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录,就该这么简单

公司

10-25 17:31

早在春秋战国初期,人们就发现了小孔成像的原理,而这也被认为是摄影的基础原理之一。

但阻碍摄影产生的一个原因其实是如何将影像保留下来,因而彼时的人们,仍然只能用笔触来记录和创作。

一直到 1825 年,法国人尼埃普斯(Joseph Nicéphore Nièpce)发明了照相暗盒,并委托了光学仪器商人制作了一个光学镜片放入其中。

▲《窗外景色》

一两年后,尼埃普斯在暗盒内放入了自己发明的感光材料,并在勃艮第的家里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张摄影作品《窗外景色》。

由于技术所限,这张照片的曝光时间达到了 8 小时, 拍摄的题材也只能局限在静物风景上。

▲ 用大画幅相机拍照的摄影师 Alastair Thain

后续更成熟的感光材料被发明,以及胶片的出现,让摄影术也得到了十足的进步。但摄影这个过程仍然有着一定的门槛,仍然不够亲民。

但人们对记录有着天然的热忱,时刻想要把美好的、有意义的时刻封存凝结在图像之中。

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变化,最后也会容易模糊在新记忆之下,而照片则恰好的将它保存了下来。

照片可能并非真的会把那些情绪保留,但其实更像是一把能打开脑海记忆的钥匙,钥匙转动,思绪大开。

而这也是摄影最初始对大众的一个意义。

每个人用心拍的照片,就是好照片

早在 20 多年前,夏普初次尝试把摄像头放在手机上,推出了 J-SH04,虽然这款产品并没有引发多大的波澜,但却启发了其他厂商。

随后,诺基亚等大厂商也不断推陈出新,摄像头规格越来越高,也彻底引爆了大众的需求。

而这个需求就是能随时随地的去记录,即便彼时的摄像头也不过才几十几百万像素。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它们的成像还十分的稚嫩。随着移动网络的发展,智能手机也不再仅是一个工具,而渐渐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也成为我们生活内必不可少的设备。

它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每个人手中使用最频繁的「相机」。

曾经对于影像史来说,好照片有着许多的定义,它需要很好的构图,需要分明的光影,要有独特的影调,或者充满冲突的题材。

▲ 图片来自:unsplash

翻看那些传统影像器材的样张,就好像打开了一本参考《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材》而完成的作业,它们凸显出了好照片的特质。

不过,对于大众,这严格来说其实应该算是好看的照片,而好照片其实有着更丰富的意义以及个人的特色。

记录原本就是一个颇为主观的过程,也都是通过每个人的视角来观察身边事物,审视角度和呈现方式其实千变万化。

无论学过摄影理论与否,拍摄的过程可以是个人审美的呈现,也可以是个人情绪的表达。

在智能手机几乎快成为我们的「第二器官」后,也成为我们手边最容易通过拍照来表达自我的一个设备。

好照片的定义也不再像是传统那般技术取向,而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生活方式的一个表达载体。

当下,一些纪实类影像,其实更多的是以一个合集项目的形式出现。比如世界著名的马格南图片社内的许多摄影师,都会把一个有趣的题材拉长至几年的时间。

刚结束的 vivo 影像发布会上,也有这么类似的一个摄影作品 ——《最好的年龄》。

它并不是通过拍摄诠释人生里那个「最好的年龄」,而是通过不同年龄的人像,来呈现年龄只是个数字,找到当下的快乐才最重要,「快乐万岁」。

▲《最好的年龄》7 岁

因而需要他们能够在镜头面前充分的表达出自己真实的一面。但普通人在面对专业镜头时,很可能会拘谨或者放不开。

▲《最好的年龄》87 岁和 88 岁

但在完成这个项目后,摄影艺术家高远就表示选择手机拍摄,「很大程度上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让每个人散发出了朴实的情绪,为这组作品提供了更为真实的感染力。

