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制造「致命建筑」

生活

03-19 18:14

首先是一只鸟从半空掉下来。

然后是一群鸟齐刷刷垂直掉下来,一场密集又无形的屠杀从天而降。

▲ 图片来自:Foto- Cortesía Seguridad Pública

此时初春降临,暖意袭来,鸟儿们刚迁徙回归。它们兴致盎然穿过曼哈顿市中心,望到前方白云飘浮,树影摇曳,便全速冲锋,没想到一切都是倒影——前方是块巨大的玻璃墙。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这些鸟先撞到窗户或墙,然后摔在马路上,经历了双重脑震荡。大部分当场死于脑出血和瘀伤,幸存者也会遭受重伤,脊柱断裂、翅膀骨折、颅脑出血、喙断,飞走后不久就死去。

Rita McMahon 近日目睹了这场事故,每年大约有 1000 多只撞墙的鸟送到她负责的曼哈顿康复中心,这少部分鸟是幸运的,但幸运儿也只有约 1/3 能活下来。

▲一只田纳西莺在撞窗后死去. 图片来自:斯蒂芬格林菲尔德

这并不是个例,但少被人重视。

2014 年的史密森学会报告称,仅美国每年就有 3.65-10 亿只鸟类因撞上建筑而死亡,占美国每年鸟类总数的 5%-10%(估计约 100-200 亿只),没人知道全世界因此死亡的鸟类有多少,预计至少有数十亿,这么多年过去了,全球城市化还在加速,这个数字只会更大。

▲菲尔德博物馆记录了那些因为撞窗而丧生的鸟. 图片来自:本·马克斯/菲尔德博物馆

玻璃、透明、反光的建筑,已经成为鸟类最大杀手之一。

「致命」的现代建筑

世界上 10 座最高的摩天大楼中,有 8 座外层全是大片的玻璃。

具有代表性的高层建筑城市——纽约,就有数百座摩天大楼,其中大部分都是全玻璃墙面,世界贸易一号大楼高 541 米,帝国大厦高 381 米,纽约排名 100 高的建筑也有 198 米。

▲世界贸易一号大楼. 图片来自:ShareAmerica

这些对鸟类造成严重威胁的玻璃,恰恰是我们首选的建筑材料之一。

现在全球还有很多知名建筑正在建设中,它们前卫而闪亮,大多都是玻璃幕墙,比如知名建筑事务所 BIG 的纽约螺旋塔、巴黎新地标三角塔、迪拜在建的世界最高楼吉达塔等等。

▲螺旋塔

就算你不在北上广深,也可以随时抬头看到一座反射着阳光和天空的大厦。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楼层越高,越容易被鸟撞上,但实际上低层建筑危险更多。

几乎一半鸟撞都发生在家庭窗户上,因为鸟儿都会在低处觅食、休息、躲避捕食者、寻找栖息地。

尤其当城市公园越来越多,这些小动物也随之而来,同时来的还有那些炫目的建筑。

▲ 图片来自:abcbirds-Christine Sheppard

它们的外壳折射着鸟儿眼中美好的树林、花丛、蓝空,当建筑和自然完美融为一体,灾难的前兆在于,鸟儿们认为玻璃里的倒影都是真实的。

其实,人类和鸟类都会因为玻璃的透明而一头撞上去,但人类有玻璃的概念,通过门框、门把手、缝隙等,知道眼前可能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

鸟类没有这样概念。

它们学习视觉线索和人类不一样,无法检测玻璃,没有太多深度感知,可能会通过重复的互动来了解它们居住地的个别玻璃碎片,但仍然不会在它们警觉的脑袋留下经验,它们只相信眼睛看见的此刻。

