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滤镜、反修图、反内卷,我们需要更「丑」的社交应用

软件

03-14 18:54

这是全网最丑、最真实、最反内卷、最反容貌焦虑的社交网络……

Hoome app 推出后,其运营负责人起帆这样在朋友圈介绍道。

对于国内的年轻人来说,它才刚刚掀起「反虚假社交」的苗头。

▲ Hoome「世界」页面截图(图片经过模糊处理)

而在大洋彼岸,一股追求原生、真实、自然、直接的社交新风潮已经燃了起来。

这类 app 层出不穷,它们都不约而同地释放着这样一个信号——「丑」。

「丑」只是一种具有反差感的代称,背后其实是对当下社交环境的反击,它们都在反滤镜、反修图、反自我伪装、反社交压力……

▲ 荷兰博主 Rianne Meijer 分享美化后拍照和真实拍照状态

对于饱受社交折磨的新生代来说,这是一个新的精神乐园。

追求「丑」的 Z 世代

打开 Hoome 的「世界」版块,第一印象就是,画面有点惨不忍睹。

拍摄随意、取景随性、没有构图、没有滤镜,不能配文字,也不能点评赞。

所以你可以看到:一张充满雀斑的脸;一袋乌漆抹黑的深夜烧烤;一片花花绿绿的棉被角落;一张笔记乱七八糟的数学试卷……

▲ Hoome「世界」页面截图(图片经过模糊处理)

他们展示的生活在手机屏幕上甚至有种陌生感,毕竟平时其他社交平台上刷的日常总是精致美好,土味也是刻意营造的幽默。

「真丑啊」,感叹一句后,突然又想到,这跟自己的生活似乎也没啥两样。

倒不是因为生活真的丑,只是平时看的太美了,误以为线上线下本来就不一样。

▲ 图片来自:technologyreview

比起被称为社交平台,Hoome 更偏向通讯工具,它建造的是一个熟人社交网络,一个让你和朋友像上面那样无所顾忌交流的地方。

所以不难看出,它的产品设计也始终围绕着「真实、平等、纯粹、实时」这些关键词。

比如说,照片只能现拍,拍下才能解锁朋友实时的照片;比如说,朋友一拍照,不用打开 app 就能即刻出现在你的桌面;还有个有意思的点是,一切动态和消息次日 0 点全部清零。

「丑」在这里更像是一种简单和直接的表达。

当复杂、内卷的社交网络成为习惯后,人们开始思考什么才是社交关系的本质。至少它应该是没有包袱、没有压力、无需表演的。

国内才刚刚显露冰山一角,国外类似的 app 们已经引起了资本和大量新生代的关注。

你应该有听过一句话:朋友相册里的你,才是真实的你。

这也是去年 5 月大火的 app——Poparazzi 最大的吸引力。推出的第一天,Poparazzi 就登上了 24 个国家 App Store 榜首

它在真实社交的基础上更强调互动,体验也挺反常规:

  1. 不能自拍,只能拍朋友,而且你拍朋友的照片会自动传到朋友的主页
  2. 不能编辑图片、编辑文案、只能配一个表情
  3. 没有点赞、没有评论,tag 的照片量就是标准

尤其第一点「反自拍」,迅速让 Z 世代的朋友圈子里涌现了一股拍别人的热潮,随时能在自己和朋友的主页看到丑照笑出鹅叫。

▲图片来自:@janice

那种真实、自在、不设防的快乐在传染,尽管照片不是自我展示的完美,但卸下社交网络的面具后,似乎更让人感觉美好。

更早的 Dispo,后来的 Locket Widget,以及今年初推出的 BeReal,同样都在反滤镜、反修图。

Dispo 拍下是什么样,呈现就是什么样,拍完照要 24 小时才能出片,第二天才能看到,就像一夜回到胶卷时代,等待积累越久越有惊喜。

Locket Widget 同样不能加滤镜和修图,但不同的是,拍完一张照,你的朋友甚至不用打开 app,即刻就能在手机桌面上看到,这点和 Hoome 有异曲同工之妙。

