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狂裁 1.1 万人!扎克伯格画的元宇宙大饼不能吃还有毒

公司

11-10 21:33

裁员,各大互联网公司近期的讨论热点。

如果它没来,所有人都默认它早晚要来;如果它来过,员工担心它会不会来第二波;而当它真正到来的时候,公司的股价上去了,招聘市场的求职者变多了,甚至外部的观察者们还想通过每个部门裁员力度的大小推测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而现在,社交帝国 Meta 也要裁员了,一次性还要裁掉 11000 人。

裁员 13%,11000 人失业

对比 Twitter 裁员 50%,snapchat 裁员 20%,Meta 裁员的 13% 看上去是一个更温和数字。

但耐不住 Meta 这个拥有了 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等社交软件的公司大,13% 的数字变成具体的人数就是 11000 人,快接近 snapchat 和 Twitter 的员工总人数了。

各个业务线都受到了此次裁员风波的影响,但受影响最大的还是招聘部门。毕竟 Meta 大裁员的同时还减少了来年的招聘人数,甚至在 2023 年第一季度时都会冻结招聘,所以招聘部门留太多员工其实没有太多作用。

在对内部人员「砍一刀」时,招聘部门也成了被裁人数最多的部门。甚至有传言称原先 Meta 6000 名招聘官裁撤了一半左右,光是招聘部门就占到了此次裁员总数的 30% 左右。

员工人数过多,人力成本过高也是 Meta 决定裁员的重要原因。2020 年 3 月疫情刚开始蔓延时,Meta 还只有 48268 名。两年过去,Meta 的业务并没有成倍增长,员工数量倒是快翻了一番——今年 9 月,Meta 的员工总数已经有了 87000 多名员工。

鉴于业务增长受阻,先缩减员工人数来控制支出是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在做的,Meta 在其中裁员的比例甚至是比较低的。英特尔和 snapchat 裁员 20%,Coinbase 和 Opendoor 裁员 18%,13% 在互联网裁员队伍中不算高。

只是对比前段时间 Twitter 简单粗暴的裁员方式,Meta 的裁员温和了不少。在扎克伯格发出公开信告知裁员前,公司管理人员已经告诉员工从本周开始取消不必要的旅行,再加上原先的免费干洗服务和免费带餐服务等福利的取消也让员工的心理准备还比较充足。

▲ Meta 曾为员工提供干洗服务

扎克伯格向员工发布的公开信也较为得体,将公司发展不力的责任也揽在了自己身上,承认自己对局势的判断出现了一定的失误,导致公司增长不如预期。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 Meta 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改变。我们的团队规模将缩减 13%,裁掉 11000 多名优秀员工。我们还采取了一些额外的措施,通过削减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并将冻结招聘的时间延长到第一季度,使公司变得更精简、更高效。

我应该为这些决定负责,为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负责。

我知道这对每个人来说都很艰难,我对那些受到影响(被裁)的人感到尤为抱歉。

Meta:裁得掉成本,裁不掉疲软

讽刺的是,裁员影响了 11000 多个家庭的生活,但投资者对 Meta 的举措更为欣赏。

裁员公开信发出后,Meta 股价上涨了 5.18%。

只是裁员只能「降本」,摆在 Meta 前面的「增效」问题依旧很难。

全世界互联网公司的财报在最近两个季度都迎来了最低点,要么是首次负增长,要么是首次亏损。Meta 也不例外,连续四个季度的利润下降和收入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跌,这想靠裁员来止跌是不现实的。

对 Meta 而言,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有很多:

  • TikTok 的不断增长给 Meta 以压力,它不仅抢走了广告主的青睐,也抢走了年轻用户的使用时长。
  • 苹果公司 app 跟踪透明度新政策给 Meta 的广告市场份额增加了不确定性。今年 2 月 Meta 就表示这一规则的变化预计将会在 2022 年造成约 100 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 Meta 元宇宙的核心项目三季度收入同比下跌 49%,前三个季度亏损 94 亿美元,2022 整年在元宇宙的亏损将创新高。同时,2023 年在元宇宙的支出预计将提升至 390 亿美元。

全世界的经济形势都不稳定,这让广告主投放时将更为谨慎。TikTok 和苹果的外部影响也让 Meta 充满不确定。还有人人吐槽、但扎克伯格依旧坚持的元宇宙。这都是 Meta 面临的现实问题,这些困境可不是裁员就能解决的。

Meta 高管在解读第三季度财报时曾经表示苹果的新政策对 Meta 的影响在逐渐减弱,只是这部分优势被宏观环境的逆风抵消了。

Meta 也在通过上线不到一年的 Reels 视频互动功能来应对 TikTok 的竞争。

只是目前用户在平台上观看 Reels 视频时长不到 TikTok 的十分之一。想要和 TikTok 扳手腕,任重道远。耳刚处于创收早期的 Reels 广告业务的增长也很难抵消大盘广告收入的下滑。

▲ Reels 视频

至于元宇宙的大幅亏损——扎克伯格在公开信都说了:「我们已经将更多的资源转移到少数高优先的增长领域,比如人工智能发现引擎、广告和商业平台,以及我们对元宇宙的长期愿景。」未来一段时间,Meta 还是多赚点钱来抵消元宇宙发展初期的亏损吧。

对比马斯克,「机器人」也有人情味

虽然 Meta 也加入了裁员队伍,但这次的扎克伯格真的很不「机器人」,裁员的过程很人性化。

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认错就实属难得。他说新冠疫情后,整个社会的线上化飞速增长,他和很多人都认为线上化将会持续加速,但这个判断出现了偏差。宏观经济的衰退和更剧烈的竞争让 Meta 很难保持以往的增速,所以扎克伯格直接向员工道歉:

我错了,我要为此负责。

和 Twitter 为了防止员工报复公司直接锁住员工的邮箱,让工卡钥匙失效不同,Meta 的裁员只是取消了被裁用户对大部分 Meta 系统的访问权限,但没有锁定他们的电子邮件,员工依旧可以和同事做个告别或下载一些重要文件。

同时给的赔偿金和福利措施也很大方:

  1. 无上限的遣散费:4 个月的基础工资+工作年限*2 周工资的额外补偿
  2. 带薪休假:没有用完的带薪假期,公司也会折换成钱补偿员工
  3. RSU 分配:被裁员工之前说好的配股也不会取消,他们都会收到 11 月 15 日前的配股
  4. 健康保险:所有被裁员工及其家属未来 6 个月的医保费用由 Meta 支付
  5. 求职服务:公司将让聘用外部 HR 给被裁员工提供职业支持,可以提前访问很多尚未发布的职位信息
  6. 移民支持:对于那些持有工作签证的员工,Meta 将有专员为他们提供移民或签证方面的帮助

你以为不近人情的老板在所有人面前公开道歉,把公司发展不力的问题揽在了自己身上,还给了面面俱到的补偿和福利。对比 Twitter 简单粗暴的裁员方式,Meta 有人情味的裁员反倒得到了诸多好评。

即将离开我们的同事都才华横溢,充满激情,并对我们的公司和社区产生了重要影响。你们每个人都帮助 Meta 取得了成功,我对此表示感谢。我相信你会在其他地方做得很好。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