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用「马桶水」做啤酒,不重口还很好喝

商业

07-08 17:11

2014 年 11 月的一天,比尔·盖茨站在一个大型机器前,等待水龙头流下一杯清澈的水,然后毫不迟疑地举杯轻抿一口,周围响起掌声和口哨声。

在他喝下的 5 分钟前,那杯水还是含有人类排泄物的下水道污泥,水蒸气尚未与固体废物分离。身后的机器完成了这一过程,并将帮助更多无法享有清洁水源的发展中国家。

全球最先进经济体之一新加坡,同样是一个淡水资源紧缺的地方,它也打着污水的主意。

今年 4 月,一款名为 NEWBrew 的「污水啤酒」在新加坡上架,由新加坡国家水务局(PUB)和当地精酿啤酒厂 Brewerkz 合作推出。

它会无人问津吗?

恰恰相反,目前 Brewerkz 餐厅的第一批 NEWBrew 已经售罄,超市的库存也预计在 7 月底用完。

用回收马桶水做的啤酒,卖断货了

我喝不出这是用马桶水制成的。如果它放在冰箱里,我不介意。我的意思是,它尝起来就像啤酒,我喜欢啤酒。

几位品尝过 NEWBrew 的当地人认为,它喝起来清爽、平和,适合新加坡的热带气候。在喝下去之前,他们并不知道它用的水有什么不同,但揭晓答案后,也不介意再来一口。

▲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这大概是因为,NEWBrew 所用的水,在新加坡家喻户晓——NEWater(新生水)。

新生水是 PUB 旗下品牌,专事生产可饮用的再生水,2003 年首次投入市场。

▲ 当时的总理也喝过

污水处理厂负责收集城市污水,并分离出容易去除的杂质,大约 60% 的水被排放到海中,其余的就被送到新生水厂。

▲ 图片来自:bloomberg

为了让污水可饮用,新生水厂的处理工艺主要有三步:

第一,微滤或超滤,用膜过滤微小颗粒和细菌;第二,反渗透,所用的半透膜孔隙很小,仅允许水分子通过,从而去除病毒等污染物,这时候的水已经可以入口;第三,紫外线消毒,确保所有生物都被灭活,并保证水的纯度。

▲ 图片来自:PUB

虽然新生水能喝,但它主要投入工业生产等非饮用用途。晶圆制造厂等用户对水质的要求甚至比饮用水还要严格,新生水的纯度足够高,帮他们节省了不少成本。

其余少数新生水,会在旱季时添加到水库中,与自来水的原水混合,由自来水厂进一步加工后,再通过水龙头流向千家万户,成为饮用水的一部分。

▲ 图片来自:新华社

为什么新加坡要对污水再利用?

因为收集和储存降雨的土地面积有限,又缺乏天然含水层和湖泊,新加坡的淡水资源稀缺,如何保障长期水安全,一直是新加坡政府的「心头大患」。

目前,新加坡主要依赖四种水源,或者说「四个国家水龙头」,新生水是其中一个,其他三个是本地集水、进口水和海水淡化。

2019 年,新生水满足了新加坡 40% 的用水需求,PUB 计划 2060 年将这一比例提高到 50%。

虽然 NEWBrew 看起来前途光明,Brewerkz 还是想观望一番,再决定要不要生产下去。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污水啤酒。

一项新西兰污水处理公司发起的投票里,NEWBrew 毫无优势。如果有的选,大多数人自然愿意选择更普通的啤酒。

这不是 PUB 希望看到的。PUB 作为一个水务部门,还负责对公众的宣传。

新生水的命名就别有用意,它特意避开了「废水」或「污水」等带有负面含义的词汇,此次用新生水做的 NEWBrew,也与其一脉相承。

新生水工厂还设立了适合全年龄段的游客中心,参观者可以亲眼目睹各步骤如何进行,并参与趣味教育活动。

新生水也好,NEWBrew 也罢,PUB 希望让公众相信——「一旦水经过处理,它就只是水」。

污水啤酒,不稀奇

过去更为常见的节水方式,是将污水处理为非饮用水,比如灌溉用水。

但近十年以来,世界淡水供应日益面临压力。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估计,全球 27 亿人在一年中至少有一个月缺水。

污水随之「翻身把歌唱」,将污水处理成饮用水的想法,越来越多地付诸现实。

▲ 图片来自:CNET

除了新加坡,污水啤酒也出现在美国、加拿大、瑞典等地,一般由啤酒厂、净水科技公司、城市污水处理部门联手打造,但仅凭个人也足以完成。

2015 年,美国污水处理工程师 Theera Ratarasarn 在家自酿啤酒,所用的水来自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污水处理厂的处理出水。这些水不脏,但没有干净到可以入口。

自酿啤酒听起来并不难:将麦芽汁煮沸、加入啤酒花、冷却、添加酵母、发酵。

因为用的是污水处理厂的水,还需再加六个步骤——氯化、脱氯、过滤、蒸馏、检测并添加营养物质。最终的成品,在 10 分满分的口味测试中被打 7 分。


Theera Ratarasarn 希望以一己之力改变对工厂废水质量的偏见,但为了不引人联想,彻底和污水「划清界限」,他制作的是颜色较浅的小麦啤酒,而不是颜色较深的波特啤酒或黑啤酒。

2019 年,净水技术公司 Xylem 和柏林某处污水处理设施合作推出啤酒「Reuse Brew」

CNET 记者 Andrew Gebhart「有幸」看到污水的完整处理过程,第一阶段让他觉得自己身处「一百万人刚刚上过厕所的房间」。

污水处理设施可达到 97% 的清洁度,产出的水已经足够引入某些地下水源或用于农业。

若要达到可饮用的级别,剩下的 3% 交由 Xylem 处理,包括制造臭氧将化学废物分解成分子、紫外线照射杀死化学物质、使用碳过滤器消除 99.999% 的污染物等步骤。

