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电台节目造就 Geek 人群

公司

2012-08-21 11:00

有人说芬兰是 Geek 的国度。“Linux 之父” Linus Torvalds 是芬兰人,在赫尔辛基大学读书期间开发了最初的 Linux 内核;网络安全传输协议 “SSH” 的发明者 Tatu Ylönen 是芬兰人,毕业于赫尔辛基理工大学;“IRC 之父”Jarkko Oikarinen 也是芬兰人。

把时间刻度拉到最近几年,来自芬兰的游戏厂商 Rovio 是一家让人惊奇的公司,他们开发出的《愤怒的小鸟》风靡全世界,让模拟物理类型的游戏变得流行,形成了一种 cult 文化,有的人甚至会孜孜不倦,算出小鸟飞行轨迹背后的物理公式,连英国首相卡梅伦也是其忠实玩家。

芬兰,一个人口不如一个北京市的国家,Geek 文化却如此深厚。也许 “好奇” 与 “探索” 这两个因子已经深深根植于这个民族的基因里面。

根据 Ars Technica 的报道,上世纪 80 年代,芬兰广播公司(YLE)的教育家 Kai R. Lehtonen 为了让自己制作的关于电脑教学的广播节目更富有趣味性,开始了一场实验。

当时个人计算机仍属奢侈品,网络处于蒙昧期,Lehtonen 打算利用收音机和无线电,将一段又一段的代码传播到不同的电脑中。通过这种方式,听众可以将自己的代码贡献给节目组,然后广播给其他听众,获得反馈。这能激发听众参与的兴趣。

多亏当初荷兰人发现一种利用盒式磁带传递资料的方法,Lehtonen 增加用户粘性的手段才变得有效——荷兰人将电脑上的 BASIC 代码储存到普通的盒式磁带中,然后将这盒磁带放进录音机播放,其他人可以将声音录进另外一盒磁带中,然后将磁带放进另外一台录音机中与电脑连接起来,通过解码器,电脑就能够得到原来 BASIC 代码。

通过这个方法,电脑与电脑之间传输数据的问题就得以解决。当时电脑尚未普及,但收音机成为家庭里的标配。在经过几次尝试之后,Lehtonen 和他的团队决定正式在广播节目中播出 BASIC 代码。在芬兰广播公司的 Radio Rex 节目中,他们播放了时长 33 秒的 “谜之声”,然后紧张的询问听众,到底是否得到了正确的代码。

代码是正确的。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至今 Lehtonen 还是感到激动不已。“布丁好坏,一吃便知。至于我们,代码部分没有做任何特别的改动。它只不过是一段类似于演讲或是音乐的声音……结果符合期望,我们从芬兰各地受到大量正面的反馈,最远的来自 Keminmaa,赫尔辛基往北差不多 600 千米的地方。”

后来 Lehtonen 决定提高难度,比如在接受观众的代码时,特意设置一个程序,将类似 “2 月 30” 之类的输入都挡在门外。但这不妨碍听众的热情,很快他们开始自己编写代码。当时大学刚毕业的 Eero Tunkelo 拥有 Commodore VIC-20,他曾经为节目贡献了一段为自己姐姐所写的代码。由于节目人气逐渐升高,Lehtonen 决定将节目变为每两周播放一次的节目 “Silikoni”。回忆当年对这个节目的痴迷,Tunkelo 说,“我开始觉得自己从属于某种事物的一部分。”

Silikoni 每周一傍晚 6 点 30 分准时开播。它成为芬兰 Geek 文化的温床,上面不但分享来自听众所设计的代码,还对一些严肃的话题展开讨论,比如说 “谁知道最棒的有关电脑的笑话?”,或者 “如何管理一个计算机夏令营?”,或者 “第一次购买电脑要考虑的问题”,或者 “如何通过电脑来运营一所学校” 等等。

Silikoni 非常受欢迎,一期可以吸引听众 12000 人,相比芬兰 500 万的人口,这个听众数量相当可观。一个 70 岁的老奶奶甚至写信给节目组,称她仅仅是喜欢听到不同电脑所制造出来的声音。可惜,在芬兰广播公司人员改组,变更公司战略目标之后,节目也就无疾而终了。

不过,对于 Lehtonen 而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我们的目标不是教人们如何编程,而是传播关于计算机的理解,以及让许多对计算机心怀恐惧的人放下戒心。我们努力展示计算机是有趣的。

 

题图来自 electronica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