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想「被绿」,美国年轻人只想和 iPhone 聊天

软件

01-17 09:50

回归单身的 Ashley 最近想用约会 app 寻找新的对象,左右滑动了一番后,Ashley 终于挑选出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潜在对象 Jack。

Ashley 对 Jack 的印象还不错,很快两人就交换了手机号码,并约好一起去试试附近一家酒吧的塔可。

一切进展都还算顺利,但让 Ashley 感到有点奇怪的是,尽管 Jack 知道她的手机号码,但他依然只在约会 app 上给他发消息,而不是使用更方便、且更不容易错过消息的短信。

两人见面后,还没等 Ashley 发问,Jack 就率先向她坦白。

我想我需要向你说清楚,我……其实用的是 Android 手机。

一头雾水的 Ashley 还未反应过来,Jack 继续说,「在这之前,我也和其他女生约会过,但是当她们知道我用的是 Android 手机后,就没有了下文。理由是,她们不想和绿色气泡聊天。」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敢给你发信息。

别和「绿色气泡」约会

这是 The Verge 的资深记者 Ashley Carman 在一期播客中分享的个人经历。

她认为「绿色气泡」歧视正在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并且是只存于美国的问题,因为很少国家或地区的用户会像美国人一样热爱用短信聊天,而不是使用微信、Whatsapp 等即时通讯软件。

在 2011 年苹果于 iOS5 推出通过网络传输的 iMessage 服务之前,短信的气泡框本没有蓝绿之分,统一都是「绿油油」。

iMessage 可以传输文档、图像、视频等内容,功能比传统短信要丰富得多,为了与传统的 SMS 短信做出区分,苹果将 iMessage 的气泡框设计成了蓝色。在一年后的发布会上,刚上任 CEO 的库克宣布通过 iMessage 发送的消息就已超过三千亿条。

从功能性来看,「蓝色气泡」的 iMessage 几乎方方面面都优于 SMS 短信,除了一个问题—— iMessage 只存在于在线的苹果用户之间,如果对方网络不佳、未开通 iMessage 又或者是 Android 用户时,消息框就会变成绿色。

简单的颜色之差原本只为区分功能,但经过多年的发展,iMessage 已成为最广泛的社交网络服务之一,气泡颜色产生的社交裂缝也随之被无数倍放大。

在 FastCompany 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一名 16 岁的青年因为使用的是 Android 手机被排挤在班级的群聊之外,关于作业、课外项目等讨论都与他无缘,因为他的同学们不想看到「绿色气泡」。为了融入班级,他不得不把手上的 Pixel 2 更换为 iPhone。

这并非个例,只要在 Twitter 上搜索「green bubble」相关的关键词,就能看到成百上千条关于「绿色气泡」的吐槽。

不能视频通话、看不见输入中的气泡框,这些都是这些苹果用户讨厌「绿色气泡」的理由,他们认为「绿色气泡」将他们拽回了还停留在文字通讯的互联网史前时代,这种情绪使得他们变得抗拒与 Android 用户聊天。

而在美国青少年群体中,这种情绪尤为明显。

《华尔街日报》近日发布一篇题为《为什么 iMessage 赢了?》的报道,其中提到不少美国学生因为使用 Android 手机而遭遇气泡颜色霸凌,他们或被朋友排挤或被嘲笑,而当他们换回 iPhone 时,原本尖酸刻薄的讥讽又会瞬间变为热情的欢迎。

「天啊你终于变蓝了,欢迎回家。」当 CNET 的内容策略师 Mike Sorrentino 偶然换回了 iPhone,他就收到了身边亲友的一致欢迎,这意味着他们终于回归到同一个群聊之中。

Mike 称有几个过去专门为他开创 Whatsapp 帐号的朋友在他转用 iPhone 后纷纷注销了帐号,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短信气泡框在人们之间好像砌起了一道围墙,围墙外侧被涂成了刺眼的亮绿色,里侧则是岁月静好的蔚蓝色。

想要取代短信的 iMessage

根据数据统计机构 Statista 的数据,2020 年全美国发送的 SMS 和 MMS 信息的数量超过了 2.2 万亿条,相比之下英国只有 484 亿条,即使将英国最近十年发送的信息累计在一起,也只是相当于美国人半年发送的量。

对于大部分美国人来说,即使他们同时拥有 Facebook、Twitter、Tik Tok、Snapchat 等无数个社交平台账号,但一旦要聊天,他们终究会回到最古朴的短信上。

因此,一个更好用的短信体验在大部分美国人看来简直就是个杀手级服务。

相比之下,超高速快充、高刷屏等功能似乎都变得无关紧要——反正手机迟早会充满,但只用 iPhone 才能用 iMessage。

如果让 iPhone 用户评选出最不能割舍的 iMessage 功能,表示正在输入中的「。。。」气泡应该会当选第一名。

这个类似微信「对方正在输入」的小提示如今几乎已是即时通讯软件必备的功能,但在传统的 SMS 短信中,消息还像是被抛出的小纸条,只有被砸中的那一下,你才知道有人在和你说话。

