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要再吵了!「新版红绿灯」没那么糟

生活

08-22 18:42

今天一早就看到了一个让人满脸问号的热搜——# 新版红绿灯#。

传说中的新版这样操作:3 灯变成 9 宫格,8 种模式来组合👇

看懂了吗?

只能说,看到了后面,忘记了前面,回去看前面,忘记了全部

有人整理了一张让司机打印出来贴在车上的「一图看懂」:

是明白了一些,但也没全部明白。

说不上是什么高数难题,但第一眼看过去,说是小学生奥数题也不为过吧,多少成年人现在回头看都做不出呢。

但一个好的设计,不就是让最傻的傻瓜不用想也能看明白吗?

有人还整理出了一句话口诀:

红灯停,绿灯行,左转不亮看直行,右转不亮不用停。

从小学到大的六字箴言,突然就多了后面两句——这么说吧,傻瓜还是看不明白(没有说傻瓜不好的意思)。

总结来说,「新版红绿灯」最被网友批评诟病的 4 点,就是:

1. 太复杂!3 个箭头灯就能确定的事要整 9 个版本 8 种组合,这不是简单问题复杂化,给全国亿万人民找茬添堵嘛。

2. 太混乱!不亮灯到底能不能通行,怎么停、怎么开、怎么转,给司机增加太多预判和思考难度,这不更加堵得慌吗?还有几个灯都是废的。

3. 不亲民!取消倒计时读秒?这得导致多少交通事故啊。灯灭难道不是因为灯坏了?这又得导致多少交通事故啊。

4. 工程太大!全国交通灯改造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有这钱为什么要去改本来好好的东西?

▲ 图片来自:Unsplash

所以,「新版红绿灯」的设计者孙正良昨天在抖音上开直播,原意想推广阐述设计理念,结果他播不到十分钟,就被网友疯狂抵制,无奈下线关播。

如果说# 新版红绿灯# 已经让人满脸问号了,这还只是个开始。

更让人满脸问号的,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新规,这规矩早就已经实施五年了

新京报指出,2016 年 12 月 13 日,国家就已经发布了《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与安装规范》(GB14886-2016),里面有提到相关规则,2017 年开始实施。

现在的什么「新版红绿灯」,纯粹是瞎起哄、带节奏。

目前全国很少看到这种「新版红绿灯」的原因,就是因为大街上红绿灯本来就是规定中的两种常用组合:

「新版红绿灯」则是较少使用的 3 种特殊组合,目的是为了针对复杂路口的特殊情况,改善车流人流以便更好通行

网上很多让人疑惑的各种灯灭或同时亮起的情况,其实就是灯出现了故障

圆灯、箭头灯的区别,在于其代表的路权优先级不同。

根本就没有以新代旧之说。

读秒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因为无论是新国标还是旧标准,都没提过读秒。

公安局江宁分局官方微博「江宁公安在线」运营者 @江宁婆婆 也提到,「读秒依据的标准是一个公安行业标准,它不是国标也不是强制实行,各个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可以选装,说白了就是你可以用也可以不用,本来就没有强行要求,何来取消?」

▲ 图片来自:Unsplash

中新财经致电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询问是否有红绿灯规范时,对方也回应「目前没有登记相关信息」,最新的就是 2016 年的规范文件。

不过回到事情本身,虽然它不是个新消息,传播上也有胡诌成分,但也完全不是个假消息。

全国已经有一些地方使用「新版红绿灯」两三年了。

那么,这种较少使用的红绿灯设计,到底是不是个好设计?

这得回到红绿灯诞生的最开始来看看。

公元 1868 年以前,世界上根本是没有红绿灯的。

当时英国马车已经普及,轧人事件可谓是层出不穷,但怎么管理交通呢?当然是靠警察叔叔啦。不过车子和道路那么多,人根本不够用也管不过来。

所以当年 12 月,世界上第一盏手动且以煤气灯照明的交通信号灯于英国诞生了

臂板式的方形玻璃提灯上,红色煤气灯亮起代表必须「停止」,绿色煤气灯则代表「注意」。

这是英国铁路信号灯工程师 J. P. Knight 在女性着装上得到的设计灵感:穿红色衣服的女性代表已婚,绿色衣服则代表未婚。

这下交通堵塞和事故能人为减少了,不过这煤气灯实在太不安全,第 23 天就爆炸了,操作灯的警察也因此殉职,交通灯被停止使用。

说实话,人为手摇操作的设计也挺为难,交警得根据路况来变灯色,还得不断吹哨子,这不就是把交警挪一个地方工作嘛。

直到 1890 年晚期,第二次工业革命完成,以电为能源的交通灯来了

1914 年,第一个电气启动的红绿灯出现,这时候,汽车已经开始在大街小巷流行,美国纽约市 5 号大街的一座高塔的交通灯,能轻松地告诉络绎不绝的人们:红灯亮就得停(Stop),绿灯亮就通行(Go)。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设计进步是:当年美国交通信号灯公司 Lester Wire 在交通灯上加了一个蜂鸣器,它会在信号灯切换前提醒人们要变色了。

今天被大家所支持的「倒计时读秒」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倒计时读秒」是在几十年后的 1990 年代才被引进的。

