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在理想汽车眼里,它们的车主,处在智力缺陷的边沿

董车会

09-19 10:49

世界上应用最为广泛的智力测验量表,韦氏成人智力量表(WAIS),由美国医学心理学家 David Wechsler 于 1955 年编制。1981 年,湖南医科大学龚耀先教授完成了基于 WAIS 的修订工作,推出中国修订韦氏成人智力量表(WAIS-RC)。

该量表按照智商的高低,将智力水平分为 7 个等级,多数人的智商在 80-119,占比超过 82.2%;智商低于 70 的人群,被归类为「智力缺陷」,占比 2.2%;介于这两者之间的,被视为处于「平常」与「智力缺陷」的边界,占比 6.7%

有意思的是,天风证券的报告显示,2021 年,理想汽车在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占比,刚好也是 6.7%

或许在理想汽车眼里,他们的客户就是这样一群人,离「智力缺陷」仅一步之遥。

否则问题怎会如此之多。

三辆车,三个故事

自获得新能源整车生产资质以来,理想汽车目前总共推出了三款车型,2020 款理想 ONE、2021 款理想 ONE,以及理想 L9。

这三款车都有着各自的「硬伤」,我们一个一个来,先说 2020 款理想 ONE。

2020 年,理想汽车的交付量稳步提升,赴美上市也十分顺利,但断轴事件,却让初出茅庐的理想汽车饱受争议——2020 款理想 ONE 但在短短 9 个月不到的时间发生了 4 次断轴。

问题出在理想 ONE 的前悬架下摆臂。

面对质疑,理想汽车起初表示理想 ONE 的前悬架下摆臂由成本更高的「复合材料」制成,其刚度要强于钢制或铝制下摆臂。

但面对接二连三的断轴,这样的说辞显然站不住脚,在舆论压力之下,理想汽车不得不妥协,为用户提出了「免费升级下摆臂」的方案,而后,又遭遇了一轮口诛笔伐——

把有问题的东西换掉,也能叫「升级」吗?

最后,理想汽车不得不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为 10469 辆理想 ONE 免费更换了球销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

而在面对 2021 款理想 ONE 的电机啸叫问题时,理想汽车并没有通过召回解决问题,而是选择了与车主「私了」。

2021 年 7 月,38 号车评中心在评测 2021 款理想 ONE 时发现,在燃油优先模式下,理想 ONE 的发电机会出发出极为刺耳的高频啸叫。他猜测,这是理想汽车为了降低成本,在改款车型上更换了一些硬件和相应的供应商,从而带来了啸叫问题。

对此,理想汽车的处理方法是,为上门提出问题的用户免费更换发电机总成。尽管如此,这一事件还是对不少理想用户造成了伤害——新车刚提回来就要大修,换你你也不乐意

至于前不久才发布的理想 L9,这辆「500 万内最好的家用旗舰 SUV」的产品质量,同样令人担忧。

7 月 17 日,据央广网报道,一辆理想 L9 试驾车疑似发生空气悬挂断裂,无法继续行驶。

对此,理想汽车张小娴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应,表示该试驾车是以 90km/h 的速度冲过深度 20cm 的坑,才导致空气弹簧内部仍处于试制阶段的缓冲环破损。她还称,量产版的缓冲环的强度是试制版的 2.5 倍,面对更大的冲击也不会有问题。

此番言论第二天就被前吉利研究院院长、小米汽车技术负责人胡峥楠怒批,他还对理想汽车的开发流程和质量管理提出了质疑:

「90 公里时速过 20 厘米的坑」,20 厘米什么概念?您的离地间隙也没这么大吧?

另说试驾车用了试制件,量产件强度是(试制件的)2.5 倍,可以适应这种工况。这就更可笑了,性能不一样的试制件你制它干嘛?TT,PP,VP,MP,各个阶段的样车都应该是什么状态,干什么用的?

此外,量产版理想 L9 本周还被曝出部分车辆存在方向盘跑偏,且难以矫正的情况,有待进一步观察。

理想汽车,不只是变快了

理想汽车造了三款车,每一款都有硬伤,是因为没经验吗?背后的原因很现实——因为钱。

回顾理想汽车这几年走过的路,可以发现,理想 ONE 这一款车,养活了一整个车企。

实际上,理想汽车在 2015 年成立时,对外宣传了两种产品形态,一种是「小而美」的智能轻电车 SEV,另一种是「大而全」的增程式 SUV,前者主打市区通勤,后者负责扩大出行半径。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SEV 胎死腹中,理想 ONE 成为了创始人李想实现理想的唯一途径。

