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体验了戴森「史上最虚的产品」,他们说好戏刚刚开始|专访戴森全球电子商务和数字创新负责人

产品

10-27 14:04

睁开眼睛,一片漆黑。

几条细线突然浮出,勾勒出规整的草图;13 个叶片飞速旋转,绘制图景数秒成真;叶片侧转,激光纠缠,机械组装,一个繁复、精密、凝练的马达,出现了。

你可能很难想象,就这些小马达,后来进入戴森的吹风机、无叶风扇、吸尘器……让戴森成为一家在全球以创造力而闻名遐迩的科技公司。

刚刚我眼前所见,就是戴森最近国内正式推出的 VR 体验店

你可以在 360°沉浸式的虚拟现实环境里,远程体验一系列戴森产品,同时互动探索产品内部结构,了解背后科技。

我们踏进虚拟店铺,体验了所有产品,同时专访了戴森全球电子商务和数字创新负责人亚当·卡佩蒂(Adam Capetti)。

看看在这巨大的虚拟空间之中,戴森如何让看客洞悉它们的产品和技术的秘密,又在此起彼伏的数字创新中交出了怎样的答案。

戴森「史上最虚的产品」

一块 360° 大屏、一个环形操作展示台、三款戴森经典产品,还有一系列互动选项和工具,组成了这个虚拟空间。

我们可以体验到的三款产品,分别是:Supersonic 吹风机、Corrale 美发直发器、Airwrap 美发造型器。

戴上 PICO VR 一体机设备,就可以进去了。

接下来从两个方面,来谈谈我这次体验的感受。

1. 创新点是可视化的科技

无疑「虚拟」带来的最大优势,就是能让现实中看不见的部分被看见。

尤其是技术本身。

戴森找到了一个展现自我再好不过的契机——这家以技术为核心的公司,近 1/3 的员工都是工程师和科学家,戴森发布会活动介绍最新产品的,通常也都是一线的工程师。

所以当你在空间里点开任意一款产品,首先跳出来的就是它们的立体「解剖图」。

微型的金属器件和小巧精细的马达摊在面前,产品所有角落具细展现。

现实世界按下手柄按钮,虚拟世界就拿到了产品。

当你第一次看到戴森吹风机时,大概率会因为它中空的吹风口,加上严丝合缝的金属外壳,让你有种气流都是凭空而来的错觉。

而在虚拟世界中,开关一按,风口气流喷涌而出,戴森通过热像模式,让你能看到气体的清晰流动,曾经触感上的气流,在这里成为一种视觉上的「实体」。

换上不同风嘴,气流也立刻对应变化,颇有透视的科幻感。

画面左边悬浮的菜单选项,可以调控温度、气流速度,和实体机器的功能无异。

等真正吹起头发,才到了这场虚拟体验的高潮部分:

戴森在互动空间的左边准备了一束虚拟头发,你可以把它吹直、烫弯,让它变温柔,变狂野,变清新,变妩媚。

看似平静的头发背后,涌动着一场气流的风暴。

它还能根据你选择所进行的产品互动而变色,红色是热度,蓝色是冷度,但这并不是染发,而是用热像模式来展示头发的温度变化。
你可以丝毫毕现地看到吹风机、直发器、美发造型器如何改变头发的整个过程,通过不同模式打造不同发型,同时看到头发如何避免损伤。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一点,是气体和头发的互动意外地真实。

不同气流、不同发质都会不同程度地飞起、翻腾、卷曲。直发器离开发梢,如一颗石子砸进水里泛起层层涟漪。

当然,对于 VR 设备初体验的人来说,这个体验是有操作门槛的,我也手忙脚乱了一阵才慢慢熟悉,毕竟现实的动作和虚拟空间的动作是不同的。

从「产品体验」和「技术呈现」融合的角度来说,戴森做了一个好的案例。

2. 这是戴森入门者的科普室

在一个虚拟空间里,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这个体验店的陈设没我想象的复杂,倒是继承了戴森干练精简的风格,好处在于——你眼前就只能看到两样东西,一是产品,二是大屏幕。

说到产品,这里还补充一点:

如果你可能去实体店,可能最多也就走马观花看一眼,不可能每个产品仔细研究和体验,但这里所有产品和配件都一圈摆在你面前,你想怎么玩,怎么用,怎么看,都没人管也没人介意,因为这个地方都是你的。

对于戴森的入门者来说,这是比较亲民的一种进入方式。

前面那块大屏幕,戴森也没有落下。

它会在影院级的环境里,播放工程师的讲解视频,每拿起一款产品就会自动开始输送,真是不想学习都不行。

还好时间都把控得好,都在一分钟左右,不至于考验大家吸收知识的耐心。

贴心的地方在于,每拿起一个产品的配件,大屏幕也会自动播放模特使用该配件的过程和效果,让你未卜先知。

当真正使用时,空气中也会浮动着使用的提醒和建议,此刻没导购,胜似有导购。

如果回头看,身后的背景则铺满了壁画般的产品解构图。

最后到了想下单的那一步,你可以进入购买页面,尝试不同颜色搭配不同造型配件,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风格,不过目前线上支付功能还未同步。

总的来说,如果你想了解戴森的系列产品、背后技术、使用效果——这个 VR 体验店能给你独家体验、包场科普,还是「VIP 专属」。

虚拟体验店背后,隐藏的发明家们

成立 39 年的戴森,并不回避失败和问题。

拿戴森知名的吸尘器来说,第一台样机就是在研发长达 4 年、经历 5126 个失败的原型机后,才在 1983 年最终产生。

有一个问题,同样横亘在戴森以及大部分科技公司的历史之中:消费者很难了解产品背后开创性的科技和原理

或许你认为这并不重要,只要东西到手里觉得好用就行了,但在以「发明家精神」为核心的戴森看来,这是它们一路走来积累的最大价值所在,如何传递给更多人并让大家从中受益,是同样重要的事。

