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需要 8K 视频?

产品

09-02 12:03

外卖,是当代生活中的一个微小细节,因 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和移动支付两种技术而兴起。

当我们追究起外卖何时起源的时候,往往要从一些不起眼的细节去考究:《东京梦华录》有记载商人之家不自己做饭,往往会选择下馆子,酒家则会派小二挨家走动,记下各家想吃什么,酒家按需做好,之后再让小二给各家送去。

同样是记录宋朝都城东京商业盛世的《清明上河图》中,恰好有一位外卖跑腿小哥的身影,与《东京梦华录》的文字记录交叉,成为最早证明外卖起源的证据。

这位外卖小哥仅是《清明上河图》5 米画卷,800 多个人物当中不起眼的一位,不过好在张择端笔力雄浑,尤其长于勾画细节,宏观上可以展现宋朝繁荣全景,微观上又可以细究其中的生活百态,是难得的纪实史料。

用 8K 记录,是给未来的纪念

千年之后,我们仍在研究《清明上河图》,足以证明记录,尤其是图像化记录的重要性。

从前车马都很慢,画画也慢,一张五米画卷,花费时间可能以年计算;早些年的话,使用数码卡片机多拍几张,费一番功夫也可以拼出个大致全景。

现今使用手机拍摄类似的全景照片,配合光学防抖,不过几十秒而已。

我们的便携拍照设备更替,其实就是实用性和便捷性的进步。小型数码相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卡片机已经渐渐稀少,出货量从 2008 年的 1.1 亿下滑到了去年的 301 万台,已然是小众产品了,许多相机大厂也更专注在专业级设备上。

▲现在旗舰手机的拍摄作品,已经可以用作专业用途

是人们不喜欢随手拍的卡片机了吗?恰恰相反,是手机取代了卡片机,甚至开始用在专业拍摄领域。

从各种意义上,现在手机已经有一英寸的大底,5x-10x 的光学长焦,100x-200x 的数码长焦,便捷的修图分享流程,以及比卡片机更轻薄的机身和更大更清晰的屏幕,这些都是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进步。

以及越来越强的 SoC 与其中的 ISP。

▲第一代骁龙 8+ 手机拍摄的夜景照片:明暗得当,纯净度高,颜色过渡自然

以商用没多久的第一代骁龙 8+ 为例,这款旗舰手机芯片引人注目的首先自然是更强的 CPU 和 GPU 性能,以及进步不少的能耗比。

但其中藏着的三颗 ISP(图像信号处理器)也比以往更强,比如它们能够捕捉 32 亿像素,同时也支持以 30fps,每帧 1.08 亿像素的信息量去拍摄单摄像头视频,这意味着,在这种模式下的视频每一帧的清晰度,甚至已经高于如今主流手机拍下的静态照片。

当然,手机制造商也可以更平均地分配下强大的 ISP 算力,以 30fps,每帧 3600 万像素的信息量,同时开启 3 颗摄像头拍摄视频。

我们该怎么认识这种进步呢?

夏普 J-SH04 拍摄的照片(右)和显示效果(左). 图片来自:三易生活

2000 年第一部带摄像头手机夏普 J-SH04 可以拍出 11 万像素的照片,最终在屏幕上是以 96×130 分辨率 256 种颜色呈现,如今看来,它是如此寡淡粗糙。

现在来看,带着第一代骁龙 8+ 芯片的旗舰手机,有能力拍出清晰得近 2000 倍的影像。

所以,得益于 ISP 对于多摄和高像素支持的进步,手机不光是拍得远了,也拍得更清晰了。

实际上,在 3 年前,骁龙就给不少旗舰 Android 手机带来了 8K 视频拍摄能力,这在当时也是人无我有的能力,首先大家都承认这是秀肌肉的技术,但这是「可以,但没必要」的能力,还是具有前瞻性的技术布局,是有争论的。

说没必要的人论点往往是如今手机的屏幕多是 1080P 或者 2K 屏幕,电视主流分辨率也刚刚进入 4K 时代,它们都没法完全展现 8K 视频的细节。

当然我们也有更多的理由去证明 8K 视频拍摄是必然趋势,类似的逻辑,我们在 1080P 视频拍摄,4K 视频拍摄刚出现的时候都已经讲过。

詹姆斯·韦布天文望远镜(右)与哈勃天文望远镜拍摄(左)的南环星云对比

人类始终都在追求更清晰的视界,8K 视频拍摄如此,詹姆斯·韦布天文望远镜取代哈勃天文望远镜也是如此。

甚至一图一隅看完宋朝的《清明上河图》也是如此,我们当下记录的影像,并非仅为当下服务,而是给历史拿起画笔按下快门。

无论是「人类的一小步」,还是「太空中孤独的蓝星」,这些传世的摄影作品的生命力并非三年五年,而是百年千年。

所以,摄影作品也是给未来的纪念,需要留下更多细节和信息量。

检验技术是否可行的维度只有两个,一个是时间,一个是用户。我们探究为什么手机会取代卡片机,MP3&MP4 和收音机等等时,究其根本,还是半导体技术发展的重心在于此处,手机有着强大得多的 CPU、GPU、Modem 性能、音频视频解码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大众用户会选择手机进行摄影。