有 iMessage 用户将这种毫无预警的短信交流视为一种信息打扰,习惯了气泡提醒的他们觉得自己在交流中失去了控制权,既不知道何时会收到消息,也不知道何时应该回复消息,这也是不少人抗拒与「绿色气泡」交流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即时通讯软件的先驱 Kik Messenger 诞生之初,爱范儿在《沟通的价值》一文中就有讨论过这种实时状态提醒的意义。

由于网络沟通存在太多不确定性,简单的实时反馈能够有效的降低沟通的成本,让网络通讯成为有效、高效、自然的沟通,这是「扔纸条」般的 SMS 短信所不具备的。

除了基础聊天体验,iMessage 和 SMS 短信之间还存在着巨大的功能鸿沟。

贯通苹果软件服务的 iMessage 不仅可以发图片、发视频,还能转账、玩游戏、发快闪消息、分享影讯、购物链接等。

从「蓝色气泡」切换到「绿色气泡」,就像是从富丽堂皇的别墅走进了毛坯房,这种功能空缺引起的巨大心理落差就很容易被 iMessage 用户投射到了气泡颜色上。

罗格斯大学专门研究色彩感知的心理学副教授 Sarah Allred 认为,物体的颜色常常能够唤起人们的某种情绪,因此这场气泡颜色之争,有可能是因为颜色本身对用户的潜意识产生一些影响。

iMessage 采用的低饱和蓝色会让人联想到天空或者大海,让人感觉平和和舒缓。而 SMS 的高饱和绿色由于很难在自然界中找到可以参照的对象,会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人工产品,对视觉产生刺激。

当这种刺激与功能上的空缺联系在一起,用户便容易产生厌恶感,久而久之,「讨人厌」的绿色便成为 Android 用户头上挥之不去的标签。

Google 高级副总裁 Hiroshi Lockheimer 认为,iMessage 的封闭环境是苹果的一种商业策略,而这种利用同辈压力甚至是霸凌来销售产品的行为,对于苹果这种将人性和公平视为营销核心的公司而言并不真诚。

Hiroshi Lockheimer 呼吁苹果尽快就 RCS 服务(取代短信的富通讯服务)达成一致,推动两个平台用户的消息互通,进而修复彼此之间的隔阂,但苹果始终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难以逾越的「围墙花园」

苹果并非所有服务都采取封闭性的策略,像 Apple Music、FaceTime 等服务都有针对苹果生态以外的平台做适配,很多用户就很好奇,为什么苹果不推出一个支持 Android 版本的 iMessage?

著名科技媒体人 Walt Mossberg 曾就此问题采访了苹果的一位高管,得到解释称:

首先,苹果自家的活跃设备已经超过了 10 亿台的规模,如此庞大的数据量已经足够苹果用于人工智能学习的研究;其次,一个只能在苹果设备上提供优秀用户体验的信息服务,可以有效地提升苹果设备的销量。这个策略在苹果其他高管的发言中也似乎得到了印证。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苹果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 Craig Federighi 在 2013 年的一封邮件中提到:「我担心将 iMessage 移植到 Android 只会消除 iPhone 家庭给孩子购买 Android 手机前的顾虑。」

三年后,时任市场营销总监的 Phil Schiller 在另一封电子邮件中向首席执行官 Tim Cook 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将 iMessage 移植到 Android 系统对我们的弊大于利。」

iMessage 与其他苹果生态服务一样,通过软硬件的捆绑将 iPhone 打造成了一个「围墙花园」,一旦用户习惯了这种体验,便不得不为相对昂贵的设备买单。

这是一个成功的商业策略,它让 iPhone 在高端手机市场有了几乎不可撼动的统治力,但在分析师 Ben Thompson 看来,这近似是一种「软垄断」。

Ben Thompson 的一篇博客中提到,iPhone 的主要竞争力不是性能出众的硬件,而是 iOS。如果用户想要体验 iOS 的服务,那么 iPhone 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通过不断垒高 iOS 的服务墙,可以吸引越来越多 Android 阵营的用户转投 iPhone。

▲ 图片来自:Business Insider

苹果对 iOS 的「垄断」让 iPhone 拥有任何对手都没有的竞争优势:即使手机市场达到饱和,苹果的市场份额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

而美国青少年因为 iMessage 产生的分化,就像是这种增长模型的现实版本。

根据 Piper Sandler 最新发布的美国青少年调查报告,有 87% 的调查对象拥有 iPhone,并且有 88% 的人有购买 iPhone 的意愿,Piper Sandler 的执行董事 Harsh Kumar 称这个数据接近他们调查的历史最高水平。

不过,iOS 构建的「围墙花园」依然有着自己的局限性,只要有一个双平台统一服务的超级 app 出现,iPhone 的领先局势便很容易就被打破。

Ben Thompson 认为微信在中国的流行,就是打破「软垄断」的典例,由于微信在 iOS 和 Android 系统上的功能没有本质不同,「围墙花园」产生的隔阂被微信统一的绿色气泡框所稀释。

和大洋彼岸的蓝、绿色气泡大战相比,这也许是件好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