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早个 10 年,玲娜贝儿不可能成为迪士尼的「顶流女明星」

商业

10-25 10:11

不管你是多硬朗的大汉,最近都很难逃过一只粉红色小狐狸的刷屏。

她叫玲娜贝儿(LinaBell),是 9 月 29 日上海迪士尼乐园首发推出的角色。看似平平无奇,但一翻评论区,全都是狂热粉丝在尖叫:

「女鹅妈妈爱你!」「顶流女明星也太可爱了吧!」「每天看儿儿一百遍都不腻!」「被玲娜贝儿治愈到了!」「太会跳舞了」「大尾巴摇到我心里啦」……

有人排队 7 小时只为买她的周边,即使黄牛加价几百上千,也甘愿掏空钱包。有人狂刷微博小红书抖音「云追星」,把自己的社交网络算法训练成一片粉色。

玲娜贝儿成了名副其实的「流量密码」,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上热搜:花车首秀、换了新衣服、无实物美甲、撞见粉丝爬墙……至今,光是微博话题 #玲娜贝儿# 阅读量就达到 2.9 亿,抖音同名话题则有 2.8 亿次播放。

迪士尼顶流女明星,玲娜贝儿是谁?

任你对迪士尼的电影角色再熟悉,都很难从中找到玲娜贝儿的名字。因为她不属于任何一部迪士尼电影,她没有作品,只是达菲(Duffy)的一位新朋友。

达菲是 2002 年出现的原创角色,一开始叫做迪士尼小熊(Disney Bear),在美国市场反响平平。2005 年,这只小熊被赋予了名字和简单的故事背景,成为米奇最爱的玩具熊,并在引入东京迪士尼后逐渐受到喜爱。

后来迪士尼对这一系列进行拓展,陆续为达菲增加新朋友:雪莉玫(ShellieMay)、杰拉多尼(Gelatoni)、星黛露(StellaLou)、可琦安(CookieAnn)、奥乐米拉(’Olu Mel),以及今天频频刷屏的玲娜贝儿。

▲ 从左到右:玲娜贝儿(狐狸)、奥乐米拉(海龟)、杰拉多尼(猫咪)、达菲(熊)、雪莉玫(熊)、星黛露(兔子)、可琦安(狗狗)

在迪士尼官方的设定里,玲娜贝儿是一只充满好奇心、热爱思考、聪明的小狐狸,总能解开许多谜题。一次郊游里,达菲为了追蝴蝶跟米奇走散了,遇到拿着放大镜的玲娜贝儿。她认真分析达菲身上的草籽、蝴蝶、兰花等,为他找到了回去的路。

▲ 玲娜贝儿的官方故事

为了迎接这位新朋友,迪士尼算是给足了排面。9 月 17 日,迪士尼先放出玲娜贝儿的故事预告片,以萌萌的形象圈粉预热。另外,还将探险岛内达菲和朋友们的主题餐饮及购物场所——部落丰盛堂,打造成为玲娜贝儿的专属空间。

9 月 29 日玲娜贝儿首次亮相当天,迪士尼举行了一场隆重的欢迎仪式,请来达菲家族、米奇米妮等热门人物站台。

同一时间,赵露思、周雨彤、徐艺洋、鞠婧祎等人气女星,晒出迪士尼提前送赠的玩偶合影,引起了一波社交网络的羡慕激动。

接下来的国庆黄金周,玲娜贝儿的可爱和「周边难买」一起出圈了。

不少粉丝为了周边苦苦排队等待,一开始只是 5 小时 7 小时从白天到黑夜,后来最畅销的毛绒绒玩偶全线缺货,连淘宝代购都拒绝接单,只有黄牛手上有货。这甚至被粉丝解读为「饥饿营销」,天天催迪士尼补货,称「我踩缝纫机的速度都比你快」。

互联网也开始分成了两边阵营。一边是粉丝在尖叫大喊「女鹅可爱」,另一边是路人迷惑:

一个没有作品的流量,至于这么火爆吗?

没有故事的女同学,迪士尼新的 IP 制造公式?

在玲娜贝儿登场之前,达菲家族已经是上海迪士尼的「抢钱天团」了。

其中最「捞金」的是星黛露,一只心怀梦想、想去百老汇跳舞的紫色小兔子。女孩们称她「露露」「女明星」,在社交网络晒出合影并啊啊啊尖叫好可爱。一只原价 359 元的中秋限定款玩偶,上线 3 天即售罄,后来还被炒至千元……

▲ 中秋限定款星黛露,图片来源见水印

今年 6 月上海迪士尼公布的数据显示,星黛露是园区内人气增长最快的 IP,如果把 2018 年至今销售出的星黛露主题商品叠加起来,总高度相当于 119 座珠穆朗玛峰。