手机经历了时间和用户的考验,成为我们手边最方便的视频记录工具,承担着越来越重要的工具角色。

因此,手机拍 8K 有必要吗?很有必要。高通的技术布局太急促了吗?并不急促,而是在算力刚好的时候水到渠成而已。

我们看不到的,即将看不到的,都需要被记录

手机 8K 视频拍摄的价值,需要慢慢被发掘,但肯定需要有人开这个头,并拓一段荒。

如前面所言,3 年前高通在骁龙 865 上首次让智能手机能够拍摄 8K 视频的时候,就是先行者的角色。

这 3 年间,先行者开始变成了拓荒者。拓荒,是去人迹罕至的地方,对于高通来说,这个词有两重意思:给手机视频拍摄能力拓荒,给大众的视野拓荒。

2021 年大赛年度最佳自然摄影师曾祥乐,及其作品《风雪飞舞》

从 2020 年开始,中国国家地理每年都在主办中国野生生物影像年赛,其中骁龙是大赛的影像技术合作伙伴。在云南的雨林,在西部的戈壁,在东北的雪岭,在祖国的天南海北奔波的野生生物摄影师是人类与自然的信使,也是野生生物的守护者。他们和盗猎者是敌对关系,猎枪的对立面,也可以是镜头。

要想用镜头捕捉到这些野外的生命之美并不容易:野外光线复杂,逆光场景多;同时为了不惊扰野生动物,焦段会拉更长,更难捕捉动物细节;活泼灵动的动物和突发天气情况等等都不像山河楼宇那样有预期…..

▲第一代骁龙 8+ 的影像能力

这个时候,从骁龙 865 开始支持的 8K 视频拍摄能力,到现在第一代骁龙 8+ 支持的 8K、HDR10+、10 亿色视频拍摄,以及多焦段接力的摄像头,和动辄上亿像素的影像传感器齐齐协力,便可应付诸多挑战。

同时,这些能力加起来使得我们在手机上可以获得的视频拍摄表现,逐渐逼近甚至超越了人眼的生理极限。

所以,当骁龙和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合作的纪录片《我眼中的国家公园》以 8K 分辨率去展现我国神秘深邃又瑰丽绚烂的国家公园景象时,我的感官体验得到了两重刷新:一重来自于自然美景的冲击;另一重则来自于 8K 视频带来的细节冲击。

这些自然场景和珍奇动物离城市太远,甚至离想象都很远。

而有些珍奇动物,则已经成为了历史,还有些动物可能即将成为历史。

用影像记录濒危物种,一方面可以传递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提醒我们记得远方的地球邻居;另一方面,也是留下珍贵素材,留下它们真实存在的证明。

为什么非要 8K 视频呢?

以生理角度来看,8K 相对于 4K 的进步在于,以 8K 电视去播放 8K 视频,已经十分接近人在拍摄现场看到的画面,即使没有 3D 技术,但也会产生「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这种细节满满,以假乱真的感觉,是 8K 以下分辨率难以企及的。

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正是记录的所追求的。

事实也证明,在骁龙耕耘 8K 视频拍摄多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跟进了,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星星之火是哪些,是 vivo X80 Pro,是一加 10 Pro,是三星 S22 Ultra,是小米 12S Ultra,是努比亚 Z40S Pro…..

于是,手机 8K 记录的先行者和拓荒者,此时又是引路人了。

前面说到,8K 视频拍摄从骁龙 865 时期就是旗舰骁龙处理器支持的特性了,这么多年,分辨率没有进步,是不是意味着它在故步自封呢?

分辨率非常重要,但摄影不只是玩弄分辨率的艺术,也是用光和色彩的艺术。

对应到手机摄影领域,最近一代骁龙所做的 HDR 和 10 亿色支持,则是在分辨率之外针对「细节满满,身临其境」的另外两个技术,也是让 8K 视频在光和色两个维度上更真实的技术。

绿尾红雉是中国特有的珍稀鸟类,身着多彩而有光泽的美丽羽毛,蓝紫颜色之间的过渡,以及细腻平滑的羽毛,其实很考验拍摄的能力。

刚好 8K + HDR +10 亿色可以完整地展现出羽毛艳丽的颜色,迷人的光泽和动人的细节,让这种中国特有的珍稀鸟类在屏幕上也能展现独特魅力。

诸多技术加持之下,我们所记录的东西,对历史就更有价值,更值得被以后的人回放。

也许这就是一种巧合和必然,手机摄影的进展,让我们更有技术力去给历史留底,而中国野生生物影像年赛又恰好需要这样的技术力。 而像绿尾红雉这样大自然的精灵,也需要更清晰,更生动和更明艳的记录载体。

中文英文当中形容颜色的词汇量,成百上千已经难以让人记全;8K 分辨率和 10 亿种颜色,是我们目前尽可能忠实记录的极限了,也是呈现美的极限。

除了从年赛作品去领略自然之美,我们也可以在直播活动中更身临其境地感受科技与自然的交织之趣。

空山寂历道心生,虚谷迢遥野鸟声。在人迹罕至之处,也会有平时难有的心境,这种借科技之眼,观别处之景的活动,能让我们思考,技术发展是为了侵占自然,让世界处处是人的痕迹吗?

不尽然,也许,技术是让我们更希望留多一些净土,再远远地看一看。

从珍稀萌物到国家公园,无论宏观微观,8K 视频都能让手机记录下的生命故事愈发精彩。今年,骁龙再出发,除了聚焦「中国特有种」,探索更多独属于中国的自然传奇之外,骁龙还将带来一档关于自然和科技如何相互促进的特别节目,探讨看似对立的二者,如何共处。

如果千百年后,人类需要追溯一段历史,也许就不再需要对着《东京梦华录》和《清明上河图》进行比照,而是播放一段当年由骁龙手机拍摄的 8K 视频,从细节之中寻找栩栩如生。

所以,谁需要 8K 视频?

我们也许需要,但以后的人,肯定需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