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不好美少女吃面的 AI,让二次元怒了

商业

11-04 12:13

今年是 AI 成绩斐然的一年,写文章、做视频、玩音乐、当画家,你给资料它真学。

今年也是许多艺术从业者瑟瑟发抖的一年,人类的双拳或四手,都难敌 AI 的进步神速。

现在,压力给到了漫画家这边,二次元们不干了。

AI 模仿过世艺术家,犯了众怒

10 月 3 日,韩国著名漫画家、插画家金政基意外去世,他因现场作画不打底稿、直接画出巨大而复杂的场景被称为「人肉打印机」,曾为漫威绘制《漫威英雄大乱斗》。

▲ 金政基的作品.

在电脑绘画大行其道的今天,金政基依然坚持着传统的手绘方式:

我一直坚持手绘,对徒手创作更为熟练,相信用自己的手和笔能更好地表现出作品的味道。有时间的话也想学习电脑作画,尝试更多的作画方法,不过如果依靠电脑的话,作品会有一种标准化的感觉,所以自己多少有些回避心态。

紧接着在 10 月 7 日,热衷于程序生成和 AI 艺术的推特用户@BG_5you,将他的作品喂给 AI 模型 Stable Diffusion,讽刺意味拉满。

就像我们司空见惯的那样,@BG_5you 未经任何许可,只是 Google 了金政基的作品而已。

▲ @BG_5you 的 AI 生成艺术.

最终效果如何?第一眼似乎挺逼真,细看有些浮皮潦草。

不出意料的是,@BG_5you 的反对者众多,漫画家 @Dave Scheidt 写道:

金政基离开我们还不到一周,AI 兄弟们已经在「复制」他的风格并希望获得荣誉。这是秃鹫,也是没有骨气和天赋的失败者。

@BG_5you 当然也看到了网友的批评,他回应道,他喜欢 AI 技术,但即使 AI 生成艺术是完美的,也无法取代艺术家的思想和画技。这只是探索艺术家风格的一种新方式、一个被分享给大众的玩具,不需要与一生才能挣得的才华比肩。

▲ 金政基.

看起来是把姿态低到了尘埃里,还不忘致敬艺术家,但字里行间又是轻慢的。

金政基本人是刻苦的天才画家,高中时一天 12 个小时都在画,成名后每天平均也画 10 小时。有网友指出,将他人的艺术视为「只是一个玩具」就是问题所在:「他的作品被歪曲了,五年后的孩子会看见这个狗屎,而不是他的真迹。」

另一位漫画家@Kori Michele 也忍不住反驳:

艺术家不仅仅是一种「风格」。他们不是产品,而是一个个呼吸着、体验着的人,学习、感受和成长,并创造艺术。@BG_5you 的 AI 模型,代表了看待艺术家的方式里最糟糕的一种。

AI 生成器并非致敬,而是对金政基作品的盗窃,这样的观点充斥着评论区,@BG_5you 甚至自称收到了金政基忠实粉丝的死亡威胁。

▲ @BG_5you 的 AI 生成艺术.

他没有赢,但 AI 模型 Stable Diffusion 又出圈了一次。Stable Diffusion 背后的公司 Stability AI,在 10 月中旬筹得了 1.01 亿美元,估值约为 10 亿美元。

Stable Diffusion 和 Dall-E 等竞争对手有一点不同:它是开源的,所有代码都在 GitHub 上公开,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前提是遵循原项目采用的 CreativeML Open RAIL-M 许可证

你可以按你喜欢的方式使用它,从执行文字生成图片的任务,到开发独立的应用或服务。

这意味着,不需要测试版邀请或订阅,工程师可以在任何图像数据集上训练模型,制作出想要的艺术风格,涉及犯罪、诽谤、骚扰等的内容除外。

Stability AI 顾问 Aemish Shah 曾经说道:「我们很高兴能够支持 AI 的民主化。」开源的属性,既让 AI 模型不再是少数人的游戏,也是 AI 艺术爆火的基础。

但对于艺术家们来说,它的普及或许不是个好消息,被侵权就是一个逃不过的问题。

▲ 同一主题、不同提示词下 Stable Diffusion 的输出. 图片来自:wiki

由于艺术风格和构图不受著作权保护,因此使用 Stable Diffusion 生成的图像,往往不被视为侵犯「视觉相似作品」的著作权。但如果涉及真人或者品牌标识,那么人格权或知识产权仍然受到保护

根据 Stability 协议,Stable Diffusion 生成的图片,其版权归属于创作者经济集体,而不归属于任何个人和公司,但是,你可以将你生成的图片用于商业或非商业用途。金政基粉丝的愤怒,或许更能令人共情了。

「AI 学習禁止」

让 AI 漫画的争议真正走上风口浪尖的,还得是漫画和动画行业尤其兴盛的日本。

今年 8 月底,日本 AI 初创公司 Radius5 推出了 AI 生成艺术工具「Mimic」的测试版。

Mimic 生成的内容以二次元的头像插图为主,它的初衷是,艺术家上传自己的作品,生成具有自己风格的作品,或者将其用作社交媒体和粉丝社区的交流工具。提供给 Mimic 超过 30 张插图,即可训练出一个专属自己的绘画 AI。

为了给 Mimic 来个开门红,Radius5 还招募了五位艺术家体验,接下来的事情却不随人愿。

这些艺术家被视为 AI 的共犯——他们对 AI 的支持,可能导致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被窃取,毕竟「这种事情不可能不被滥用」。

当几位艺术家被群起而攻之,Radius5 发表了声明,强烈反对这种行为。不仅如此,声明发出几个小时后,Radius5 就冻结了测试版,删除了所有图片,这时候离它上线还不到 1 天半。

▲ Mimic 的「初衷」.