Adam Capetti 对爱范儿说道:

在虚拟店中,我们的工程师精神和产品导向理念,能让大家更近距离去接触、感受、发现它们是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和提供理想方案。

无论是在工程设计,还是解决问题上,不可否认戴森的技术是复杂的。

这也侧面反映出为何戴森的产品通常无法被取代——技术背后需要时间、耐心,以及落地的创造力。

所以,为了将这些复杂的科技更好地解释给消费者,让他们亲身体验、探索和学习的过程是必不可少的。

Adam Capetti 解释道。在制造第一个实体产品之前,他们便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对其进行测试,而过去的 10 年中,戴森工程师已经普遍利用模拟工具去开发和研发产品。

在他看来,这也是戴森能够在这一领域迅速扩张的原因。

这次 VR 体验店的灵感,就是来自于戴森工程师在实验室里用来制作原型、测试和开发新产品和软件的可视化和模拟技术。

这意味着,产品在虚拟世界中的操作和在现实中是一样的。

Adam Capetti 透露道,这次的 VR 体验店,他们就使用相同的软件算法,尽可能准确地将「气流物理学」和「运动力学」与戴森产品在现实世界的运作方式相匹配。

这应该就是我体验到气流和发丝互动如此真实的原因。

无论是采用 CAD 模型、 3D 渲染或其他数字技术,他们尽可能拆解呈现产品内部结构,从大众的视角去展现产品的工作原理和亮点。

当 VR 体验越来越火,解决这个问题的时机也就来了,此刻更加顺水推舟。

因为 VR 体验,不仅能让复杂科技和精神理念以更生动的视觉互动呈现,还能同时为用户打造一个沉浸式的购物体验环境。

对于戴森来说,可谓是一箭双雕。

戴森的数字化创新,是渐进式创新

数字化创新,已经成了一个紧迫的时代命题。

对于所有品牌来说,都是一次需要「再造」的关卡,探索中也难免磕碰,一批新旧品牌倒下,又有一批东山再起。

戴森的数字化创新不算最早的,但也持续在国内外行动。

为了中国市场,戴森去年开启了首个直播基地,专门为国内消费者线上习惯设计,在多个平台播节目、和观众互动。

对于大众来说,这是一次便捷地了解戴森产品和技术的渠道。

这次虚拟体验店紧接其后,但在数字化创新之中,面临着两个普及的矛盾点。

一是,这次的 VR 体验店,其实是有一定入店门槛的,大家必须戴上  VR 设备才能体验。

在 VR 还没有普及的当下,别说让普通大众买 VR 设备了,让他们去体验都需要一定的说服力,大部分抱着尝新心态去的,也几乎是有了第一次就没了第二次。

在 Adam Capetti 看来,没有一个单一的渠道能满足消费者的所有需求,所以他们才持续在多种平台上钻研创新、不断尝试。

当全球各地对 VR 领域的投资越来越多,他相信未来的零售业会更多地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这家虚拟体验店建立了一个线上和线下的桥梁,提供了一个更新的选择。

如今的线上零售还无法给消费者带来足够他们想要的产品体验,VR 技术能创造出非常真实的线上体验,我们也期待更多人对体验不同的购物方式感兴趣。

也就是说,戴森试图提供的,是大家多元选择中的一种可能性。

二是,戴森每款产品显然都追求「极致」,但放眼全球,当下虚拟体验有着软硬件上各种缺陷,远远达不到「极致」。

戴森对于虚拟现实的理想目的地似乎并不急。

Adam Capetti 认为随着时间推移,VR 设备会变得更快、更轻、性能更好,就像如今的手机和电脑一样。

比起在达到理想状态后推出一款产品,他们更倾向于在试错中趋近这个状态。

科技技术变化如此之快,世界变化也如此之快。所有的问题都是新问题,需要新的解决方案和新的思维方式。

Adam Capetti 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我们不仅仅是在投资 VR,虚拟现实是我们正在探索的更广泛的技术生态的一部分。

不用急。

一直以来,戴森其实走的都是「渐进式创新」的路线。

简单来说,就是一直发明,一直失败,继续发明,继续失败,不为大成就满足,也不为小失败消沉。

说到这里,想起了戴森造车,就是在实践中发现当下技术和商业可行性的不现实而放弃,不久戴森又发布了令很多人以为是愚人节消息的空气净化耳机。

在《发明:詹姆斯·戴森创造之旅》一书中,戴森创始人兼首席工程师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曾提到:

我不知道戴森的最终目的地在哪里,那不是我决定的。我唯一确认的是,那是一个令我兴奋的地方。希望我们都能通过创新与开拓,抵达那个令自己兴奋的地方。

James Dyson 过去曾到过一个小「目的地」:

他发现人们在使用真空吸尘器时的,有一个被忽视的细节——大家对真空吸尘器里充满污垢,其实并不反感,反而非常高兴,因为这证明机器的清洁效果是有价值的。很快戴森为他们新的吸尘器制造了一个透明外壳,透明度的成本是最小的,但这反而让戴森脱颖而出,收获了巨大的市场利益

这是一个经典的颠覆性增量创新,说明了微小的渐进式创新成本低、易实施,但仍具有破坏性。

虽然虚拟现实革命性的新变化还没来,但我仍期待看到它始于某个时刻——比如一根发丝被虚拟空间中的风吹了起来。

注:感谢方嘉文对此文的帮助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