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全球的高跟鞋游戏,简直越来越离谱了

游戏

05-29 18:19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你若爱就来,不爱莫张狂……

当熟悉的旋律响起,一个脚踩恨天高的女子也浮现脑海,她有着魔鬼般惹火的身材,紧身的连体衣尽显曼妙,张扬的步伐仿佛走在国际秀场,每一步都踩在了浪潮尖端,她脚下那双高跟鞋也随之越来越高、耸入云霄……

这就是从年初火到现在的休闲游戏——高跟我最美。

印象中,最开始看到它是在软件中不时出现的小广告,直到抖音上越来越多同款踩着高跟鞋飞驰的女子,微博和朋友圈也开始被攻陷,国外 TikTok 和 Twitter 也不能幸免……

《高跟我最美》在 2021 第一季度多次拿下 Apple Store 下载榜单第一,现在,各种魔改版的《高跟我最美》开始层出不穷,人物形象也开始疯狂变身。

它开始不仅只是游戏本身,背后还涌动着一股女性风潮以及酷儿文化

我们首先回到最开始,看看这位脚踩高跟鞋的女子是如何火起来。

踩上高跟鞋,姐就是女王

《高跟我最美》其实就是一款跑酷游戏,只用左右滑动屏幕就可以上手。

它魔性的地方就在于,人物是通过不断增加高跟鞋的高度,来保持前行的动力,每越过一部分障碍,也会损耗一些高跟鞋。

在前行的过程中也会有很多障碍,比如劈叉过双杠,越过独木桥,跨过大箱子等,每一步她都仿佛走得如履薄冰,但踩着那比自己高几倍的高跟鞋,又显得浩浩荡荡万物皆不可挡。

虽然一不留神,人物就会从走道摔下万丈深渊,连同那恨天高的鞋。

在行走路上,你还可以收集钻石、购买皮肤,穿不同的高跟鞋,用不同的人物,比如豹纹猫女、嘻哈女郎、运动少女、DC 小丑女,甚至还有一个满脸胡须的男生……

但无论怎样的穿着、怎样的性别,只要穿上足够高的高跟鞋,你就能走过终点的重重台阶,站上众星捧月的欢呼舞台,走向女王的修成之路。

这款游戏据称有着近三百关,玩到后面虽然障碍物变多,获取高跟鞋变难,但其实环境没什么变化。

它受欢迎的原因,和之前的魔性上瘾游戏「合成大西瓜」差不多,同样的简单操作,同样的魔性「养成之路」。

不过「高跟我最美」还有着自己一个特色,就是游戏背后被人们所喜爱的勇敢、自信、一往无前的女性力量。

这也让它和最近很火的网络神曲《姐就是女王》迷之契合。

事实上,「高跟我最美」本来没有配乐,但是很多网友发现为把《姐就是女王》给配上后,有着难以言喻的匹配感——

穿最喜欢的衣服,化最精致的妆,女人要气质悠扬活得漂亮,自己的人生无需凭借谁的光,不做谁的公主做霸气的女王!

神曲的土嗨、洗脑,与游戏的奇葩、魔性结为一体,就像可乐配到了冰块,奥利奥配到了牛奶,周杰伦配到了方文山,每个人在体验这绝妙组合后,就再也无法摆脱那奇妙的快感。

当歌曲高潮随着游戏人物到达终点,彩带亮片飞舞掌声雷动,女王回眸一笑百媚生,瞬间六宫粉黛无颜色。

玩家也至此进入了一股涌上天灵盖的热血之中。

女性玩家获得了大胆秀出自己、赢得认可的成就感,男性玩家从最开始抱着搞笑心态试玩角色,逐渐回想起小时候穿妈妈高跟鞋的羞耻,在终点获得胜利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内心深处的迷之释放。

当然,这款游戏缺点也很明显,比如它广告多到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玩一轮就跳出小广告,玩到玩家记不清自己换了多少个角色,穿了多少种高跟鞋,但可以把广告的台词倒背如流。

「高跟我最美」偶尔还会出现卡顿的 bug,也被网友不时做成梗图:

▲ 疑似现实版「高跟我最美」出现 bug. 图片来自:微博@没空忧伤

不过这不影响它在短视频平台的风靡。

它的流行,很大程度也要归功于社交媒体。这款游戏极短时间玩完一轮的特性,还有魔性玩法和风格,都很受到年轻人喜欢,且极适合在短视频平台传播。

该游戏发行商 Rollic CEO Burak Vardal 也透露,「高跟我最美」在 Z 世代用户群体中影响很大,从短视频平台获得了大量用户。

它的火热,也让各种魔改版随之而来,这些版本将「魔性」再次发挥到了全新的高度。

逐渐离谱的魔改版「高跟我最美」

最开始,魔改版还只是模仿「高跟我最美」的玩法,将人物「吃」高跟鞋增长,换到了其他突出女性元素的地方。

比如收集头发前进的「长发我最美」。

人物拖着几十米的长头发,在充满锯齿的路上不断增发剪发,并且变换不同的颜色,甚至还有彩虹发,并且增加了荡秋千环节,让漫天的头发在天空飘洒。

比如收集指甲前行的「Nail Women」。

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郎,将长长的指甲伸向道路两旁,气势瞬间拉满,指甲同样可以变换不同颜色,还可以作为武器砍掉一路的障碍物。

