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绿色诺贝尔奖」公布,6 个普通人获奖了

公司

06-21 21:04

现实世界里有一群人,他们没有披风、战甲、盾牌、超能力,但是也被人们称为「英雄」。

每年的戈德曼环境奖(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就是奖励这样一群环保界的「草根英雄」。

这个奖项由已故慈善家理查德·戈德曼夫妇自 1990 年创立,人均奖金高达 15 万美元,它也是世界上奖金最丰厚的环境奖。

因此,戈德曼环境奖也一直被称为「绿色诺贝尔奖」。

今年,该奖项同样表彰了全球不同国家的 6 位民间人士

这些普通人为了环保而抗争,在巨大的危机和风险面前,他们做出了一件件不平凡的事迹。

他拯救了 1540 只濒危穿山甲

Thai Van Nguyen,39 岁,越南人。

小时候,他亲眼目睹了一只穿山甲母亲和幼儿被村里的邻居抓住,并将它们残忍杀害。

当时他就下定决心,将保护穿山甲作为自己毕生的使命。

穿山甲因其具有一定的医学价值,成了世界上偷猎和走私最严重的哺乳动物。

过去 10 年中,全球超过 100 万只穿山甲被偷猎,亚洲 3/4 的穿山甲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于是 2004 年,Nguyen 成立了拯救越南野生动物组织 (SVW) ,自此开始了拯救濒临灭绝动物之路。

他从编写穿山甲饲养手册开始,在权威期刊发表研究成果、参加国际研讨会,制定越南首个引入和追踪穿山甲的协议。

同时,他在越南开了首家穿山甲教育中心,向公众普及野生动物法和保护课程,并建立了越南首家亚洲穿山甲康复中心,治疗和研究穿山甲的疾病。

甚至,他还潜入偷猎者的战线,了解他们如何追踪捕获穿山甲;潜入餐馆、医院、医学院,看看他们如何利用穿山甲。

2018 年,Nguyen 推动当地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成立了越南第一个反偷猎单位,这也让他有了更坚实的力量去保护穿山甲。

从 2014 年到 2018 年,他们在 95000 公顷的原始森林中摧毁非法营地 775 个、野生动物陷阱 9701 个、没收枪支 78 支、逮捕偷猎者 558 人,一共拯救了 1540 只穿山甲,将非法偷猎活动减少了 80%。

不过获奖时,他轻松地说:

为穿山甲而工作让我充满热情,保护与拯救野生动物就是一种快乐。

她守护了欧洲最后一条自由的河流

Maida Bilal,39 岁,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人。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所在的巴尔干半岛西部,被誉为「欧洲的蓝色心脏」,但近年来,这里被一股「筑坝潮」席卷了。

这里已建和正建的小型水电项目就有 436 个,筑坝让野生河流被阻塞,河床变干燥、动物栖息地和生态系统被严重破坏。

2017 年 7 月,重型机械开始进入这里的克鲁什奇察河,但当地村民完全不知情,这条河是附近两个城镇的生命线和主要水源。

Bilal 原本只是当地财务管理部门一个兼职人员,但她见此情此景,决定奋力守护这条河流。

要在河上筑坝,就必须通过一座小木桥,于是 Bilal 临时呼喊 300 多位村民站在桥上堵住了这座桥。

这 300 多位村民里,几乎全部是女性。这是为了尽量避免暴力行为发生,毕竟他们的目的只是让工人们无法通行。

当工人们以为这只是短暂的抗议时,他们第二天、第三天……每天连续 24 小时轮班守桥,无论严寒酷暑。

这一守,就是 503 天。

2017 年 8 月 24 日凌晨,一支特警部队袭击了坐在那里的妇女,用暴力袭击将他们轰走,Bilal 当场被打到昏迷不醒。

但她也没被吓倒,甚至还成立了 Eko Bistro 公民协会,要求留住这一条「自由的河流」。

后来,暴力袭击的视频引起了国际关注,并在网上广泛传播,在公民协会坚持不懈的守护下,2018 年,当地法院终于开始取消筑坝许可证。

但因为对当地司法系统缺乏信心,这些「守桥者」们直到年底才彻底离开。

后来,这座桥也被称为「克鲁什奇卡勇敢女性之桥」。

她保护了 200 万亩亚马逊雨林

Liz Chicaje Churay ,38 岁,秘鲁人。

在秘鲁偏远的东北角,有着 200 万英亩的亚马逊雨林,那里有着 3000 种植物、500 种鸟类、550 种鱼类,以及很多珍稀动物,还有着 29 个土著社区。

但过去的 20 年里,非法采伐和采矿一直侵扰着这篇土地和土著人民。

Chicaje 作为秘鲁洛雷托土著博拉社区的领导人,想尽了办法保护这片自己生长的土地,她从 16 岁就开始成为社区活动家。

但仅凭自己的力量很难抵抗持续的入侵,于是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在这里成立一个国家公园。

Chicaje 很快与政府官员、环保主义者、科学家合作倡导规划公园,在整个秘鲁组织教育活动,亲子乘船前往原住民地盘和土著人探讨,这对于 Chicaje 的外交能力极其考验。

