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版《三体》上线,花了 1.6 亿美元却被国产版吊打?

玩物志

03-26 14:05

Netflix 版《三体》正式开播了,第一季 8 集全部上线,每集约 60 分钟!

它由《权力的游戏》制作人班底领衔创作,平均每集预算高达 2000 万美元,第一季总预算约 1.6 亿美元,是 Netflix 有史以来单集投资最昂贵的项目之一。

贵,就一定好么?

Netflix 的一贯水准

目前 Netflix 版《三体》烂番茄新鲜度 75%,IMDB 评分 7.4,考虑到投资这么大手笔,开局算是差强人意。

作为原著读者,我对 Netflix 版《三体》的评价是:

不当《三体》看还行。

精良的画面,精心设计的镜头语言,娴熟的剧情推进手法,展示了创作团队成熟的影视工业技巧,保持了 Netflix 出品的一贯水准。

那么 Netflix 版《三体》有没有拍出原著精髓?

我只能说,一旦你把它当《三体》看会难受的。

人物和剧情全都乱了

《三体》原著中每个角色都是鲜活立体的,Netflix 版《三体》的人物像被用了二向箔一样扁平

叶文洁能从特殊年代九死一生活下来,一路成长成为天体物理学家和清华大学教授,潜伏多年拉起一支近乎宗教般的队伍,获得无数人帮扶、亲近、喜爱和追随,在多个领域有口皆碑,为什么会是一个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的人?

▲ Netflix 版《三体》老年叶文洁,你愿意相信她说的话追随她吗?

她的形象应当是亲切的,有人格魅力的,很容易让人卸下防备的,极有迷惑性的,原著这样写道:

罗辑注意到叶文洁的衣着简朴,身上披着一件灰色的毛衣,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他的眼神深邃,带着一种思考的气息。

▲ 网友制作的 Netflix 版《三体》老年叶文洁和腾讯视频《三体》老年叶文洁对比图

电影《倚天屠龙记》里有句台词深刻地揭示了人的复杂性,「不光是漂亮的女人不能相信,连貌似忠良的男人也不能相信」,而不是人物脸谱化,坏人一定有着一副坏人长相,这种影视处理是比较粗糙的。

▲ 希望所有影视创作团队都能记得这句话,正所谓大奸若忠

对于其他角色有的中国观众更难以接受,并不是说肤色和性别不能变,至少人设要最低限度的合理。

这些角色共同的问题是,如果观众代入《三体》的地球人身份,很难说服自己心甘情愿把身家性命交给他们,他们的人物特质和所作所为让人觉得输给三体文明是必然的,交手的第一阶段就能一波把全体人类送走,甚至观众会有一种我上我更行的感觉。

面壁者罗辑变成了黑人,纳米中心的汪淼教授是女性,黑人罗辑和女汪淼在谈恋爱且闹着别扭。

女汪淼是研究纳米材料的科学家,人物形象却没有一点儿科学家的影子,倒是和「一滴血验癌」的女版乔布斯格外神似。

程心和女汪淼是好闺蜜,也认识黑人罗辑,男朋友是印度章北海,两人热恋中。我知道罗辑为什么「传位」给程心了,毕竟大家都是老相识了。

▲ 从左到右的人物关系是 1 爱 4,4 爱 1 ,2 和 3 热恋,5 暗恋 2,抽烟喝酒开 party 飞叶子样样都来,这帮人能拯救世界就有鬼了

叶文洁年轻时和白沐霖有肉体之实,之后又和伊文思恋爱生下了混血女儿杨冬,而她原著中的丈夫杨卫宁变成了科研成果小偷。

把叶文洁和白沐霖的信念之交处理为情爱之交,是叶文洁人物扁平化的标志,也是第一季人物扁平化的最显著特征。

人性彻底扭转一定是遭遇了信念的背叛或崩塌,而不是两个人爱上了又背叛了那么简单,否则满大街都是想让地球毁灭的人。

▲ 剧中还有不少类似镜头,滚床单、激吻和双人浴等等,加料意图略微明显,2024 年的观众真缺那几个露骨镜头看么?