除此之外,不同的年龄想要通过一张张照片来传递故事,需要手机对细节、光影有着精准的把控力。

▲ 《最好的年龄》0 岁

摄影艺术家高远就表示,vivo 手机把婴儿的肌肤和老人的皱纹,都能很好的还原出来,加上他们的精神状态,照片中真切的表达出「年龄不过是一个数字」。

▲《最好的年龄》98 岁

另外,这组作品是从 0 岁记录到 100 岁,共有一百零一个人的个性需要表达,除了要精准呈现情绪之外,也意味着手机要进入一百零一个环境当中,有着相当复杂的光源环境。

▲《最好的年龄》6 岁

而这组影集其实十分贴近我们当下拍照的场景,逆光,暗光,以及合照时两人不在焦平面上,vivo 手机通过自研算法的「超感人像系统」解决了这些复杂场景下的拍摄难题,让我们放下对拍摄时的技术顾虑,专注于画面人物本身的形态和瞬间的情绪即可。

▲《最好的年龄》64 岁

摄影艺术家高远在称赞手机能够达到如此的效果时,也表示智能手机的便利性,给这组创作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最好的年龄》84 岁

而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可能并不会像专业摄影师一样,进行着一些目的性明确的项目,但无时无刻通过智能手机记录而产生的照片,组合起来,其实就是我们观察和记录自己人生的一个最大最具特色的项目。

▲《最好的年龄》23 岁

它不同于传统的影像器材,只适合一些特定的器材,而智能手机影像有着极低的门槛,以及我们会不经意间的就拿起它进行记录,能够方便的下沉到我们生活当中,更容易去记录传统器材难以触及的角落和题材。

好照片的「简」与「繁」

在《最好的年龄》这组作品里,抛开项目题材来说,所拍摄的人像效果,其实跟我们在使用专业相机拍摄的效果相差不大。

其实不止是这个项目,翻看 vivo 手机所拍摄的官方样张,其效果也几近一致。

似乎可以这样理解,拍出这些质感在线、清晰且光影运用得当的照片,可能与传统摄影手法关联没有那么大。

稍微有构图的概念,以及对光稍微的把控,每个人都可能拍出观感足够好的人像照片。

其实在智能手机之前,数码卡片机的拍起来也很简单,只管按快门就好。

但最终的效果几乎就是「所见所得」,没有任何的加工,拍不拍得好可能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光线把控力,说白了,想要拍好还需要镜头后面的那个「头」思考。

发展如今,尤其是计算摄影的出现,让普通人拍出好照片变得更为容易,拍出好照片也变得更简单了,甚至简单到只按快门就行,剩下的全交给手机。

因此为了把一系列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也是当下许多厂商在做且小有成果的一件事。

不同于传统相机行业,努力堆料、极力丰富镜头群就足以吃下多数的市场份额,可以说传统影像行业几乎就是纯粹的硬件和半导体性能比拼。

曾经智能手机也是相类似的步骤,按部就班的堆高像素、更大尺寸的感光元件,甚至是多摄系统等等配置也如法炮制。

但光学物理规律这座大山横亘在前,小小的智能手机难以通过纯粹的硬件去逆袭相机。

而计算摄影则是移动影像「弯道超车」的一则良剂,它并非起源于传统相机行业,因而对于移动影像来说,计算摄影没有参考可言,一直在摸索。

在前些年计算摄影刚刚出现时,还是有着不小的 bug,也闹出了一些笑话,比如抠图不够精准,模拟景深过于粗暴,计算过程有些慢,以及「塑料味」太浓等等。

另外,厂商们对于影调的理解也没有那么深刻,HDR、暗光的算法调校的较为极端,总之总感觉有些用力过猛。

后面,许多厂商也开始意识到传统影像行业里对好照片较为一致的标准其实是可以通过算法还原,并通过识别场景,将成像做的更风格化一些。

同时,也与一些传统光学影像巨头合作,汲取它们身上的积淀,最终形成自己的影像表达。

简单说,取长补短,拉满辨识度。「长」是传统厂商在光学、色彩上的造诣,而「短」则是影像风格的拿捏。

另外,在从传统光学厂商学习的同时,自我颠覆创新也没停下,前文所说「计算摄影」其实是移动影像在发展过程中独有的创意。

而自我的创新实则就在于计算摄影领域的新趋势发掘上,为了保证独有的风格化,以及实现更好的 HDR、夜景算法,自研芯片配上算法也逐步拉开了厂商们的差距,逐步汇成影像护城河。

