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ank 2020 互联网篇:疯狂之后,回归常识

公司

02-08 13:25

前两年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上分享过这样一个段子:

2019 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人们早已降低对未来的预期,却没想到 2020 年如此疯狂,远非好和坏这样的词汇可以概括。

2020 年在 Google 搜索「Why」的次数创下新高,接踵而至的黑天鹅让我们对意外不再意外,许多曾经拥抱的价值骤然坍塌,不断冲击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从美股两周四次熔断到最近的散户大战华尔街空头,连 89 岁的「股神」巴菲特都惊呼「活久见」。

新冠病毒溅起的时代灰尘,即使没化作大山压向你,也一定把你拽入一场规模空前的线上社会实验,一张二维码成为 14 亿人通行证。

在家办公的你也未必更自由,互联网行业走向内卷,困在系统里的,何止外卖骑手,还有 996 的打工人,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疫情期间成为无数人救命稻草的社区团购,转眼间成为摧毁个体经济的利维坦,创新的意义被重新思考。

在人们调侃瑞幸「割资本主义韭菜请中国人喝咖啡」没多久,蛋壳公寓就将镰刀挥向了中国年轻人,ofo 、乐视的影子在他们身上依稀可见。

▲图片来自:Discount The Obvious

瑞幸、蛋壳接连暴雷,只烧钱不赚钱的「伪互联网经济」走到头了吗?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人们也这么说过。

于是有人开始反思,互联网是不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段弯路

这并非要否定互联网对人类文明的推动,而是尝试找回被抛弃的理性和逻辑,拾起那些朴素的常识。

什么是常识?

是往身体注射消毒液不能杀死新冠病毒;

是一家企业必须盈利;

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是无论在哪借钱都得还……

魔幻 2020 分娩出的 2021 ,「常识」应该重新成为被尊重的力量,回归对秩序,规则和人性的追寻

扒掉名为「互联网」的皇帝新衣

一年前,美国散户还没暴打华尔街大空头,号称「中概股杀手」的浑水用一份调查报告戳穿了瑞幸咖啡的泡沫。

很快瑞幸就承认了财务造假,股价一度暴跌 100% ,有人调侃「1.8 折喝瑞幸咖啡,1.8 折买瑞幸股票。」

▲ 做空报告指出瑞幸夸大售价

这一切并非没有先兆,在瑞幸咖啡宣布 IPO 的 2019 年,小黄车 ofo 已经拖欠了 10 亿押金,排队等待押金退还的人数已经超过 1000 万。

一个共享单车,一个卖咖啡,两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却如出一辙,都是披上了「互联网外衣」,依靠疯狂补贴来维持用户增长。

ofo 本质上还是做着单车租赁的生意,而瑞幸其实也还是传统的零售行业,这不会因为他们做了一个 App 而改变。

各种「互联网概念」一直是瑞幸高管提到的高频词汇,比如「流量词」和「社交基因」。瑞幸不断强调,自己以技术驱动改变了传统零售行业的门店的模式,把自己塑造成一家互联网公司。

实际上瑞幸没有互联网规模效应带来的边际成本递减,增长完全依赖烧钱补贴,传统咖啡门店所需的成本没有降低,与星巴克相比的「高性价比」,建立在不可持续的模式上。

瑞幸甚至在财报中创造出全新的盈利概念,宣布门店盈利的同时,却没有将支出大头的营销成本计算在内,可是谁都知道没有那些大额补贴还会不会有这么多人买瑞幸咖啡。

另一个暴雷的蛋壳公寓同样将自己包装成了互联网公司,号称是「基于互联网大数据赋能的新租赁模式」。

如果说瑞幸起码还是披着「互联网外衣」的零售生意,那么蛋壳公寓的皇帝新衣被扒下后,人们却发现房屋租赁的表皮下,竟然是类似 P2P 的金融骗局。

高价收来的房子低价放租,这种重资产的模式还能快速扩张,本身就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年轻人以为自己占了便宜,最终成了被收割的韭菜。

不难理解这些公司为什么想方设法要和互联网扯上关系,这能给他们在资本市场获得更高的估值。为什么「互联网公司」这个概念有这么大的魔力?