黑人罗辑一出场就是功利、沉闷和相当容易为情所困的人物形象,情绪容易被环境和他人左右。

我要是三体人干脆用女汪淼威胁他,同时承诺给他一点三体科技让他实现 30 岁后功成名的梦想,感觉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可以很轻松拿捏他,直接把面壁者消除在萌芽状态。

程心这个形象就算做了感动地球人的事情,能让无数地球人情不自禁称呼她为圣母玛利亚,心甘情愿把票投给她?

▲ Netflix 版《三体》程心,你能第一次看见她就脱口而出称呼她圣母玛利亚?

印度章北海和程心是男女朋友关系,爱情这么甜蜜,他舍得在危机时刻丢下女朋友逃向太空?

可以大胆预测,Netflix 版《三体》后面的剧情很容易崩塌,硬圆回去只会牵强又违和,因为这些角色不具备和另一个文明斗智斗勇的最基本素质,不给人类文明拖后腿就不错了。

正确过头了

Netflix 版《三体》的在主要剧情之外加入的一些细节让人觉得「正确又不那么正确」。

前面女汪淼和程心毫不掩饰嘲笑唱歌不好听的女性「很有勇气」来调节剧情节奏,后面又在剧情里加入一段尊重女性的台词,哪怕这个情节对剧情毫无作用。

正确风向批判以貌 judge 人,却找了一个一看就是坏人的人来演老年叶文洁。

原著古筝计划中,行动组得知必然牺牲审判日号上不知情的巴拿马引水员都格外慎重,史强杀几个想毁灭地球的反派都被称之为「魔鬼」,剧里竟然安排了老弱妇孺在飞刃中尖叫奔跑逃生。

行动组到底是能力差到连轮船上有没有普通人都不知道,还是根本不在乎普通人死活?

标榜人道主义却偏偏剧情不那么人道主义,就为了追求感官刺激。

再说了,作为第二红岸基地,除了最低限度的必要工作人员,审判日号会让普通人上船么?当时地球政府可是想渗透审判日号而不得,足可见第二红岸基地如铁桶一般。

如果审判日号是普通人都能随便登上的,行动组何必大费周章弄个古筝计划,混几个人进去悄无声息拿到数据更合理。

▲ 渲染古筝行动的可怕和压迫感有多种方式,最终选择了最爆米花的一个

伴侣设计成黑男配白女,白男配亚女,还有永不缺席的 LGBT+ 角色,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 创作团队一开始的理念就是「正确」,将剧组成员的多样性当作重要的打造点之一

《滚石》的影评人 Alan Sepinwall 委婉评价「One Great Big Miss(一次重大的失误)」,《好莱坞报道者》的影评人 Daniel Fienberg 认为「「(剧情)有趣但不是足够有趣,聪明但不是足够聪明」。

这股拧巴的正确之风,连他们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

▲ Netflix 版《三体》青年演员叶文洁对《三体》的理解,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创作团队对《三体》的理解

改编《三体》为什么难?

虽然剧情和角色存在硬伤,但要说 Netflix 版《三体》没用心肯定不是的,就算是 Netflix 想啃《三体》这块骨头也不容易。

2015 年中国游族影业出品就筹拍了《三体》电影,9 年过去了还没上映,据传原因是后期制作难度大。

bilibili 和艺画开天出品的《三体》动画因为剧情和人物改动过大,上线后口碑滑铁卢,至今豆瓣评分 3.8。

腾讯的《三体》电视剧和粉丝自制的《我的三体》动画是为数不多的成功改编,但也不完全是好评,也被人指出存在各种瑕疵。

颇有宿命感的是,持有《三体》版权的游族文化三体宇宙首席执行官许垚因 2020 年对董事长林奇投毒致其死亡,在 Netflix 版《三体》开播第二天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

让人不择手段争抢的《三体》改编起来为什么这么难?

总结起来两点,宇宙尺度的宏大世界观,极其复杂的剧情和时间线。

在投资成本和制作技术的双重制约下,影视创作团队只能往精简这个方向改编,容易把故事和人物弄得面目全非,在原著读者和路人两边都难讨好。对于 Netflix 版《三体》来说,它走的正是这样一条路。

花钱买醋想怎么吃都不为过,而如果为了一碟醋包一顿五仁饺子,再想把这碟醋做成超级 IP 可就难,毕竟第一季就花了 1.6 个美元小目标呀。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