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美元到手以后

新创

2012-08-31 14:39

距离斯坦福大学几百米的 Staunton 街,有一间不起眼的平房。除了门牌号,墙上什么都标志都没有。工作时间,这里的大门依然敞开,目测三十平米的小房间里挤着八个办公位,桌上都放着外接显示器的 MacBook。五六名开发者安静地敲着键盘,屋内还停着几辆自行车。

这个不如很多硅谷科技公司一间会议室气派的地方就是 Pebble 公司的新办公室。今年五月,Pebble 通过 Kickstarter 预售超过 8.5 万块智能手表,筹得千万美元。

就是在这里,我见到了 Pebble 的创始人,大学毕业不到四年的艾瑞克·米基科瓦斯基(Eric Migicovsky)。他现在出门都会戴着 Pebble 手表,不过由于软件未完工,暂时只会循环播放星球大战片头字幕。

我掂量了一下艾瑞克的表,感觉不比眼镜重多少。多年不戴手表,只用手机看时间的人戴上它应该也不会感到不适。

Pebble 的屏幕是 1.26 英寸夏普 Memory LCD 单色显示屏。这种依靠反射环境光的显示屏耗电极低,而且屏幕画面在阳光直射下依然清晰可见。E Ink 屏幕可能更适合这类设备,不过艾瑞克对我解释说 E Ink 显示屏生产商元太没有提供适合手表的屏幕尺寸。如果找元太定制特殊尺寸,成本可能会过高。

不用触摸屏而选择按键的原因同样简单。艾瑞克认为在这样的小屏幕上,手指会遮住大半个屏幕,影响使用体验。

和早期智能手表,比如运行 PalmOS 操作系统的 Fossil 腕带 PDA 不同,Pebble 不依赖自身计算能力。它内置的 Cortex-M3 处理器主要用作基本的交互操作。复杂计算全部丢给智能手机,这是确保一次充电连续使用七天的重要因素。

对大多数用户来说,Pebble 主要扮演着外置通知中心的角色。出门的时候我都把手机放在口袋里,除非只待在很安静的场合,否则几乎一定会错过短信、邮件和其它信息。结果就是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时不时提醒自己掏出手机看看。而且掏出手机以后常常会不由自主地点开社交网络或者新闻应用,浪费了本来就不多的时间。

Pebble 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内置振动马达,你不太可能错过这样的提醒。屏幕提供的预览功能也可以帮你略过不需要垃圾短信和邮件,只在必要的时候掏手机。

Pebble 不是艾瑞克的第一个创业项目。2008 年,也就是艾瑞克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最后一年,他就开始筹备 inPulse 智能手表,整个过程经历三年。inPulse 基本可以视为 Pebble 的前身,一开始作为黑莓配件推出,毕竟 RIM 一度是加拿大科技公司的楷模,艾瑞克苦笑说,“当时黑莓要比现在流行很多”。

智能手表的想法从诞生之时起就颇受玩家和媒体关注,inPulse 不但登上过 《连线》Mashable 等科技媒体,就连《纽约时报》网站也在 inPulse 去年入驻硅谷头号孵化器 Y-Combinator 之后进行过报道

艾瑞克很珍惜 Y-Combinator 的经历。他回忆说同期只有三四家硬件创业公司,虽然 Y-Combinator 没有专门针对硬件设计和生产流程的辅导,但那里教会了他如何创业、也帮助他认识了很多人。现在艾瑞克自己也开始在今年新创建的硅谷硬件孵化器 Lemnos Labs 担任导师,向其他硬件创业者传授经验。

inPulse 后续产品 Pebble 的想法同样始于 Y-Combinator 孵化期间,当时艾瑞克已经决定转向新平台。去年夏天,苹果公司发布 iOS 5 操作系统,新系统放松了对第三方开发者的控制,开始支持真正的后台任务。这为蓝牙设备接收 iPhone 通知打开了窗口,在此之前开发者不可能拿出支持 iPhone 的智能手表。