在李想的理念里,理想 ONE 之于理想汽车,好似 iPhone 之于苹果——价格虽高,但体验更好,是能够代表一个品牌的爆款产品。

根据理想汽车港股招股书中的产品规划,理想汽车计划在 2022 年发布一辆全尺寸 SUV(也就是理想 L9),而后将产品线一分为二,X 平台为增程式,Whale 和 Shark 平台则为纯电平台。

是的,这统统都是要钱的,钱从哪来?无休止的融资?答案当然是理想 ONE。

理想汽车 2020 年财报显示,该公司 2020 年的研发费用为 11 亿元,同比下降 5.93%,占营业收入的 11.63%。作为对比,小鹏为 29.5%,蔚来是 15.3%。

同时,2020 年理想汽车的单车毛利率也是新势力三强中最高的,为 16.4%,2021 年,理想更是将这一数字提升到了 21.3%。

用何小鹏的话来说,在他、李想,和李斌三人之间,2021 年过得最舒服的就是李想,但当时间迈进 2022 年,李想过得就没有这么舒服了。

两个方面,一是钱,二是产能。

理想汽车 2022 年 Q2 的净亏损为人民币 6.4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 172.2%,这一季度的亏损甚至远高于去年一年的亏损,创理想上市后新高。

研发费用方面,理想汽车上半年研发投入达 29.1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 148.8%,另一方面,随着销售网络的扩大,理想汽车上半年销售成本总额超过了 142 亿元,去年同期在 70 亿元左右。

面对如此大的资金压力,李想还能寄希望于理想 ONE 吗?显然不能。

在 8 月 15 日的理想汽车二季度业绩电话会上,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透露了一个消息:理想 L9 对理想 ONE 的销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我们也有些惊讶地看到,当顾客到店试乘试驾理想 L9 后,有些本计划购买理想 ONE 车型的顾客,最后选择了理想 L9。

这直接导致了理想 L8 上市节奏的加快。

▲理想 L8

从前文的理想汽车产品规划中可以看到,理想汽车原本计划在 2023 年才推出 X 平台的第二辆 SUV,也就是理想 L8,但如今,理想汽车不得不将其提至今年 11 月发布,且发布即量产。

不难看出,接过「招财童子」理想 ONE 的接力棒,是理想 L8 最重要的使命。

如此一来,压力就来到了常州工厂这边。

▲理想汽车常州工厂

目前,理想常州一期工厂的年产能仅为 10 万辆,产能压力非常大,要满足理想 L8 和 L9 的正常交付,理想 ONE 的停产就成为了必然。

美国作家 Tom DeMarco 在《人件》中写道:

压力不会让人工作得更好,只会让人工作得更快。

而理想汽车不仅变快了,可能还变坏了。

理想用户惨遭「背刺」

老车停产为新车让路,这本是理所应当的,但这事放在理想汽车上,就变了味儿。

9 月 1 日,理想汽车突然宣布将在 11 月推出新车型理想 L8,理想 ONE 则降价 2 万元,并将于年内停产。那些刚刚提车的理想 ONE 车主,显然遭受了「背刺」。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一位在 8 月 31 日购买了理想 ONE 的准车主表示,在试驾过程中,销售人员明确告知理想 ONE 的价格全国统一,且不会降价,结果官方第二天就公布了降价、停产的消息,他认为理想汽车如此行为构成了欺诈,要求退款退货。

有如此诉求的车主不在少数,截至发稿,理想汽车近 30 天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量已经达到了 2221 次。

这样的故事,在理想汽车身上,每年都在上演。

去年 6 月,突如其来的新款理想 ONE 也让刚提车不久的车主猝不及防,虽然新车的售价贵了 1 万元,但在配置上对老款形成了碾压之势,遭到大量车主声讨。

为什么理想汽车在换代时总会激起消费者不满呢?

在传统车企的 4S 店模式中,厂家会在产品换代前与经销商沟通,后者则会提前适时发布预热信息,并根据市场行情调整优惠政策,将知情权和选择权交给消费者,平缓过渡。

对于采用直营模式的新势力车企来说,没有了经销商作为缓冲,如何处理产品换代时与消费者产生的矛盾,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考验。在这方面,理想显然没能做好。

尽管在法律层面,理想汽车并无过错,但利用与消费者的信息差来实现利益最大化,无疑对理想品牌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面对车主的种种不满与不断发酵的舆论,理想汽车目前的做法是:

给自家法务部门开一个官微,并在建号的第二天,发布了两条起诉通告。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