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无创测血糖背后的神秘团队,掌握着苹果的未来

公司

2023-02-28 09:49

Apple Park 可以说是 Steve Jobs 与 Jony Ive 一同打造的最大产品,并且也算是他们二者亲历合作的最后一件产品。

▲ 2010 年,Jobs 与 Ive 演示 iPhone 上的 FaceTime 图片来自:Reuters

Apple Park 占地 71 公顷,能够容纳 12000 名员工,除了我们在发布会中经常看到的 Steve Jobs Theater(乔布斯剧院)外,Apple Park 还有着相当的办公空间、研发实验室、会议中心、餐厅和室外绿地等等设施。

占据如此大的面积,并且有着相当的职能,并且也秉承着可持续能源供电的理念,Apple Park 也被人称作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公司总部。

而犹如太空飞船般的设计风格,也是苹果对外界展示着无形的科技创造力。

大概在某个节点之前,对于外界来说,苹果的设计团队是活跃在产品发布台前的明星,Jony Ive 亲情献声,徐徐道出 iPhone、iPad 设计细节的渊源。

之后,发布会台上的这个环节就换成了较为硬核的芯片研发团队,造芯副总裁 Johny Srouji 架构工程师 Tim Millet 正在成为新的「明星」。

转变的节点,就在于 Apple Silicon 逐步成为一个生态壁垒,也逐步成为苹果正在依靠的独特竞争力。

Johny Srouji 不止引领着苹果造芯,也是苹果 XDG(Exploratory Design Group)这个神秘部门的领导者。

在 Johny Srouji 之前,这个位置其实是 Jony Ive。这一系列的变化和转变,并非是巧合,其实是苹果的一个策略调整。

XDG,就是苹果的 X 部门

苹果 XDG(Exploratory Design Group 探索性设计团队),在上周爆出取得无创血糖监测技术突破之前,应该还是个默默无闻的部门。

这里的默默无闻,并非指的是他们探索的不够,而是苹果把他们隐藏的够深。

亦或者在 Apple Park 内,随着造芯团队的曝光,这些偏向硬核技术的幕后团队正在被外界所挖掘和熟知。

众所周知,苹果一向对产品、未来的规划以及内部团队的一些职能三缄其口。

即便 Apple Park 有着相当大的占地面积,也有着相当的员工数量,其实我们对于苹果内部的运作方式,和相关产品团队了解的并不多。

按照英文全称缩写的话,XDG 其实应该叫做 EDG,但缩写取用了 X 也有着对未知未来无限探索的意味。

它的存在,其实与大众所熟知的 Google X(现在是 Alphabet X)实验室比较类似。

Google X 实验室并没有局限于一个领域,或者说当下的热点。有点像是将顶级工程师天马行空的点子,转变成现实的 Project、产品或者服务。

改变世界,改变人类生活,便是 X 实验室的目标,赚不赚钱,有没有商业价值则并不是第一选择。

到目前为止,Google X 实验室推出了 Google Glass,着力于 Waymo 自动驾驶,Loon 互联网气球项目等等。

而苹果成立 XDG 的目标也是探索,着力在电池、下一代显示技术、无线充电,芯片、人工智能等等。

近期爆出的无创血糖监测,只是 XDG 研究中的一个领域。

在这之前,孵化于 XDG 当中的一些技术,像是 Mac 里面的 T 芯片,iPhone 中的 MagSafe,以及 Apple Watch 均已经成功推向了消费级市场。