▲ 图片来自:CNET

雨果曾把城市的下水道比作城市的良心,但那里可能也装着城市的资源。

正如曾任 Xylem 首席营销官的 Joe Vesey 所说:

大多数城市都过度依赖单一水源,许多地方面临着供水短缺,要么有量的问题,要么有污染的问题。市政可以付费进口清洁水或海水,但都比简单地清洗废水要昂贵得多,废水是任何城市自然产生的供应。

类似地,2018 年,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酿酒厂与瑞典环境科学研究院(IVL)合作开发了一款啤酒「PU:REST」,用水来自 Henriksdal 污水处理厂。IVL 在当时表示:

「人类该思考的不是寻找安全水源,而是创造安全的水源,我们拥有的循环水技术,产出的净化废水至少与普通自来水一样好而且安全。」

看到这里,你或许想问,为什么将「污水」送入口中的形式常常是啤酒?

啤酒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精饮料之一。在西方还不知道开水的作用时,流传着一句古老的格言:「水可以杀死你,但啤酒不会。」

科普作家 Steven Berlin Johnson 在 《死亡地图:伦敦瘟疫如何重塑今天的城市和世界》一书中提到:

寻找未受污染的饮用水与文明本身一样古老。一旦有了大规模的人类住区,痢疾等水传播疾病就成为了一个关键的人口瓶颈。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解决这一长期公共卫生问题的方法并不是净化供水,而是喝酒。

这种将酒当水喝的现象,是未知之下的经验总结。

一种普遍的说法是,不是酒比水更卫生,而是酵母菌只有在水相对干净的时候才能增殖和完成发酵,其他微生物在酵母菌占优的环境中也无法生存。杂菌多的、酿造失败的酒很容易辨别出异味,相比之下,人们很难知道生水是否安全

▲ 图片来自:chinadaily

至少,不管啤酒是否更安全,它有着历史和心理上的优势。喝「污水啤酒」比起直接喝净化废水,似乎更好接受一些。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两个都不喝。

不只是净化污水,还要用尽每一滴水

在新加坡,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PUB 则像一个「万夫莫开」的守关大将,确保新加坡有可持续和高效的供水。

1970 年代,新加坡开始考虑循环利用水,改善自身的淡水供应;2016 年,彭博社报道,新加坡已经实现了水资源的自给自足。

在这个过程中,新生水不是新加坡唯一在做的事。

还记得新加坡的「四个水龙头」体系吗?它其实是为了增加其他三个「水龙头」的供水量,从而减少对进口水的依赖。

预计到 21 世纪中叶,新生水和海水淡化将满足新加坡 80% 的用水需求,其余由当地集水负担。

此外,2006 年以来,PUB 推进了十多年的「活跃、美丽、清洁水域」(ABC Waters)计划,开发蓄水池,将排水沟、运河、水库与周围环境整合,既改善溪流、河流和湖泊的状况,也提升居民的生活质量。​

「开源」至关重要,「节流」也与每一个人有关。

一方面,PUB 有不少强制性节水方案,关键词是「效率」。

从 2015 年 1 月起,每年消耗 6 万立方米或以上的大型非住宅用水户,必须安装私人水表,并每年向 PUB 提交「用水效率管理计划」。PUB 则从中了解各行业的用水方式,制定更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

2017 年 4 月,PUB 推出 「用水效率标签计划」,水龙头、洗衣机、洗碗机、小便池冲洗阀等都必须贴上用水效率标签,越多勾号代表越节水,不达标的直接淘汰。在那之后,节水洗衣机的销量猛增。

与此同时,PUB 限制了水龙头、冲洗阀等的流量上限,保证每一滴水用在刀刃上。

另一方面,PUB 也有不少鼓励性的行动,发挥个人或集体的力量。

PUB 的官方吉祥物 Water Wally,于 2005 年 8 月推出,它看起来像一个心情愉快的蓝色水滴,常常以生动有趣的方式传递有关水资源保护的知识,比如教全民跳「淋浴舞」,参与其中的小学生,还会获得一个计时器和一本活动手册。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和 PUB 在 2016 年开展了一项研究,研究对象可以从智能淋浴设备实时看到用水量,并获得不同等级的评分,洗澡洗出了打怪升级之感。

研究结束时,每人每天少用 5 升水,节水约 20%,这可能帮助一个家庭节省约 3% 的每月水费。

2007 年以来,Watermark Awards 每年颁发一次,表彰个人或组织对新加坡水资源可持续性的杰出贡献。

获奖者之一 Qifa 小学,配备自动关闭延时水龙头,用泡沫肥皂代替液体肥皂,定期监测用水量是否突然激增,还号召全校第一时间报告漏水、浪费水的情况,实现了超越学校界限的水资源管理。

水资源管理专家 Asit K. Biswas 曾指出

地球的水资源是足够的,问题在于各国水务机构如何有效管理。新加坡每年的水量流失只有 5%,是全球失水量最低的国家之一。

新加坡在 1960 年代还是一个不得不实行定量用水的国家,如今已成为水资源管理领域的翘楚。

PUB 计划,到 2030 年,将用水量从 2018 年的每人每天 141 升降低到 130 升。他们传递给公众的理念一如既往:

「每一滴都很重要,每一次贡献都很重要。无论大小,让我们共同努力。」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