它的创始人 Matt Moss 最开始就是把这 app 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异地的女朋友,希望能加强彼此的联系。

彼此社交生活呈现时间的拉长和拉近,既让人们找到回归传统的真实,也找到了聚焦当下的真实。

BeReal 还让这份真实加剧扩张,当你拍照时会同时启动前后摄像头,让你的原生态脸盘和无涂抹生活同步呈现。

当人们不再去刻意塑造生活本身,也就不再去想「丑不丑」这件事。

一个又一个同类 app 兴起,一群又一群年轻人涌去——「丑」在快速传染中。

主流审美也难逃反主流

在这些新 app 打着「反 instagram」的旗号兴起时,instagram 上也开始「反 instagram」。

几年前当你刷 instagram,上面可能都是各类明星、艺术家、潮人们声色各异的穿搭自拍,搭配着鲜艳的幕墙、精心设计的场景,以及琳琅满目的特效。

现在,一个随意的快餐、一些散乱的垃圾袋、一张张脏兮兮镜子前的自拍。

▲图片来自:vice/Daisy Jones

很多人还会特意拉大焦距让照片看起来模糊不清,或者用年代久远的老相机拍低保真照片。

网红营销机构 Estate Five 的联合创始人 Lynsey Eaton 表示

以前的网红只发布在完美光线条件下拍摄的照片,或者是一些具有共性的食物。但这一套法则已经过时了,对年轻一代根本不适用。

26 岁的电子游戏测试员 J Whitehead 接受 Vice 采访时,也提到她会经常找一些奇怪的东西在网上发布,这对她来说比找一个完美的「调色板」更有趣。

▲她会拍摄街上的垃圾、烟灰缸里的死鸟、丢弃的薯片等等. 图片来自:J Whitehead@binothy

完美和精心的策划让人感觉虚假,接受和关注世界的丑陋更真实。

对比年轻群体越来越活跃的 TikTok,instagram 就像逐渐走向中年,被千篇一律的精致画风和 Facebook 一样的烦人广告充斥。

而年轻人喜欢 TikTok 的原因也在于,这里的内容没有太多高级的编辑技巧,鲜明的个性和真实的自我更突出。

挪威去年还立法要求内容创造者加滤镜和修图必须说明,以应对社交媒体造成的诱导和压力。

国内就连生活看起来最小资情调的小红书,也在景点滤镜风波后,开始整顿过度美化和虚假描述的内容。

只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平台上展示的「丑」,未必是真的丑。

创意机构 The Digital Fairy 的艺术总监 Jane Macfarlane 说道,Instagram 上很多用户发布「反美学」的内容其实是在说,「即使是最接地气的奇怪画面、没有加任何滤镜的情况下,我的生活仍然看起来很酷很有趣」。

那些看似混乱的内容,实则让他们凸显了自己的特别,避免被别人模仿和同化。

▲ 图片来自:J Whitehead@binothy

爱范儿采访 Hoome 时,起帆也对爱范儿表示,国内的年轻人其实还是虚假地反容貌焦虑、反人性伪装、反社交压力。

大家发表的言论和内容都是社交货币,内心再强大的人,大概也不会把自己的丑照发到国内任何一个主流社交媒体上,更多年轻人还是选择沉默,但这种沉默其实也就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不过他们自己也还没意识到。

而且,在更多中国二三线城市和下沉市场,千篇一律复刻的 ins 风才开始流行,「滤镜式审美+表演式社交」依然是主流。

▲ 有颜色的墙就是打卡圣地

主流现在依然是主流,只是年轻人们也会厌倦被社交网络操纵,需要片刻的喘息,需要那些满足新需求的社交平台出现。

它们有的折戟沉沙,在资本狂热和年轻人新鲜感褪去后,开始退出市场;有的没有功能和营销上的持续创新,成了昙花一现;还有一些在持续发展,虽然都在反滤镜反修图,但仍没有完全去掉社交的包袱,就像 Dispo 可能让你为了第二天那张完美的照片而精心化妆和摆拍,Poparazzi 依然留下了浏览数和表情数,社交压力只是换了种形式存在……

没有什么完全的「丑」,就像没有什么是完全真实的。

但未来,我们依然会越来越靠近它。

「丑」会是未来社交的常态

下一代社交会是怎样的?