同时,AR/VR 头盔和眼镜也是由 XDG 主导,XDG 的项目正在成为未来苹果的一枚重要棋子。

保持独立运作,不设限

记得苹果在重塑 MacBook Pro 前,为了符合 Pro 用户群的工作流,特意成立了一个 Pro Workflow 团队来提供意见。

并让造芯团队、设计团队、硬件团队一同协作,从头开始打造产品,沟通交流协作是造就更务实产品的一个前提。

后续的 iPhone 14 Pro 系列上的灵动岛方案,实则也是硬件和软件部门一同协作出的结果。

不过苹果 XDG 团队却恰好相反,不光是团队内部的项目组保持相对独立,甚至从事一个项目的工程师不得与其他项目成员交流,对外,他们也并不会与其他团队产生交集。

保持绝对的独立运作,只为了一个目的,就是确定那些奇怪的想法是否可行。

XDG 内部并没有所谓的 Deadline 和预算限制,并且为每个项目提供了足够的资源。

大概也正是如此,苹果 XDG 团队也跟初创团队有些类似,人员结构十分精简,大概只有百十来人,多数是工程师和科学家。

▲ 传闻中的 Apple Car 渲染图

相对于着重于智能汽车的苹果特别项目组(Special Projects Group)的数百人,以及苹果技术开发组(Technology Development Group)的数千多名工程师,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XDG 的人员组成要稳定很多,SPG 的智能汽车项目人员流动频繁,而后续则更有点像是苹果的一个普通部门。

科技媒体记者 Mark Gurman 也透露,XDG 团队中包括了苹果顶级工程师杰夫·科勒(Jeff Koller)、戴夫·西蒙(Dave Simon)、海瑟·萨伦斯(Heather Sullens)、布赖恩·雷恩斯(Bryan Raines)和贾里德·泽布(Jared Zerbe)。

其中,科勒、西蒙、萨伦斯着手于血糖监测项目,而后面两位则参与管理其他项目小组。

XDG 内的人员,并不像是苹果其他团队是以产品为导向,并由此集结工程师。

而是以不同的技能来组合,如此来说,在一个项目里可以自由组合工程师,不必纠结于常规的搭配。

当 XDG 团队验证那些想法能够落实之后,苹果会将新技术转移到相应部门,并由硬件团队、软件团队等协作最终呈现在相关产品当中。

形象点来说,苹果 XDG 更像一个苹果智囊团的角色,提出想法并做一个验证工作。

苹果曾由顶级工程师 Bill Athas 领导,而他也被 Steve Jobs 和 Tim Cook 视为苹果最聪明的工程师。可谓是工程师的最强大脑领导苹果内部团队的最强大脑部门了。

从设计到技术

无创血糖技术的理念,能够深究到 Steve Jobs 生病时,苹果在科技医疗上的布局,陆续收购了 RareLight 和 Avolonte Health。

后续 Avolonte Health 也逐步演变成为苹果 XDG 的前身。

▲ 被称之为苹果神秘部门之一的 Avolonte Health 图片来自:Google 街景

再到后来由苹果首席设计师 Jony Ive 主导,并从中获取了 Apple Watch 的灵感,并让它推向市场。

这个时期,XDG 仍然有点偏向于产品,Apple Watch、AirPods 均是如此。

这些独特产品的出现,给人们首先带来的是不同的设计,包括硬件,软件人机交互带来的新鲜感。

其次再是背后的一些技术运用,Apple Watch、AirPods 等产品凭借底层芯片组成了苹果生态。

而对于 XDG 出现,还有另外的一种说法。它成立于几年前,由 Bill Athas 这些顶级工程师组织,凭借一些项目聚集在一起,最终逐步演变成特别的一个团队。

就如同上文所讲,XDG 是以项目、技术为导向,而不是产品。在当下,XDG 隶属于苹果硬件部门,由苹果高级副总裁 Johny Srouji 领导。

现在的 XDG 更像是一个纯粹、硬核的先锋技术团队,逐步推向市场的也像是 T 芯片、血糖监测等技术。

其实无论是哪种说法,在硕大的苹果总部里,总会有那么一个承担探索未来的团队。

在苹果主动提出 Apple Silicon 这个关键节点之前,苹果给予外界的印象,或者说是竞争力就是溢出的设计力。

可以是存在于 iPhone、iPad、Mac 上的简洁脱俗的设计语言,也是在软件系统中的人机交互等等。

彼时的苹果,多是以一个产品,或者产品线矗立在行业之中。

但随着 Apple Silicon 宇宙成为现实,将一个个单独的产品串联起来,编织成了一张生态大网。

苹果也回归到了一种原始竞争当中,也就是偏向于内在的技术为核。

此时苹果的产品,开始以芯片打造的产品体系作为竞争力。而作为大脑,XDG 也开始着重于那些更原始的核心技术。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