随着技术发展越来越快,1963 年,加拿大多伦多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可自动控制的信号灯,交警只需要坐在办公室就能统一调控监测交通状况。

发现没,那时候世界上的交通灯还只有红绿两种颜色

红绿的反差色不仅醒目,还非常容易识别,对于所有人来说,简直就是秒懂啊。

▲ 图片来自:Unsplash

不过随着交通情况越来越多变,汽车的车速越来越快,用两种颜色来控制显然不够用。

于是,发明家们又在思考着交通灯的新设计——这时候,黄灯就上场了

不过关于黄灯是谁发明的说法不一:一种说法是 1920 年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的警官 William Potts 发明了一种有黄灯的多功能交通灯,1920 年 10 月在底特律投入使用;一种则是中国人胡汝鼎 1927 年穿过绿灯刚亮起的大街时,差点被一辆汽车摩擦摩擦,于是他提出了黄色信号灯的想法, 随后被美国政府采用。

但可以肯定的是,胡汝鼎为黄灯的推广有着极大的贡献。

▲ 图片来自:Unsplash

交通灯真正进入中国,那就是 10 年之后了。

1931 年 8 月 23 日,《青岛民国日报》刊登了一则新闻:《交通信号灯今日使用》。但直到改革开放开始的 1979 年以后,交通灯才开始普及。

交通灯的交互设计上,中国后来才慢慢跟上来。

此时在世界其他地方,交通灯的设计已经开始因地制宜

加拿大多个海洋省份,交通信号灯会有一些当地特色:横排信号灯红灯一定有两个且在两端,不同灯号也会有不同形状,以更加引人瞩目和保证安全。

美国南部部分州的交通灯全都为横排,是因为当地多飓风和风暴,横排可以减少风阻。

日本因为绿灯经常被当地人称为「蓝灯(青信号)」,为避免搞混就把绿灯色调调得更蓝,以符合当地人的习惯。

▲ 图片来自:Unsplash

1961 年,东德交通部的心理学家 Karl Peglau 发现红绿灯对于一些反应能力弱的小孩、老人还有占据 10% 人口的色盲人士依然不友好,于是红绿灯的小人就诞生了

后来红绿灯小人走向电视,进入儿童读物,变成家居产品,现在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符号。

可以看出,在交通灯设计基本的规则和基础上,每个地方都会做一些细节的调整或优化,也会根据不同人群不断优化

▲ 图片来自:Google 纪念红绿灯小人问世 56 周年

从煤油交通灯到电力交通灯,第二代交通灯持续了一百多年时间。

直到上世纪 90 年代末期,半导体照明技术的逐渐成熟,第三代交通信号灯才出现

▲ 图片来自:Unsplash

它也就是 LED 红绿灯,不仅节能、不容易损坏,还更加高效。

之后交通灯的设计就变得越来越多元了。

▲ 图片来自:Unsplash

2000 年前后,北京出现了人行横道自助信号灯,人们想过街按灯就变绿;2002 年,北京开始有了带箭头标识的车道指示灯,为了适应更多交通体系,倒计时红绿灯、可变换方向的箭头指示灯、闪烁提醒的指示灯设计也之后逐步出现……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太多新设计并不是一件好事。

随着中国市场上五花八门的信号灯越来越多,有圆形单元中又有多个图案的,有一组信号灯有四个及以上几何单元的——让人们困扰是开始,引发交通事故才是最大症结。

国标做的就是管控和统一的事情,「新版红绿灯」就是举措之一。

一方面,有专家认为它的出现主要是因为左转、直行、右转车道无法彻底分开、独立控制,面对 4.06 亿辆的全国汽车保有量、4.6 亿的机动车驾驶人数量,已经力不从心。

因此「新版红绿灯」的出现并不足以为奇,它只是适应城市发展,针对特殊情况做的交互设计调整。

从历史上的设计变革来看,这也只是一个小动作而已。

另一方面来看,这也是一次正式的规范,避免人们在交通变得越来越混乱的情况瞎搞胡搞

文件已经说明部分核心地区才会使用这种交通灯组合,从没有官方消息说「新版红绿灯」会大范围强制施行,各地也只是根据实际情况有序升级。

所以吵来吵去基本就等于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上。

关于还有人说什么「新版红绿灯」可以减少闯红灯的概率、改进了结构设计、还融入了高度智能系统,对于广大民众来说,这些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为了改变而改变,为了创新而创新,纸上谈兵基本没什么好下场。

交通灯历史上大大小小的设计改革,无一不是因为有实际情况的困难、有大众的需求才诞生。

▲ 图片来自:Unsplash

当然,现在的交通灯也并不完美。

等到未来技术发展,或许可以智能化管理城市疏导交通,让交通灯自动预判车流量减少拥堵,针对不同人群有不同的友好方案,甚至不只再用红色、绿色、黄色的灯光作为信号指挥通行。

交通灯真正实现最终目标的那一天,或许就是它消失的那一天。

资料参考:

维基百科:交通信号灯

《交通信号灯的起源及发展历程》知乎@詹姆士

《警察功不可没,交通信号灯发展历程回顾》@汽车之家

《网传「新版红绿灯」系 5 年前已实施规范,针对极复杂路口信号设计》@新京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