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飞机都这样「奇形怪状」吗?| Feel Good 周报

商业

11-06 19:32

Feel Good 导读

  • 未来的飞机都这样「奇形怪状」吗?
  • 让病人心情更好,应该是医院设计的新责任
  • 微软:我们在面对一个巨大的气候人才缺口
  • 她写了一千多个百科词条,内容都「冷」得不合理
  • Cicil:「创新」不一定是好事

未来的飞机都这样「奇形怪状」吗?

到了 2030 后期,也许我们乘坐的飞机都会变得「奇形怪状」。

今年,NASA 面向美国公司举办了一场飞机设计比赛,邀请各家设计出能应对现有气候挑战的飞机。同时,这些设计必须能承载 150 名乘客,大概和波音 737 一般大,并且未来要在一个月内量产 60 部。

虽然不能公布具体参赛设计方案,但 NASA 透露,参赛团队大多都是在三种基本类型上进行设计 —— 跨音速桁架支撑机翼飞机(Transonic Truss-Braced Wing)、翼身融合飞机(Blended Wing Body)和双泡飞机(Double-Bubble)。

▲ 翼身融合设计渲染图

MIT 国际航空运输中心负责人 R. John Hansman 表示,这些设计都能提高效率和降低碳排放。

翼身融合和双泡两种模式都能利用飞机的主体来提供升力,而不是只依靠机翼。

▲ 双泡设计渲染图

跨音速桁架支撑机翼型号则采用了传统客机的管型机身,但其长且薄的机翼在飞行时会有更少阻力。不过,这样的机翼也更脆弱,需要额外支撑。

▲ 跨音速桁架支撑机翼设计渲染图

长久以来,波音和空客都有研发新机型,但航空公司总会选择有部分改良但更便宜的机型,需要投入高额资金的全新设计总是很难推行。

如果我们不行动,永远都不会有改变。

我们需要赶紧将这融入到日常航班中才能带来正面的气候影响。

NASA「可持续飞行国家伙伴计划」负责人 Rich Wahls 说道。

在飞机设计竞赛的同时,行业里也在研发新的供能系统,其中包括氢能和电能以及合成材料等。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改变走入生活,Wahls 认为得在 20 年后。

让病人心情更好,应该是医院设计的新责任

近年来,越来越多人认为医院不应只被视作提供基本设施的治疗机构,而应被建造一个人们疗愈的空间。

葡萄牙国内其中一家最大的医院 Hospital de São João 开设了一个新的儿科病房,其中还包括了一个休闲区,以供小病人在这里阅读、玩耍和学习。

这个区的入口走廊上装置了亮黄色的天花板,挂着由插画师 Francisca Ramalho 设计的艺术装置,看起来就像飞翔的风筝一样。

走到更里面,这些艺术装置则转化成多彩的壁画。

在休闲区里,建筑团队在窗边设置了阶梯,就像是一个过渡性的空间 —— 孩子既可以在阶梯上坐着玩耍,也能从公共休息区沿着楼梯去到窗边,获得更独立的休息空间。

在休息区里,空间被划分为五个不同功能的空间,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颜色主题 —— 图书馆是温暖的黄色,玩耍区是柔和的粉色等等。

虽然这显然是一个为儿童设计的空间,但设计团队认为这种关怀的思维应该拓展到更广泛的医院空间:

每个人都总要面对疾病带来的困扰或压力,我们要通过设计空间、颜色和灯光来找到一种安抚人的方法。

设计研究员 Roger Ulrich 认为,医疗空间设计会影响病人的健康,他还提出了医疗空间设计应提供以下三个方面的支持:

「控制感(perceptions of control)」在于让病人觉得自己对所处环境拥有控制感,部分设计会通过优化导向指引来提高这个体验。

「社交支持(social support)」在于为病人提供安静和隐私的空间,让他们可以和亲友或医护人员讨论病情或自己的感受。

「积极干扰(positive distraction)」则在于提供让人愉悦的视觉元素来分散病人的注意力,无论是电视、书籍、植物、自然景色或者艺术品都能显著改善病人的感知。