如今,为了让拍得好变得更简单,背后不再只是单纯的堆硬件,也不再比拼计算摄影,而是二者的融合,还得辅以独特的风格化呈现,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繁杂的体系。

▲《最好的年龄》43 岁

就如同《最好的年龄》一般,我们看到的是不同年龄的人在不同年龄所发出的乐观豁达,而在这背后,vivo 需要与蔡司一同对不同光线、场景的「记忆色」进行标定,以「蔡司自然色彩」呈现出人眼所见,同时也需要通过自研芯片,把逆光、暗光下的人像拍出应有的质感。

对于我们来说,拍出有感染力、有风格的照片变得更简单,甚至只需要触碰一下快门即可,但对于 vivo 这些厂商来说,他们要做相当多的努力,去定义记忆色,去分割不同的算法模型,最终让好照片变得更可控。

记录,本来就该这么简单

无论是拍下人类第一张照片的尼埃普斯,还是后来的我们,无论过程怎么繁复,总愿意去记录下身边有意义、无意义的所见所闻。

记得在智能手机影像大放异彩之前,无论去哪儿我总喜欢背着几斤重的器材,仿佛就是个无情按快门的机器。回到电脑前,也会不胜其烦的在后期软件中挑选调整出图。

而到了如今,这些过程也被口袋中的一台 X80 Pro 所取代,尤其是对影调和色彩有了独特的设定之后,拍照的过程也不再犹豫,看好构图按下快门即可。

现在回看照片,最近几年相册中的图片大多都是由智能手机所拍,而记录的范围和频率也扩展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回看此前的照片,它可能并非是一张精美的图片,但它就像是一个引子,能够引起记忆的共鸣,立刻回忆起这张照片的背后,你有着如何的情绪、彼时的状态,甚至是气味,以及按下快门那一刻的思索。

记录本来跟器材无关,它只不过是因为影像器材的发展,才让更多人有了记录能力。

从胶片到数码,再到现在的智能手机,对于大众来说,记录的门槛一直在降低,而这个过程也渐渐变成了众人对社会的观察,以不同的人眼视角,观察形色的社会,或者观察审视自我的生活。

记录也渐渐成为许多人习以为常的一个习惯。古时人们通过写诗作画来记录自己的心境,而影像的发展,逐步成为记录和抒发情绪的另外一种手段。

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智能手机,也成为许多人用的最趁手的工具。

摄影往大了说,可以说是一种艺术形态,可以是艺术家的一种自我表达。往小了说,它也是每个人很简单的一个记录工具。

而把影像传播到每个普通人手中的智能手机,则给予了大家一个简单的记录方式,以及表达自我的一种方法。这也正是 vivo 做移动影像一直坚持和专注的方向,让每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更方便、低门槛的拍出专业而有质感的好照片。

▲ 上田义彦为 MUJI 拍摄的广告片

很喜欢日本摄影师上田义彦的一句话,「永远不要想拍一张好照片,就去做你自己」。

上田义彦有着独树一帜的摄影风格,他不同于广告业常用的光鲜亮丽,而是专注于真实感,包括光线、色彩以及人物的形态。

▲ 上田义彦家庭摄影项目 At Home 其中的一幅作品

与其说是在颠覆日本传统广告业,不如说他就是在做自己。而他自己也有着一个长达十几年的项目「at home」,记录了孩子从幼年成长为少年,每一张照片的构图都毫无章法,但将它们组合起来,便有了一种跨越年代的生命之感。

而他也在采访中表示,拍摄家人不同于拍摄广告,我刻意的放下所有的技巧,回归到拍摄的本质上,如此才能呈现出家人真实的生活状态。

抛开头衔和成就,给家人记录日常的上田义彦其实与我们的状态十分类似,影像的本质对于常人来说就是如此。

只不过,当下手机这种便携的设备让这个过程不再有一个「准入」门槛,也不再受着那些条条框框所限制。

用影像记录生活,在当下移动影像技术加持之下,其实也就是随手一拍,这么简单。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