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生于 10 年前,成于 10 年后

产品

07-27 20:51

2019 年鸿蒙系统发布的时候,我们说,华为终于成为了一家「超级终端」公司。

然后 2021 年鸿蒙 2.0 版本正式上线,内置了「超级终端」服务,践行了当时对于硬件能力跨终端互联的承诺。

接着便是 2022 年的故事,鸿蒙 3.0,一个关于 ONE AS ALL,ALL AS ONE 的宣言,以及一个关于生命力的故事。

1

在谈鸿蒙之前,我们不妨谈一谈车,2022 年 1-6 月,中国汽车出口市场销量 133 万台,同比增长 40%。其中,其中出口了 37 万台新能源车,同比增速 113%。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我国汽车出口数量超越德国,以微弱劣势仅次于日本,位居世界第二。

汽车是衡量一个国家工业和工程能力的最佳行业,没有哪个汽车强国不是工业强国。

单就新能源汽车而言,传统豪强 BBA 在国内的售卖的车型几乎全部预冷,哪怕是大众丰田,也没法让旗下的新能源车卖爆。而国内头部新能源车企头疼的是产能跟不上订单。

特斯拉 CEO 马斯克和华为终端 BG CEO &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CEO 余承东在这个 7 月说了几乎相同的论断:现在燃油车就像当年的功能手机一样。

当然,新能源替换燃油车的过程,不会像智能机替换功能机那样摧枯拉朽。但从电气化架构匹配智能化的程度,人类用车需求变化的角度来看,电动爹已经不是电动爹,但大趋势还是那个大趋势。

上一个类似的趋势,也就是国产智能手机不但在国内收复失地,还可以远征海外,做到两个市场五五开。在这场历史性大捷中,华为毫无疑问是走得最远的,在市场份额和品牌高度上都成为了世界一流。

同样的,如果站在 10 年前,我们的车企和智能手机厂商,分别喊出比肩 BBA 和比肩苹果三星的口号,都是要被人耻笑一番的。

10 年后来看,反正手机做到了;至于汽车,看起来也不是不可实现的目标。

2

10 年前除了余承东在微博立下军令状,决心走难路做高端之外,鸿蒙系统也在孕育之中。

在 2019 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与未来学家&笔触计算和平板电脑的先驱 Jerry Kaplan,以及英国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前英国电信 CTO Peter Cochrane 的咖啡对谈中提到,鸿蒙这个系统当时已经经历了七八年的开发,已经算是非常有远见。

很多事情都需要站在更长远的时间段里才能看清楚。比如从 2005 年末代 PowerBook G4 笔记本之后,苹果在 2006 年开始屈服使用英特尔的芯片做 MacBook ,到 2021 年苹果带着 M1 Max 和 M1 Ultra 芯片与新款 14 英寸和 16 英寸 MacBook Pro 技惊四座,期间的爱恨情仇长达十几年。

但实际上,或许乔布斯弃用英特尔芯片的念头,从 2006 年当年就开始了。

按照李楠的记录,这部卧薪尝胆的反攻大戏,起始于 2008 年苹果收购半导体公司 P.A. Semi 加强芯片设计能力,然后在 macOS 上建立了横跨 X86 和 ARM 的能力,接着就是 iPhone 和 A 系列芯片的一段史诗,ARM 生态空前繁荣,脱胎于 A 系列芯片的 M 系列芯片用着最先进的制程最终来到 Mac 之上,完成对英特尔的复仇。

对了,新款 14 英寸和 16 英寸 MacBook Pro 的工业设计,与当初的 PowerBook G4 如出一辙。

之所以提这段历史,无非是想说明,世界上最优秀的企业,往往有三点共性:远见,执行力,以及一团火焰。

无论是手机业务,鸿蒙系统,5G&6G 研发,还是海思芯片,都证明了华为在远见和执行力上是世界级的。

至于华为的那一团火焰,我猜也在熊熊燃烧着。

3

如果有观看华为发布会的话,就会注意到华为留给车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问界 M5 大卖和问界 M7 订单飘红,离不开华为的助力。

华为参与汽车的方式有很多种,有的是革新座舱体验,有的则是采用了华为提供的部分技术和元器件,还有的则采用全栈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包括了激光雷达等传感器,MDC 智能驾驶计算平台等等,不过万变不离其宗,鸿蒙上车,越上越多。

再一次说到车,以及车和鸿蒙,是为了说明,鸿蒙这个系统的生命力。

我们在鸿蒙 2.0 发布的时候,把它比喻成「活字印刷术」,相比于几乎没法变化的「雕版印刷术」,活字印刷术有更强的适应性。Windows 中兴于 PC 时代,iOS 和 Android 借助于智能手机获得数十亿的装机量,而在更细微的智能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以及汽车上,这些系统或多或少不那么普适。

依靠微内核和分布式能力,鸿蒙天生就是适应万物互联,覆盖到「人-车-家」全场景的系统。

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的两处不同,一是驱动能源不同;二是前者更像计算设备,后者像驾驶工具,前者关键是算力和传感器,后者关键是马力和发动机。

一旦理解了这一点,就明白了华为在这个飞速发展,前景光明的行业里纠结和布局,一方面纠结于面对时代机遇要不要亲自下场造车,另一方面,在时代机遇面前,去做那个赋能者的角色,是不是更好?