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在《商业的本质和互联网》一书中指出,互联网的强大来源于四个效应:梅特卡夫效应、双边市场效应、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

简单来说,就是互联网收益能随着网络节点增加呈现指数级增长,而成本增加的速度比客户数量要慢得多,企业效率大大提升,供求双方能实现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 全球市值公司最高的公司中互联网公司占据头部位置. 图片来自:howmuch

这可以成为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属于互联网公司,以及是否可持续的一个标准。从 ofo 、瑞幸到蛋壳,他们简直就是上述这些效应的反义词。

这样的「伪互联网公司」这几年屡见不鲜,他们依靠外部输血活着,将新一轮融资投入到如何吸引下一轮融资,而非产品和技术的开发,既不是 2B 也是 2C,而是 2VC(风投基金),创造的价值远小于对社会资源的损耗。

科技和互联网的确改变了世界,但商业的本质没有被颠覆,一家企业必须盈利,是最基本的常识,许小年有句话说得好:「不赚钱的生意都是耍流氓。」

疫情下的风口,还能吹多久?

在 2020 年之前,互联网行业已经开始进入寒冬,风口越来越少,融资越来越难。

突如其来的疫情却突然加速了数字化的进程,实体经济面临巨大挑战,属于互联网风口则再次开启。

尤其是在线教育领域,在教育部要求全国各地开展「听课不停学」的政策下,上网课的需求激增,寒假延长无望的小学生们,纷纷涌入各大应用商店给钉钉打一星。

 

几乎所有主流在线教育平台都宣布推出免费直播课程内容产品,众多线下教育培训机构接连倒闭,平板电脑供不应求,一度缺货。

有人说,疫情将快速培育起在线教育的用户习惯,这个行业将迎来爆发式的增长。去年猿辅导获得了 32 亿美元的融资,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2020 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市场已达 3.09 亿。

可当那些风口之上的在线教育机构披露财报,无不是巨额的亏损,市场上的主要玩家依旧要靠拼价格来吸引用户。

不禁让人怀疑,在疫情中催生的在线教育需求,到底是不是伪需求?虽然新东方也在布局在线教育,但创始人俞敏洪不久前也表示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认为在线教育是一个可以跑通的商业模式。

俞敏洪认为,教育并不是一个可以绝对标准化的产品,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在在标准化之下个性化的发展过程

但现在的在线教育机构还无暇考虑这些问题,大量资金烧在拉新获客上,部分机构获客成本已经高达 12000 元,仿佛谁先跑马圈地获得更多用户,就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 几家在线教育机构的广告中出现了同一位「老师」.

其实从百团大战、打车软件大战到共享单车大战,已经充分证明,规模并不能构成企业的壁垒,如果仅靠靠低价就能占领市场,那么随时都有人能以同样的方式进入,最后只会演变成无止境的烧钱。

相反,只有通过产品力建立起壁垒,才真正长久扩大规模。在线教育未必是伪命题,但只有将更多资源投入到通过技术提升课程体验,才能让这个风口在疫情过后健康发展下去。

在线教育的本质仍是教育,首先要满足的是教育需求,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流量和资本游戏。

巨头混战的社区团购,个体经济的毁灭

2020 年个体经济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地摊经济」突然爆红,顿时遍地都是人间烟火气,没多久各大互联网巨头争相发力的社区团购,则夺走了不少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

社区团购到底是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商业创新,还是无意义的零和博弈,一时间成为争论不休的话题。

有人认为,消费者的确得到了实实在在的优惠,菜贩们被淘汰也是市场的选择,实体零售不也要面对电商的冲击吗?