事实证明,最让人担心的事情确实发生了,大量用户只是在上传他们无权使用的、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尽管这种行为违反了 Mimic 的服务条款,但 Radius5 无力阻止它的发生。

更让艺术家觉得平台「其心可诛」的是,Radius5 在上线 Mimic 前表示,新作品的所有权归创作者所有,把所有权争议抛给了用户。

水面看似暂时停歇,暗流依然涌动,「AI 学習禁止」这一短语在日本推特传播开来,在社交媒体简介中标注「未经许可不得使用」的艺术家,也开始添加「禁止 AI 学习」的说明,甚至有艺术家删除了在社交媒体上的所有作品,避免被当成 AI 进步路上的阶梯。

▲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_umi

与愤怒相反的是日本法律在版权和数据抓取方面的漏洞。

对于 AI 生成艺术,只有当输出的图像与训练模型的图像完全相同或非常接近时,才会出现法律问题。反过来理解的话,至少目前,只要不与输入图像完全相同,AI 生成艺术在法律上可行。

这一并不严格的限制,也是 Mimic 等 AI 生成艺术工具的风险,如果只逮着某个作者的图像训练,就可能导致侵权。

也有人并不乐观,某东京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Kazuyasu Shiraishi 认为,不太可能向 AI 维权成功,因为在 2018 年,日本修改了国家版权法,允许机器学习模型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从互联网抓取受版权保护的数据,艺术家们只能要求作品不被上传到某些具体的 AI 网站。

某种程度上,AI 和艺术家在法律上的地位并不对等。

总之,法律的模糊以及 AI 艺术的一日千里,如阴云笼罩心头,让艺术家担心生计和未来。

不过,当反对 AI 学习成了潮流,也不免有些魔怔。比如,为了自证没有用过 AI,日本艺术家@Yrui596 不得不发布所用软件的截图

10 月 3 日,AI 公司 NovelAI 的 AI 生成艺术工具 NovelAIDiffusion 也躺了枪,被造谣「完全复制在线发现的动漫插图」。

NovelAI 不得不发表了一篇博客,说明 NovelAIDiffusion 的原理

「我们的 AI 不是复制和混合现有图像,而是在深度学习算法的帮助下,从头开始生成原始图像,AI 基本上已经学会了如何创建图像——就像人一样。」

NovelAIDiffusion 基于上文提到的 Stable Diffusion 模型,后者在 LAION 数据集(约 150TB)的约 20 亿张图像上进行了训练,而前者使用的微调数据集由大约 530 万张图像和详细的文本标记数据组成。

言下之意是,NovelAI Diffusion 建立在 Stable Diffusion 已有的动漫知识之上。

当然,NovelAI 也强调了一番 AI 生成艺术工具的初衷:作为一个强大的创意工具,让艺术家获得灵感,或者了解自己的作品调整风格时会变得怎样。

NovelAI 解释了 AI 模型不至于做直接复制那么傻的事,但 AI 的好学是板上钉钉了。

AI 也有做不到的事

或许能让人心下稍安,AI 在二次元也有几座翻不过去的高山。

在反对 AI 模型时,漫画家@Kori Michele 指出:

我无法让 AI 资本主义者明白,这不是要抢走我们的工作,或让艺术更「有效」和「便宜」(这些都是会发生的事情)。真正有价值的是你通过创造事物的体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更丰富——这些东西是你的双手、你的心、你的历史、你的社区和你的未来的独特成果。

所谓「我手写我心」,画本身是一个人的故事,创造它们的是一个经历某事的人。

AI 画不好一些画,也是因为见识得少了。

在日本画师圈,有人总结了三大 AI 画图难题:萨菲罗斯游泳、樋口円香吃拉面、哭泣的美少女吃蛋糕。

听起来不难想象的场景,AI 把它们画成了:萨菲罗斯站在水上、樋口円香手抓拉面、美少女变成蛋糕。

▲ 图片来自:togetter

AI 理解岔了,主要还是因为学习资料不够或者素材本身有偏差。

比如手抓拉面,很可能是因为 AI 画出了像是面的东西,却不知道面要用筷子吃,不只是樋口円香,AI 画其他角色吃面也同样会用手抓。

不过,AI 画不好是一回事,不代表 AI 完全不会画,也有少数成功的例子。尽管拉面和筷子对 AI 来说很抽象,多试试或者微调,「幸存者偏差」就出现了。

至少目前,AI 还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好学生,为了达到人类的期望,离不开精心的素材和耐心的指导。

比如 6pen 等 AI 生成艺术平台,要求用户「描述清晰明确,包含画面中出现的物体和他们的信息,避免和画面无关的词」,并且「合理和巧妙地使用各种关键词,包括风格修饰、画面类型等」。

▲ AI 艺术获奖.

AI 在二次元的得意和碰壁也说明,人和 AI 的关系在微妙地变化。

对 AI 轻而易举的事情,人脑很难解决,现阶段的 AI 算得上是速成的画工,但人类想迈入艺术门槛并不那么容易。

反过来,人脑可以轻松完成的事,对于 AI 来说并非如此,前几年是怎么分辨狗或者猫,现在是怎么分清筷子和拉面。让 AI 创作真正成立,暂时还离不开人之为人的逻辑。

参考资料:

1.https://restofworld.org/2022/ai-backlash-anime-artists/
2.https://futurism.com/the-byte/anime-manga-fans-ai-generated
3.https://mp.weixin.qq.com/s/UXGi4LdW6N9PQqw3aMegqA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