艾瑞克决定让 Pebble 同时支持 iPhone 和 Android,这也是第一款支持 iPhone 的智能手表。遗憾的是投资人并不看好智能手表,除了在 Y-Combinator 期间拿到的 37.5 万美元天使投资以外,艾瑞克再也没能拿到其它投资。到今年 4 月,公司里只剩下艾瑞克和拉胡尔·巴格特(Rahul Bhagat)两名员工以及几个实习生。

之后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Pebble 在 KickStarter 上推出两小时就完成预售 10 万美元的目标,一个月里筹得 1026 万美元。Pebble 成为这个绕开投资人,直接向消费者集资的平台里最耀眼的明星。

有钱以后,艾瑞克为 Pebble 新增了防水和 BLE(低功耗蓝牙)这两项硬件功能以回报支持者。BLE 目前用处不大,但以后可以被用来与智能手机以外的其它蓝牙设备通信,比如心脏起搏器等个人医疗设备。

此外艾瑞克还用刚拿到的巨款扩张公司,目前 Pebble 团队已经扩张到 10 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软件工程师。大部分员工都是艾瑞克在滑铁卢大学的校友。曾在 inPulse 研发阶段兼职参与过两年的前 RIM 软件工程师布雷得利·穆雷(Bradley Murray)后来也正式加入 Pebble。

Pebble 接下来的目标是尽快将启动大规模生产,将产品送到预支现金的支持者手上。Pebble 很自然地选择了一家在大陆设厂的台资企业进行生产。为了弥补硬件生产经验的不足,艾瑞克通过 Dragon Innovation 进行协调。Dragon Innovation 帮助创业公司联系中国厂商,并且能够帮助完成整套生产流程。不过 Pebble 只将一半的工作交给 Dragon Innovation,剩下来的自己完成以节省成本。

85000 块手表的产量大大超出预期,也导致 Pebble 的发货计划也从今年 9 月推迟到今年晚些时候。不过艾瑞克保证说项目依然按计划进行,只是进度没有达到预期。

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了一些搭配智能手机使用的智能手表。不过艾瑞克不认为它们是潜在竞争对手。他将这些产品大体分为两类:索尼、摩托罗拉等厂商推出的官方配件;小公司跟风推出的抄袭产品。

对于前者,艾瑞克评论说:

“索尼和摩托罗拉的目标只是作为自家手机的配件,我相信他们内部讨论里肯定说过类似 ‘做这东西可以帮助卖掉更多的智能手机’ 之类的话。

但 Pebble 不同,我们只做手表,我们只考虑手表。手表是我们唯一关心的东西。Android 厂商不会做支持 iPhone 的智能手表,苹果也不会做辅助竞争对手的产品。”

相对于抄袭者,艾瑞克已经抢得先机。Pebble 提供了相当完善的功能支持,暂时没有抄袭者提供同等功能。此外艾瑞克还相信 KickStarter 的预售模式为抄袭者架起的门槛比直接投资更高。Pebble 还没发货就卖出了 85000 块手表——这就等于 85000 用户。

Pebble 内置提供加速传感器、拥有基本交互功能并且开放 API。虽然有类似的抄袭者,但对开发者来说,要在 85000 用户和 0 用户之间做选择并不难。Pebble 的集资还在进行之中,RunKeeper 就已经宣布支持 Pebble 的 API,帮助它变成类似 Nike+ 腕带的健身工具。抄袭者尚未起步,Pebble 已经搭起一个平台。除了尽快发货,Pebble 似乎没什么需要担心。

采访最后我问艾瑞克从加拿大搬到硅谷创业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的答案既不是招工程师方便也不是拉投资容易,而是能见到科技界的传奇人物——当天上午他刚见了一位参与过初代 Palm Pilot 和初代 Mac 研发的设计师。从这个角度来看,硅谷是一切科技爱好者,也包括科技媒体的天堂。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电子阅读、任何有趣的设备、IC 以及“历史的草稿”,相信移动设备与互联网的结合正促成近百年来最重要的一次变革。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