其中,候鸟受到的打击最大,比如莺、蜂鸟、雨燕等。

它们每年春秋两季都要来回迁徙,航线跨过数个大型城市,大多数飞行速度约在  30-50 公里/小时,快可达 200 公里/小时,迁徙时一飞就是 5-6 个小时。

另外,虽然大多数碰撞发生在白天,但这些建筑在晚上亮的灯,也会造成光污染引诱鸟类前来,或者使夜间迁徙的鸟儿迷失方向。

虽然鸟儿的非自然死亡原因中,最大杀手是猫的捕食,还有栖息地丧失,但玻璃建筑的问题,正呈指数级增长。

▲ 图片来自:cbc-Safe Wings Ottawa

我们对透明的建筑和墙,总是有种发自内心的好感,它们通透、干净、整洁、视野一览无余,潜意识我们也会认为,选择鸟类友好设计,干掉透明的墙,就意味着对审美的妥协。

但实际上可以看出,这些设计其实并不影响建筑本身的创意和想法。

比如遵循鸟类友好设计的韩国 Galleria Centercity 世纪城、芝加哥 Aqua 大厦、西班牙莫斯托莱斯社会服务中心……

▲ 上图为 Galleria Centercity 世纪城,下图左为芝加哥 Aqua 大厦,右为西班牙莫斯托莱斯社会服务中心

因为人脑通常会忽略很多接收到的视觉信息,比如看到图像会根据周围情况填充细小的空白部分,所以其实就算玻璃有细小条纹和圆点,也不影响看到窗外的风景。

一个围绕着现代建筑的问题是:

当我们试图通过玻璃让自己和自然联系起来,是否反而在扼杀我们想看到的自然?

▲ 图片来自:Ben Fractenberg/THE CITY

设计需要更「友好」

当我们看到一栋建筑,通常会考虑它和人类的关系,很少想到它和动物们的关系。

这是我们习惯性忽视的一点。

鸟类的好处以及对自然的未来已经无需赘述,它们为植物授粉、捕食害虫、消灭老鼠、保持生态健康……当鸟撞事件越来越多,现代城市建设却也很难离开玻璃,但设计是我们可以改变的。

因为鸟类友好型建筑的成本极低,所以任何新建筑做到这一点其实都不难。

▲ 图片来自:dezeen

我们整理了以下几点可以改善的地方:

一,采用紫外线反射材质的玻璃。

因为鸟类可以看到紫外线,而人类不能,所以一些制造商基于这个特点,制造了可以吸收紫外线的塑料或紫外线反射图案,可以贴在玻璃窗上或进行涂层提醒鸟类,同时它们对人类视力也没有影响。

但不足在于,紫外线反射图案的玻璃相对会贵一点,而且不容易采购,某些鸟类对紫外线不太敏感。

▲图片来自:cgtn-Celyn Bricker

二,采用陶瓷熔块玻璃、半透明/不透明玻璃。

陶瓷熔块玻璃具有糊状、粉末状的特点,远观上去就是玻璃墙,近看才会发现玻璃上微小的熔块,与整体建筑费用相比,熔块玻璃的成本相对可以忽略不计。

▲远近对比. 图片来自:Javits Center

而半透明/不透明玻璃因为不会产生连续空间的视觉错觉,所以自然也不会让鸟类一头撞上去。

一个成功的例子是——全玻璃外墙的曼哈顿的 Jacob K. Javits 会议中心曾是该市对鸟类最致命的建筑之一,2005-2009 年间杀害了近 500 只鸟,但 2014 年采用烧结的半透明玻璃面板改建后,2015 年撞墙死亡的鸟类数量减少了 90%。

三,在玻璃外层贴画、装纱窗。

在窗户上使用各类标记(贴纸、油漆、颜料等制成的标签、圆点、条纹或其他图案),可以让鸟儿远看过去障碍重重,从而减少鸟撞。直接在玻璃外装纱窗、屏风、百叶窗,能让鸟儿意外撞上去也不受伤。

很多人会选择在窗户上放鸟形贴纸,这些贴纸看上去另添一种美感,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如果贴纸没有遵循严格的间距标准,实际上就是无效的。因此,所有图案的垂直间距不能超过 5 厘米,水平间距不能超过 10 厘米。

美国鸟类保护协会鸟撞项目负责人 Christine Sheppard 表示,这些图案只需覆盖不到玻璃表面的 7%,就可以显著减少鸟类碰撞死亡。

还有最后一点是,减少夜间光照。

因为灯光对鸟撞的影响,所以我们日常在家晚上可以关掉不必要的灯光,或者拉上窗帘,窗户边上也不要放室内植物。

纽约一项法案曾要求 8-11 月、4-5 月的迁徙高峰期内,建筑物得在夜间和凌晨关闭灯光,另一项法案是 2023 年起,纽约市公共建筑需要安装传感器,确保建筑里有人灯才会亮,预计这会花费 340 万美元。

