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带货主播在线吵架,实属大数据算法支配下的情非得已

公司

2020-12-17 16:19

「我们贴了多少你知道么?贴了两千多万!」

「卖了 9900 多万,为了破亿,贴!」

「不要再贴了!再贴要倒闭了!(破音)」

看着直播带货的男主播和身后美女供应商的在线 battle,我嘴里的 18 元一碗的河粉差点喷出来,然后想到了一段非常经典的话:

我们知道他们在表演,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表演,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表演,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表演,但是他们依然在表演。

嗯,简直媲美奥斯卡级别的表演,9.5 分不能再多了。

「暴躁」主播,在线 battle

直播带货行业已成红海,「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有人直播 8 小时嗓子都哑了才卖出去 3 件货,而头部主播薇娅仅需几秒钟,就能把刘德华新电影的 66 万张票销售一空,连天王都惊呼「好假呀!」。

▲ 薇娅带货能力惊呆刘天王

内卷进入下半场,奋力求生的腰部和尾部主播不得不花样百出,搞情景式营销。总结套路,大致分为三种。

1. 在线吵架,制造矛盾吸引眼球

品牌方提前给出某款商品的直播价,主播「演到深处」觉得品牌方价格不厚道,「一定要为粉丝争取利益」,不顾品牌方的强烈抗议,把商品改成超低价,突然放出链接让粉丝抢购。

这时,品牌方的负责人又气又恼,一个人大力粗暴推开多个阻拦自己的工作人员,冲进直播间和主播大声争吵,就差直接动手了,一种「恨不得手撕主播」的感觉溢满了整个屏幕。

有位朋友看完感叹,不花钱可以看到地方卫视级别的家庭伦理剧桥段,「就差一段背景音乐了,为所有爱执着的错,为所有恨执着的伤……」。

2. 硬凹人设,打感情牌

「年仅 24 岁,靠种地的我是如何实现财富自由的……」

「XX 滞销,救救农民!我是大山里的少数民族,请帮帮我的爷爷奶奶。」

「你看,这是我自家田里摘的,不甜你找我,咬一口,嘶……(硬咬着牙微笑)真甜!」

「读完整个大学,我都不知道家里的工厂是什么样的……这个就是我家做的 XX 神器,听老爸说出厂价是 29 元一个,今天我背着他私自做一回主,9 块 9 包邮,哥哥们赶快抢购哦,要不然被我老爸发现啦。」

▲ 可能这位农民伯伯至今不知道自己的肖像被广泛商业利用凹人设

总之,带货的主播会给自己硬凹一个人设,买家其实买的不是商品,而是一种情绪共鸣。

3. 虚拟热度,制造抢购紧张感

「今天我们只卖 XX 件!什么?已经卖出 XX 件了!只剩 XX 件了!现在还等什么?赶紧下单吧!」

夸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越来越高的声调,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电视购物节目,还有那万年不变的铃铃铃电话铃声。

「什么?天呐!库存又降低了!什么?只剩 XX 件了?」

▲ 电商直播和很多年前的电视购物几乎一模一样

不骗你们,我真的有冲动点击购买链接,可能因为它唤醒了我童年夏天的彩色电视记忆。

套上有套,最为「致命」

正当你吐槽「这种套路也能卖货」的时候,主播会给你来个更大的惊喜:

「大家看到没有,经过我们 X 总的一番操作,销售数据达到了 XXX 万,这才是最宝贵的东西,我们不赚小钱,要赚就赚大钱,欢迎大家咨询,我们可以手把手教你上手!听懂掌声!」

原来他们卖的不是货,卖的是「套路」。

薇娅和李佳琦一场直播销售额就能破 10 亿,疯狂的带货数据刺激着每个商家和想要入门从业者,但是苦于没有经验,很多人主要依靠学习数据较好的主播,看看他们是怎么带货的。

