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蘑菇提在手上!lululemon 这款新品,我比冬奥运动员更早用上了

公司

02-16 19:05

在冬奥上以羽绒服引来大量讨论的 lululemon,现在又带来另一样让人感到兴奋的产品 —— 融入了「蘑菇皮革」Mylo 「二合一瑜伽垫收纳包兼冥想坐垫」和「Barrel 行李包」。

这次,我们提前拿到了其中一款产品来体验,并采访了 lululemon 配饰设计副总裁 Dennis Wang,试图了解产品背后更多的思考。

上手初体验:一包三用的多面手

必须承认,刚拿到这款产品的时候,我有点手忙脚乱。

本想着作为一款瑜伽垫收纳包,可能会采用长筒型设计,就跟卷起来的瑜伽垫差不多。但实际上,一展开,我看到的却是一片巨大的圆形布料,两边配着编织提手。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这款产品作为「冥想坐垫」的形态。

用于收纳瑜伽垫时,我们可以直接使用两边的编织提手,让收纳袋对折成半圆当手提袋用;

同时,也能借助手提处的扣子,把圆形的袋子沿着瑜伽垫卷成轴状,背在背上。

虽然产品「本职」是瑜伽垫收纳包,但对于我这种较少带瑜伽垫出门的人来说,它的「冥想坐垫」功能反而会让我想在去植物园类地方时带上。

▲ 侧边有个小口袋,可用于收纳手机等物件

除了可以做简单收纳外,有时候看到合适的地方也能当坐垫用,休息和感受当下。

可能是离我们最近的「蘑菇皮革」

近年来,「种蘑菇」早已成为时尚界的一项「热门活动」,「蘑菇皮革」也成为了备受关注的皮革替代材料。

虽说是「蘑菇皮革」,但以 Mylo 为代表的这种新材料的主要原料是菌丝体(mycelium),也就是类似蘑菇根部的部分。

实验室里,研究人员会尝试模仿森林土地下的湿度和温度,然后给菌丝细胞「喂」锯末和有机材料。当菌丝像泡沫似地蓬勃填充满容器,工作人员就能接着拿它去加工染色,做成像皮革一样的材料。

关注了这种材料那么久,这次上手体验的最直接感受就是「熟悉」—— 它的手感就和平常的皮革制品差不多。

这次 lululemon 对于 Mylo 材料的使用其实特别巧,都用在了使用者手部最常接触的地方,很符合品牌「触感科学」的理念。Dennis Wang 告诉我们:

我们在过去 2 年中,不断测试 Mylo 这款突破性材质的多元应用。我们将 Mylo 这款开创性材料融入此次新款包袋的提手和绳带部分,通过 lululemon 的标志性产品和其所具备的功能,让客人切身感受到这款创新可再生材料的高品质外观和触感。

同时,这设计也很「性价比」地控制了材料的总体使用量,让这种新材料得以走入产量相对更多的产品。

除了这次推出的两款包包,lululemon 其实也打造了一款完全由 Mylo 材料做成的概念瑜伽垫。

概念瑜伽垫完全采用 Mylo 材料制成,并运用了不同的编织图案让手脚接触瑜伽垫的部分能有更好的触感。我们的设计灵感来源于 Take Form 瑜伽垫中的 3D 分区和纹理表面设计。

也许是出于量产和成本的考虑,这款瑜伽垫依旧暂时只是「概念」,不量产。

这也是现有大部分使用了「蘑菇皮革」产品的共同情况 —— 大部分都暂时概念产品,平常消费者没有机会接触。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通过打造概念产品,品牌得以和材料供应商进行磨合,学习材料的特性,探索它的应用可能性。Dennis Wang 对爱范儿说:

彼此的合作伙伴关系让我们得以从 Bolt Threads 团队(Mylo 的制造商)了解到很多关于这种开创性材料的知识,极大助力了我们的设计和测试过程。

同样是使用 Mylo 材料,阿迪达斯就试验过用它做经典鞋款 Stan Smith,时尚品牌 Stella McCartney 就曾用它打造概念服饰。

至于主张「触感科学」的 lululemon,无论是包袋还是瑜伽垫,都将 Mylo 用在了最有「手感」的地方,并通过编织来创造不同的触感。

更重要的是,这也设计也为更多消费者创造了体验这种新型材料的机会。

现在,lululemon 北京三里屯店和上海新天地店已经开始限量发售这两款使用了 Mylo 材料的产品,消费者都可前往体验和感受。

不只是「纯素皮革」,生物设计还能带来更多可能性

当我在 2020 年刚了解到「蘑菇皮革」时,并没有想到两年后居然就已经有机会亲身体验使用了这种材料的量产产品。

这也从一方面反映了可持续议题这两年的关注度在快速提升,大公司纷纷制定可持续发展计划和目标,生物科技材料公司引来大量资金,快速发展起来。

转变的动力让 lululemon、阿迪达斯、Stella McCartney 和开云集团(Gucci、巴黎世家等品牌母公司)联合成立「Mylo Consortium」,和 Mylo 背后的技术公司 Bolt Threads 推动这种新材料的量产和应用。

而鞋履品牌 Allbirds 也将其甘蔗基鞋底材料 SweetFoam 开源,甚至帮助原本应是竞争对手的品牌采用这种材料。

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了「菠萝纤维皮革」「仙人掌皮革」「咖啡渣皮革」等多种多样的材料。

伴随着关注而来的,自然是对这些新材料是否真的可持续的讨论。

不少以植物为原料的替代性材料,在制作时还会融入塑料,因此仍然会带来污染,但这背后所指向的,更多是对商品循环性的考虑。

我们合作的品牌现在对(材料的)可循环性比可降解性更感兴趣。

Regina Polanco 说道。她的公司打造了生物基纺织材料 Pyratex,并在推动使用这种材料的合作方去打造循环的商业模式,增设回收等服务环节。

其实,这也是生物设计所鼓励我们去审视商品时采用的更广视角。

将生物设计应用于建筑领域的 Lucas De Man 曾例举:他们打造的 Biobased Creation 原型建筑,采用了由芦苇制成的绝缘材料和由香蒲制成的地板,这两种植物的种植既可为农民带来利润,也可帮助荷兰恢复因农业而损害的泥炭地和湿地生态。

又如同样以菌丝体为原料,但主攻包装材料方向的 Ecovative Design,他们在设计种植菌类的模式上就提倡一种更「在地」的方案

如果你在中国,可以用稻壳或是棉籽壳(作为「喂养」的材料);如果你在北欧或北美,可以用荞麦皮或者燕麦皮。

我们的愿景是打造本地化制造,就像别人鼓励选用本地化食材一样。

在生物设计深耕多年 Natsai Audrey Chieza 曾指出 ,设计的确可以让事物变得更好,但大家对实现的方式可能有点误解 —— 它不应该只是去创造更好的物件,而是要去帮助改变系统,否则,我们就只是「提供了可以替代有毒染料的分子」。

而生物设计更广的考量度,也许能帮我们找更全面和「因地制宜」的方向。

从摸到「蘑菇皮革」开始,相信 2022 年我们还会看到更多令人感到兴奋的创新。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