▲ 图片来自:commons.wikimedia

看起来很花钱,但实际上因为节省了能源,反而减少了电费,这也说明鸟类友好和可持续发展可以共进。

偏见和误解,唯有了解和行动才能破除。

人和动物都不是超级英雄

鸟类尽管自由翱翔在高空,但比我们想象中脆弱。

把撞墙的它们握在手里,感觉不到肉和骨头,就只有轻轻的一小只。

▲图片来自:The Animal Rescue Site News

人类经常把自己视为或努力成为伟大的救赎者,但我们其实要做的并不多,要做好也并不难。

城市和自然的边界走向消弭,人和野生动物的边界也越来越模糊,这意味着无论在生活还是道德上,相处都会变得更加复杂。

让人类生存环境没有动物,让动物完全生活在荒野,已经完全不可能。野生动物生活在我们的家边、城市里、通风道、水域里,我们砍倒一棵树、修建一套路、铸起一座塔,都会影响它们。

但没有天然的受害者,也没有邪恶的受益人。

我们拥有了融入自然或侵占自然的好处,也就得承担起享受好处的责任,这也是人文之所在。我们会为撞墙而死的鸟儿心痛,会关心走失的金钱豹、闯村庄的东北虎、一路向北的云南象群,还有疫情间在公路上奔跑的兔子、野猪、狐狸、小鹿……

因此我们立法保护野生动物,我们在公路上建造生态桥,建立野生动物通道,都是在建立人和动物友好相处的可能。

2010 年,多伦多成为第一个实施鸟类安全建筑指南的北美城市,随后,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的小城市和明尼苏达州也纷纷制定类似条例,但当时这些标准是自愿进行的,2021 年年初,纽约市一项鸟类友好的法律正式生效,是一个具有新意义的节点,这个具有极高代表性的核心城市,要求所有新建筑和建筑改建,必须有让鸟类能够识别的友好设计。

世界各国也逐渐开始出台立法,使新建筑和现有建筑都对鸟类友好。

立法是最根本的解决途径。因为长期、大规模、简单便宜的解决方案,就是一开始就将所有建筑物设计为鸟类友好型。

▲ 图片来自:dezeen

不过法律是底线,到底还是得靠人的行动。

所以过去及近年来出现了很多鸟类救援组织,比如芝加哥鸟类撞壁管理会 (CBCM)、鸟类保护志愿者组织 (FLAP) 、纽约市鸟类保护组织 Audubon 等,都记录了建筑造成的成千上万次鸟类碰撞。

同时,他们也会制作鸟类友好建筑指南传播教育,推进国家鸟类安全建筑法、提供鸟类友好建筑设计课程、进行鸟类友好产品测试等等,但也听闻「环境公益诉讼」经常面临诉讼成本高、举证难等问题

▲ 人们将鸟撞的尸体捐赠给博物馆,这里记录了鸟类坠落的位置、信息等数据

去年 9 月 17 日,中国首份鸟撞建筑调查报告发布,由昆山杜克大学、青年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网络(CYCAN)、成都观鸟会联合研究,涵盖 24 个省级行政区,近 500 名志愿者加入鸟撞调查。

此前,国内这块领域几乎是空白,也因为是冷门研究领域,数据更是无从采集。但每年世界上超过 1/4 的候鸟飞过中国城市和农村,我国还是全球最大的玻璃幕墙生产和消费国家,占世界总量的 85%

▲ 图片来自:National Geographic

回到每个人身上,我们日常可以做的,除了在自己的房子做一些鸟类友好设计的措施,如果碰到鸟撞事故,可以拍摄记录鸟撞现场内容,助于后续科研人员分析和研究,制定报告和留下证物。进一步的话,我们可以联系或加入当地动物或鸟类保护组织/协会,发现问题和城市规划者、建筑方、开发商、房主、租房者沟通,以及和更多人分享关于鸟类友好设计的知识等等。

毕竟春天又来了,大地又绿了,成群的鸟儿正叽叽喳喳飞往北方。

它们飞过大海,浪花扑湿了翅膀;飞过森林,踮在新枝上摇曳;飞过田地,为劳作的农民喝彩;飞过城市,咚地一声闷响,撞到了玻璃上。

题图来自:Bloomberg-Cathryn Virginia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