微软:我们在面对一个巨大的气候人才缺口

微软副董事长兼总裁 Brad Smith 表示,虽然有超过 3900 家公司作出承诺,要减少企业的碳排放,但我们却在面对一个严峻的气候专业人才缺口。

在本周发布的一份相关报告中,微软指出,直至现在,那些在可持续工作上领先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将原有员工调至可持续相关业务负责,缺少来自这个领域的专业人才。

在 Smith 看来,这一做法在举措要规模化后会出现不足:

在人类文明历史里,没有一代人需要像我们一样在如此短时间里必须要做那么多事。

此外,Smith 也担心企业的气候责任会被其他各种项目推到更低的优先级,无论是新冠疫情还是经济衰退。他认为企业在部分领域缩减开支是可以理解的,但「世界已经不能再等可以更快减碳的行动」了。

在他的经验看来,最重要的还是常识和行动的意愿 ——「领先的最快方法就是开始去做」。

她写了一千多个百科词条,内容都「冷」得不合理

Jess Wade 除了是一位物理学家和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还是位相当高产的维基百科词条作者。

Wade 现在已经撰写了超过 1750 个百科词条,统统都是关于女性和少数族裔科学家。

维基百科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工具,以用来表彰那些长期以来被历史遗忘的人。

我们科学界不仅没有足够的女性工作者,而且我们在赞颂学界现有的女性方面也做得不够。

Wade 是在 2017 年开始决定要撰写词条的。当时,她发现美国气候学家 Kim Cobb 并没有自己的维基词条,即便她在该领域有很高的成就。

一番调研后,她发现很多女性和少数族裔科学家都没有自己的词条,决定开始撰写工作。

Wade 认为,拥有词条后,更多人会机会认识她们,这也意味着,她们能获得更多机会。

同时,「曝光」还可能会带来更深远的影响,缓解因性别数据缺口而造成的「才华偏见」。

卡罗琳·克里亚多·佩雷斯在《看不见的女性》指出,单单是在教材里采用包含女科学家的配图,就已经可以让女生的科学课成绩更好了。

而在 Wade 看来,要支持女生学习科学学科,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她们提供辅导,让「学生知道她们在科学领域中有什么不同的职业路线,并让家长和老师也加入进来。」

Cicil:「创新」不一定是好事

在纺织品行业工作十多年后,Caroline Cockerham 和 Laura Tripp 决定自己出来做些不一样的事情。

她们见证了行业的改变,不健康的化学物、漫长的供应链、服务于潮流趋势的产品和填埋场里的商品,让她们决定要做一个更可持续的品牌 Cicil,并提出了一个问题:「创新」一定是好事吗?

在我们和大品牌合作的过程中,「创新」是「新」的同义词,由市场营销机器驱动。

但不是所有「创新」都是好的。

在纺织行业,毯子和沙发上新增加的涂层通常都会含有全氟/多氟烷基化合物(PFAS),带来安全隐患;很多新技术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譬如电动汽车的需求增加引起锂矿热潮,进而影响了南美的水源和生物多样性。

Cicil 作为一个羊毛制品品牌,放慢了速度,回归了更传统制造方式。

品牌所使用的羊毛都不会经历染色,而是在羊毛材料里添加一定量黑色和棕色的羊毛来「调色」。而且,这些颜色的羊毛通常情况下都不被同行使用,因此还减少了材料浪费。

她们很重视未被善用的本地小农场资源。在纽约州的一些农民就会丢弃部分羊毛,因为其质感稍微粗糙,无法用于制作毛衣。也有农场里的黑色羊毛一直都被弃用,因为黑羊毛并不能拿去染色使用,但现在却能用来「调色」。

这些都成了 Cicil 的资源。

工艺上,Cicil 会善用羊毛本身的抗菌性和抗污性。

我们会让材料去做它们能做的事,而不是去添加没有必要的东西。我们在尽可能地尝试简化事情,并提出疑问——为什么我们要改变这?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