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最酷的隐形眼镜,比电影里的还科幻

产品

07-11 10:25

科技应该是润物细无声,让人浑然不知其存在。

▲ VR、AR 眼镜就像元宇宙的钥匙 图片来自:头号玩家

现在硅谷科技公司所倾力的「元宇宙」,依然还是需要一个头盔(或者眼镜)充当入口。

纵使元宇宙中有多精彩,但不知不觉,你的身体便会发出疲劳预警,告诉你你仍然是一个碳基生物,而你头上也戴着一个重量不菲的设备。

不可否认,未来几年内,人们的计算中心可能从智能手机变成 AR/VR 眼镜。

硬件设备与我们身体会有着更为亲密的关系,甚至进入到我们身体内部。

前苹果设计总监乔纳森・艾维(Sir Jonathan Ive)也在采访中认定,可穿戴设备终将会消失在皮肤之下,与我们身体融为一体。

无论「元宇宙」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笨重(甚至看起来有点滑稽)的硕大的 AR、VR 头盔显然不会是最终形态。

▲ 苹果 AR 眼镜概念图,看起来挺小巧 图片来自:AntonioDeRosa

现在,多数的科技巨头都在努力制造出足够纤细和轻薄的 AR 眼镜,能够长时间佩戴,至少应该比普通眼镜类似或接近的体积重量。

但即使把所有的元器件都塞入一副普通的眼镜里,并维持原来的体积,这则设备仍然有着许多的不便之处,对于 AR、VR 来说,并不算是最完美的形态。

在碟中谍系列电影中,眼镜几乎是 Ethan Hunt 整个偷家小组的主要通讯信息收集工具。

但随着续集不断推出,实体眼镜被特殊的隐形眼镜所代替,同样拥有采集、通讯等功能,甚至还有一定的人脸识别能力。

同样地,在《蝙蝠侠》之中,强如 Bruce Wayne 也用了一副特殊的隐形眼镜来收集和分析情报。

隐形眼镜在很多科幻动作电影中更符合「未来」的设定。

▲  上眼实拍图,并非渲染或者特效 图片来自:Mojo

回归到现实,同样聚焦于 AR 眼镜技术的 Mojo Vision 就跳过了制造眼镜的想法,把目光瞄向了「AR 隐形眼镜」。

AR 隐形银镜入眼测试成功,场面过于科幻

历经 7 年的研发,Mojo Vision 的 AR 智能眼镜入眼测试成功,可以独立运行,且摘取方式与普通隐形眼镜类似。

▲ 可以清楚的看到绿色的电路板 图片来自:Mojo

其 CEO Drew Perkins 在一则测试影片中亲自佩戴上了 Mojo Lens 并做了一些简单的介绍。

Mojo Lens 在一片隐形眼镜的体积内,塞入了电路板、电池、Arm 处理器、通讯模块、加速计等元器件,可谓「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作为一个 AR 眼镜,抛开形态外,它的工作方式与其他智能眼镜比较类似。

▲ Mojo Lens 的显示效果 图片来自:Mojo

在 Mojo Lens 的中央设置有一个微型摄像头,而在反面,则有一块比沙子还小(0.5mm)的单色 Micro LED 显示器,分辨率可超过 14000ppi。

受限于显示屏的尺寸和色彩,Mojo Lens 单色的显示,也限定了它暂时只能显示一些简单的信息。

像是在骑车、跑步、导航等场景里可以弹出相关时速、配速和路径规划,甚至也可以弹出其他信息。

按照现在电车企业的思路来说,它就是一个抬头显示(HUD),显示形态也很像三体里的那个倒计时。

至于想要通过 Mojo Lens 看到斑斓元宇宙,可能还要等些时日。

不过,它不像是智能手表这种与手机伴生的产品,Mojo Lens 可以独立运行,无需其他额外的设备。

与 Mojo Lens 一同推出的还有一个充电盒,它们会类似于 AirPods 的方式给 Mojo Lens 补充电能。

纵使 Mojo Lens 体积小巧,内部的医疗级微型电池容量也没有那么可观,它仍然能够维持一天的电量。

晚上休息之前摘下放入充电盒中即可,与普通隐形眼镜类似,只不过别当成日抛就好。

因为依照 Mojo Vision 营销副总裁 Steve Sinclair 的预估,待 Mojo Lens 推向市场之后,其售价可能与高端旗舰手机接近,不过他并未透露是一只还是两只的价格。