这就催生了一个全新的卖货模式,卖得是「直播电商带货教程」。

顺着这位主播提供的关键词,我在某宝上搜到了商铺,宣称有 153 套直播带货话术,永久免费更新。

花费 18.88 元,我购买了这套资料,感觉自己离直播带货 1 个亿小目标更近了一步。

平心静气说,资料还是对得起 18.88 元这个价格的,里面基本把电商直播的一些基础知识点做了系统化的整理。

▲ 直播第一步,设定人设

怎么凹人设,什么商品用什么话术,怎么给顾客讲解商品的同时规避缺点等等都有,还有直播间的搭建、直播脚本的撰写技巧等,算是份良心资料。

不过想靠这套资料变成头部主播,只能说是一个比较好的开始吧,毕竟速成的「葵花宝典」不是人人都有机缘获得。

带货不易,情非得已

一个行业出现「培训新人赚钱」的现象时,也就是这个行业进入成熟期的标志,意味着竞争基本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为了在红海中杀出重围,新人主播复制薇娅李佳琦可能很难「出头」,唯有剑走偏锋才有一线「生机」。就像网购兴起时,开店基本等于赚钱,后来竞争升级,顾客对常规的宣传方式已「免疫」,就出现了引流术、矩阵 KOL 营销等新模式。

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垄断趋势越发明显,电商主播面临的困境极其特殊,一方面他们要直接面对市场竞争压力,另一方面还要接受被大数据算法筛选和支配的命运。

用算法驱动的 app 里,一个直播是怎么来到你面前的呢?以下是一个粗略的模型。

从一轮一轮的测试中脱颖而出,数据表现非常重要,而直播最关键的数据和观众行为直接相关,比如观看人数、停留时长、点赞量、评论互动量等等。

换句话说,哪个主播能让观看的人更多,看的时间更长,互动更多,谁就能顺着算法来到更多人面前。

这就是为什么电商直播竞争白热化之后「套路百出」的原因,用吸引眼球的元素让观众停下,也是无奈之举,谁不愿意体面着把钱挣了。

与其说电商直播套路多,不如说面对竞争时,购物行业终归会走上这条路,线下商场是,电视购物是,电商直播也是。

大数据算法之下的我们

算法连接着屏幕那头的主播和这头的我们,我们和电商主播一样被大数据「算计」着。

打开我妈的抖音,我发现除了界面一样外,她的抖音和我的抖音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今年回了一趟老家,和老家朋友交流电子产品的时候双方交换看了一下知乎,我的知乎几乎都是城市规划、数码产品和社会问题探讨,他的几乎都是体制内职场技巧和夫妻关系相关的内容。

我们在训练算法的同时,也在被算法训练。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国外电视剧,电视剧中大数据算法根据男主角的 DNA 数据给他「匹配」了一位完美伴侣,竟然是一个老头,最后才发现原来是算法出了错,男主角真正的完美伴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可是男主得知真相前,某种程度上相信了算法的「正确性」,竟然真的爱上了那个老头。

▲ 算法支配和控制的「爱情」

电影是一个喜剧结局,但我个人觉得有点「细思极恐」,当我们的爱情都被算法控制的时候,真的是一种进步吗?

现实中的我们正在被算法框住婚姻,日本政府公布了《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指出希望年轻人参加相亲活动,通过 AI 匹配等方式提高结婚率。据一位在日本做程序员的朋友说,日本已出现一些 AI 婚恋软件,用户只需输入年龄、住址、年薪等内容,即可通过大数据获得匹配者。

后移动互联网困局

十年前,大多数人都对移动互联网充满憧憬,认为它能给我们带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十年后的现在,电商主播没想到能决定他们「生死」的正是移动互联网的大数据算法。

五年前的我享受着手机打车的便利,如今却对「换部手机打车同行程更便宜」这个现象很疑惑。

三年前的我们比较着哪家外卖给的补贴多,现在却发现同样的外卖, VIP 会员要付的钱更多。

今年我刚培养出蔬菜送货上门的习惯,不到三个月就发现身边的菜场和小摊贩消失了不少。

时代的滚滚洪流推着人往前走,移动互联网前进的脚步从不输给任何行业,在它的「创新变革」之下,我们正在「虚拟数字化」,有价值的并不是每副肉体,而是这副肉体创造的数据,当这副肉体不再能产生数据价值,也就到了「社会性死亡」的时刻 —— 不能融入互联网的人几乎等于不存在于这个社会。

算法背后的人心,才是「科技向善」还是「估值向上」的决定因素。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三流方案策划者,二流出镜主持人,一流败家浪荡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