经过了长期的努力,Chicaje 最终说服了 29 个当地土著社区中的 23 个支持建设公园,随后她前往政府部门请求会见各个领导。

但并不只是建一个公园那么简单。Chicaje 还希望公园能够保护好这里数千种野生动物的原生环境,保持这里的热带雨林河流系统和泥炭地,允许原住民正常生活……

2018 年 1 月,在 Chicaje 的持续推动下,这里终于开始建立亚瓜斯国家公园。

这是保护秘鲁丰富的生态系统的关键一步。

据悉,未来 20 年内,这里能封存 150 万碳资源。

她阻止了一家耗巨资的塑料制造厂

Sharon Lavigne,69 岁,美国人。

她一生都住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圣詹姆斯教区,这里被称为「癌症小镇」。

因为这里遍布着大量的化工厂,癌症发病率是美国平均水平的 50 倍,夜间含有有毒化学物质的「黄雨」经常倾盆而下。

随时去到哪个家庭,他们都可以告诉你谁已经病死了,谁现在患癌了

2018 年 11 月,圣詹姆士教区议会批准在这里建造一座耗资 12.5 万美元的大型塑料制造厂,这座工厂将生产数百吨影响人类呼吸的有毒污染气体。

Lavigne 原本是一位进行特殊教育的教师,后来决定全职为维护社区环境而工作。

2018 年 10 月,她创立了名为 RISE St. James 的草根环保组织,并挨家挨户动员基层,普及该地工厂规模密度之大、新塑料厂带来的负面影响。

随着活动升温,Lavigne 与议会成员一个个要求会面,希望政府能够发布全州范围内的新工业建设禁令,但遭到了拒绝,她随后和群众掀起了多场抗议。

最终,在新塑料厂获得许可证不到一年,2019 年 9 月,该塑料厂正式取消建设。

Lavigne 用一场又一场草根运动保护了她的家乡。她说,自己总是会想起童年的日子:

当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我们住在这片土地上,这里有干净的空气、干净的水,我们也没有生病。

她推动了一项塑料禁令成立

Gloria Majiga-Kamoto,30 岁,马拉维人。

随着马拉维城市化加快、人口不断增长,这里的塑料污染尤其猖獗。

马拉维每年生产 75000 吨塑料,80% 为一次性塑料,一项研究发现,当地 40% 被屠宰的牲畜肠道都有塑料。

2015 年,马拉维政府决定实行一项禁令:在全国禁止生产、分销、进口薄塑料,也就是那些日常使用的一次性塑料。

但 2016 年,禁令还没实行前,马拉维塑料制造协会对该政策提出上诉,认为该禁令导致工作岗位流失、损害国家经济。

法院随后下令暂停执行禁令。

Majiga-Kamoto 本是环境政策和倡导中心的一名官员,眼看着塑料污染加剧,她决定在业余时间、没有任何薪酬和资金来源的情况下,推动薄塑料禁令实行。

她组建了一个联盟,邀请媒体记者传播当地塑料造成的恶性事件,向人们驳斥工作岗位与环境的错误二分法,表彰停止使用薄塑料的商店。

2018 年 6 月,他们也开始进行举行游行并向法院不断提交请愿书,2019 年 7 月 31 日,法院终于裁定支持禁令实行,违者将被施以经济处罚甚至监禁,三家非法生产薄塑料的公司被关闭。

她将 13 家燃煤电厂扼杀在摇篮

Kimiko Hirata,50 岁,日本人。

2011 年,一场 9.0 级地震和紧随其后的海啸袭击日本,日本随后陷入了一场能源危机。

于是日本也开始在全国招标建立煤电厂,日本的企业借机扩大日本煤电厂,计划到 2015 年新建 50 座煤电厂,但煤炭是污染最严重的能源之一。

于是,Kimiko Hirata 开始了一场多管齐下的全国「反煤炭行动」。

此前,Kimiko Hirata 已经辞去出版社工作,成为了一家阻止气候变化的民间组织创始成员,也决定此生都投入到气候问题之中。

对于这次的反建厂行动,她开发了一个专门的网站,去跟踪那些煤电厂的地点,并在每个地方喊来科学家、教授、律师、记者、当地社区领袖等,一起开听证会并轮流发言,提高大家对煤电危害的认识,呼吁大家保护居住环境。

她也和绿色和平组织合作发布研究报告,发现日本的煤电厂计划每年将在日本造成 1000 多人过早死亡;她还获得了牛津大学可持续金融计划和碳追踪机构的支持,对日本建煤电厂进行投资风险分析。

为了尽快阻止计划开展,她和国际上的反煤炭活动家建立起关系,包括美国、欧洲、亚洲的非政府组织,在国际舞台上对日本进行施压。

最终,她的倡导让日本和商业银行不再开发和资助新的煤炭项目。

2019 年,计划中要建造的 13 家煤电厂成功被扼杀在摇篮,这些煤电厂原本每年要排放 4200 万吨二氧化碳。

而且,她也是第一位来自日本的女性获奖者。

最后

他们的故事,展示了每个普通人为环保做些什么。

在生存危机、环境压制、险恶条件,以及不确定的风险面前,他们做出了很多抗争与牺牲。

如今,戈德曼环境奖已经到了第 32 年,尽管每年选拔的人数屈指可数,但更重要的不是获奖者本身。

仅靠个人自身的力量,不可能解决环保的难题。更重要的是他们背后的普通居民、慈善家、科学家、领导人组成的团队,这是他们强大的支柱。

这些人带来的全球各地的环保故事,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影响更多的人。

当然,每个人不一定要为环保而「头破血流」,我们也可以为环保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那些在荒漠和戈壁上几十年如一日耕耘的植树人,那些一生都在森林田野河流中默默研究的学者们……他们同样值得敬佩。

▲ 图片来自:One Earth

​环保和发展往往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很多危机不可「一刀切」,很多补救也非一日能成。

但可持续的行动依然不可或缺,正如该奖项的联合创始人理查德·戈德曼所说:

我们想让这个世界比我们发现它时更好一点。

注:文中未注明图片均来自「戈德曼环境奖」
内容资料来源:www.goldmanprize.org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