听着耳熟吧?某程度上来说,玲娜贝儿就是在复制星黛露的爆红。而玲娜贝儿如今被质疑「没有作品」「没有故事」,这其实是对整个达菲家族的质疑。

▲ 有一些迪士尼粉丝认为,达菲家族的推出只是为了圈钱

对注重「故事」的迪士尼来说,以往各种 IP 都先从动画或电影作品出发,有充分的人设和故事支撑,再发展到线下衍生周边商业化。

而这次玲娜贝儿的例子里,迪士尼赋予的出厂设定确实单薄,但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就像是迪士尼只写了一半的故事,然后由观众加入创作另一半。

首先,玲娜贝儿的爆火离不开外形的可爱。圆滚滚的脸蛋和身型,粉嫩的颜色,加上毛绒绒的玩偶手感,很容易引起人的保护欲,带来治愈的感觉。这是迪士尼给她的「标准配置」,也是所谓的「始于颜值」。

而中间很重要的一环,其实是迪士尼乐园工作人员的扮演。

当粉丝称她「国民大闺女」,玲娜贝儿会害羞。粉丝狂催补货,她会做出写信打电话甚至拔剑削耳朵送你的动作。发现粉丝爬墙时玲娜贝儿会故作生气,她的上下班永远蹦蹦跳跳摇着尾巴元气十足,甚至还能听懂上海话……

这些现场活泼灵动的细节和反应,都是对玲娜贝儿人设的丰富和补充。每一位游客跟玲娜贝儿面对面的互动,一问一答就创造了只属于她们的故事。

比如说,一位粉丝看到玲娜贝儿做出用翻盖手机的动作,提出要给她买 iPhone 13,玲娜贝儿现场开心得跳了起来。这种不可预测的回应和参与感,让人感觉玲娜贝儿真的切实存在;甚至有粉丝说,这些营业的瞬间就是她的作品。

粉丝对玲娜贝儿这个形象的二次创作,还包括有表情包制作、换脸、做衣服、画插画等。它们都随着社交网络的传播,让一个人的快乐变成一群人的快乐。

而因为设定简单,玲娜贝儿甚至成了「万金油」,粉丝可以从中各取所需。

有上班忙碌压力大的社畜,因每天刷她的可爱短视频而感到治愈。有追星的朋友,在她身上发现了跟自家爱豆的相似之处,成了极其可口的「代餐」。还有粉丝从玲娜贝儿的官方设定中,读出了女性的强大和自由,并以此激励自己成长。

▲「长得像狐狸,喜欢拿个放大镜,在森林里到处观察,玲娜贝儿的原型不会是无穷小亮吧?!」

社交媒体时代,圈粉心动就在一瞬间

在微博上 #玲娜贝儿为什么会爆火# 的话题讨论里,一位网友 @ThatCheer 这么说:

他们已经不需要故事,只需要「我喜欢」这种情绪。

Kathy 是玲娜贝儿的狂热粉丝之一。她告诉我,她确实觉得达菲家族是迪士尼效仿流量明星来打造的,更新快速,走营销营业路线,不需要推出动画片或者游玩项目,纯靠卖 IP 和周边赚钱。但她并不在意这些,也不在意玲娜贝儿这个 IP 能走多远。

反正我喜欢的时候追就好了,能追多久谁都说不准。我就是喜欢她此刻带给我的治愈,哪天腻了也就腻了吧,反正我也已经为她消费了,各取所需。

早在泡泡玛特盲盒爆火的时候,IP 需不需要故事就已经引起讨论。泡泡玛特的首席消费者运营官周树颖曾表示,艺术家玩具 IP 的魅力不在于文化或故事,而是艺术家设计的形象,它的形象能打动用户是转化购买非常关键的一环。

这种对 IP 的消费态度,跟时下互联网的环境变化不无关系。

一位《玩具总动员》粉丝对巴斯光年和伍迪的感情,很大可能是从第 1 部看到第 4 部,从 VCD、DVD 到买票进电影院,甚至流媒体平台翻来复去重温习得的。但在碎片化的今天,年轻一代对信息的获取感知更多来自社交网络,刷刷热搜短视频,远比看完一本书或一部电影的负担要小得多。

爱上一只粉红色狐狸,谁说非得需要一部动画或电影?

▲《玩具总动员 1》已经是 26 年前的电影了

在这个「人人都是创作者」的年代,官方故事可能会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每一位粉丝的二次创作,都可以诞生新的故事,甚至你的玲娜贝儿可以不叫玲娜贝儿,她可以有你注入的全新灵魂。

从这个角度来说,玲娜贝儿这样的 IP,正是为社交网络而生的。

不要再问没有故事的 IP 为什么能火了。玲娜贝儿是这个时代的顶流女明星,她也注定只能在这个时代成为顶流女明星。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