可能大部分人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元宇宙社交」。

毕竟最近太多元宇宙热词营销给大众洗了一次全方位的脑,前阵子大火的啫喱 app 也让人感受了一把模拟「元宇宙」的形象社交。

▲啫喱 app

看起来,未来社交似乎会越来越虚拟,直至完全虚幻,而人们都争相虚构出更完美的自己。

不过事物之间总存在着一种无形的制衡。

比如现在滤镜、修图、模板化内容过度席卷社交媒体,我们就会渴望原始的「丑」的内容,当虚拟的未来社交愈加火热,人们对真实的渴望也会更加强烈。

▲ 图片来自:Mamamia

Hoome 产品经理路飞认为未来的社交可能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AR 向」,一个是「VR 向」,后者是完全虚拟的社交世界,Hoome 则站在前者:虚实结合。

现在的 Hoome 离他们想要达到的最终形态完成度还只有 10%,暂定实现时间为 2027 年。

其关键的转折点,就是硬件。

如消费级 AR 设备的普及,就会带来一个新的拐点。苹果发布 AR 新品可能会是一个迭代的契机。

这时候,Hoome 上呈现的不只是你和好友的实时照片与文字,还可以随时看到对方在现实世界或虚拟世界里正在做什么,以及世界其他角落正发生的一切,他们或许以全息形象出现,并不是完美的样子,但就像在身边一样,是随时可以在线的陪伴。

过去的「现场感」,升级为「在场感」。

▲ 图片来自:Hoome

这种社交形式是颠覆性的,路飞说道,「我觉得所有的社交其实也就是时间、空间和互动组成。当有新的设备出现时,改变了时间,改变了空间,也会有不一样的互动方式。」

可以预见未来社交还会更加实时,逼近每一秒的真实。尤其在熟人社交之间。

▲ 图片来自:Hoome

5G 、AI、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的持续革新,都可以重塑用户的社交行为、社交场景、社交入口。

现在的社交关系链可以说都在腾讯旗下两大社交巨头之下,或许未来在基于 web3.0 的社交网络中,甚至可以建立开放、去中心化、不隶属于任何人的关系链,那些你愿意重新为朋友去建立的关系链。

从新的技术,到新的设备,到新的社交网络,熟人社交还有更多新的可能和机会。

泛滥的虚假和同化的美还将持续伴随,这是数字时代打开的潘多拉盒子。更多新的社交 app 将在创新和启示中摸打滚爬,铺垫着、也等待着好时机。

▲ 图片来自:technologyreview

此刻「丑」就是一种推动力,无论它代表的是真实,是纯粹,是直接,还是自然而然的生活,都会成为未来社交的日常一环,也会在虚拟之风越吹越狂时,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现在 instagram、微博、小红书、朋友圈这些地方看起来和真实生活不一样,也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大部分并非实时发生,而是经过很多道工序和一些时间后的产物。

完全实时的社交,是保证真实和真诚的关键。

尽管未来完全的真实,可能没有美化虚幻的内容那么让人上瘾,但我们需要它。

当我问起帆,看着 Hoome 上其他人「丑陋」的生活现场,他们在瘫床、在上课、在走路、在吃饭,和自己日常差不多,并没什么让人沉迷的内容,更多人怎么为此沉迷?

▲ Hoome「世界」页面截图(图片经过模糊处理)

起帆回应,Hoome 的重心依然是好友的实时陪伴,但反直觉的是,用户在「世界」版块停留的时间并不低,世界上其他人的生活就像一个侧面,这里内容是实时更新的,永远发生在此刻。

你有没有在窗前望向对面那栋楼时,想象里面的人在做什么,有没有试过在天桥上久久看着下面车水马龙,那里一个个人驾驶着经过,每一秒都不一样。你会产生一种平静感。

一种这就是生活本身的感觉。

题图来自:unsplas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