其实在使用方法上,Mojo Lens 有着极低的门槛,不用学习复杂的手势,也不必跟智能助手拌嘴,也不必眨眼操作,戴上就好。

但由于内部的电路、摄像头、处理器还无法做到隐形,Mojo Lens 的整体更像是一个赛博朋克式的美瞳。

纵使看了几遍 Perkins 的视频,Mojo Lens 仍然让人大为震撼,科幻震撼感拉满。

在 CEO 亲力亲为后,Mojo Vision 还会继续测试和优化,并同时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申请许可,以开展大规模人体测试,并快速迭代上市。

至于具体的时间线,Mojo Vision 并没有确定何时上市,不过目前所演示的入眼版本已是最后的一个大的测试版本。

Mojo Lens 用途广泛,未来光明

一开始,Mojo Lens 并非为普通人所设计,反而更偏向于有视觉缺陷的人群。

Mojo Lens 以非手术的方式,方便的提升视力。倘若再具体一点,也可以理解为,Mojo Lens 实则是两位创始人为自己设计。

▲ Mojo Vision 创始人 Drew Perkins 图片来自:Mojo

戴着 Mojo Lens 出镜测试的 Drew Perkins 患有白内障,虽然通过手术治疗,让他有了一定的视觉能力,但他无法聚焦于远处和近处。

由此,他将目光瞄向了「仿生眼」,想要通过技术手段来获得超级视觉。

▲ Mojo Lens 中的显示器尺寸比沙子还小

而另外一位创始人 Michael Deering 则一直聚焦于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领域。同样地,他的视力也不太好。

在跟 Perkins 创立 Mojo Lens 之前,Deering 就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研究如何在把微型显示器上的画面聚焦在视网膜上,彼时,他考虑了两条路,一是隐形眼镜,二是直接植入在眼球内。

在二者脑暴之后,最终决定以隐形眼镜这种便携的形式,为视力不佳的人群提供视力辅助。

由此,Mojo Lens 并不会有 Magic Leap、HoloLens 漂亮的界面,而是较为实用的单色信息。

即使如此,Mojo Vision 还未有原型产品时,就获得了 Google、斯坦福 StartX 基金,NEA 等 1.08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除了面向消费的 AR 领域以及医疗辅助领域的「电子眼」,Mojo 在 2019 年 11 月份,开始将 AR 眼镜技术投入到工业领域。

Mojo Vision 为消防员设计了一套「系统」,消防员可以在浓烟环境之下,透过 Mojo Lens 获得路径信息,队友的位置,以及自身氧气的含量等信息,跟传统的 FPS 游戏第一视角有些类似。

同时,Mojo 也畅想了 Mojo Lens 也可用于酒店礼宾人员,直接与酒店数据库相连接,方便调用客人信息。

并且,目前美国军方也在评估和讨论,Mojo Lens 在军事上的用途。

Mojo Lens 有着相当广泛的用途,可以帮助一些特定人群改变生活,也可以带来远超常人视力的功能。

推向消费市场,难的是隐私权和大规模制造

2020 年,Mojo Vision 与日本隐形眼镜制造商 Menicon 合作,它们会围绕材料、清洁和验配等环节,探讨如何把 Mojo Lens 推向市场。

Mojo Lens 与普通矫正用眼镜类似,需要经过验光的步骤,但除了近视度数外,Mojo 还需要眼球的形状等一些个人隐私信息。

在 Mojo 的畅想中,验光环节是交由验光师,而到了制造环节,这些敏感数据需要传到 Mojo 服务器,再生产相应的镜片。

同时,在佩戴 Mojo Lens 之后,它会与你的眼球共享数据,可谓是所见所得。

在 Mojo 取得 FDA 许可之后,仍然需要 Mojo Vision 出台一系列的隐私保护政策。

产品营销副总裁 Steve Sinclair 层对外表示「Mojo 必须维护用户的隐私,Mojo Lens 一定要是安全的,值得信赖的产品」。

至于如何去做,由于产品还未大规模推向市场,Mojo Vision 自然还未有特殊的政策。

位置如此敏感的 Mojo Lens,可能需要拥有比 iPhone 还严苛的隐私保护,否则 Mojo Lens 就是面向黑客的一个实时监控。

另外,由于 Mojo Lens 的小巧结构,它需要比普通消费电子产品更精细的生产流程和设备。

由于每一副 Mojo Lens 均是自定义生产,推广到大规模的生产流水线仍有不小的难度。

而最关键的是,在具体的用法上,Mojo Lens 的功能性仍旧比较简单,大规模商业化且有着特定的迭代周期仍不明朗。

但 AR 隐形眼镜这种跳出传统的思维,的确让人大开眼界,没有了体积、重量等限制,AR 隐形眼镜存在感更低,或许会是未来更适合「元宇宙」的一种形式。

只不过,现在的 AR 隐形眼镜还是更偏向于医疗和工业领域,它能够帮助许多特定的人群,而对于我们来说,它可能更像是一个赛博朋克的配件。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