现在来看,华为走了后面那条路,从关键硬件和软件两个层面去定义汽车。从智能驾驶软件方案到硬件部署中的激光雷达、4D 成像雷达和摄像头,到算力可以高到 400TOPS 的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再到智能车云,智能驾驶数据湖,电机、车控和网联,还有座舱内的系统、AR-HUD 抬头显示,甚至是标有 HUAWEI SOUND 的扬声器,可以说,华为覆盖了电池和总装之外的绝大部分关键软硬件。

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布局之深之广之迅速,和现在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态势,是同调的。

鸿蒙系统在汽车平台展现的生命力,就是华为本身的生命力的一种体现。

即便华为正在经历着历史性的困难,但只要有这种生命力在,那就有渡过难关的底气。华为和任正非总是拿那张千疮百孔的飞机举例子:这架伊尔 2 战机浑身弹孔被打成筛子一样,但好在油箱和发动机完好,它便可以返航着陆。

4

企业生命力也有一些近义词,比如「未来预期」。

因为我们对未来新能源汽车的预期乐观,看到问界系列的销售状况,看到极狐阿尔法 S HI 版的智能驾驶能力,看到阿维塔 011 的产品力,所以对华为在新领域的预期也乐观。

当然,也有一些行业预期并不那么乐观,比如手机行业,和疫情末期的 PC 行业,它们都失去了增长性。

有些人会拿「燃烧的平台」或者「下沉的航母」来形容这些行业,不过我不这么认为,当年诺基亚 CEO 埃洛普说「诺基亚处在燃烧平台」上时,正处在 Android 和 iOS 取代塞班的时期,但现在的智能手机和 PC 没有这样被新计算平台取代的风险。

航母没有下沉,只是失速。

为失速的航母加速,是鸿蒙 3.0 正在做的事情。PC 和平板市场在疫情期间重回增长,是因为新场景和新需求,催化了换机动力。

也就是说,在网课和网络会议的需求面前,更强的 CPU 其实不如更清晰会美颜的摄像头和更灵敏能降噪的麦克风有吸引力。

举例来说,鸿蒙 3.0 的分布式计算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鸿蒙平板可以远程操作电脑,实际上就是平板有了电脑的能力;同时 PC、平板、手机和耳机之间的协同更完善,工作流更加顺畅;以及基于分布式软总线技术的异构组网体验得到升级,万物互联,联得更方便。

鸿蒙 3.0 的思考逻辑其实不是 1+1>2,而是另外的 1+0.1=2,这个 0.1 其实就是分布式计算当中的一个硬件资源,可以随时让其他设备得到增强,同时也有 1+1+1+1=1 ,即多个设备协同,却保持专注而统一的体验。

四字概括,便是「取零得整」,然后,整个大的。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手机、平板和 PC 依旧都会是巨大而稳定的市场,鸿蒙的新公式,是稳定之外的变数。

5

不可避免地,再来提一次「10 年」。

2012 年,华为手机团队把技术研发力量对准了三个用户需求点:续航、影像和流畅,其中影像是重中之重。

这就是 10 年后「华为影像 XMAGE」技术品牌的起点,也是当初华为对智能手机底层逻辑思考后的落地。

这 10 年的时间里,华为采用集团军作战的方式,在终端 BG 影像部、鸿蒙软件团队,AI 算法团队,2012 实验室媒体部团队,以及其他大量的实验室,消费者调研团队,量产和制造团队总共数千人的协力下,才成就了华为影像的口碑,以及今天的品牌。

此前,余承东表示,三年时间里,华为对鸿蒙的研发投入达到了 500 亿元,另外在 2021 年华为财报中,华为表示从创立至今,华为在研发上的投入为 8000 多亿元,其中单 2021 年就达到了 1400 多亿元,以华为体量之大,业务之广来对比,就知道华为对鸿蒙的投入有多大了。

对于鸿蒙来说,什么最快达到 1 亿用户规模的系统之类的过往,其实意义不那么大。

我们关心的是,华为和鸿蒙展现出来的生命力,可以在未来的时间里,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

有道是: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所以,不妨 10 年后再来看看,看新能源车不再新的时候,在可以取代 PC、平板和手机的新计算平台出现的时候,看千家万户的万千家电都智能联网的时候,鸿蒙会是什么样子。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211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