很快,女王穿高跟的长发版也被再次魔改成了「洗剪吹版」。

扎着两个霓虹色马尾辫的女生,要经历一路洗剪吹的挑战,但两栋楼之间不再有管道供劈叉通过,只能靠自己蓬松的头发被旋风吹起,就像竹蜻蜓一样飞到对岸。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手游君

游戏一路的魔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开发者做不到。

你甚至可以成为一个穿着裙子跳芭蕾的复古精灵,在那仿西欧的壮观建筑里,旋转跳跃永不停歇,让自己的裙子生长为世界上最大的一块婚庆桌布。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手游君

你还可以成为女版李小龙,身着经典的黄色连体服,在一根永不弯曲的钢管上,展示自己比橡皮泥还柔韧的肢体。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手游君

你还可以变身欧美女星卡戴珊,不断增大你的臀部,风情万种地向前扭进外星物种的新大陆。

当游戏主人公从头到尾已经被魔改得一丝不剩后,人们开始挖掘游戏背后最核心的精神意义——姐就是女王。

于是,丢男人版「高跟我最美」出现了。

游戏里那个穿着一袭红衣、红高跟鞋、紧身包臀裙的女子,宛如一个斗志昂扬的末日战士。

高跟鞋此时变成了路边摊着的男子,障碍物变成了遍布路边的妖娆女子,主人公要用手上捡到的男子甩掉路边的「花花草草」,砸碎前方阻碍的高墙,走向女王最终的胜利。

但最终的胜利不再是走向被欢呼鼓掌的舞台,而是靠卯足体力扔男人,扔到越远得分越高。

更离谱的魔改版,是女主角游戏里都不再走路,而是靠肌肉猛男抬着走,积累越多肌肉猛男就坐得越高。

当走过两栋楼之间时,肌肉猛男都要变身桥梁送女主角过去。

▲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游戏安利公司

玩家们一边吐槽着好沙雕好离谱,一边又忍不住陷入这种短暂的畅快之中。

这些魔改版比起原版「高跟我最美」,人物变得更加夸张大胆,也变得更加反叛耍坏,游戏内容也变得更加肆意疯狂。

这种恶作剧式的游戏,也吸引了很多酷儿人群的关注

▲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肉嘎嘎呀

恶搞游戏背后的多元色彩

最开始,「高跟我最美」主要盯向的是女性受众。

Sensor Tower 发布的《2021 年手游分类报告》显示,去年下载量 Top 100 游戏中,时尚类题材游戏下载量同比上一年激增 109%,达到近 10 亿次,远超其他题材。

类似美甲、化妆、打扮、剪发等女性题材的游戏也受到了很大的关注,「高跟我最美」也是在这样的趋势下诞生。

它张扬而大胆的游戏设计,很快受到了年轻女性用户的喜爱,尤其在当下,越来越多针对女性的问题被热议,包括全职主妇、容貌焦虑、大龄单身、重男轻女、物化女性等等,这款游戏也在该浪潮之下,得到了顺应趋势的传播。

同时,它也被酷儿人群所关注到,主要因为它的游戏玩法,容易让人联想到变装文化

「高跟我最美」那种走秀式的游戏过程,最后到达舞台中央被所有人注目欢呼的时刻,也像极了 80 年代美国酷儿社区的一种名为「Ball」的活动。

▲ 图片来自:《姿态》

一群超越女性或男性身份桎梏的群体,将自己打扮成各种浓妆艳抹的角色,在一个地下舞台走秀、舞蹈,扮演者皇室贵族、精英白领、性感女郎,他们勇敢展现自我的风采和姿态,也寻求着对自我身份的认同。

▲ 图片来自:《姿态》

当他们在「Ball」上竞争难分高低的时候,就会用一种名为 voguing 的舞蹈来进一步较量。

在当时流行的 Funk 音乐中,他们通过复杂的手部动作和 Pose 来尽情展示身体与欲望,Madonna 的冠军单曲 Vogue 的创作灵感也是来源于此,这首歌也将 voguing 带入了主流文化。

尽管 「高跟我最美」游戏的创作者表示自己不是面向某一类特定群体,而是希望这款游戏所有人都能玩,具有更多包容性,它依然受到了很多酷儿人群的喜爱。

但显然一双高跟鞋和有限的皮肤,并不能满足人们的创造力,尤其在这个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于是魔改版「高跟我最美」,也将女性元素和酷儿元素发挥到了最大。

现在这些魔改版本已经倾向于一种恶作剧的形式,在很多猎奇手机游戏中,类似的恶搞元素也屡见不鲜。

▲ 图片来自:游戏 otoko tower

之前火爆的「合成大西瓜」,同样也出现了合成郭老师魔改版、合成蔡依林魔改版等等,只有想象力的上限,没有创造力的上限。

恶搞文化作为另一种亚文化,同样也在互联网社群中得到了最广泛的传播,也经过 B 站等平台的发酵,逐渐被主流文化所认可。

恶搞作品有利有弊,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也将越来越多亚文化呈现到了大众的面前。

当我们一边吐槽一边上瘾地玩着这些奇葩游戏时,我们也正在经历并接受着当下更多元的变化。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