校能不断地汇总起来。随着数据越来越多,反过来为教学、教育提供服务。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