《人民日报》则发文评论,希望互联网巨头别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应该去探索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

这两个看似矛盾的观点其实都有着合理之处,企业逐利天经地义,也并非只有研发火箭和芯片的科技公司才值得尊敬,颠覆式的创新有时候其实不一定需要有多高技术含量。

1962 年,沃尔玛在阿肯色州的郊区开设了第一家门店,当时百货商店都开在繁华市中心,创始人山姆想用郊区更低的租金来降低成本,以更低的价格吸引客户。

▲70 年代的沃尔玛. 图片来自:沃尔玛

山姆做出这个决定的重要前提,是他观察到汽车的普及扩大了人们的出行半径,消费者可以在周末进行一次集中采购,这种低价仓储模式也极大冲击了当时的传统百货商店和夫妻店。

与社区团购一样,沃尔玛同样奉行低价策略。不一样的是,沃尔玛的低价是建立在通过中后台能力、供应链改造、发展自有品牌等方式压缩了成本,这才是沃尔玛的核心竞争力。

反观社区团购,价格的优势完全靠的是巨额的补贴,并没有改变流通环节到供应链的效率,青菜水果也非标准化的产品,目前为止还是一门传统的零售生意,和「互联网」关系不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聂辉华认为,社区团购所谓的创新是一种偷换概念。「汽车之于马车,是几十倍甚至更高地提高了效率,真正革新了技术。但社区团购只是把已有的蛋糕切走了一些,却并没有真正地做大蛋糕。」

正如前文所述,低价可以成为一个产品的卖点,但绝对无法成为其核心竞争力

如果社区团购能通过模式创新和技术革新来实现价格优势,改造整个农业供应体系,那么菜贩的生计受到影响也无可厚非,因为这给整个社会创造了更大的价值。就像不久前 YC 中国创始人陆奇在一次演讲中提到的

在任何一个历史环境下,创业的核心是永远不变的,即优秀的创业者用技术打造产品,用产品试探市场,满足人们需求,从而创造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996 和内卷,便利的真正代价

2020 年,过去十年狂奔的移动互联网已放慢脚步,摩尔定律失效,人口红利终结,「内卷化」这个学术词汇突然成为了新的流行词。

「内卷化」原本是一个社会学概念,最早是美国文化人类学家 Clifford Geertz 在《农业的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生态变迁的过程》一书中提出,用来形容社会文化因为重复劳作、发展迟缓。

进入中国后「内卷化」的含义有所变化,最初是从几张清华学霸骑车用电脑的照片开始被人关注,随后就被各行各业用来形容非理性的竞争,其中在互联网行业引起的共鸣尤甚。

最典型的一个事件就是去年网传微软员工抵制跳槽来的前阿里华为员工,在网上掀起了一股「抵制奋斗 X」的讨论。所谓「奋斗 X」,指的是通过主动加班吸引领导注意,导致其他员工工作量通货膨胀的一群人。

无论是「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还是不久前加班后猝死的拼多多 98 年女员工,都是内卷的另一个侧面,这是享受互联网便利的同时,需要付出的代价。

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只不过在互联网增长放缓的背景下被进一步放大。

我们不需要付出多少成本,就拥有了 24 小时唾手可得的便利,这不是没有代价的,只有无数人的 996,才能维持这个快速运转的系统。

前段时间不少人开始讨论,严格执行八小时工作制,双休,社会会变得怎样?知乎最高赞的答案说出了真相,从前的日色很慢,没有 996,可也没有一天就到的快递了。

科技互联网为了满足人类的各类需求而诞生,却带来了新的束缚,从共赢到内卷,难道真像《纽约时报》所说的,减少互联网是唯一的答案

拥抱变化,尊重常识

硅谷知名投资人、《从零到一》的作者 Peter Thiel 说 2020 年才是 21 世纪的第一年,新经济、新技术、新趋势在短短一年快速确立

上一个被这样描述的年份,是 1945 年 。学者 Henry T.Luce 将这一年称为「零年」。旧世界被撼动,一个全新的、未知的新世界拉开序幕,成为人类史上关键的转折点。

可历史唯一不变的事实,就是一切都会改变。在我们忙着去拥抱那些新趋势的时候,一些「常识」也不应该被遗忘。一些看似简单的常识,可能藏着巨大的能量。

张小龙认为简单的产品才会好用,乔布斯推崇「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都是很多人开始使用微信和 iPhone 理由,然而能尊重这些常识的产品却不多。

尊重常识就是做正确的事,比起改变世界,这是更重要的品质。经历了魔幻的 2020 年,川普时代的终结,常识的回归应该成为下一个十年的互联网思维。

题图来自:《小丑》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